【阅读】《前男友教给我的二十一件事》楚寒 主播

  《前男友》颢蓝(点击收听)   他说我写过那么多人的故事,却从来没写过他。我说我从来不写发生着的事,等到咱们什么时候翻篇儿了,我就写你。他说那还是不要把我写在故事里了吧,我更愿意把我们的名字写在一起。我问他写在哪里呢,他说,很多地方吧,比如说去朋友的婚礼签到,我们家的户口本,买房子的合同,小孩的家长签名。

【阅读】《阳光的温度》未央 主播

阳光的温度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听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未央,欢迎您的收听。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篇来自安妮宝贝的文章,名字叫做阳光的温度。希望能带给您一丝温暖。一个晴朗的黄昏,我在市区繁华的大街上,看到一架飞机飞过。我看着它划过城市被建筑物分割的天空,一闪而过。很多时候,我们幻想自己能飞。飞到遥远的地方去,飞到爱的人的身边。在坚实的大地上,仰望自己的梦想。我们过着无从选择的生活。曾经有一年,我走了7个城市,从南到北。心里偶尔闪过一些零星的记忆。在杭州机场转机的时候,独自置身于陌生的人群,而灿烂的秋天阳光透过候机厅的大幅玻璃,洒在我的脸上。飞机延时,我耐心地削一个苹果。一个绿眼珠的欧洲男人在用钢笔写明信片。是为了告别还是重逢。而我居然毫无牵挂。只是变换着手里的票根,在一场没有归宿的漂泊的路途中。穿着黑色棉T恤,旧的牛仔裤,球鞋,很大的登山包。包里有我喜欢的香水和一本地图册。我记得下雨的上海,因为转机,我短暂地停留了半天。在地铁站台上,一个男孩子给我宣传资料,建议我参加一个读书会社。我笑着对他说,我很想参加,但是我马上要离开这里。他楞了一下,说你去哪里。我说,我到很远的地方去。我知道他把我当成了学生。这个奢华迷离的城市,有我喜欢的伤感,四处弥漫物质颓废芳香的气息。年少时的爱情,身边的人为自己买个冰激凌就会快乐地雀跃。走在他的身边,以为会一直走到一起变老。不知道流离失所的生活在时间的那端。可以把所有的诺言改得面目全非。可是我已经很习惯独自在外面的时候,为自己付帐,给自己背包的生活。独立得感觉不到自己的脆弱。在冰冷的夜雨中,我踏上开往虹桥机场的班车,体会着一个异乡人的漂泊心情。那时起,就在心里留下一个结。几个月后,我又到了上海。那时在上海有了一个网上认识的朋友。朋友陪着我从汾阳路一直走到人民广场。也有细细的小雨点,轻打在脸上,温暖安宁。路过一个精致的小店铺,朋友买了一个天使木偶送给我做新年礼物。两个月后,他就结束了在上海好几年的闯荡,回到了他自己的城市。朋友说,上海不适宜外乡人。这不是个温情的城市。可是我心里有一个结。在地铁的玻璃窗上,我见一张花朵一样颓败苍白的脸。在黑暗的疾驰中,体会着生命飞掠微微的晕眩。最早的一次旅行是17岁的时候,去黄山。在杭州转长途汽车,是酷暑的天气。一路安徽在闹水灾,汽车开过的地方,能看见许多被淹没掉的稻田。车开了整整有6个小时。我看到女孩把脸枕在男友的手心上睡觉。一张脸洋溢着安宁的幸福。也记得自己强忍着睡意,提醒着自己不要把头靠在了身边男人的肩上去。沿途我看到泡在河水里面的猪的尸体和农民担忧的脸。感触深刻。在黄山过的那一夜,床铺是潮湿的,我把雨衣裹在身上,听见夜风和松涛呼啸的声音。一早就起来去看日出。早上山顶上太冷。一个来自青海的男人把他借来的棉大衣给了我。他说,每年你都要让自己看一次日出。让生命感受一下大自然的美好。高高的悬崖上面,挂满生锈的情人锁。在一块岩石上面,有人用刀刻了我永远爱你。但是人性的脆弱和复杂又如何去面对自然的沧桑呢。没有海誓山盟。只有一刻的感动。那时我想着,如果我和我爱的人会到黄山,我不会去挂一把锁。那把钥匙扔得不管多远,离别还是在命运的手心里。我只想静静的站在他的身边,看云飞云落。直到日暮。感激这一刻有他分享。一刻就够。生活的艰难。爱情的无常。自然的恢弘。在别人替我拍的照片里面,我看见灿烂阳光下自己眼睛中的忧伤。那年我读高二。去过的最北的地方是北京。父亲给了我三千块钱,说你该到祖国的首都去看看了。那年我22岁,即将毕业。和我最好的朋友乔一起去。她在失恋,想到遥远的地方去尝试遗忘。我们买了卧铺票,火车坐了差不多两天。晚上乔挤到我窄小的铺位上来,对我说她的故事。那些一段一段的情节,美丽的,痛苦的。在火车轨道有节奏的撞击声中,乔温暖的眼泪一滴一滴掉落在枕上。深夜我从睡梦中醒来,火车停靠着。我看见灯火通明的站台上,竖着南京的牌子。那时心里突然一片寂静。非常宿命的一种感觉。觉得自己以后肯定会去那个城市。而事实上,我后来去了南京,果然很喜欢它那种沉安静的气息。连大街两旁的树都是清朗朴实的。少年时班上有个南京男孩,瘦瘦的,数学很好,笑起来眼睛是弯的。平时总是来逗我,把我逗哭后又哄我高兴。初中毕业时,班里组织了一场电影。他等我一起回家。两个人傻傻地坐着公车绕了城市一大圈。记得黄昏灰紫色的天空,有鲜红的夕阳。他对我说他以后要回南京去。后来他果然回去了。在长江大桥上,我走了一个来回。想着他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少年单纯温暖的友情变成了回忆。然后火车一路开过去,从南到北,风景渐渐从南方的青翠鲜活转向北方的荒凉单调。一路经过山东,河北,所有我只在地图上看到的地方。到北京的时候,是深夜12点多。整整6天。我和乔在北京,过得快乐而充实。拿着地图到处跑,拍掉4卷胶片。乔说回去后就要过坚强的生活。可是在北京到上海的特快上,她就开始想念他。但是如果不回来呢。我有时想。没有什么感情是不能代替的吧。曾经有个南方的女孩,为了忘记一个人,而跑到那么遥远的北方去。北方,好象是心里一个解脱的地方。可以卸下过去,重头来过。我后来一直没有去过再往北的地方。那是一段伤感的旋律。在心里可以轻轻地哼给自己听。后来我和乔也失去了联系。对离别我是个习以为常的人。也许心里早就沉寂。冬天的南方城市灰暗潮湿。一场意外的大雪纷飞,一夜之后寂寞如初。我象一只昆虫一样,寄居在城市的一角,蜷缩起自己的激情和想象。晚上很早就上床去,睡眠让我感觉到安全和快乐。也有失眠的寂静深夜,重新尝试阅读。不断地喝水。听音乐。回忆。那次看以前买的一本旧书,是个写诗的人写的小说。她看着落日。列车路过大桥,桥下的河水一缕一缕的金黄。她想,大自然是给游子最昂贵的补偿。漂流使人随时感到阳光的温度。那个作者写完三本小说后就此失踪,没有任何文字出现。而我是在书店的对折处理书架上面,把她破旧的书淘了出来。有些美丽灵魂的声音是寂寞的。但是依旧会有人听到。今天和大家分享安妮的这篇文章,并不单单是我个人很喜欢她的文。只是未央觉得我们生活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中,经常会因为快节奏的生活,心中的那个小小的梦想渐渐被磨灭,我们机械式的重复着每天的生活,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有时候,我们几乎忘记了如何去温暖的生活,去聆听自己心底的声音,去找寻最初的梦想。我们为了生活奔波在陌生的城市,行走在繁华的街头,也许就在过马路的那一刹那,会被吹来的寒风刺透心骨。抬头仰望着巨大的高楼,与行色匆匆的陌生人擦肩而过,在那一瞬间,我们会感到突如其来的渺小与孤单。但是,这就是生活。虽然艰辛,但终究要去经历。那些繁华背后隐藏着多少流浪者的眼泪,埋葬着多少年轻的梦想,只有自己知道。在这里未央只想说,无论我们正在经历些什么,痛苦的,悲伤的,终究会过去。想哭的时候就哭,想笑的时候就笑。想家了,就打个电话,累了,就踏上回家的路。家永远都是我们漂泊路上可以停靠的岸。总觉得在成长的路途中,梦想比希望要重要,毕竟年轻只有那么一段时光,可以让我们尽情追逐心中的梦。也许,尽管昨日伤痕累累,累觉不爱,没准会被今早洒在你脸上的一缕阳光而感动,被风中飘着的花香而微笑。有时候心情就是这么奇妙,活的简单点,洒脱点,生活才会更加美好。也许,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可以拂去内心的沧桑与劳累,洗净铅华,放松心情。春天来了,出去走走,阳光的温度你感觉到了吗?无论你的生活过的有多么的寂寞,不妨抬头望一望洒在你脸上的阳光,在那一刻起,你便会感到无限的温暖。希望这篇文章能够带给大家一丝温暖,抚去你内心的忧伤。去旅行吧,带着自己爱的人,或者,一个人。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未央。我们下期节目再见。背景音乐:外面的世界—莫文蔚远行—李慧珍永恒—林海你飞到城市另一边—好妹妹乐队Over the way—黄建为

【阅读】《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楚寒 主播

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 掸去你生活得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楚寒,欢迎您的收听!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来自袁流氓刚才有人问我,在一起幸福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了一句,还好。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四十八分,我在看一段旅记,耳边是有着深远意境的音乐。这是我最近几年来过的最任性的一段日子,可以过的很自我的一段时间,尽管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在这个夜晚,我什么都不用做,只用回忆自己的小半生,来享受现在的孤独与寂寞。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来自张小砚的旅记,走吧,张小砚。尽管旅记里说的天花乱坠,妙趣横生,但是,我相信,更多的人做不到这样的洒脱与自在。有太多的东西束缚着我们,其间也会穿插我曾经的一小段旅行的记忆,但是说出来,又觉得自己无比的矫情。可能每个人都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旅行,他在说的时候,听的人也许会嗤之以鼻。有的人瞧不起绿皮火车。就像古人说的,何以不是肉糜。我的好基友跟我说,他要做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调侃他说,那不就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洲么。而当我在休假结束,回到既定地点的时候,我的好基友他的旅行正在开始。我眼见着一场生命鲜活的行走在路上,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萧瑟与固定。这样的安稳真的是我要的吗。那么我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在这样一段任性的时间里,我到底思考出什么了呢。生活赋予的,给予我的,我到底领悟到了什么呢。这就是一个人在某一段时间里,最过于矛盾的地方吧。那么,先从张小砚的旅记开始,让我们一起走吧。离开现在的地点,才能回头看,找到自己想去找的答案。在路上,才会不停的有动力,向前走。最近一段时间的最大愿望,是想买一支录音笔。随时随地可以采样,可以收到各种各样不同的讯息,可以录到不同的声音。以至于自己在回家的时候,可以默默的来感受这个世界,聆听所有声音。可是,又觉得买回来,也有可能和其他我所收集的东西一样,被安置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弃之不用,特别可惜。旅行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是若干年前的某一个冬季的凌晨三点钟。天空还是黑色的,就已经开始准备起床。化妆,穿衣。因为要去艺考,要去另外一个城市,所有的东西都在迷糊中准备好。行李、证件、钱、车票。早上五点在街上还是不太好打车,空气清冷,呼一口气,觉得都觉得呵气成冰。到了火车站,上了车,昏昏欲睡。在天刚亮的时候到了另一个城市,去一个叫做第八号房间的宾馆开了房间,收拾了一下,就查了地图准备去考场。其间没完全没有去踩过地点,也不知道走的是对是错。还有四十分钟考试开始的时候找到考场,上气不接下气,也没有补妆,就这么过去,结果,当然是考的一塌糊涂。可是那个早晨却永远在我的记忆里不灭,那样黑暗的天空,那样皑皑的白雪。陪伴我的母亲和不爱说话的司机,都让我记得特别的真切,这是年幼时一段不算旅行的第一次一个人单独外出的记忆。也许现在想起来,其中有更多美化的成分,但冬天总是冷漠的,让人觉得冷寂而无言。第一次的一个人旅行,就这样默默的淹没在我的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流逝,能记住我们所有行程的工具越来越多,手机、电脑、录音笔、平板或者是其他的东西。日记本用的越来越少,微博替代了博客,写短文替代了长篇日志。过年的时候也不会再写年终总结,新一年也不会有更多的愿望与期盼。上一秒和下一秒做的也没有什么衔接。也只是在这个时间段做了这样的事,在下一个时间段有下一个时间段的行程安排。这不是社会进步和时代进步的附赠品,只是一种生活状态的改变。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我们不能抱怨说他们做的不对,但是也未曾想到自己也置身其中。我总在幻想,什么时候可以停下脚步,慢慢的去看看自己曾经走过的路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走的。即使是现在,我已经停下了脚步,却发现,还是那样的,我站在这儿,铺天盖地的压力迎面而来,我不能去反抗,也只能承受,无力改变。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我们逃避不了,这样说,有些消极,但是更多的正能量,还是可以传递。要做的,永远都是这些。按部就班的做,不一定是错,一定会规避掉一些不好的事情,因为好运总是在没有准备的时候迎面撞过来,所以,形容某一种特别好的事情,才叫,踩了狗屎运呐。突然唱片转到了王若琳的歌。想起来在旅行中堵车的记忆。我记得,有一年是深秋吧,要去一个地方。早上五点多起来准备,六点出发,本预计应该是11点前到,可是没想到,在高速公路上,遇见了连环车祸,加上大雾,整个高速被关闭了。车上的人一开始还很闲散,最后有人受不了,下车往高速反方向走,企图走到收费站,走出高速。我在寒风中什么都看不到,一望无际的烟雾,一望无际的车流,一望无际的红色车灯。后来当车缓缓行驶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晚上八点多到达,一场连续算是十五个小时的行程耗费了我一整天的时间,整个人都是疲惫不堪的,到了地方,一碗方便面,之后就是蒙头大睡。这样一场糟糕的经历在后来的行程中,变得微不足道起来。因为时间总是让人往前看,过去的记忆一点的一点就模糊了。想不到,想不起,就这样,走上了更远更远的远方。走过了更多的地方。有的时候会很怀念那个时候勇往直前的自己,做了那么多,走过了那么多。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丢失,最初的自己呢。那个单纯又勇敢,天真而烂漫的自己。这篇稿子本来是想给遇水录的,可是想了许久,还是觉得男性的视角才更贴切。好像,说了这么多也都没提到要分享的,张小砚的旅记。我才读到旅记的第二章,却听了有四五首曲子。也许只有在这样一个静谧的夜晚,才能把整个人的情绪舒缓下来,放的更平静。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每一天都会听晚上的广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或者是都市之声。那个时候千里共良宵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有一个叫张涛的男主持,会在节目结束的时候说,我在复兴门外大街二号。从那个时候起,也许就奠定了要来北京的预兆。也想过在半夜蹲在复兴门外大街二号某一个出口或者某一辆出租车里,看着那栋大楼里的人走出来。但是这也仅仅是想象,因为自己怕黑,也是胆小,不敢在半夜走出去。刚才因为身体原因,很不好,晚上十点多,出门透了透气。一个人走在小区里,在路灯下看着自己的影子,突然觉得特别害怕,想大喊大叫来驱赶一个人的恐惧,但理智又告诉自己,如果吼叫起来,狂欢之后的寂静其实会更吓人。也不知道是从多少年前养成这样的习惯,如果过了凌晨两点还没睡着,那么这个晚上就一定是不会再睡了。会怕,会想,会睡不着。会东摸摸西摸摸去做很多事,一点一点打发时间,等到天亮的时间才会安心的睡起来。今天的这个夜晚,也是处在这个状态,完全的睡不着。一个人在这儿自说自话,挑选节目的插曲,想想自己想说的节目内容,就是这样。话题回归到最开始,那个人问我,在一起幸福么。我说,还好。其实,特别想肯定的说,嗯,我幸福。但是,这样我无从说起的话,让我觉得有一些心虚。我说不出这么肯定的。因为,我不相信幸福有多么的完满,虽然在尚雯婕的某一首歌里说,幸福,唾手可得。但是,如果来到太快,我会觉得不真实。到现在,在某一个时刻,我依然觉得,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朦胧而陌生的,他们会在某一个瞬间,离我而去。我也只不过是短暂的拥有了一下而已。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这是我的幸运。若干年前,也有一个好基友在他的QQ签名上写过这样的话: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样一种禅宗味道的话,让我突然顿悟起来,不管是否拥有过,我们都有过那样一种纯粹期待,或者纯粹信仰的理想,这样,就是最好的自己。嘿,我是麦兜,我想分享的这篇日志,终于在我啰嗦了这么多话之后,开始了起来,这是这篇旅记的自序,希望听过这么多杂乱无章的话的你可以有一场自己的,深深反省自己的,属于自己的,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许在某一个季节的雨水里,你遇见了这样的你,那样的你,或者,遇到命中该遇见的,那个,人。张小砚在自序里这么说[话说,两个多月前的一天,天气很热,我穿了双人字拖鞋就踢踢踏踏上路了。原计划是去汶川看看孩子们,去年5·12在那里做志愿者。成都过去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预计待三天就回转。谁知一到汶川方过4个小时,彻底关大桥就被飞石砸断,断了返程的路。当即往茂县走。路上又听说成绵路塌方过不去,于是又往北转。越走越远,三天短途探访计划变成了一场长达两个多月的流浪。去汶川的时候三个人,慢慢都在路上走散去。后来只剩下我一个人。往北走了几天,天气冷了起来,扔掉拖鞋,买双鞋继续上路。再走愈冷,买了外套和长裤。越走海拔越高,晒得像黑炭,在路边买了顶草帽继续走。嫌搭车不自由,又买了辆摩托车往西藏骑,无驾照无行驶证,一路被警察追,扣过车子,进过局子。路过波密,听说墨脱很神奇,二话不说骑着摩托进墨脱,一路摔了几十跤,魂飞魄散,肝胆俱裂,嘎龙山上还遭劫。所幸命还在,于是拖起车子继续上路。一路翻山越岭,时而暴雨倾盆,时而骄阳似火。终于在8月骑到了拉萨,弹尽粮绝卖摩托车,继续闲逛,前藏、后藏,逛到身无分文。在大昭寺前乞讨得114元8角,开始往回混。回去路上,该干的,不该干的统统干了。沿途和藏人赌台球赢吃赢喝,还赢了一匹马,也差点输了终身。帮喇嘛背柴火换大饼,朗玛厅喝酒闹事被藏人拔刀追砍。住不起客栈,和磕长头的人混过帐篷……走一段路,搭一段顺风车,摩托车、大货车、拖拉机、越野车、农用三轮车、马匹……路上跑的除了人没有搭过,搭遍所有能遇见的交通工具。还狭路相逢一康巴汉子,顺便谈了场恋爱。一路走一路混,跟当官的混,跟江湖扛把子混,跟乞丐头子混,跟牧民混……混遍藏区。昏天黑地终于混回了家。口袋还剩31块钱,从拉萨到成都两千三百多公里只花了83块钱。尤其是一称体重,发现竟然没有缺斤少两。大为自豪。全部行程一万七千多里路,历时两个多月。为免忘记,特作《走吧,张小砚》,将来老了可以和子子孙孙吹吹牛,话说你奶奶当年……]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半个小时就过去了。两点零几分的时候,我在看之前我的稿件小样。也在写稿、改稿、排版。再抬头一看,就已经两点三十三分了。这中间我到底做了些什么,除了我的稿子,我的小样,我几乎想不起来。并不是我之前做的事情没有意义,是我实在不知道我的时间到底去了哪儿。我并不太会分辨时间,也不太会分辨季节。现在应该算是冬天了吧。每一天都很冷。但是刚才读书的时候,读到一句,阳光灿烂。瞬间,脑海里的形象,就是炎炎夏日,透过树梢,透过树荫折下来的光线,斑驳在地面。我看到这样暖暖的阳光,快要被烤成肉干。现实中的天气是冬天,抱着热水袋,电热宝,缩在床上,数着一天一天的日子,等着供暖。搬了几次家,有暖气,有地热,有空调。各种各样的经历都有过了,这样就是我2013年的一个不停奔波的过程。有人跟我说,你这个走的是一个sui字。我说,并不,这是一个撞大运的事情,也只有经历了种种,才能更好,更坦然,去面对更多不同的事情。嗯,这是我短暂时间的自由与任性。我也期待能与你有时间一起去旅行。只有在路上,才能分辨,遇到问题,该怎么一起解决。因为未来,你的生活里有我,我的生活里,有你。文稿:袁流氓;配乐:July – Happiness;      July

【阅读】《声音》叮铛 主播

声音 纵然世事常变,人生起伏,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从不缺少爱与勇气。那还是你和好友说着想要去很多很多地方的年纪。 你踢踢踏踏地在走廊里面一边走一边数着自己到底想去多少个地方,好友跟在你的后面臭着一张脸喊,好高骛远的家伙,离开这里看谁天天陪你。 你转身去拉她的手,笑得相当谄媚,说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呀。好友摇着手告诉你去去去,先把英文考及格了再说吧。 所谓好友到底可以好成什么样子,CD机的耳机各戴一只,里面播放的无论是谁的CD都能跟着轻声唱。因为买书买CD而窘迫的时候,口袋里面的钱凑在一起买一碗米线来吃。坐在湖边给她读你喜爱的歌词,读到一半就笑闹成一团。在你有困难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地说”你在哪里,我去找你”,以及你难过的时候不觉羞愧地哭着说”我很难受,你快点过来”。你觉得你们的情谊如果拿尺量一定可以延伸到远远看不到边的那一头。 最后你给她保证:”无论到了哪个国家哪个城市,我第一个打电话的人肯定是你。” 然后很久后的一天,你看着电话上别国的来电显示怎么就想不起打来的是谁了。你接了电话听着对方喂喂的声音依旧没有听出是谁,最后你对那边嘈杂的声音说,请问是哪位。在等过大段的空白之后,你听到的是那边传来的压抑的哭声。 当然并不只是这样。 你是在进高中那年遇到他的,你们在午休的时候老土地在树下相遇。他对着你带着一点点笑容,在你刚想要脸红心跳的时候,他忽然就说:”同学据我估计,粘在你的脸颊的米粒在上面已经过三十分钟了。” 你当即发现:原来幻想泯灭只需要这么一个短短的过程。 十七岁的时候他跟你讲,我觉得我们会在一起很久的。 你挺鄙视地看着他,除了甜言蜜语你还会什么! 十八岁毕业的时候他对你说,我喜欢你,最最喜欢了。我鼓了很大勇气经过万般思量才敢告诉你! 你当时想的是谁被喜欢的人告白都应该是幸福羞涩的吧,为什么唯有自己得跟一身的鸡皮疙瘩抗争,你顶着恶心挥了挥手,行了,我批准了。 二十一岁的时候,他把你送到家楼下,说宝贝我爱你。 回到家后你躺在床上睡不着,你觉得那些成为了恋人之后一句我喜欢你都要纠结个很久的故事,是在动画还是漫画里?都是放屁。你们之间从来都不缺乏这样的沟通。反而要是说得多了久了,我爱你这样的话就和我想要吃饭没有两样了。你在这方面渐渐也不再那么吝啬,并不是因为不羞涩的人也有过羞于启齿的时候。只是认识的时间太久了,在有一天你和他晚上打电话打到困了他不让你挂掉的时候,你半睡半醒说好啦我爱你,拜托我要睡觉了。说完时候你才猛地清醒过来,挂下电话后徒自愣了很久。 二十三岁的时候你在12点的时候打电话给他,他声音很疲倦,他说我在加班。你说我这就挂了。他说有什么事?你说生日快乐。他挺惊讶,今天是我生日啊。我都忘记了。没事,你说,你继续忙吧。注意身体。 二十五岁的时候,那年忽然就迷茫了,所以就分开了一段时间。一天在一起吃饭的餐厅遇到,你们各自都有同伴。最后干脆拼桌坐在了一起,晚上的时候他送你回家,到了楼下安静地看你上楼,你打开屋子里面灯的时候电话兀自响起来,接通后听到他闷闷的声音,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不行,想问你刚才陪你吃饭的那个男的不是你男朋友吧?你听得想笑又有点想哭,你说那和你一起来的女孩子是你女朋友么? 于是就又在一起。 二十六岁的时候,你看到他和年轻的女孩子逛街,你回家什么都没有说。 二十七岁的时候,又分开,然后又在一起。 明明感动越来越少,分开却像是缺些什么,在一起又不能好好地走下去。分分合合,一年两年,又三年。也已经习惯了。那些好些年前做过的梦,你和他坐在老房子的壁炉边,窗外天寒地冻,你靠着他偶尔把脚伸出去烤他会伸出手轻轻捏你的鼻子,看来也真的只是一个梦。穷极无聊的时候你也会想想,可能不是不爱,是不知道还能怎么爱了。 我们喜欢一件东西能喜欢多久。 一首歌听了几天也就腻了。 一种饮料喝了几个月也该换了。 一个人喜欢了几年,怎么样?也就应该找下一个了。 你想到你和他都还十六岁的时候,那些共撑一把伞的日子,他握着的伞柄明显地倾向你,自己却淋湿半个肩头的日子。 光阴无法倒退,你觉得实在是已经到头。 剩下的三十岁,四十岁,五十岁,或者说下半生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一种感动能保存多久。 你接到手里的玫瑰花几天就凋谢了,那香气能留在你记忆中么。 你们曾经听过的那首歌几年后就已经过时了,那旋律你还记得么。 天早就放晴了与你撑伞的也不再是那个人了,那把伞还立在你的墙角么。 你是不是会把这些都忘记呢。 仿佛什么都是有期限。爱情或者友情,以及更多更多。 过程,挫折,时间,现实,无论是什么让他过期了。你听过压抑的哭声,了解情感的过渡,知道心境的变化。你那么遗憾而又无可奈何。 当你停在这样一个美丽而又冷酷的地方,很久之后才想起回头去看看,对岸依旧青春正好,梧桐树在两旁笔直地连成线,男孩或者女孩一路摇摇晃晃地冲过,笑声长留在耳边。于是你背过身用手掩住了潮湿的眼眶。 然后你才明白。 我们真正爱了,真正难过了,原来也就只有那几年。配乐电影《晚秋》原声带系列等待幻想联盟站陌生男子开往西雅图的公交《十二月的奇迹》EXO

【阅读】《如果回忆变丑了》叮铛 主播

如果回忆变丑了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欢迎您的收听。我是本期主播叮铛。天快到最冷的时候了,前几天叮铛才从医院里活着爬出来,看到外面阳光的一瞬间,瞬时觉得没有比拥有健康更加美好的事了。当然,话题扯远了。今天的节目叮铛要和大家分享一篇文章,来自林特特!非常特别的名字。文章和回忆有关,我很喜欢,希望,大家也同样能和我一起来感受下字里行间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和启迪。一切就像是电影。雯在医院B 超室门口遇见了10 年前的男朋友。当时她正在推门,而前男友正透过那扇玻璃门向里望。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