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给九十岁的你》 陌城 主播

给九十岁的你 很久不见了,我不会自讨没趣的问你最近好不好,因为你的答案总是「活着吧!」在这个不耻「冷笑话」的年代,还能坚持这么幽默的冷言冷语,你应该也算奇葩。    我想即使到了九十岁,你应该还是跟现在一样,像个长不大的小老头,有点愤世嫉俗,满头银发,却还穿着短裤拖鞋自以为游走在不知名的星球吧。 还记得你早当年奋力写书的模样,在光复南路的一家小店里,一壶茶,一包烟,握着笔一个一个字的写下。然后固定在傍晚时,身为助理的我去接你,前往录音室,再帮你把一张张的文字打进计算机里……这样的画面,好像是陈年旧事,也彷佛是历历在目的昨天。 自从你传讯息来要我写序之后,我就陷入恐慌,这怎么写啊?我们之间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或者就像你说,你决不再为我写歌,因为你已不懂我。我想,可能我早也不懂你了。而这些不懂其实才是真懂得。然而我只要求,如果这序真能帮你多卖两本书,下次我出书时,你也欠我一篇序。

【阅读】《丰富的安静》 悠悠然 主播

丰富的安静 我发现,世界越来越喧闹,而我的日子越来越安静了。我喜欢过安静的日子。当然,安静不是静止,不是封闭,如井中的死水。我刚离开学校时,被分配到一个边远山区,生活平静而又单调。后来,时代突然改变,人们的日子如同解冻的江河,又在阳光下的大地上纵横交错了。我也像是一条积压了太多能量的河,生命的浪潮在我的河床里奔腾起伏,把我的成年岁月变成了一道动荡不宁的急流。而现在,我又重归于平静了。不过,这是跌荡之后的平静。在经历了许多冲撞和曲折之后,我的生命之河仿佛终于来到一处开阔的谷地,汇蓄成一片浩渺的湖泊。我曾经流连于阿尔斯山麓的湖畔,看雪山、白云和森林的倒影伸展在蔚蓝的神秘之中。我知道,湖中的水仍在流转,是湖的深邃才使得湖面寂静如镜。我的日子真是很安静。每天,我在家里读书和写作,外面各种热闹的圈子和聚会都和我无关。我和妻子女儿一起品尝着普通的人间亲情,外面各种寻欢作乐的场所和玩意也都和我无关。我对这样的日子很满意,因为我的心境也是安静的。也许,每一个人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是需要某种热闹的。那时候,饱涨的生命力需要向外奔突,去为自己寻找一条河道,确定一个流向。但是,一个人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托尔斯泰如此自述:“随着岁月增长,我的生命越来越精神化了。”人们或许会把这解释为衰老的征兆,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即使在老年时,托尔斯泰也比所有的同龄人,甚至比许多年轻人更充满生命力。毋宁说,惟有强大的生命力才能逐步朝精神化的方向发展。现在我觉得,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泰戈尔曾说:“外在世界的运动无穷无尽,证明了其中没有我们可以达到的目标,目标只能在别处,即在精神内在世界里。在那里,我们最为深切地渴望的乃在成就之上的安宁。在那里,我们遇见我们的上帝。”他接着说明:“上帝就是灵魂里永远在休息的情爱。”他所说的情爱应是广义的,指创造的成就,精神的富有,博大的爱心,而这一切都超越于俗世的争斗,处在永久和平之中。这种境界,正是丰富的安静之极致。我并不完全排斥热闹,热闹也可以是有内容的。但是,热闹总归是外部活动的特征。而任何外部活动倘若没有一种精神追求主其动力,没有一种精神价值为其目标,那么,不管表面上多么轰轰烈烈,有声有色,本质上必定是贫乏和空虚的。我对一切太喧嚣的事业和一切太张扬的感情都心存怀疑,它们总是使我想起莎士比亚对生命的嘲讽:“充满了声音和狂热,里面空无一物。”文稿:周国平主播:悠悠然

【阅读】《心有几层》叮铛 主播

心有几层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的主播叮铛,在节目开始前真的好想、好想问一句:好久不见,你们好吗?   最近叮铛去了很多地方,也遇见了不少人,时不时的聊聊八卦、说说故事,也算是交到几个称心的朋友。其中有一个女孩,名校毕业,在北京闯荡六年,期间又独自游历了欧洲。可谓是交友颇多,遍布各地。可在她看来,朋友虽多,但真正可以视为知己的却屈指可数。在交谈中她告诉我:每天出入你生命中形形色色的人多了,面对不同的笑脸寒暄,人情世故。你会突然觉得生活一下子变得有些复杂,而独处的时光也变得由然珍贵。   其实,不只是她。咱门生活中有很多人有着相同的感觉。她的一番话让我想起上初中的时候我读过一篇文章,同样与朋友有关。只有短短的一两百字,却至今让我铭记在心。后来搬家时那本书不知怎么的就找不到了,还害得我可惜了好一阵子。没想到昨天收拾东西时,却偶然翻出了那本尘封已久的书。关于那一两百字的记忆竟泉涌而出,我不忍擦拭。便想到做成节目与大家一同分享。希望你们能从节目中找到想找到的东西。   那接下来不妨让我们加快声音的步伐,一起带大家去欣赏一下这篇短小精干的文章!    人的心灵里有许多不同的空间,具体一点说,就像是不同的楼层。   一楼:店面朋友。通常几句固定的话就够用了,你好吗?吃饭了吗?去哪里?……在那里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很平稳、安定、满足。   二楼:客厅朋友。可以坐在一起喝喝茶,“八卦”一下政治经济、新的商机、最近的媒体新闻……大家一起打发时间,可以绕过每一个人内心的孤独,然后觉得自己好幸福。   三楼:厨房朋友。就是可以恳挚谈心的那种,然后觉得自己充分被对方所了解,人生一点也不寂寞。   四楼:卧室朋友。是可以亲密、接触的朋友。   顶楼阳台:缘分朋友。一般是空在那里,没有被设定要怎么样,有时飞来一只鸟,有时吹来一根草,有时落下几颗种子,你不知道它在什么时候会开什么花,当然不会期望它能结出果实。也许一阵雨来滋润了心灵,也许一阵风来吹乱了寸心。这个屋顶看起来也许是空空的,但是你知道它不是空的,它装满了“曾经”。   我习惯用一秒钟穿过店面,两秒钟经过客厅,三分钟在厨房停一下,四小时在卧室里睡一觉,花五天时间在屋顶等待,等待老天爷给我的生命带来惊奇和美。而常常一点小小的感动,会使我觉得好像可以拥有这整栋楼所有朋友的心情。   文章到这里结束了,短短的几百个字。没有最直接的告诉我什么是友情,该如何对待朋友。但它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告诉了我们在浮华的世事中,如何面对自己出现在生命中的人,如何面对自己的心。朋友在哪里遇见,谁又在你心里占了多大比重,我不知道。但至少我能明白,不是你的每一个微笑都能被人理解,每一滴泪水都能被人安慰,每一次失误都能被人包容。大家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待人处事的方法和态度,这个是任何人都无法掌控的。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将这些人一一归类,分出心的层次。才能为灵魂腾出一片空白,留给正确的人最柔软的存在。             叮铛在闲暇之于很喜欢看电影,每每遇到写的好的台词都喜欢用本子记录下来。其中有几句特别想与大家分享。      “我要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会永远等着你。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无论你在什么地方,反正你知道总会有这样一个人!”        “当你年轻时,以为什么都有答案,可是老了的时候,你可能又觉得其实人生并没有所谓的答案。”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得到什么。”         接下来的这句叮铛非常喜欢,它是这样说的:“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妈妈带我去看《白雪公主》,人人都爱上了白雪公主,而我却偏偏爱上了那个巫婆。”你呢?童年的你是喜欢谁呢?         还有这句来自电影《YAS

【阅读】《你有权利不安和难过》陌小染 主播

你有权利不安和难过 这个世界总有一部人喜欢隐藏自己的脆弱,难过或伤心的时候就会在心底告诉自己,这有什么关系,这点痛根本算不了什么,自己依旧可以很坚强,却从未想过你也有权利不安和难过。和朋友吵架,你要求自己先去和好。被上司欺负,你还要求自己面带微笑。你说你不坚强,软弱给谁看?可是,你有没有发现?你的朋友都开始以为你大方宽容心底善良,却也因为这样,她们可以迟到爽约任性霸道,你却不可以有一点点不耐烦。这样才是你,被贴上好人标签的你,不会发脾气的你,人人说你好却人人都不在意的你。你的上司没有因为你的好态度就赏识你,反而变本加厉,被压迫都能面带笑容,说明压力还不够,年轻人总该挑点重担,才能进步,所以别人偷懒翘班假公济私,你却不能出一点点差错。这样才是你,积极向上的你,勇往直前的你,工作做最多表扬得最少的你。习惯了这样的你,在爱情上也是如此。全心全意地爱上一个人,只知道掏心掏肺地对他好。下雨了,不需要他来接送,生气了不需要他来哄。什么困难什么挫折什么小小难过,你都可以自己一个人扛。你以为这样的你聪明睿智独立优雅,不成想最后男人移情别恋,对你弃若敝屣。他说:永远不发脾气的女人就像白开水解渴,却无味;你那么坚强他在不在都一样。即使是这样,你也不肯垮掉。你不向任何人诉苦,不大哭大闹,甚至不开口挽留。你潇洒地转身,华丽地走掉。直到一个人时才允许自己有些许的放松,可就算是一个人,你也鼓励自己,未来可以更好。这个时候其实你需要朋友,但是在朋友眼中你一直是什么都懂什么都可以解决的人。你还没来得及说说自己受到的伤和痛,就先去为别人失恋暗恋错恋出主意想办法。朋友们都雨过天晴转哭为笑才想起来问问你怎么了,你却顿了顿,然后说什么事情都没有。于是最后,你终于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女人 ,阳光外向充满正能量。但也是内心孤独的女人。只是一部电影,你看了为什么沉默?最边上那对情侣靠在一起,女人在流泪,男人忙着递上纸巾,多和谐的画面 !第三排那两个女孩,一起哭一起笑,青春多好!你看看自己周围空着的座位,发现自己像一座孤岛。你试着挤挤眼泪,却发现哭也是一种习惯,因为太久不哭,想哭的时候竟然哭不出来。你是那场电影里唯一看上去无动于衷的人,或许你心里也有小小的悲哀,只是没人看得出来。你走在马路上。冬天的雪花像撕碎的情书,砸在人头上。所有人都行色匆匆,因为有一个方向叫做家。你为什么不着急?没人等待的家,就没有吸引力吗?一个人也可以快乐,书上这样说。可书里都是骗人的。一个人,寂寞吞噬掉快乐,怎么抢得过?你在地铁上。被人挤被人推被人揩油吃豆腐,你躲你闪你怒目而视,惹了一肚子气却无处发泄。你独自走夜路,一个人吃方便面,你舍不得杀死一只蚂蚁,因为它是你唯一的伙伴。你和自己打赌,和自己比赛,和自己商量讨论,甚至吵架。你对着远处大声喊:什么都打不倒我!然后在心里偷偷想如果这时候有个人肯发现你的逞强,愿意借你个肩膀,你是不是就此承认自己的懦弱?可你还是没有,你只是蒙上被子大睡一觉,然后第二天又斗志昂扬地出现在人前。这样的日子一天天重复着。一次次夜里一个人拥着已经冰冷的棉被被噩梦惊醒,一次次走在陌生的街道不知道行程,一次次想找一个人陪伴却打不出电话。当坚强成为一种惯性,自己都不肯原谅自己偶尔的懦弱。不经意间就学会了演戏。演一个淡定,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人。有多久没有撒过一次娇?有多久没有大骂一次?有多久没有放肆任性?在这样的节制里,一天天老去。其实大可不必。你不是女金刚,使命也不是拯救地球,所以嘻笑怒骂都是你,你,不必做仙女。你有权利难过不安和哭泣,你可以示弱痛苦和无助。打不倒的是不倒翁,而你是女人。坚强不是刚硬,而是柔韧。没必要和自己过不去。想哭就痛痛快快哭一次,想倾诉就痛痛快快说一次,想发泄就痛痛快快闹一次。就算撕掉了精心维系了很久的面具也无所谓,一个高高在上,完美无瑕的女人并不可爱。做一棵树固然枝繁叶茂,可若木秀于林,难免风必摧之,反而做一棵草,更有春风吹又生的耐力。记得:如果坚强累了,你有权利不安和难过。本期配乐:我会想你

【阅读】《你是人间四月天》歌尽 主播

你是人间四月天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歌尽,欢迎您的收听。我不知道大家对于民国时期的故事感不感兴趣。一直以来,我都对民国时期的历史抱有特殊的感情。我总觉得,虽然那时候是乱世,但是那时候的人们都有一颗真性情,小人也好,英雄也罢,都在时代的洪流中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而且那个时代,也涌现出了许多各个领域的大师级人物,金岳霖先生就是其中一位。第一次知道金岳霖先生,是通过高中时的一篇文章,名字已经记不清了,但是金岳霖其人,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今天在这里,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篇写金岳霖和林徽因的文章,文章摘自《传记文学》九九年二月号,作者是陈宇。找个机会去拜访金岳霖先生,是心仪已久的事。这不仅仅因他是中国现代哲学和逻辑学开山祖师式人物,还因为他有许多奇闻轶事令我好奇与疑惑。金岳霖一九一四年毕业于清华学校,后留学美国、英国,又游学欧洲诸国,回国后主要执教于清华和北大。他从青年时代起就饱受欧风美雨的沐浴,生活相当西化。西装革履,加上一米八的高个头,仪表堂堂,极富绅士气度。然而他又常常不像绅士。他酷爱养大斗鸡,屋角还摆着许多蛐蛐缸。吃饭时,大斗鸡堂而皇之地伸脖啄食桌上菜肴,他竟安之若泰,与鸡平等共餐。听说他眼疾怕光,长年戴着像网球运动员的一圈大檐儿帽子,连上课也不例外。他的眼镜,据传两边不一样,一边竟是黑的。而在所有关于金岳霖的传闻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件事,是他终生未娶。阐释的版本相当一致:他一直恋着建筑学家、诗人林徽因。一九八三年,我跟我的老师陈钟英先生开始着手林徽因诗文首次编纂结集工作。林徽因已于五十年代去世,其文学作品几乎湮没于世。为收集作品,了解作者生平,这年夏天我们到北京访问金岳霖。这时他已八十八高龄,跟他同辈的几位老人说,他有冠心病,几年来,因肺炎住院已是几进几出了。他身体衰弱,行动不便,记性也不佳,一次交谈只能十来分钟,谈长点就睡着了。几年前,在老友们的怂恿催促下,他开始写些回忆文字,但每天只能写百多字。这一年由于体力精力不济,已停笔了。听了这些话,我的心凉了半截。不过,一位熟知他的老太太的话却给了我们一丝希望与鼓舞:“那个老金呀,早年的事情是近代史,现在的事情是古代史。”我们找到北京东城区干面胡同金岳霖寓所。进了他的房间,见他深坐在一张低矮宽扶手大沙发里。头上依旧戴着一圈宽檐遮光帽,头顶上露出绺绺白发,架着黑框眼镜。瘦长的双手摊在扶手上,手背上暴起一根根青筋。两脚套着短袜,伸直搁在一张矮凳上。他的听力不佳,对我们进来似乎没有什么反应。我们坐近他身边,对着他耳朵,一字一句地说明来意。我趁陈钟英先生跟他慢慢解释的当儿,打量着屋里的摆设。屋里右边,一张老式横案桌上摆着一些书,桌边挂着一根手杖,还斜靠着一根拳头粗、一人多高、顶端雕有兽头的漆金权杖,大概是学生们送的。作为哲学界和逻辑学界的权威与泰斗,这根金色的权杖,于他是颇具象征性的礼品。 屋子右边,则摆着一个有靠背的坐式马桶。他要靠人扶着就此如厕。这金色的权杖与暗淡的马桶所形成的巨大反差,顿令我感到人生易老,时光无情。我们对着他耳边问谁了解林徽因的作品时,他显得黯然,用浓重沙哑的喉音缓缓地说:“可惜有些人已经过去了!”我们把一本用毛笔大楷抄录的林徽因诗集给他看,希望从他的回忆里,得到一点诠释的启迪。他轻轻地翻着,回忆道:“林徽因啊,这个人很特别,我常常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好多次她在急,好像做诗她没做出来。有句诗叫什么,哦,好像叫‘黄水塘的白鸭’,大概后来诗没做成……”慢慢地,他翻到了另一页,忽然高喊起来:“哎呀,八月的忧愁!”我吃了一惊,怀疑那高八度的惊叹声,竟是从那衰弱的躯体里发出的。只听他接着念下去:“哎呀,‘黄水塘里游着白鸭,高粱梗油青的刚过了头……’”他居然一句一句把诗读下去。末了,他扬起头,欣慰地说:“她终于写成了,她终于写成了!”林徽因这首《八月的忧愁》是优美的田园诗,发表于一九三六年,构思当是更早。事隔已半个世纪,金岳霖怎么对第一句记得这么牢?定是他时时关注着林徽因的创作,林徽因酝酿中反复吟咏这第一句,被他熟记心间。我看他慢慢兴奋了起来,兴奋催发了他的记忆与联想,他又断断续续地记起一些诗句,谈起林徽因的写作情况。翻完那本抄录的诗,他连连说:“好事情啊,你们做了一件好事情!你们是从哪儿来的?”我们刚刚告诉过他,是从林徽因家乡福州来的,显然他倏忽间就忘了。已经谈了十来分钟,他并没瞌睡,我庆幸地看着小录音机一直在转动着。我们取出一张泛黄的32开大的林徽因照片,问他拍照的时间背景。他接过手,大概以前从未见过,凝视着,嘴角渐渐往下弯,像是要哭的样子。他的喉头微微动着,像有千言万语梗在那里。他一语不发,紧紧捏着照片,生怕影中人飞走似的。许久,他才抬起头,像小孩求情似地对我们说:“给我吧!”我真担心老人犯起犟劲,赶忙反复解释说,这是从上海林徽因堂妹处借用的,以后翻拍了,一定送他一张。待他听明白后,生怕我们食言或忘了,作拱手状,郑重地说:“那好,那好,那我先向你们道个谢!”继而,他的眼皮慢慢耷拉下来,累了,我们便退了出来。很久以来,关于金岳霖对林徽因感情上的依恋我听了不少。林徽因、梁思成夫妇都曾留学美国,加之家学渊源,他们中西文化造诣都很深,在知识界交游也广,家里几乎每周都有沙龙聚会。而金岳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始终是梁家沙龙座上常客。他们文化背景相同,志趣相投,交情也深,长期以来,一直是毗邻而居,常常是各踞一幢房子的前后进。偶而不在一地,例如抗战时在昆明、重庆,金岳霖每有休假,总是跑到梁家居住。金岳霖对林徽因人品才华赞羡至极,十分呵护;林徽因对他亦十分钦佩敬爱,他们之间的心灵沟通可谓非同一般,这是我早有所闻的。不过,后来看了梁思成的续弦林洙先生的文章,更增添了具体了解。据她说,一次林徽因哭丧着脸对梁思成说,她苦恼极了,因为自己同时爱上了两个人,不知如何是好。林徽因对梁思成毫不隐讳,坦诚得如同小妹求兄长指点迷津一般。梁思成自然矛盾痛苦至极,苦思一夜,比较了金岳霖优于自己的地方,他终于告诉妻子:她是自由的,如果她选择金岳霖,祝他们永远幸福。林徽因又原原本本把一切告诉了金岳霖。金岳霖的回答更是率直坦诚得令凡人惊异:“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我应该退出。”从那以后,他们三人毫无芥蒂,金岳霖仍旧跟他们毗邻而居,相互间更加信任,甚至梁思成林徽因吵架,也是找理性冷静的金岳霖仲裁。几天后,我跟陈钟英先生再次访问了金岳霖。进了屋,刚刚跟护理阿姨寒暄几句,想不到金岳霖闻声竟以相当纯正的福州方言喊我们:“福州人!”我们不胜惊讶。这肯定是当年受林徽因“耳濡目染”的结果。我们的话题自然从林徽因谈起。他讲着他们毗邻而居生活的种种琐事,讲梁家沙龙谈诗论艺的情况,讲当年出入梁家的新朋旧友。我发现他称赞人时喜欢竖起大拇指。他夸奖道:“林徽因这个人了不起啊,她写了篇叫《窗子以外》还是《窗子以内》的文章,还有《在九十九度中》,那完全是反映劳动人民境况的,她的感觉比我们快多了。她有多方面的才能,在建筑设计上也很有才干,参加过国徽和人民英雄纪念碑设计,不要抹杀了她其它方面的创作啊……”讲着,讲着,他声音渐小,渐慢,断断续续。我们赶紧劝他歇一歇。他闭目养了一会儿神。我们取出另一张林徽因照片问他。他看了一会儿回忆道:“那是在伦敦照的,那时徐志摩也在伦敦。——哦,忘了告诉你们,我认识林徽因还是通过徐志摩的。”于是,话题转到了徐志摩。徐志摩在伦敦邂逅了才貌双全的林徽因,不禁为之倾倒,竟然下决心跟发妻离婚,后来追林徽因不成,失意之下又掉头追求陆小曼。金岳霖谈了自己的感触:“徐志摩是我的老朋友,但我总感到他滑油,油油油,滑滑滑——”我不免有点愕然,他竟说得有点像顺口溜。我拉长耳朵听他讲下去,“当然不是说他滑头。” 经他解释,我们才领会,他是指徐志摩感情放纵,没遮没拦。他接着说:“林徽因被他父亲带回国后,徐志摩又追到北京。临离伦敦时他说了两句话,前面那句忘了,后面是‘销魂今日进燕京’。看,他满脑子林徽因,我觉得他不自量啊。林徽因梁思成早就认识,他们是两小无猜,两小无猜啊。两家又是世交,连政治上也算世交。两人父亲都是研究系的。徐志摩总是跟着要钻进去,钻也没用!徐志摩不知趣,我很可惜徐志摩这个朋友。”他说:“比较起来,林徽因思想活跃,主意多,但构思画图,梁思成是高手,他画线,不看尺度,一分一毫不差,林徽因没那本事。他们俩的结合,结合得好,这也是不容易的啊!”徐志摩、金岳霖、林徽因、梁思成之间都有过感情纠葛,但行止却大相径庭。徐志摩完全为诗人气质所驱遣,致使狂烈的感情之火烧熔了理智。而金岳霖自始至终都以最高的理智驾驭自己的感情,显出一种超脱凡俗的襟怀与品格,这使我想起了柏拉图的那句话:“理性是灵魂中最高贵的因素。”后来,我们的话题渐渐转到了林徽因的病和死。他眯缝着眼,坠入沉思,慢慢地说:“林徽因死在同仁医院,就在过去哈德门的附近。对她的死,我的心情难以描述。对她的评价,可用一句话概括:‘极赞欲何词’啊。”

【阅读】《天使与女妖》悠悠然 主播

天使与女妖 文/沈奇岚  嘿,你还是想着他,或者想报复他么?    你还是觉得自己每天情绪都不好,觉得老天不公平,那么坏的人怎么没有报应。虽然你们已经分开,但是想起他来,你心里依然有波澜,或者说有计较更贴切。当初真心的爱现在看来如同一场笑话,原来为了这么不值得的一个人。你未必还在伤心,可你心里有些怨恨。你很想要他的好看,你甚至常常想象他很惨的样子。  收到你的信时,我并没有大吃一惊。看看女人的衣橱就可以明白,本来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纯洁天真的天使,也有一个风情成熟的女妖。只是每个女人的际遇不同,常被守护的自然不需要女妖出场,常常身处险境的如果还天使般天真浪漫自然遍体鳞伤。大部分女孩子的心中,女妖们都沉睡着。  直到受了伤,终于明白世界不是童话般美好,男孩子们不是王子,他们会花心他们会不负责任他们会辜负你。心中的女妖于是苏醒,火眼金睛,手持利器,心怀警惕,为的是不让身旁的这个天使继续受伤。你也一样吧,终于知道并非每个人都可信。  可是生活总是不能如书上的故事那样结束就结束,你会不甘心,也会不服气。对自己愈是自信的女孩子愈难接受爱的失去,对于她们,失去的不仅仅是感情,还有自尊和信心。和你一样。因为想赢回来,所以想报复。  未必是要把眼前这个人再赢回到自己的身边来,而是把失去的自尊和信心赢回来。你要给自己一个交待——想告诉自己,眼前这人根本不值得,所以想多踩他两脚;想对过去的那个痴心付出的自己说,嘿,看见了没有我终于替你出口恶气了;想告诉周边的人,这个男孩子根本恶劣,要看清他的真相,所以想要他难堪;想告诉世界,他终于偿还了他欠我的,他倒霉的一切是他活该。  你或许会向你的朋友或者你们当初共同的朋友哭诉他的种种不是,你或许在不相干的场合评价他的时候说些刻薄的话,你或许在以后的工作中在可能遇到他的场合也毫不配合。  你可以得到你所有的朋友们的道义支持,你可以给他造成或大或小的麻烦,可是亲爱的受了伤的你,请让我做个小小提醒:你不是复仇女神,你也应该过自己的人生。如果他真的不值得爱,那么他也不值得你怨恨,再多一秒的怨恨都是浪费你的时间。  我很难过如果你因为他开始变得像个怨妇,和人喋喋不休说上十遍以上你们感情的来龙去脉。这固然使你得到发泄得到道义支持,可是也让你脸上开始有怨气。不要让感情的伤害弄皱了自己的额头,弄浊了你的眼神,藏在心里就好。  我更难过的是如果你因为他开始变得恶毒,开始有了心计,并且目的是损人不利己。如果你不再美好,你如何找寻下一份美好的爱情,你又如何值得一份美好的爱情。你不必刻意去多交几个男友证明你的魅力,从前的他不在乎,你也在浪费自己和别人的时间。  所有报复手段中,我想推荐你最好的一种:如果想要报复,请你自己,活得光彩动人。  让他看看,没有他的如今的你,美丽无比。你那样美好那样丰盛,他不过是你的一小段人生的一小个注脚而已。他当初有眼无珠错过了你,他还是那个丝毫没有进步的小子,而你,你已经成长,你的眼界你的气度你的举止,早已远远不是他能企及。  亲爱的,这是最好的报复,让他变成配角,让他黯淡下去,让他自觉在你眼前低下头去心中暗悔。而你,虽然这未必是你要的,至少你光彩动人。让他无法再影响你,无论是你的生活还是你的心情。  所以你该做的,不是在聚会的时候开声讨前男友大会,而是谈谈有趣的旅行;不是在谈及他的时候口出恶语,那让人觉得你不厚道,你不必降了自己的身价去贬低别人。  给你做个简单的脑筋急转弯:一根筷子,不去碰它,不折它不弯它,怎么让它变得更短?  答案大家都知道,放一根更长的筷子在它旁边。你要让那根讨厌的筷子变短变短变更短,直到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要看教科书,可以看看亦舒的《我的前半生》,电影可以看《Being Julia》,真人版请看妮克·基德曼。  那段曾经的爱情如果你觉得珍贵,那么请珍放心底。如果你觉得不甘心,请执行最好的报复,让你的光彩赢回你的自信,让你的成长消解你的不甘。没有一段感情可以真的毁了一个人,除非她配合着自毁。  不要为过去的自己忿忿不平,否则你一直是过去的自己。Let h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