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友投稿】身为女子,请绝世而独立

即为女人,请绝世而独立。选择做自己的主人,做自己情感的主人,不在感情和经济上过度依附他人。放弃逃避现实,随遇而安的想法,应该知道:靠山会倒、靠水会流,靠人不如靠己。女人,只有独立人格才能收获更多,只有在独立过后才有勇气做其他!

【投稿】只是成了亲结了婚便不得已的变了

    突然想起了一些事。前几天大嗲(姑妈)打电话来说,家里冰箱里有冰的龙眼要我过去拿来学校吃。 表哥放暑假过来武汉的亲姐这边玩几天,然后大嗲也说过来。我寻思是想一家人聚聚吧,表哥在吉林读研,大嗲在惠州工作,表姐在鄂州上班。按我妈说的话说,一家四个人就四个地方,过年过节也难得在一起,唉。表姐孤身在武汉奋斗了好几年总算是在武汉买了房站稳了脚,全家老小都以她为豪,在我们这些弟弟妹妹面前表哥表姐完全是高大上的存在。哈哈,夸张了些。

【投稿】我们都在孤独中成长

文/青杉 变成自己的过程中,你会发现,自始至终,成长都是一个人的事。 那些你曾经从未感受过的权势的逼压,地位的渺小,掩藏在微笑下的假面冷刀,会一点点,循序渐进年的在你背后钻一刀。 就像是放课后原本打闹欢笑的一群人倏然一拥而散,想要说出的话却找不到人倾诉,徒留舌头在唇齿间打转一般无奈,嵌在你心上,措不及防。

【投稿】我们是上帝都羡慕的存在

  有时候不一定是在最温柔的年华里相遇,至此有很多场意外是来自于本心的无奈,还有些断然不可放弃的初心。活着的人就好像被囚禁在荒芜里的巫师,权杖被风蚀出的痕迹里散发出魔药的刺鼻气味,却诱惑着无辜的魂灵靠近。而那些在优渥天国里的天使偶尔光顾人间,刺激着流浪者匮乏的味蕾,不断吞咽着唾液满足幻想。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岁月不算安好倒也偶尔的平静幸福,阳光不算怡人倒也零散的暖人心脾,而那些过往的人来来回回的频率依旧不快不慢。那时候会多些感慨,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点着烟,看着屋子里的某一处。 再是寂寞惹人醉,不得人空心未暖。用来形容这种孤独恰到好处,不多不少14个字,要死要活的氛围。 你我都没有特别的爱好,除了吃饭睡觉正常工作学习,无非是在周末约几好友电影院里打发两个小时,再者一个人抱着手机电脑一看就是一整天。说是想出去走走,也被各种理由推搡回被窝沙发。这就是你我的生活,其实也并非乏味,只是当太阳抚慰地球另一面时,你我要么是孤独席卷整个神经,彻夜难免,要么是疲惫霸占整个生理,鼾声如雷。不知从何时起童年的纯真被现在形容成幼稚,少年的勇敢被现在定义为鲁莽,而现在的畏首畏尾在两鬓斑白的时候又会被怎样的描述呢?

【投稿】在路上,我丢了什么

我该如何爱你,或许我本自私。 关于感情,我不知道该如何去理解,在青春即将远离而成熟的夏季还未到来的季节,似乎某种期待在美好的憧憬下静静开放。 如果对某种东西某个人,倾注足够多的感情,多到了无一附加的地步,那么我们就会沉溺于自己所编制的美好幻想里,这如同幼鸡卵般的自欺欺人的幻想,会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刺客,破灭的那一刻他就义无反顾的将带有毒药的匕首刺进你的胸膛。 或许这样的痛苦和悲伤酿成的毒药不会置你于死地,但是最可悲的是它会顺着血管侵蚀你全身的每一寸经脉,不可能有逃脱的机会,自己所种下的果非得自己去尝。这便是轮回,我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天使和魔鬼,一半是万能的生一半是绝望的死,将人由生置死再致生便是一个轮回一个菩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