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那年端午》

  文/掌柜的      关于端午的记忆,我只停留在了童年。十五年的乡村生活,似乎占满了我全部的回忆。     那是一片静美而又勃发的土地,那是一个普通而又安详的村庄,那里有着一群朴实而又执着的人,那里有着一个迷途青年无限怀念的童年。     依稀记得,那年端午的前一天黄昏,我与母亲穿梭在乡村的各条河流边,我提着篮子站在河边,母亲则在芦苇丛中熟练的采着苇叶,夕阳的余晖未尽,透过苇叶的间隙洒在母亲的脸上,鲜绿的苇叶衬着母亲洁白的脸颊,在泛着红韵的霞光下,母亲不时对我投来一阵慈爱的微笑。我无法形容那是多么美丽的一个笑容,似乎所有的色彩都是母亲的陪衬。那一刻,使我更加坚信了儿时对母亲的定义:母亲便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采完苇叶,母亲提着满满的篮子走在前面,我则跟在母亲的身后,嘴里不停的吹着母亲用苇叶给我折的喇叭,与其说是喇叭,倒不如说是一种乐器,因为它在母亲的口中,可以吹出优美的旋律,对于我这个懵懂的孩童,对一切陌生的事物都充满好奇,那天我一路走一路吹,却始终吹不出母亲那样的旋律,母亲说是因为我心里没有歌,然而母亲又始终不告诉她心中的那首歌。     回到家中,母亲将采来的苇叶放入水中浸泡,然后又与奶奶一起整理一些奇怪的草,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感觉家里突然又忙乎了起来,有点像过年的感觉,却又带着另一种淡雅的气息。我沉浸在种种的疑惑之中,而母亲与奶奶又似乎在瞒着我,只是说

【投稿】同学你好,我出去一下好吗

同学你好,我出去一下好吗 文/鄢辉 那日我轻声推门走进自习室,时值本科生期末考试周,教室几乎座无虚席,扫见一同学身旁有一空位,便顺理坐下,拿出书本自顾复习——这也是我的考试周。 我与如玉妹妹谈得正欢,左边视野里出现一只纤纤玉手。我顿感不满,心里大喊: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