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这一世情痴》叮铛 主播

p8111292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这一世情痴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 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欢迎您的收听,我是本期的主播叮铛。相信对于我的声音,大家一定感到陌生。因为这是我在一家茶馆做的第一期节目,说实话做这期节目,我的内心始终充满忐忑,不止是因为这是第一期与大家见面的节目,更是因为我实在有太多的故事想跟大家分享,想说的话多了,便不知道该从何说起。于是我不停的更换主题,文稿一改再改。到了最后,反到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了。幸好,在百般纠结下,我也从一位朋友那挖出了一篇很不错的文章,辞藻华丽,浮生若梦。于是咬咬牙,便有了现在您听到的这期节目。我把节目的名字取的和文章的名字一模一样,不仅希望自己,也希望大家能从心底深处来感受故事里的“这一世情痴”我是个爱古痴狂的人,对所有的古典诗词,古风歌曲,历史人物传记都视如珍宝。我喜欢徜徉那些古典书籍中,安安静静便能看得千古风云,快意人生。接下来,大家不如泡一壶清茶,坐到柔软的沙发里。听我慢慢叙来,也许等茶喝完了,我的故事也说完了。
  
  在前生的故事里,她叫朱淑真。对于前生,人们总是充满好奇,难以忘怀。
   最初的最初,她是端庄典雅的碧玉,是怒放在枝头的娇艳。那一年的正月初六,还是少女的朱淑真写下了:弯弯曲,新年新月钩寒玉。钩寒玉,凤鞋儿小,翠眉儿蹙。闹蛾雪柳添妆束,烛龙火树争驰逐。争驰逐,元宵三五,不如初六。淑真的元宵里没有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寻觅,没有法轮天上转,梵声天上来;灯树千光照,花焰七枝开的繁华,也没有“百枝火树千金屧,宝马香尘不绝。飞琼结伴试灯来,忍把檀郎轻别”的清愁。她立于不为人知的街巷,举头四望,似要看穿这大宋的眼神,似要看透这人世的沧桑。她看着,这街头的姑娘们踏着小凤鞋,蹙着黛眉。配着雪柳。她看着,这年的正月初六,这熙攘的街道,蓦地生出一种愉悦。此时的淑真,不需要考虑民族的未来,不需要忧愁自己的归宿,她只需在家里的摆弄摆弄琴棋书画,如此,便好似可以拥有全世界。那时的她,或许在伫立街头的某一个瞬间,错觉有谁家好男儿也正打量着自己,打量着这个小鹿一般的女子。
   鲁迅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是不是所有值得纪念的值得膜拜的总是要被这世界毁灭一次才会让世人知道其高贵?那个年代的女子无法选择自己的婚姻,无法选择由谁揭开那大红的盖头,无法选择由谁伴着到天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或许才是那个年代 女子婚姻最佳写照。于是,悲剧产生了。那个一直活在朱淑真幻想里的翩翩少年郎变成了整日狎妓寻欢的负心人。诗经里写: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在朱淑真心理,早就对这个纨绔子弟失去了信心。既然他不好好珍惜自己,自己又何苦还对他充满期望,还奢望他能回头呢?于是,朱淑真选择了放弃,选择了忠于内心真正向往的爱情。哪怕终是飞蛾扑火,也要轰轰烈烈的爱过。
    如果淑真能有王宝钏的执着,那或许她能在阁中安心等待,一如宝钏等待的一十八年。临到见到自己等了十八年的人时,再喟然叹一句:老了老了真老了。可惜,朱淑真终究不是王宝钏。夜夜陪着她的,只有满心的孤寂与一杯接一杯的苦酒,日日伴着她的,只有看不见尽头的悲凉与愤懑。于是她挥笔写下“斜风细雨作春寒,对尊前,忆前欢。曾把梨花,寂寞泪阑干。芳草断烟南浦路,和别泪,看青山。昨宵结得梦夤缘,水云间,悄无言。争奈醒来,愁恨又依然。展转衾裯空懊恼,天易见,见伊难。”朱淑真的不幸,终是成就了诗家的大幸。那天晚上,她一宿春梦。梦见香车宝马,梦见翩翩少年郎。梦见她与他美好的曾经。她或许是笑醒的。醒来时却发现只是一场春梦。
   世人写七夕,大多颂扬牛郎织女对爱情的执着追求,讴歌他们对爱情的至死不渝。写得好的首选秦观的《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而淑真却不满,在她的《鹊桥仙·七夕》里写道:”巧云桩晚,西风罢暑.小雨翻空月坠。牵牛织女几经秋,尚多少、离肠恨泪?微凉入袂,幽欢生座,天上人间满意。何如暮暮与朝朝,更改却、年年岁岁?”在淑真的心中,爱是两个有情人的相厮相守,爱是花前月下的脉脉情话,爱是欢娱后的两情相悦,,爱更是两个人一生一世的永不分离。
   她不赞同永恒爱情的颂扬。她恨那道隔开了牛郎与织女的银河。她要的是两人携手相伴的日日月月,而不是虚妄不见边际的永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如此而已。仓央嘉措曾写下: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倘若一开始遇见你时就知道了我会对你刻骨的相思,那,我们为何还要再见呢?不如不见罢,那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就能逃离那深入骨髓的相思。
   世上人分两种。一种如积岁堆垛的柴薪,由潮湿到干燥,再潮湿,他们始终等待被引燃。但姿态却安然淡定。另一种恰似松明,天生被赋予追逐使命。期许共焚一刻。总有机缘成就触碰,天雷地火的瞬间,璀璨若烟霞,随即复归原初寂灭。寂灭有时,燃烧亦有时。
  但究竟谁是谁的因,谁是谁的果?
  许是前几辈子无意折了路边垂下的杨柳,许是前几辈子无意踏碎了零落的腊梅。佛说:“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而这八苦都被朱淑真撞了个满怀。自此,悲,愁,恨,病,酒就成了淑真生命里的常客。淑真的不惑之年,苦难在这一刻的意义与之前的光阴迥然。这一年的淑真,在遭到夫家苛刻的限制之后,主动情愿到一个叫做王道姑的寺庵暂住,跟随尼姑焚香燃竹,诵经念佛。可惜,世间少有双全法,人们内心真正向往的东西,需要以同样执着的另外一些东西去换取。淑真的执着是用年岁做抵押。一年又是一年。
  可惜,佛祖没有给淑真指引出一条康庄大道。她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并且最终被解脱的意志所击毁。那么,别了,那个活在我记忆中的少年。别了,这个肮脏的世界。别了,那些妄图让我屈服的枷锁。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爱情,是往返的幻觉。我馈赠于你,你回馈于我。放不开,那命运鉴定的爱情。躲不开,这注定凄艳的荣幸。所以,就让我以死来殉你,请葬我于此,等来年春动,请记得到此处看看早已化为泥土的我。是否依然留有对你的一片痴心。
独行独坐,独唱独酬还独卧。伫立伤神,无奈轻寒著摸人。此情谁见,泪洗残妆无一半。愁病相仍,剔尽寒灯梦不成。
你说,下辈子,谁能陪你唱一段芊芊?
如果有下辈子,我能不能遇见会爱我的你,你能不能亲手为我写一出属于我们的天长地久?
   好了,故事说完了。你杯子里的茶喝完了吗?不知道我的声音,我的故事是否能让你想起一个人,一件事?一份过往,一个瞬间。不知道,你是否被这美丽的文字感动,是否被这缱绻的人生吸引。如果你也一样,一样喜欢朱淑真,喜欢叮铛,喜欢这个憧憬了一生也悲寂了一生的女子。喜欢听到更多美丽的故事。就请继续关注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接下来我们还会有更多的惊喜献给大家。我是叮铛,感谢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主播:叮铛
配乐:《画皮电影插曲》
   《蝙蝠广播剧插曲》
   《千年风雅》
   《睡莲》
   《睡莲(哼唱版)》
   《芊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