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往事不过年少 ——作者:薇墨

1141127422106adc92o

往事不过年少

                                                     薇墨

不是每个人,在蓦然回首时,都有机会看到灯火阑珊处等待的那个人。但总有一个人,停留在你记忆的荒野里,永远都是微笑的模样。

惊蛰,你的城市桃花已经开了吧?那年,校园里的桃花开了不久,寒流又带来了一场出乎意料的雪。桃花、雪花,在萌动的天地间飞舞旋转,然后安静地落下。那时心里暗暗地想,要和你看遍这世间的繁华美景。如今,你和室友去了很多名胜,我也伴新友游览了诸多古迹。而我们,依旧没有一次牵手的旅行。这距离还真是可怕呢。我还记得,我们坐在单杠上,在绚丽的黄昏里听你说那些忧伤的事,甚是心疼你,也更加全心全意地对你好。当年的你最怕孤单,做什么事都要人陪,如今看你只身转几次车回家,莫名地就伤感了。而我,也再没有一心一意对一个人好的心境,变得自私,变得恐惧。但我,还是有和你在大雨中奔跑的勇气。

春分,不敢露骨地说想你,怕你骂我矫情。每次想到你,都会不自觉地笑,如今的我这么二恐怕都是你的功劳。我们在油菜花田里肆无忌惮地大喊大叫,把内心的压抑化为那一刻的疯狂,可那清凉的风很快就带走了我们的声音,磨去了我们的棱角,一切又都安静了……我们还是回到了堆满试卷的教室,那是一张逃不脱的大网,是生命必须经历的历练。我们在KTV里唱各种high歌,每次都要唱到喉咙沙哑才肯罢休。我还记得,在街道的转角,我们挥手告别时,你大声地对我说:“明年,我一定会和你们一起走!”也许当你不再在大街上对着我大喊时,青春就真的老了。

谷雨,当我敲下这些字的时候,你正在我身旁被某个漫画男主角迷得神魂颠倒。初次见你的时候,觉得你很是可爱,喘着气问我可不可以搬进来。你喜欢一个的男孩,他和你在同一个社团,每天在他身边,你总是经历着暗恋里各种小欢喜、小气愤和小忧伤。每次看你说他时的表情,就觉得暗恋是这世间最美好的事了,感慨自己已经没有了暗恋一个人的勇气和精力。你像个孩子一样,总是被各种奇怪的想法和可爱的心情所困扰,却也总可以一睡解千愁。每晚睡觉时看到你被窝里闪烁的亮光,突然有那么一刻觉得这里像家了。

立夏,总是想对你说些什么,可又觉得什么都不该说,只是不甘心缘分就这么断了。也许我是喜欢过你的吧,可那是年少的懵懂之情又有谁说得清呢。你爱打篮球,也打得很好。那些年夏日的阳光总是那么炽烈,球场上的你尽情挥洒着汗水,球场边的我不停地为你加油呐喊。快乐的事总是那么容易被遗忘,可忧伤的事竟随着光阴的流逝愈发清晰。你输了球,一个人坐在球场上,身影被夕阳拉得很长很长,我被同学拉着进了教学楼,只能看着你孤单的身影渐渐消失。年少的我们,总是怯于表达自己的情感,总是因为别人一句玩笑而羞红了脸颊。如今,我只能在回忆里走向你,轻轻地拍拍你的肩膀,说一声加油。那本你为了欺负我在封面上贴满艾费森照片的语文练习册我还保留着,可考去你在的城市的承诺却再也无法兑现了。也许你就只能留在我青春的记忆里,永远都是当年的模样。

夏至,我们有四年不曾见过了吧?偶尔聊聊近况,看看你在朋友圈发的状态,就知道你过得很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此信任你,把所有的心情都袒露于你。高三那段炼狱般的岁月里,我把你鼓励我的话一笔一划写在厚厚的资料书上,就仿佛拥有了挑战全世界的力量。如今我已上了大学,而你也工作了两年。光阴流转,不知是否都在你我脸上留下些许痕迹。如此想来,甚是思念你。昨夜蓉城下着小雨,在湿润的空气中沉沉的睡去。梦里的你变得很高很高,我要努力地昂起头才能看清你。清早拉开窗帘,十多日不见得阳光暖暖的滑了进来,就像是你,温暖而有力。

白露,也许自古以来最难描述的便是爱情。那时爱情是禁忌,我从不觉得自己喜欢你,却于你,有着情侣般的情愫。毕业之后,才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疯狂地思念着你。你是一个理性的人,你说异地恋不可能,可也禁不住我固执地坚持。异地很苦,可爱情何尝不是人生一场苦难的旅程。每次短暂的相见之后又是分离。你送我去车站,我总是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怕回头看到你的一刹那泪水决堤而下。虽然我看不到背后你的表情,但在喧闹的车站听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我的双手依然能感受到你牵过的温度。我知道这个年龄说永远总是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我也明白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一个世俗的女子。我不埋怨、不抵抗时间和距离,只一句:我不后悔。

冬至,我们就遇见了一次,我甚至都不曾看清你的脸,如果说想念你,是不是显得很荒唐?沉睡中的冬日清晨,清冷的大街上,只有我骑着单车狂奔向学校,还有你为了部队的拉练而在街角站岗。当我发现你的时候,自行车正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你,我吓得竟忘记了刹车。你没有躲闪,稳稳地扶住了我的单车,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都不曾对你说一声谢谢,就骑着车飞快地逃掉。我想我是敬畏那身军装的,可我又近乎疯狂地爱着它,我曾是多么想和你一样穿着军装,挺立在这片土地的每一个角落。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是偶尔想起你,想起曾经的梦想,就像是翻看那泛黄的老照片,尘封的记忆满是岁月的芳香。

说起年少时遇到的人,眼睛明明暗暗,好像多年前的日子都重新拂面来过,彻亮与阴霾都撒在眉间。我也很久没说起往事,却总觉得回忆在春风里冲着我笑,像是在诉说着什么,仔细去听,却只有一阵春风轻轻吹过,什么也没留下。终究是痴人醉笑痴人醒,不若陪我轻狂一场,饮尽年长。

 

 

 

2014年3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