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三杯上马去》民谣 主播

p2198396850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收听)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主播民谣,感谢您的收听。
    高中的时候总是用笔记本抄各种喜欢的文章,那个时候在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喜欢了很多年。只是没想到的是,再次忆起他的时候,已经相隔数年,一个人在异地他乡过圣诞节的夜晚,我对一个未曾谋面的朋友说从没想过这一年岁末的时光会是这样,在最爱的城市,却过着最寂寞的日子,这一切好像都不是真的。这些年的成长恍如隔世,常常感觉有些什么忘记了,等回过神来已经一切都变了,好像电影里突然出现的一行字,写着很多年以后。说不清这些日子究竟是睡过,还是醉过,是人在戏中,还是戏如人生。今天跟大家一起分享来自雪小禅的文章《三杯上马去》

    我不记得我第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了。
    我觉得第一次喝酒是人生很重要的一件事,特别是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可我居然忘掉了。但我记得第一次喝醉是什么时候。
    是17岁的一个夜晚。
    我的闺中密友过生日,她18我17,我们找了个小酒馆,然后要了鱼香肉丝、凉拌黄瓜、花生米。我们那时高三,都住校,两个人偷着跑出来,小酒馆生着炉子,很呛,可是,我们不觉得呛。
    很冷的冬天,她说,要不,要点酒吧?行,我说,要点酒。
    我装做很老练,多年之后我发现越是幼稚的人越要装做老练,不断叫着店小二,上酒上酒。
要了最便宜的红星二锅头,一口下去,辣,差点吐了,咳嗽几声,两个人都笑了,还是接着喝。
    辣也喝,因为觉得与众不同,少年时就是这样,与众不同就是好的,管它辣不辣。三杯下去,人晕了,飘乎乎,我们两个眼对着眼,忽然就哭了,谁知道为什么哭。说不得,说不清,反正是抱着哭了。
    然后她说喜欢隔壁班打篮球的中锋,我说暗恋穿藏蓝球衣的少年,再痛骂了物理和几何老师,又抱怨父母是多么不理解我们„„吃的什么忘记了,反正酒是很快就喝完了。
一人半斤,到后来,彻底晕了。
    相扶着出来,风正大,漫天的雪,我们唱着齐秦和王杰的歌,一边唱一边流眼泪。20世纪90年代,依旧沧海桑田的90年代,我们唱了一路,打赌王祖贤会不会嫁给齐秦,我赌的是嫁,她赌的是不嫁。十几年之后,我知道我输了,而她在大洋彼岸,早就忘了我们打过的赌,但是,她记的我们的醉。
    我们都吐了,吐得胆汁都出来了,但还唱——你是不是春天一过就要走开?
两个人醉到不认识路,转遍整个小城才回到学校,当然挨了批,班主任是年轻的男子,叫我们傻孩子。
    那些美丽的前尘往事啊。
    也许只有孟浪少年才会那样执着,喝到烂醉在大雪中转啊转,结果第二天就发起了烧。那是第一次喝醉,才知道喝醉了会发飘发晕,甚至不识对面的人。
大洋彼岸的她,有一天给我写了一封邮件:光阴去了,唯有你在。想念18岁的夜晚。我轻轻地读着,眼泪就掉下来。
    上了大学,同宿舍的女孩子总是隔三差五过生日或接待谁的男朋友,难免要喝上几杯,可是,不贪杯了,因为知道了疼——吐出胆汁之后,几天都会胃疼。
但有几次是记忆深刻的,一次是老五失恋,陪着去喝酒,要了一打啤酒,一边去卫生间一边喝,后来又喝高了,让同宿舍人叫来男同学背了回去,把喝的酒吐到同学背上,算是丢人的一次。
    还有一次是我失恋了,第一次喜欢一个人,远远的隔着几千里路,他说,忘记我吧。忘记吧。
《牡丹亭》的杜丽娘唱:“煎淹,泼残生,除问天!”樱花极盛又凋谢,我无语,一个人奔走,走到半夜,饿了,找一个小摊坐定,然后跟老板说:“上十瓶啤酒。”
一个人几乎喝到天亮。
只有我一个人喝,老板伙计催了几次要打烊,我不许,闹酒,和人撒泼,甚至要砸人家的店。
    那是我的20岁,我不觉得丢人现脸。天亮后,脸上的眼泪干了。我想,初恋,初恋就是红泪清露里盛开的玫瑰吧,那么娇嫩,哪里经得起风雨?所以,我大醉一场,睡了三天,醒了就买了最好吃的小笼包,吃了十几个——日子总要过下去。
后来学会小资地喝酒,最好是红酒,喝到薄醉,那是女子最美的时刻,脸微红,有淡淡的晕,可是,刚刚好,并不觉得过分。孟浪是十几二十岁时玩的游戏,30岁的女子,要活出自己的姿态和风韵,有淡淡的情愁,偶尔的薄醉是允许的和快乐的。
    所以,在微雨的夜里,坐在地毯上,听着京剧,往往会清酌一杯,不多,一杯就足够了。我喝过女儿红、宁夏红,也喝过芝华士和威士忌,一个人,不嫌自己奢侈着浪费着时光,有些时候,时光的浪费是必须的。
    这样的薄醉,分外带着春夜里迷离的味道。不是为某个人某件事情伤感,无关风月,就喜欢一个人邀来明月喝上一杯,不要狂欢,只要在漫长的夜里,吸一支烟,喝一杯酒,然后翻翻发黄的相册,听听透着光阴味道的旧曲,足矣。
    也喜欢偶尔的狂醉。但已经太少。
    除非碰上对的人,三五知己,在茶楼里聊天,越聊越投机。然后酒喝多了,哪一杯都要干掉,一点都不斯文,一点也不小资,甚至带了轻薄的表情,最暗的灯光里,是前世今生,是如梦如幻,是若即若离,终于都醉了。
    于是唱戏,河北梆子、豫剧、昆曲、评剧、秦腔„„所有会两句的全派上用场。索性,拿了围巾当水袖,一边舞着一边唱:“这才是人生难料,不想团圆在今朝„„”朋友们说我那夜唱的最好。
     唱的不过瘾了,正是秋天落叶往下飘啊飘,一片,又一片,真美,这样的凋零。
清澈清明的境界,我们都不说话,一车四人,静静地看着落叶一片片飘着,那样美到蚀骨,寂寞着,又惆怅着,销魂着,又刻骨着。
    这样的酒醉之夜是令人心动的,我侧脸看身边的人,他的眼神,有着清凉的喜悦,小声说:“看,这片叶子是为你落的呢。”
    我轻轻的唱:“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于断井颓垣。”寂静的夜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他们静静地听着,我感觉眼角湿湿的,这样的夜晚,不喝醉,怎敌他、晚来风急?没有什么比酒更适合这种有情有调有寂寞的夜晚了。我想起有人说酒,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分别,三杯上马去。
    那么,饮了这三杯,我便上马而去,打马扬鞭,去寻自己的那片草原。无论多远,无论多久,我兀自找下去,为的是落得人生两个字——不悔。
我看过雪小禅的文章并不多,但这一篇是记忆中最美丽的。曾读过大冰的书中的故事,在给你一颗糖的那张章,他赞许月月那种欲扬先抑的成长,而对我而言,我心中一直都向往着一种顺理成章的成长。这篇文章中记述的过往与当下,让我觉得很舒服,最单纯的时候经历轻狂,最热血的时候经历梦想,最美丽的时候经历恋爱,最伤感的时候经历成长。爱过才知情重,醉过才知酒浓。大概没有人从一开始就会精致优雅,日子总得一步步走过,方知其中滋味,急不得。
再次感谢您的收听,我是民谣,新浪微博上找民谣是个妞,可以一起聊聊,我们下期节目,不见不散。

配乐:
《致青春》——王菲
《花 祭》——齐秦
《皂罗袍》
《锁麟囊》——张火丁
《离别赋》——周华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