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天长长,月光光·下》颢蓝 主播

p2199332866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收听)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你给我的温暖,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颢蓝。上期节目讲了一半的故事,来自乐小米的天长长月光光,不知道这个关于刘月光,李宝盒,还有陈哲的故事,耳朵们还记得多少呢?今天的节目,让我们将未完成的故事,继续下去吧。乐小米的《天长长,月光光》

——–颢蓝

 

我原来因为,我一定是像足了某个曾在陈哲的生命里不可忘的女子,所以,陈哲才会心心念念着那句话:我们,以前,见过?
可是,那天半夜,微微的夜风里,陈哲告诉我的,却是别样的原因。
他说,我像极了他大学时代,解剖课堂上,那具标本女尸……
我当时迅速的石化了。
我一直都知道,李宝盒是不浪漫的,但是我没有想到,陈哲不浪漫的时候,比李宝盒高出N个档次。
美少年李宝盒很开心的看着我,幸灾乐祸的表情。
他当然很开心了,陈哲记得我,居然是因为大学时代的他,曾在实验室里见到过一个和我眉目相似的人体标本。
在李宝盒眼里,当陈哲终于明白了我会让他感觉似曾相识的原因之后,就不会在和我莫名的纠缠不清了,因为李宝盒很清楚:一来,刘月光没有美好到让人一见钟情;二来,刘月光没有美好的让人沉迷不醒。
尤其是对于陈哲这种人,已不是年少轻狂、为爱偏执的年龄。
可是,李宝盒忘记了,人世间终有一种感情,不是因为初见时的悸动,不是相守时的痴缠,仅仅是宿命。
就如同我遇见了陈哲,陈哲遇见了我。
就如同我爱上了陈哲,陈哲爱上了我。
是宿命。

 

9、今生的找寻,只为了寻得前生葬我的人。
我一直以为这种宿命,是属于自己的。而陈哲,只是被动的为我所喜欢的那一方。只是,到后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错了。
关于那具女尸的人体标本的其他事情,陈哲那天晚上没有说,因为李宝盒在。
后来,几次单独相处的时候,陈哲告诉了我为什么不过一具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人体标本,陈哲会这样的念念不忘。
如果让美少年李宝盒来想,他肯定会很无耻的说,因为那具女尸满足了年少时代的陈哲关于女性的所有幻想。
可是陈哲告诉我,因为那个人体标本是一位产妇的,听老师讲解的时候,他才知道,那个女人大概是刚刚生产不久。所以,后来,在实验室里,每次看到这个人体标本的时候,他总能感觉到这个女人在呼唤什么,或者,是呼唤自己的孩子。 我笑,我第一次知道,原来陈哲这样成熟的年龄,也曾有过这么多傻傻的纯良和心善。
陈哲说,我总是想,如果她的孩子还在,有一天读大学了,他或者她总不愿意在这里,与自己的母亲如此相逢。虽然这种机率很小,因为家庭好的人家,怎么会舍得让一位难产而死的母亲,不得入土为安呢?
那一刻,陈哲大概没有看到我眼角的泪光,隐隐的,隐忍在眼角,就像月亮旁边的蒙蒙雾霭。
后来,实验室里,一次意外,那个放置女尸标本的容器居然被倒下来的遗弃给打碎了,那时正好是暑假,学校里也没有人。当开学的时候发现了这一切的时候,一切都无可弥补了,难以挽救。学校只能将这个标本安置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陈哲轻轻的抿着嘴,他说,她终于入土为安了。说这话的时候,我能从他的眼角看到一种安心的神情。
我看着陈哲,我说,真看不出,你还是一个好人啊。
陈哲就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我想,关于暑假里的那次所谓的“意外”,真相只有陈哲知道。或者,这也是他压在心底多年的秘密。
或者,它真的像陈哲所说的那样,是意外。
那么,陈哲,遇见我,是不是你的意外呢?
当你终于终于想起了为什么会觉得我的模样这样熟悉的那一刻,你会不会突然相信了宿命,就像古代的那些书生一样,相信了眼前女子,是前生他们亲手所埋葬的狐?
突然觉得我就是那个终于入土为安的女子所投胎而来,只为了报答你的善良和恩情。所以,那天,在熙攘的街道,在城市的夜晚,我们毫无预兆,毫无先知的,相遇了。
因为担心你不记得,所以,我未曾变化掉模样——一样的眉毛,一样的眼睛,一样会在痛楚淋漓时,眼里闪躲的表情。
是谁说的?
今生的找寻,只为了寻得前生葬我的人。
我又胡思乱想了。
我这段关于前生今世的幻想,终结在李宝盒愤懑的眼光里,他用冰刀一样的眼神,将我封杀在现实之中。
因为我告诉他,李宝盒,我喜欢陈哲。
他说,那陈哲呢?他喜欢你吗?
我点点头,我说,以前不清楚,可是,今天,他吻了我,说要终结我杂草一样的流浪生活。
李宝盒什么也不说,他突然笑了,他说,刘月光,如果他真的能做到,终结你杂草一样的生活,那么,我李宝盒就安心的将你交给他!如果他做不到,那么,老子就让他一辈子都不要再骚扰你!

 

10、但是有些牵挂和爱,是与生俱来的,生和死都挡不住的。
有些缘分,却是是宿命。
我没有告诉陈哲,他当年费尽心思,让她入土为安的女子,就是我那可怜的母亲。当年医院的欺骗,导致她成了所谓的“医学标本”,从此以后,她和她襁褓里的女儿就天各一方。
而我和李宝盒之所以,会“私奔”到这座城市,就是因为,这里是生我的地方,而这里的某个角落里,可能有我的母亲。虽然,我和她生就人鬼殊途,但是有些牵挂和爱,是与生俱来的,生和死都挡不住的。
而这个城市,就是我能离她最近的距离。
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她,我没有别的亲人了,虽然她死去了,但是,我还是奢望离她更近一些,更近一些,我就能得到更多一些的暖。
我需要一些温暖,在苦难的童年和人生之后。
恰好,陈哲,这种温暖,你给了我。
可是,对不起,我却给不了你,甚至承受不起。
陈哲,你猜,我对你隐瞒了什么?从十七岁到十九岁这两年的时光。
两年的时间,可以埋藏多少秘密。
在说起我和李宝盒童年的那段时光,我曾经说过,李宝盒的不幸,是因为有个算命先生说过,他会死于车祸。
十七岁那年的夜晚,陈哲,当我被赤脚大侠李宝盒扯着从你身边逃跑的时候,就验证了这个算命先生的话,不过只验证了一半,那就是一辆车将李宝盒给撞飞了。
于是,我需要救他;于是,我需要很多很多的钱;于是,我就将自己给卖了……
是的,她将自己卖了!因为我,也因为两年前你的喋喋不休的要送我们回家!李宝盒站在陈哲的面前,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他。李宝盒有些骄傲的看着陈哲,他指着我,说,陈哲,这个世界上,估计只有我,能够真的不计较月光的那段杂草一样的经历!你能吗?!
陈哲一直沉默,沉默如同火焰一样,炙烤着我的咽喉,我无话可说。
李宝盒轻轻拉着我的手,他看了陈哲一眼,说,她还因为我,欠了十万的债。因为这些债,我们需要不停的去骗,去卖!如果你不在意她曾做过妓女,那么你就把她带走!老子也不愿意她受苦!老子也不愿意总是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去卖!
可是,陈哲还是沉默,沉默的可怕。
李宝盒轻蔑的看了看他,最后,拉着我的手,离开了咖啡厅,离开了陈哲,以及陈哲带给我的那段童话。
走出门之后,我停住了步子,给了李宝盒一巴掌,狠狠地一巴掌,打得李宝盒的眼泪都冒了出来。
然后,热闹的街道,我抱着膝盖哭。
李宝盒,我们的十九岁,就这样,就这样荒芜了吗?
李宝盒也抱着脑袋,狠狠的哭。
我们的不幸福。
那天夜里,李宝盒和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离开这座城市,去云南,去开始新的生活,哪怕做最低微的工作,也不再出卖自己。从十九岁之后,从离开陈哲之后,我们要高贵的活着。

 

11、钱在这里,人我带走。你去偷去抢去骗去死,不要再拉上她。
陈哲的到来,是在午夜两点那一刻。
就在我和李宝盒决定去云南之后的两个小时后,就在我对着满屋子的乌鸦蝙蝠麻雀祈祷自己的十九岁之后能变成天使的时候。
陈哲的到来,我和李宝盒始料未及。
我开门看到他那一瞬间,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给挤得面目全非,免得在他面前丢人。陈哲看了看迟疑的我,径直将门推开。
他走到李宝盒的眼前,将一沓钱放在他的眼前,他说,钱在这里,人我带走。你去偷去抢去骗去死,不要再拉上她。
说完,拉起的我的胳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黑暗的小屋。
我回头看李宝盒的时候,他在笑,可是笑的比哭还难看;于是,我也笑给他看,也比哭还难看。
那一天的午夜两点,喜欢了我很多年的李宝盒,见证了陈哲对我的爱和决心。
我被陈哲拉回家的时候,他看了我很久,只说了一句话,这就是我们的家。
那一刻,我很想用轻松的语气对陈哲说,怎么?算非法同居还是什么?我还不到二十岁,还不能结婚、不能合法同居的。
可是话到嘴边,我却如何如何的也说不出。
我只是盯着陈哲,努力努力的看,努力努力的记得他给我肯定给我爱情给我包容的这一刻。
陈哲,知道吗?不是只有来自天长的小孩,才会期待爱情地久天长。从遇见你,懂得爱,变成诗人那一刻,我就祈祷,有一份爱情,会地久天长。
所以,陈哲,请让我谢谢你。
请让我拥抱你。
请让我谢谢你,允许我爱上你。
陈哲离开卧室的时候,我喊了他,我说,陈哲。
他轻轻回头,微笑的看着我,眉目隐隐凝重,应了一声,嗯。
我低头,不说话。
陈哲轻轻的摸索着我的发,轻轻叹了一口气,他说,无论你遇到过什么,我都能接受。你睡吧。

 

12、卖血给我带来的后果却要比“卖身”残酷的多。
陈哲家的床真软啊,软的我都想长睡不醒,永远都是这种幸福的微笑表情。
可我依旧醒了。
当我蹑手蹑脚的离开陈哲的家那一刻,城市初晨的街头,我哭得歇斯底里。李宝盒在街道的那头等我,肩上背着那么大那么大的行囊。
他拉过我的手,说,月光,我们走吧。
他说,月光,你别哭了,至少,我们都知道你本应该会幸福的,你本可以幸福的,你本可以得到爱情的,这样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我说,李宝盒你知道吗?陈哲说,无论我犯过多大的错误,他都会接受我。你看,你和我撒了那么大的弥天大谎,他相信之后,都肯接受我那“不堪的过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就一定不能做天使、一定不得幸福呢!
是的,就在昨晚,陈哲出现在我和李宝盒的小黑屋,将我带走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无论我编造一个怎样不堪的过去,陈哲都已经决定爱我了。
而这个不堪过去的编造,花了我和李宝盒整整一夜的时间。李宝盒当时信誓旦旦的说,像陈哲这种完美无缺的男人,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喜欢的女孩曾经做过妓女、曾经那样不堪。于是,我们就编造了这个谎言。
可是,陈哲,你为什么要依旧肯给我幸福啊!为什么要让我离开,都离开的这样不舍得!为什么在你奔向我和李宝盒的小黑屋时,你不发生点儿车祸,然后,让我以为你是残酷的冰冷的,然后,我就会开心一些离开。
不掉眼泪的离开。
看到这里,你们是不是会说,刘月光,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那么好的男人,你找刺激,闲着没事欺骗他!还要离开他!
那么,就让我把整个故事里,残缺的部分给补齐了吧。
还是十七岁,赤脚大仙李宝盒拉着我从陈哲那里逃离的那一刻,我们确实发生了车祸,李宝盒需要抢救。
于是,百般无奈的我,只能卖血,来凑一笔钱,虽然这远远的不够。
当时,与陈哲惊鸿一瞥之后,一个十七岁充满了瑰丽爱情的女孩,是如何也不可能去卖身的,对此,我坚信。
可是,卖血给我带来的后果却要比“卖身”残酷的多。
因不久之后的一次行骗,我被人打得脑袋开花,去医院的时候,洁白的诊断书摆在我和李宝盒眼前——HIV病毒携带者。
那几次卖血,我居然成了艾滋病人。

13、才能将今生的不幸福,换一份来生幸福圆满。
三月的天气,云南的时光,悠闲宁静的就像一幅静止的画。客栈前,阳光暖洋洋的爬上脸庞。讲完这个故事,你们会不会害怕的离开?
只是。
如果有一天,你路过了一个叫做天长的城市,遇见一个叫陈哲的人,请把这个故事,替我遗忘。
因为后来,李宝盒回过天长。
听说,陈哲离开了那个城市,定居在天长。
听说,他在那里开了一个客栈,就叫天长长。
听说,他在等一个叫做刘月光的迷路的姑娘。
天长长,月光光。
亲爱的亲爱,不久的一天,我会死去,那么在你替我将这个故事遗忘之前,请告诉那个叫陈哲的男子——
在云南,有个叫月光光的客站。
会有一个叫月光的女子不久死去,请他一定要来到这里,将我埋葬。
只有这样,来生,我才能按图索骥,寻得到前生葬我的男子。
才能将今生的不幸福,换一份来生幸福圆满。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你给我的温暖,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颢蓝。故事说完了,在末尾颢蓝和大家一起来分享这首《你不知道的事》。最后,如果耳朵们有什么想对颢蓝说的,可以在节目的下方留言给颢蓝,也可以微博 @颢蓝颢蓝 ,把你的故事,说给我听,好故事不要忘记推荐给颢蓝哦,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颢蓝,我们,下期,再见。

 

背景乐:西村由纪江 – 道の向こうには

陈永馨 – 《你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