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花开】《重要的是我们在一起》陌城 主播

p2208776594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收听)
文/陌城

重要的不是看什么风景,而是和谁一起看风景。
——题记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各位听众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欢迎您的收听,我是陌城。作为一名拖延症晚期患者,每每总是到惊觉节目快要开天窗了的时候才开始写稿。可往往不知该如何下手。虽然故事每天都在上演,每天都有新故事。

进藏伊始,我几乎每天都在更新动态。只因之前有个高中同学不止一次说过,若你哪天没有消息了,我们就该担心了。所以,这只是报平安的方式之一。可总有人看了照片说,你们这分明是在旅游。有时候一笑而过,有时候禁不住回一两句。直到上次闺蜜打电话过来时说,你们这哪是在做志愿者啊,每天吃喝玩乐。我不禁苦笑,没有说一句话反驳。百度一下西部计划你就会知道,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最主要的志愿服务。工作之余,照样可以把生活过成一首诗。

有人觉得,作为志愿者就该有水过无痕的忙碌。可你只看到我发的照片上的民俗风情园很美,只看到我文字里的落叶满地的草地上的那滩水上的蓝天。却不知道我们如何偶然到达那的。周末坐了车再走很多很多的路,只为找一个孤儿院,问了很多人才知道已经搬走了的孤儿院。
可能有人会说,是你自己只让我们看到这些的。嗯,听过“报喜不报忧”么。刚到拉萨在藏大培训的时候,我住进藏大校医院是没有带手机的。除了刚到目的地的时候给家里报了平安,我消失了两天多。于是跟队友借了手机打电话回家,一不小心把自己打点滴吸氧的事说漏了嘴,我妈立马就哭了。而后只要稍微有点感冒,打电话给她的时候她总能听出来。有时候咳嗽一两声,怕她担心就骗她说是旁人咳的,可是电话讲着讲着就暴露了。儿行千里母担忧。后来啊,感冒了我就不敢打电话给她,可我又经常感冒,所以她总会抱怨我好久都不打电话回家。

我曾不止一次说过,来藏只是一个选择,人生无数个选择中的一个。而正是这同一个选择,让我们走到了一起。从天南地北走到了这里,雪域高原。认识的认识了,错过的错过了。遇见一些人的同时总会突然间就告别就丢失了一些人。那么多人,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有之,牵手的有之,形同陌路的亦有之。
你相信宿命么。某次晚饭后闲着无事,便学着用门夹核桃。于是想起在米林徒手剥核桃的那几夜。桌子的这头那头都在打牌,我兀自剥核桃打发时间,两颗核桃在手里碰撞之后绽放出两颗心。那几日有许多的似曾相识。去南伊沟路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上车的时候我对同伴说“刚刚那一幕好熟悉,好像之前发生过”。当晚有个场景有番对话也是如此。后来几天这样的熟悉感愈发强烈,鲜艳的画面好像曾在黑白的梦里出现过。记得曾在《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看过一番理论,现在发生的事情可能很早之前就会梦见过。也许现在的一切,早在很多年前就已注定。宿命。

人生路上相遇相识,总会有分离,也总会重逢。可是被分配去墨脱的伙伴不知何时还能再相见。墨脱位于西藏东南部,地处雅鲁藏布江下游,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东端南麓,原是中国最后一个不通公路的县。路途遥远,也总有有心人到达了那里。可惜不是我。
有些路是必须要走的,就像有些人是一定会再见的,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拉萨到林芝路上,有许多骑行者,甚至有个男生在经过我们车的时候倒竖了拇指。米拉山口常年积雪,翻越它的时候车前飘起了细细的雪,激动地打开车窗却什么也看不到,只剩白茫茫一片。
再漫长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晕车晕得七荤八素,终于到了八一。骑着自行车在大街上穿行,去找林芝分队的小伙伴,自行车队伍越来越庞大。我感慨在拉萨自己是绝不敢这么在街上横冲直撞的,每次过马路都心惊胆战因为拉萨的车从来很快且霸道得不会让人。从八一到米林,路上风景很好,到处是树,不像拉萨的山都是光秃秃的。米林的夜晚很安静,让人恍然有种回到家乡的感觉。

后来前辈说,其实看什么风景不重要,重要的是与谁一起看风景。而相聚在西藏的江南——林芝,自然是要一起走走看看那里的美丽风光。
车在林间公路上行驶,路上总有时不时蹿出来的牛马羊狗和猪,它们神情慵懒悠然自得,听到喇叭声也不紧不慢地走着,仿佛已习惯了各种不速之客的打扰。
去南伊沟,过林卡、爬山,去原始森林。空气中有一点点污染便不能存活的傲娇植物松萝,居然好些地方的一大片树上都是。原始森林里即便树被连根拔起也未见丝毫破败感觉的一幕幕勾勒出一幅幅美丽的画卷,加上隔一小段便会看到的零落的放牧小屋,和林间飘着的自由的云,让人感觉走在仙境里。我们流连忘返。
雅鲁藏布大峡谷之旅同样让人觉得不虚此行。在传说中由文成公主与颂赞干布亲手种植的象征俩人爱情的挂满哈达的只开花不结果的大桑树旁边,我们看到了云层里的南迦巴瓦峰的一角,十分激动。南迦巴瓦峰海拔七千多米,常年云雾缭绕,能看到它的人无疑是非常幸运的,譬如我们。有些美景看到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如果说这里有让人想留下居住的冲动,就该知道它有多吸引人了。
看过山看水,于是到了巴松错。巴松错又叫错高湖,藏语里它的意思是绿色的水,水果然很绿很绿。巴松错的湖心岛上有个措宗贡巴寺,门前各种经幡各色花儿,配上蓝天白云实在好看。我们跟着当地藏族师傅参观了寺庙,与平常走马观花不同,于是知道了许多事情。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转眼就到了离开的时候。走时十分不舍,因为不知道下次见面会是何时。也许很多人都是见一面少一面了。

回来没多久,拉萨就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只是我错过了。
收养笙笙的那个北京姑娘在第一次见面时说,“拉萨是个没有人情味儿的地方,你们待久了就会知道了”。可我知道我永远也不会这么觉得。只因这里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走过许多的路。
一队友骑行前夕我给他缝志愿者服袖口的松紧带,看着细密的针脚突然想起了“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从此我就多了个身份。跟队友搭伙做饭,一起去买菜,低头给舍友发微信说先把木耳泡上,收了手机就往旁边手里拿刀要切豆腐的男生那里凑过去问“还要切?”然后对方转头我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连忙尴尬跑开然后笑成傻逼。看到一队友炒菜就会想起我妈,想起她说过的话,很奇怪。

还未划上句点的故事总是怎么也说不完,不过本期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新浪微博@福建赴西藏志愿服务队,感谢您的收听,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陌城,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背景音乐:
Chris Medina – What Are Words
石进 – 一个人的时光
樱花抄 秒速五厘米
石进 – 夜的钢琴曲 – 三十一
老狼 – 想把我唱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