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就算全世界都讨厌你》十一 主播

p2216264777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收听)

 

文/张晓晗

 

去过不少地方,但就性情而言,W并不喜欢旅行。那次要不是因为过于狼狈的场面,她也不会仓惶逃跑,像是一个被整座城市追捕的犯人。带了堆用不上的东西,该拿的却没来得及拿,坐十几个小时飞机去找S。当W拖着行李箱走出机场,样子惨不忍睹,黑眼圈几乎淹没了半张脸。S把买好的面包递给她,说你把最厚的衣服找出来,我带你去一个很棒的地方看日出。

辗转一夜,W已经精疲力竭。此时天的黑色渐渐褪去,她们冷的瑟瑟发抖,钻进同一个潮湿的棉衣里。S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保温瓶还有两个纸杯,她说这是热的白兰地,我们像十八岁那样醉醺醺地迎接新的一天吧,多美好。

 

1

 

S是W的高中同学。无论你生活在哪里,相信在学生时代,班上一定会有这样一个被全体老师封印的同学。老师会在家长会结束以后,把你爸妈拉到一边,告诫他们:“你的小孩最近跟某某玩在一起,成绩直线下滑,注意一点,她不是好孩子。”

全校老师提到S的名字无不恨之入骨,不打架不作弊不抽烟不逃课的她,言行举止却总在挑战老师们的底线,成绩却又没有差劲到可圈可点的程度。

现在想来,以成年人的偏见妄自给青春判刑略显龌蹉,但事实如此。W身为庸俗集体中的一员,也不敢反抗这种指示。她不敢去碰触隔离带的圆圈,仿佛真的能被她传染上病毒,一旦得了这种病就很难在这个星球生存。

当全校穿着肥大的校服站在操场上做广播体操,S一身红色毛衣走过人群。年级组长拦住她,问她为什么不穿校服,她抬头说,因为丑咯。眼睛眯成一条线,笑盈盈回答。一点不像是在众目睽睽下接受责难。年级组长把她叫上台带操,试图让她出丑。她便上去,动作轻盈的把整套广播体操做完。台下男生起哄。

之后仿佛没事一样一跳一跳走下来,居然还跟大家挥手致意,在一片灰暗中开出一朵小花。年级组长再一次把她拉到领操台上,对着话筒严厉斥责,说她脸皮比长城的墙角都厚。S反应很快:“咦,这样说我岂不是成了国宝。”

全校愣了两秒,哄然大笑。要不是碍于全校人的目光,年级组长一定把她踹下领操台。

 

2

 

她们同桌半年,几乎没说过话,因为全班没人和S说话。S独来独往,每天抱着一本书自误自乐。应对老师空穴来风的责难,她一脸傻笑。

能成为朋友,是有次小考。

W那阵子忙着钢琴考级,根本来不及复习功课,一向优秀的她不想有难看的成绩。在考场上打着手势拜托别人扔一份小抄,好死不死砸在S脸上。S莫名其妙的打开纸团,W则埋下头去假认真。

老师一直很关注S,这次可算终于抓现行。把她家长找来,让她在一旁写检讨,啰啰嗦嗦一堆坏话,借题发挥了很久。进出的老师看到她,都是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S索性在办公室洋洋洒洒的写下几千字批判教育制度的议论文,毫无检讨的意思

W在校门口等她。初衷当然不是为了谢她,是真心很害怕被告发。

她看了W一眼:“放心吧,我不会说。”

W问她:“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S反问:“我都被骂一天了,拉你再被去骂有意思吗?”

之后S走前面,W跟在后面。W想跟她说点什么,始终没有开口。她觉得被嫌弃和当做笑料的S跟大家不一样,并不转赠自己的痛苦给别人,追求所谓的公平。

反倒S走到小卖部门口,拿了两瓶可乐,撇撇下巴:“掏钱啊!”

W傻乎乎拿出零钱,两人拿着玻璃瓶可乐走向车站。S说,你也请我喝过可乐了,不欠我的了。W跟她上车,第一次在同一辆巴士里并肩站在了一起,直到快下车才憋出一句话:“以后我们放学可以一起走,不过在老师面前要假装不熟。”W这句话很孬种。她却欣然答应了。

 

3

 

她们持续着这段秘密友情,毕业时S染了一头红发,和W去到了不同的高中,她组乐队,玩滑板,在学校后墙画画,与众不同的样子反倒很受欢迎,全校最帅的男生和她谈恋爱。纵然S一直成绩优异,老师和家长却更为她头疼,感觉她走向那种八十年代挂历上堕落少女的路线。大学时她申请了休学一年,去偏远地区当志愿者。当时S的妈妈找不到她,深夜跑到W家哭诉,说自己作孽生了这样一个女儿,注定一生不能省心,她有你一半乖我就知足了。

若所有的人生都是一件商品,合格良好优秀,这些标准都想同。W一定是为了努力达标而活得人,尽早赚钱,经济独立,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处心积虑在人群中寻觅众人所说的金龟婿,恋爱索然,工作枯燥,这些都无所谓,她希望别人提起她的名字都带着骄傲的语调。生活的确回报给她,二十六岁订婚,成为集团里最年轻的管理层,甚至各大专攻都市女性市场的时尚杂志频频采访她。

而S呢,每一步都走在了标准之外,大家为人生必做的五十件事打勾的时候,她去尝试了别人一生不敢做的五十件事。她自己申请了国外的研究生,第一年在卢浮宫里当翻译,为了看遍里面所有的藏品,第二年去学开飞机,又延迟了毕业,选择有趣的男伴而不追求成功人士,常常处于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状态,也没什么成家的打算。当W在公司为了升迁加班时,S打来电话,说自己登上了雪山山顶,有些景色你不去看一看还真不知道,W笑笑,感觉共同语言越来越少了。

S身在国外,一直缺席同学会,而W常为同学会埋单。S的故事每次必会成为同学会的谈资,她的私生活是他们的笑料,说她看上去很酷似得,其实活得不怎么样吧,经济方面一定捉襟见肘。说完大家一起笑着,和当时她让老师难堪时的笑声一样。这时W总是低头不语。

有一次W出差正好到S所在的城市,她抽空去看她。

S刚刚结束了一场恋爱,窝在小公寓啃着法棍看电影,邋里邋遢。随手倒了杯水丢给W,一本正经的说:“想吃法棍我给你切一段,别对着嘴啃,这样明天还能接着吃,像雪茄一样一啃一礼拜,这才是法棍的精髓。”

当时W收入不菲,去巴黎扫货,买当季最新款的皮包,毫不手软。出门前W悄悄把一沓钞票夹在S床头的书里。

她们坐在街边的咖啡馆里,W以一种人生赢家的姿态对她说:“有没有觉得长大之后的叛逆,一点都不酷了?再没人像那些男生一样为你起哄为你喝彩,只会让人感觉你活得好失败。”

S很意外W这番话,她玩弄着W手上的鸽子蛋,想了一会儿跟W说:“大多数人可能觉得一生就是在跑道上奔波,我却喜欢分心,想到处看看风景。内心强大,有什么不可以。你当人生是考试?就算是考试,我也没作弊,我可以选择中途退场。其实我一直都明白,只是选择了和你截然不同的生活。”

临走的时候W塞给S一张名片,告诉她感兴趣随时可以回公司帮忙,毕竟事业在上升期肥水不流外人田。S打开钱包,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塞给W,转头就走。W打开纸条惊呆,这不是当年考试的那张小抄吗!

 

4

 

W如何也想不到,一年不到,自己的事业蒸蒸日上。反而未婚夫因为内幕消息泄露,多年心血一切归零。他无力承担所谓“有限责任”,更害怕成为千夫所指的混蛋。一个分手短信就人去楼空,衣柜深处留下一袋现金给W,连封像样的亲笔信也没有。她心里知道未婚夫是害怕连累自己,却怎么能接受这种无疾而终的悔婚。

每次这种时候W总会想到S,可能她才是天生骄傲的人吧。W茫然的来到机场,看着琳琅满目的目的地。这些年来,被全世界讨厌的S反倒是W最羡慕的人。为什么她可以漫不尽心实践着我所期待的另一种人生,就像当年穿着大红色毛衣穿过操场,在这个碌碌无为的世界里闪耀着。

她匆匆托运了行李来到候机厅,一遍一遍刷着朋友圈,丝毫顾不上那几十几百条询问未婚夫去向的消息。在铺天盖地的“CEO 出逃”的新闻里,W点开那段高赞的视频:“我们并不是被写好了剧本,要像拍电影一样生活,就算真的有剧本,我也选择这个剧本我自己来写。”

W仿佛看到了那一年染红了头发的S,却怎么也想不明白,我这么努力,为什么生活还对我这样。

此时此刻,在S的车上,她终于忍不住大喊出来:“Why!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这样的人反而轻松自如的生活,我如此小心翼翼的生活,还落得被全世界讨厌的这一天。你内心一定在嘲笑我!”

S喝了一口酒,很意外的从后座纸袋里拿出一根法棍:“So?被全世界讨厌又怎样?我们为什么要让全世界喜欢呢?你在自己的人生里面发光,惹得身边人一身的阴影,你还指望人人喝彩?为什么不能内心强大的活出自己?”

W哭着趴在S的肩膀上,S凑在她耳边:“你真的很棒。这么放浪形骸的我,有你这样踏实稳妥的朋友也真的很骄傲呢……其实无论走到哪里,每当我心虚的时候,想到世界上存在着你这样一个人,在那条千军万马的独木桥上勇敢的闯荡,我真的倍感安慰。你这么棒,不如

尝试着好好喜欢自己吧?”

 

5

 

S说着,W抬起头,太阳一下子从两座山中冒出来,像是一个未熟透的蛋黄,流出了阳光。果然,不真正去看一看是不会知道山那边的风景。W擦干眼泪,把棉衣裹得更紧一些,快活到三十岁终于给了被全世界讨厌的自己一个深深的拥抱。此刻W 的心里不再充满WHY,她取出钱包里那张收藏多年的小抄,上头的铅笔字几乎看不见。她感觉自己仿佛成了S,想立刻回到那个无聊得有趣的现实世界,立刻掘地三尺把未婚夫找回来,立刻面对台下那些等着看笑话的ladys and gentleman,立刻拿着法棍指着他们,立刻集体回应他们一句:“So?”

 

 

 

音乐:経田康子《夕焼け》

      久石让 《memory》

      Kevin Kern 《Sundial Dreams》

      牛奶咖啡《何必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