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桑花开】《阴差阳错也是生活》陌城 主播

p2219672234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收听)
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树叶敞开怀抱,鸟儿舒展双翼,世界万物开始苏醒;送走山巅上最后一抹夕阳的余晖,倦鸟结伴归巢,市井变得静谧,山川湖泊开始沉睡。我们生活的世界屋脊每天都遵循着日升月落的规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这个缤纷多彩的高原上进行呼吸和新陈代谢的我们,在日夜交替的巨轮中小心翼翼经营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幸福,总害怕一不小心就失去而抱憾终生。

当然,生活从来都不会因为人的主观意愿而安排得十全十美,总会用一些阴差阳错让我们遗憾、怀念、憧憬。也正是这些出人意料的遭遇,让我们尝试着不一样的生活,体会着不一样的人生。就像现在走在拉萨街头一样,出生的时候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会在雪域高原上与布达拉宫同看星垂月坠,与大昭寺共享千年不变的晨昏。

进藏前夕,被告知服务单位是团区委,宿舍就在单位大院里,上班不过两分钟的路程。很庆幸走出校园的第一份工作能有这么近的上班距离。来到西藏之后,为了工作的需要,我的服务单位换成财政厅,我本着志愿者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的心态,欣然接受组织的安排。即将赴任之际,再次接到通知,服务单位变成了发改委。我忍不住问秦老师,为什么要把我的服务单位换成发改委。秦老师一脸得意地说:“财政厅在西郊,太远了,以后有什么事找你都不方便出来。”秦老师是对的,发改委在北京中路,邻近布达拉宫,是拉萨的中心地带,而财政厅在北京西路,虽然没去过,但听起来就好遥远的感觉。报到那天,发改委的班车把我们送到了宿舍——堆龙东嘎村。这个连拉萨西郊都算不上的村子,成为了发改委志愿者以后衣食起居的根据地。突然发现,财政厅虽然在西郊,至少还是在市区,而项目办这一调整,我就阴差阳错住到了郊区。后来一次聚会的时候,我跟秦老师开玩笑:“当时你嫌财政厅在西郊太远了,把我调到发改委,这下好了,我住到了市区边缘的村子里,连西郊的边都沾不到。”秦老师一脸惭愧地看着我:“谁也没想到今年发改委会把志愿者宿舍安排到堆龙去啊,早知道就让你留在团区委好了。”说完我们都无奈地相视一笑。

 

一直以来对江南有着一份独特的情怀,虽然从来没有去过,但梦里不知道神游多少回,也记不清曾写下多少关于江南的优美诗篇。来到西藏,我迷上了另外一个江南——林芝。这个地处西藏东南部的地区,被称为藏上江南。十月,金秋送爽,拉萨街道的树叶开始簌簌而落。听说林芝的秋天别有一番韵味,满山的秋景层次分明,很值得一看。于是,为了弥补不曾到过江南的遗憾,我踏上了从拉萨到林芝的汽车。经过七八个小时的汽车颠簸终于来到林芝地区,很遗憾,没有看到传说中很有层次感的秋景,千峰万壑一片翠绿,习习的凉风也吹得我心生凉意。一心想着江南的风景,却忽略了林芝的纬度和海拔都比拉萨低,那时拉萨的秋天正盛,林芝却还处于夏末秋初的过渡期。想起从拉萨到林芝路上一有个叫达孜县的地方,汽车路过的时候瞥了一眼,黄叶翩跹、河水湛蓝,随着车身移动,给人一种人在画中游的幻觉。于是,我提前结束林芝之行,想着赶回达孜看一眼那满山的秋景。无奈,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回到拉萨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十天,十天之后当我一个人骑行来到达孜县时,漫山的秋景早已被苍山白雪和枯枝落叶所取代,这一次,既没赶上林芝的秋天,又错过了达孜的秋天。

 

12月6日,西藏的仙女节,有朋友提前说好要在那天带我从侧门进入大昭寺。看着同胞们大清早从江苏路上开始排队经过几个小时才挤进大昭寺,我为有一个能带我从侧门进去的人感到骄傲。从侧门进入,沿着楼梯来到二楼,当天二楼不对外开放,若不是有熟人我也上不去。平时在外面看大昭寺都只有两层楼,上去了也没注意二楼的景色,只拿着相机对着一楼猛拍。拍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看头,便索性找出口走出了大昭寺。没过多久朋友打来电话,约我到楼梯口会合,要带我上三楼去拍大昭寺的金顶和布达拉宫。我不禁愕然:“大昭寺还有三楼么?”朋友回答道:“有啊,只是半层而已,在外面不仔细一般看不到。”于是我沿着人群来的方向走去,想着从入口排队进入大昭寺,以前绕着大昭寺走一圈就能回到原点,这次绕了一圈竟走到了江苏路上。原来警察早就设好了路障,防止人群逆行而出现意外。看着长长的人群,再加上朋友有急事要离开,无奈之下我打消了再进去的念头,只能把上三楼的念想留在下一次。

 

因为服务单位的调整,我住到了堆龙,无福享受团区委和财政厅近距离的上班环境;因为时间不凑巧,我既没有看到林芝的秋景也错过了达孜的满山秋色;因为提前走出了大昭寺,我没能拍下到大昭寺的金顶和远眺布达拉宫的盛景。

这就是生活,生生死死造就的平凡世界,阴差阳错填充的美妙人生。正是这些无力改变的主客观因素,拼凑成了多姿多彩的画卷,很多的美好与不美好都在经意与不经意间错过。但我们不能因噎废食,不能因为前进的路上免不了出错就不敢面对明天的太阳和星空。毕竟,过去的已定格在了昨天,未来的需要我们努力追寻。

 

高中时候喜欢同班一个女孩儿,后来大学时一次聊天无意间说起这事,女孩很震惊地质问:“你当时为什么不跟我说啊?”我哑口无言,是啊,当时为什么就不说呢,如果说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想到这,一股莫名的心酸泛上心头,错过的永远无法弥补,而把这段没有绽放的恋情埋藏在心底,多年之后再来回味却是甘甜无限,这何曾不是一种幸福。就像电影《一生一世》里面的那句台词一样——虽然错过了一辈子,但爱过,就是一生一世。每一段不曾开始的恋情都给予我们太多的憧憬和遐想,我们从没有走近,眸子里没留下过对方丝毫的瑕疵,留给我们的回忆都是懵懂的幸福与青春的曼妙。有些事过去了就无从改变,但我们总能从回忆中寻找到幸福。

 

国际志愿者日来到西藏盲童学校,看着这些备受摧残的花朵心生感慨。他们有的生来全盲;有的极度弱视,即使能看见事物,也不知道明天和全盲哪一个会先到来;还有的长着一双漂亮的眼睛,却只能看见这个世界的影子。有一名叫做格桑正追的小男孩,处于半失明状态,而且视力越来越差,但他拥有一幅好歌喉,清脆的歌声宛若人间天籁。或许对他而言,宁愿要一双能看见缤纷世界的眼睛,也不要一口能唱出动听歌曲的嗓音。上帝在塑造他们的时候可能一不小心就把眼睛和嗓子移位了,导致这些美丽的天使纷纷折翼。但是,这就是这帮孩子们的命运,阴差阳错造就的命运,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只有发挥特长去营造属于自己的人生。

 

前两天出差到那曲,在藏北高原的雪山深处发现一位藏族姑娘,几乎跟曾经的某位故人长得一模一样。尤其是脸上那抹淡淡的红晕,既熟悉又陌生。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世上会有那么像的人。期间遇到一位老者,我问他现在姑娘在做什么,老者回答说在家放牧。听了这句话,我瞬间打消了继续问下去的念头。也许她从小放牧,从未走出过雪山;也许她曾经去过繁华的大都市,最后依然重归故里,经营这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草原;也许……我不知道她的过去,也不知道留在草原的原因,更不敢想象她的未来,但我也不想问。既然留在这里,必有她的理由,有时候最美的场景只存在于记忆和未知,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改变,但有些事我们终究无法改变。时空给了邂逅的机会,也拿一面之缘作为补偿。当时间的指针送我们到下一个相逢的路口,或许是冰河解冻,她赶着牛羊上山坡的时候;或许是在某个城市的人行道上,我们擦肩而过;或许是在某次偷泪成欢的梦里。

初次相识,可以成为朋友;但再次相逢,或许真的只是路人。

叶底藏花一度,梦里踏雪几回。

 

最近喜欢上一首诗:

瀑布的水逆流而上/蒲公英种子从远处飘回,聚成伞的模样/太阳从西边升起,落向东方/子弹退回枪膛/运动员回到起跑线上/我交回录取通知书,忘了十年寒窗/厨房里飘来饭菜的香/你把我的卷子签好名字/关掉电视,帮我把书包背上/你还在我身旁

这是一首怀念母亲的诗,作者幻想时光倒流,好好珍惜那份温馨的关怀。但是,岁月无情,不会给我们任何回头的机会。儿时的调皮和稚嫩的心智让我们没能好好珍惜脆弱的曾经。当我们想要去珍惜时,那些值得珍惜的,早已离我们远去。这是命运带给我们的阴差阳错,谁都跳不出这个怪圈,但我们也知道,这些阴差阳错,就是生活。

 

 

背景音乐:

韩磊 – 高原之巅

纯音乐 – summer breeze

江南印象

1945【海角七号配乐】

陈楚生 – 山楂花 – 原版伴奏

Westlife – Angel

Yesterday Once More

黑鸭子 – 山楂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