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愿你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美景 主播

p2220661251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点击收听)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美景,欢迎您的收听。

     最近美景的生活总是忙忙忙碌碌,倒不是因为工作有多繁忙,而是把除了早八晚五的工作时间安排得满满的,经常被朋友们约去喝咖啡、看电影、打牌。一个爱徒步的姐姐每到星期五就会打来电话问我周末要不要跟她一起去徒步,我每次都认真地听她讲完徒步线路的沿途风景有多美多美后,婉言拒绝,不是不想去,而是因为周末有我最喜欢的印度老师的瑜伽课。上个月这个姐姐过生日,我们这群玩的好的小伙伴们在大地春饼给她送了一个大大的惊喜,其中一个小伙伴特意在家里烘制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水果蛋糕,味道美极了。

我老家的一个朋友,现在是北京的一名海关,前几天她休假,非要我陪着去韩国转一圈,我说我忙着转移户口,这段时间不能离开大连,她没办法,只好把去韩国的行程转移到了大连,我们在家里变了花样儿的做各种美味的海鲜,一边吃还一边唱朝鲜歌儿、跳朝族舞,像疯子一样开心地打闹。满天飘雨的天气,我们就跑出去逛街,逛累了就找家休闲餐厅喝免费续杯的下午茶,坐在角落里眉飞色舞的对《红高粱》里的台词儿,自己把自己逗得心醉神迷,自恋到了极点。我父母经常要她帮忙游说我找男人结婚,可这次她在离开大连前笑得岔了气儿的指着我说:“美景,你爸妈那么恨嫁真是多余,你这么逗儿,一点儿都不孤单……”她被我模仿电视剧《勇敢的心》里的奶奶逗得前仰后合,我倒是觉得她这话说得我挺舒心,结婚是因为遇到了那个你想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的人了,而不是因为时间到了,美景认为阳光、坚韧的女孩儿永远都不会变老。

一个阳光明媚,长空如洗的周末清晨,我还和大学时候一样,叫醒我那懒猪一样的室友,她是我们寝室的老大,我们叫她婷姐。我用微信吵醒她,她揉着惺忪的眼睛,嗓子微哑,懒懒地翻了一个身,把她的娃娃狗骑在腿上,那张肿胀的瓜子脸随着她的手臂转过来,完好无缺地浮在我手机的屏幕上,她说:“我真不愿意起来,我觉得全世界最温暖的地方就是被窝了”,这是她五年以前的台词儿,如今,认识她九年了,这台词儿竟然一个字都没变过。那时候因为怕早课迟到,我总是挠她的脚心叫她起来,她说她最讨厌别人叫她起床,尤其是用这么卑劣的手段,但是这个办法我用了四年,她却一次都没有因为这个发过火儿。东北的冬天特别寒冷,在寝室滴水成冰的日子里,我就抱着被子爬到她的旁边,跟她挤在那张两个人不能同时平躺着的床上,第二天早上我俩都拖着满身的汗水和干渴的喉咙爬起来。我婷姐是一个理智得让人窒息的女子,前年,她为了挽救她父亲的生命拼了命的赚钱,开着租来的车满北京的跑,晚上再回到医院一边加班一边护理她的父亲,又得照顾她那日渐憔悴的母亲。有一天她开着车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她真的很累,我能感觉到她用牙齿咬到嘴唇时候的心痛和无助,那是我见过她最脆弱也是最坚强的时候。后来,她花光了所有积蓄也没能留得住她父亲的生命,再后来,她拾起悲伤,重振旗鼓,在老家长春给她母亲贷款买了一套大户型的电梯房,抽空就带着她妈妈满世界地周游,国内玩够了就去国外,她说人的生命真的很脆弱,应该在有限的时间里做自己有能力而且有意义的事情。

那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我们俩赖在床上从早上九点一直翻滚到十一点,从过去到将来,从你我到他们一顿胡诌和乱侃,后来她去厨房做饭,我对着电脑啃苹果,她时不时地给我秀秀她养的那只肥肥壮壮的大金毛,我也给她照照我房间里爬满半面墙的爬山虎。这个慵懒美丽的周末,我们像延续大学的生活一样,安然、舒适。只是她在北京,我在大连,我们在用微信视频。

她妈妈最近总是唠叨她,觉得她不应该养狗,应该养个孩子了,我在电话这头嘲笑她,她说我上哪儿给她弄个孩子去呀!

可能是物以类聚的原因,我身边的很多女朋友都过着潇洒无比,自由无限的单身生活。知道孝顺父母、努力工作,也懂得热爱生活、欣赏自我。明白顺其自然和一切随缘的道理,我们都喜欢现在这样收放自如的自己,所以,可能是出于同感,又或许是表示赞同,当美景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就有一种强烈的共鸣,所以分享给大家,名字叫做《愿你成为自己喜欢的样子》。

今天早上,一个刚毕业来杭的师妹在QQ上加我,问了我来杭几年后,直接问师姐你有没有结婚。虽然我从来不避讳这样的问题,但的确被她的突然吓到了。她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诧异,急忙补充道,我来杭州有点纠结,怕自己嫁不出去,因为这里认识的人太少,而且年龄也大了。听了她的话,我忽然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因为如果让她知道我现在一没结婚二没男友的状态,是不是会更增加她的忧愁焦虑纠结悲伤。但我其实很想和她说的是,我还是你的师姐呢,但我一点也没有这样的忧愁焦虑纠结悲伤。

上个月底,Helen来杭州看我。我们坐在满觉陇的飞鸟集喝咖啡,雾笼山林,桂花飘香。Helen比我小两岁,是我在英国时认识的姑娘,毕业后她去了上海,在一家外企公关公司,工作充实,收入充裕,光鲜明妍,一个很优秀且漂亮的白领。却也和很多这样的漂亮白领一样——单身。她有些忧虑,皱着眉和我说,父母已经念叨了无数次叫她回家乡,找一个当地的男孩,结婚生子,过所有人眼中应该过的生活。“他们说你书读得那么好,工作那么好有什么用?看那些什么都不如你的人,结个婚就完成了你需要努力十几年的才能完成的目标。”她无奈而迷惘地看着我,“难道我真的要回去吗?那现在回去,不就是绕了个大弯,而且还浪费了几年时间。”我看着她,说,“怎么连你都犯糊涂了,你在外面的这些年,就是为了找人结婚吗,这几年的经历,难道没有让你自己变得越来越好了吗?“

说完这话,我自己倒先笑了,小我两岁的Helen,还有这个可能小我三岁的师妹,其实就在两三年前,自己未尝不也是她们这样充满矛盾纠结和迷茫。在这个初来乍到没有任何朋友和同学的城市,努力找寻新的圈子,结识新的朋友,甚至勉强自己去做一些自己并不喜欢的事情,参加完全格格不入的活动。当然结果也可想而知。

记得去年参加公司里一个培训,给我们上课的老师是台湾人,一口可爱的台湾腔,讲课讲着讲着就提到她新婚的妻子,一脸的幸福甜蜜。后来我们知道这个老师35岁,而他的妻子和他一样年纪。大家都感叹台湾人结婚真晚,那老师一脸奇怪,结婚有时间的规定吗,台湾20多岁就结婚的人也很多啊。是的,这本是个很简单的问题,结婚是因为遇到了那个你想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的人了,而不是因为时间到了。

前天晚上有个很久未联系的好友给我打电话,说,听你的声音感觉变化很多,而且听上去状态还不错。我有点疑惑,怎么就和以前不一样呢?他说,不那么尖锐那么冷淡了,温热了很多。我恍然,仔细想想,现在的自己的确比那个时候快乐坦然许多。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想要找一个适合的人就结婚的想法着实有些可笑。两个看起来再合适的人,如果没有爱,都是扯淡。

前几天逛书店看到吴淡如的一本新书《没有在一起,也好》,因为这个标题,我买了这本书。后来读这本书,脑海中忽然响起刘若英很出名的那首歌:“地球上两个人能相遇不容易,做不成你的爱人我仍感激。”

我很感激那些爱过我的男孩,他们让我知道我原来也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我也感激那些我爱过的男孩,他们教我学会了爱他人的能力。站在二十几岁的尾巴上,我却觉得从来没有过的安心。现在的我有一份可以让自己经济独立又还能获得些许成就感的工作,有一双爱我又十分开明的父母,有几个即使我甩性子不接电话也会包容我的死党,有每年两次的无牵无挂的的长途旅行。最重要的,我找到了我热爱并愿意全心去经营的喜好之事,并且有着想要达到的明确目标在前方指引。

最暗的夜,渐渐开始有了星光。

可能是物以类聚的缘故,我身边女孩的感情之路都不是一帆风顺,但她们大都乐观开朗不屈不饶,不怨天尤人也不自怨自艾。她们会开着玩笑说越是没人爱越要爱自己。后来这些女孩都找到了比她们自己都更爱她们的人。

她们从来不会以胜利者的姿势和我说你抓紧啊赶快找个人啊之类不负责任的话,因为她们都经历并清楚地知道在那个人出现之前的磕磕碰碰和艰难坎坷,所以她们总是和我说,不要急不必急,属于你的花,自会盛开。

我在旅行的路上也遇到过很多女孩,她们果敢独立,美丽坚强,虽然无辜又无聊地会被世俗贴上类似“女汉子”“剩女”的标贴,却依然步履轻快,目光清澈,内心坦然。很有些“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自享人世繁华”的快意恩仇。

又是一年的年末,时间推着我们往前走。公司里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周围人对我的称呼也慢慢从小宛变成了宛姐。其实照镜子的时候我也会怕,我怕我的眼角有一天忽然就出现细细的皱纹,我怕我的黑眼圈再也退不下去。但是,岁月带走的,必然也会用其它方式补偿给你,比如学识,比如阅历,比如那一份淡然和宁静。在我的内心,我依然相信有个人会说,我喜欢你,才不是因为你外表的模样。

最后用我很喜欢的女作家毕淑敏的一段话来做结尾:

“我喜欢深存感恩之心又独自远行的女人。

知道谢父母,却不盲从;

知道谢天地,却不自恋;

知道谢朋友,却不依赖;

知道谢每一粒种子、每一缕清风,

也知道要早起播种和御风而行。”

不管有没有遇到对的那个人,希望每个女孩都能成为自己喜欢的模样。

喜爱茶馆的听众朋友们可以关注新浪微博@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或者登陆茶馆的官方网站收听更多精彩的节目。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美景,感谢您的收听。

 

本期配乐:

有里知花——《little angle》

石进——《一个人的时光》

张含韵——《照顾自己》

刘若英——《很爱很爱你》

那英——《出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