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月教之战】《穹月沉浮·上》浅墨 主播

p2225384480

 

 

离开听雪楼,不要再回去了,冥儿。和我一起在这南疆隐居罢。就像以前在沉沙谷那样,种满山的繁花,不问外面的世事,也不用打打杀杀尔虞我诈,只是我们两个人——你说有多好?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浅墨。今天终于有时间可以安安静静的窝在家里为你们继续讲述萧忆情和舒靖容在听雪楼里的一生纠葛,来自拜月教之战的另一个篇章穹月沉浮。

大雨渐渐转小了,南疆的天气就是如此,暴雨说来就来,也是说走就走。云开月明,淡淡的月光从天上照下来,映的地面光影婆娑。 “当年,对于我和青羽来说,所谓的‘命数’不过如此。”看着天光从云中洒下,祭司忽然微喟,月光在他的白衣上流动,映得额环上的宝石奕奕生辉,“对于我,我看不到自己的命运;而对于羽师弟……他不相信天命。所以,我们当时虽然听了师傅那样的话,仍然拼了命要去救你回来。”绯衣女子也低下了头,没有说话,握剑的手在微微发抖。 “不信命的青羽终于也死了……你说,命运真的是不可违背的么?”迦若的声音很漠然,平静的似乎不见底,这几年来的清修已经让他的心彻底的沉静了下去。或许,现在的他,有没有心,都已经不是一个定数了。阿靖没有说话,宿命的有无,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直不确定的东西。江湖中,她以手中的剑改变自己的命运,令所有人都对她敬畏有加。然而,在这个充满了巫气的南疆,对着迦若,她第一次对于能否把握自己未来道路产生了动摇。——如果真的有所谓不可改变的命运…那末,这次的重逢,又预示着两人怎样的结局。——如果真的宿命无法阻挡,那末,她难道是为了带来死亡而与他相遇?

 

“可即使到现在,回头想想当时,我也不会后悔什么……”在她失神的片刻,迦若忽然回头,对着绯衣女子笑了笑,那笑容中,隐约仍有旧日熟悉的光采,“你长大了,冥儿——很抱歉没有实现我以前的诺言、没有一直陪着你。”他站在窗外,微微笑着,对绯衣女子伸出手来:“冥儿……这十年,你可曾受了苦么?受苦了也不会哭,你一向都是太过于要强了啊。”如若这样的话出自于别人的口中,她只会冷笑。但是听到眼前男子这样微笑的话语,虽然极力压抑着自己,然而泪水已经盈满了她的眼眶。月光下,那个白衣的祭司向着她伸出手来。

 

刹那间,十年的时光忽然消失不见,时间仿佛又回到了灵溪边上,那个叫做青岚的十三岁少年温和地微笑着,伸手想扶住白石墩子上的女孩。风里忽然到处都是鲜花绽放的味道,在月光下缓缓吹到脸上来。泪水模糊的眼睛中,阿靖看到的只是那个十三岁的少年——那个唯一让她安心、让她信任的人,隔了十年的岁月,依然如同昨日、微笑着对她伸出手来。 “青岚、青岚哥哥……”迟疑了一下,这个遥远的称呼还是从阿靖的嘴角滑落,她的手缓缓从剑上松开,握住对方的手,生怕稍微一放松,这十年的岁月,就会幻象般从指间流走。迦若看着她,看着长大后的绯衣女子,蓝色的眼睛里忽然有莫测的笑意。他的手紧握着她的,十指紧紧的扣在一起。大雨过后,两个人的双手都是冰冷如同玉石,不知是因为寒意,还是内心激烈的感情,在微微的颤抖。阿靖看着他,昔日的少年如今已经是高大的青年男子,往日柔和的脸上带着微微的冷郁和邪意,让线条显得刚硬决断了很多。 “冥儿,难得我们又遇上了,那么,你就不要再回听雪楼去了!”他微微笑着,忽然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更加用力的握紧了她的手,“不要再回去了。”他低头看着绯衣的女子,月光映照着他的脸,挺直的鼻梁如同山峦在昏晓变化中形成的阴阳交界:一侧、是白衣祭司掌控星辰观天舆地的冷漠洞彻;而另一侧,则是前尘往世中、那个少年温和善良的守护眼神。

 

她一怔,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松开了相握的手。她不知道自己该相信他的哪一面——

 

毕竟,十年了……开朗飞扬的青羽变成了深沉嗜权的高梦非,骄傲敏感的青冥成了冷漠桀骜的靖姑娘——而他,内心里不知道又起了什么样的变化……何况,他如今是拜月教的祭司——是听雪楼最大的敌人之一。

 

“离开听雪楼,不要再回去了,冥儿。”看见她沉吟,迦若再度柔声劝道,“江湖不是好地方,你如果不及早收手、我担心你将来会有什么不测——我看得见你的未来……不要再回听雪楼了,和我一起在这南疆隐居罢。”

 

“就像以前在沉沙谷那样,种满山的繁花,不问外面的世事,也不用打打杀杀尔虞我诈,只是我们两个人——你说有多好?”

 

他的声音清静而温和,一字一字缓缓道来,居然有深入人心的力量,她一时间听得有些恍惚,那些他所描述的景象都已经成为梦幻般的现实,一幕幕浮现在她眼前。

 

或许……或许真的可以吧?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能够完全的放松戒备、不用时时刻刻的握紧血薇才能感受到安全——在某一个地方、在某一个人的身侧,她才能够完全恢复昔日舒展自由的天性吧?

 

“青岚哥哥……”她迟疑着,再度把手放在他的手心,感觉到他的手冰冷如玉。然而,他的眼睛却是有温度的,真切而深挚,他的手缓缓收紧,微笑:“我们这就走罢。以后无论谁都不会再伤害到你了,冥儿。”

 

“那么……拜月教怎么办?”虽然沉迷于他所描绘的景象,阿靖仍然记起了他目前的身份,有些担忧的抬头,问。同时,虽然觉得他所承诺的未来非常美好,却仿佛却失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拜月教?”仿佛也是怔了一下,迦若微微笑了起来——“哦,拜月教!”

 

他抬头看看当空的明月,滇南皓月冷照千山,皎洁神秘。拜月教的大祭司却对着教中膜拜的最高象征冷笑起来,忽然一挥手、指间有清风旋转而起,呼啸直上九天!

 

雨后的天空中,那些散开的云忽然被无形的力量卷动、狂乱的漫天飞腾,滚滚的云层聚集起来,瞬间就遮住了当空的明月!

 

“拜月教对我来说,又算什么?”微微冷笑着,迦若看着天空中最后一丝月光也被云层挡住,忽然低声回答,“现在,天地间没有什么能约束住我!我要走便走,谁能奈我何?”

 

阿靖呆住,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指向天心的手——那叱咤风云、令天地为之变色的力量,即使他们的师傅白帝在世,也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大师兄……居然真的做到了师傅所说的上窥天道的地步。

 

十年不见,他的术法居然精进如此。

 

难怪即使是楼主,在派她来滇南之时也再三的嘱咐:拜月教大祭司几近天人,即使是拥有血薇的她,也必须小心——如果遇到什么为难之处,千万不可逞强,要及时让烨火告知他。

 

楼主…萧楼主。

 

重逢带来往日无数的回忆,洪流般充斥她的心,然而,想起这个名字,她心下蓦然一阵清明——萧楼主。萧忆情。

 

千里之外的繁华都城,洛阳的朱雀大街上,白楼灯下那个孤寂的、病弱的影子,又涌现在她的心头。此时,他又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况……

 

在她神思恍惚的刹那,迦若的声音再度温和的响起在耳畔。

 

“冥儿,我守候星辰相逢的日子、已经十年了。”叹了口气,他有些疲惫的、抬手抚摩着额环上的宝石,“如若不是记着当年对你说过的诺言,这十年…唉,这十年,真不敢想是如何过去的……我们回沉沙谷去罢。”

 

阿靖悚然一惊:对。十年。十年了……一切都在变。

 

几日之前,郊外神庙中那个用幻术杀人如麻的祭司,和记忆中灵溪边上的白衣少年之间,不知道内心里又有了多少的变化?迦若,或许已经不再是昔日的那个青岚。

 

她不知道听雪楼和拜月教之间,有什么样的恩怨——她只知道、这一次萧忆情南渡澜沧江,消灭滇南拜月教的决心是如何的坚决——坚决到完全不符合他以往的习惯。

 

即使能攻入月宫,夺得拜月教的圣物天心月轮,即使在滇中到处设立起分楼,可付出的代价却将会极度惨酷的——何况拜月教在滇中深入一般百姓心中,即使剿除了灵鹫山上的拜月教月宫,但是听雪楼要在滇中立足却依然艰难。

 

这些道理,相信楼主不会不懂,也不会没有考虑过——然而,他依然作出了决定,将听雪楼一半以上的人马,派往南疆,由她带领。

 

而迦若,正是听雪楼此次南征中被列为头号对手的、拜月教的大祭司。

 

今日的他们两人的复杂背景,完全已经不同于十五年前在灵溪边初遇的时节。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八岁的孤僻小女孩,他应该也有了变化……以往温和善良的青岚,在杀戮听雪楼子弟的时候,却是那样冷酷血腥。他的内心,如今又是如何。

 

所以,不要轻易答应他什么。

 

在心中,阿靖低低对自己说,抗拒着内心被重逢所掀起的汹涌洪流。然而,迦若的声音在她心中描绘的景象是如此恬静而美好,就像长久旅行的疲惫的人忽然看见了远方小屋中温暖的灯火,那飘忽的小小的昭示、陡然间便能瓦解支撑旅人长途跋涉的信念。

 

她曾对自己说过:这个世上,没有谁失去谁就一定不行——她没有谁都一样生活的很好。她谁都不在乎。

 

她一直这样对自己反覆的说,一直到自己都相信那就是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其实幼年时蓦然失去青岚的痛苦一直沉淀于绯衣女子的心底,不曾片刻忘记。

 

眼前的人,是她在过去生命中、唯一真心信赖依靠过的人,在他离去后年幼的她也将自己封闭,从此不再对身边的任何人投入感情。她只相信自己的力量。

 

解铃还需系铃人,十年后,命运的叩门声猝然而起,或许只有同样的人、才能敲开绯衣女子因为昔年记忆而封锁了的心门吧?

 

然而不知为何,内心深处有另一种更隐秘而强大的力量争夺着她的内心,让她无法在片刻间作出回答。这个江湖虽然刀光剑影、血污狼藉,然而,却有着仍然让她牵挂的东西。看着阿靖沉默不语,迦若微微笑了,仿佛知道她此刻内心的想法。袖子一拂,陡然间起了一阵清风,风中千万朵繁花纷纷扬扬而落,五彩夺目、异香扑鼻,每一朵大花中心,居然还有宝妆妙颜的天女起舞。

 

那是青岚十五年前为了博她一笑的术法——然而今日他再度施展出来,精湛远胜昔日。

 

“你看,这些花好看么?我们回沉沙谷,在竹林精舍前后都种满这样的花,高兴的时候就召花中的精灵来歌舞,好不好?”迦若的声音轻柔而低沉,仿佛空谷传音,听入耳中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人不知觉的心神迷醉。

 

昔日的一幕幕,仿佛画卷一般在阿靖眼前展开——

 

灵溪畔纯金做的夕阳。繁茂的溪流边千朵野荷绽放。童年时候仅有的笑声散入风中,仿佛是一首遥远的歌谣,轻轻沙哑的一唱再唱,印染了风霜。而她站在缥碧的溪水中间,抱着血薇,不知何去何从。

 

她的心,仿佛也忽然间回复了童年时:仍然是哀伤和无助。

 

“江湖不是个好地方,你留在那里、终究有一日会死于兵刃……冥儿,离开听雪楼,我们一起回沉沙谷去吧。”青岚的声音,透过十年的岁月传来,依旧那样和善亲切,“听雪楼对于你来说,真的比我和沉沙谷更割舍不下么?”

 

他抬起手来,修长苍白的手指上带着一个玉石琢的指环,似乎有些小了,勒得手指很紧,然而,迦若微笑着抚摩着它,淡淡道:“你看……你小时候送给我的东西我都还带着呢。我送你的护身符,你还留着么?”

 

“还留着。”阿靖轻轻回答了一句,看着他的脸,眼神也是柔和而恍惚的。

 

少年的脸上有一种来自隐忍、安详和恬静的力量,近乎宗教般纯洁而肃穆,有强烈的安定人心的作用:“我们一起回沉沙谷去吧。”

 

“青岚、青岚哥哥。”她轻轻叹息了一声,仿佛屈服般的垂下了眼帘,如童年时那样对白衣少年伸出手去,然而她内心却仿佛一再得反覆提醒她:不能答应他……不能……不能离开听雪楼……

 

飞花在身侧旋舞,灵溪畔的景色如梦如幻,亲切熟稔,青岚对着她含笑俯下身来。

 

——“靖姑娘,这是梦魇幻境!小心!”

 

然而,一声厉叱横空而起,刹那间喝破了所有。

 

飞花,歌舞,溪流,夕阳,野荷……一切温情脉脉的往昔转眼成空。

 

冷月下,阿靖伸出去的手臂静止在半空,而她身侧的白衣祭司蓦然回头,看着推窗从木楼里跃出的朱衣少女,眼光一刹间冷厉如电。

 

“何人破我术法?”一字一字,迦若冷漠出言。

 

烨火抬头看看空中迅速散去的阴云,皎洁的月光下,她迅速掠过来,挡在阿靖身前,举手当胸,结了一个手印:“龙虎山张真人座下二弟子烨火,向迦若祭司讨教!”

 

“张无尘那个老道?”迦若冷笑,“你的师傅在我面前也不敢献丑,你倒是胆大!”

 

冷笑中他的身形陡然掠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手指间陡然有风声大作。

 

满天的乌云刚刚在烨火的驱赶下散开,此时却以更快的速度在烨火头顶聚拢起来,转眼之间电闪雷鸣,豆大的雨点撒了下来!

 

“呀。”烨火不防他的术法召唤如此迅速,在防护咒术来不及念完的时候,已经有雨丝落到她身上,她急忙抬手相挡——“嗤”的一声,柔软的雨滴仿佛钢丝,刹那间对穿过了她的小臂!

 

“指间风雨?!”血如同喷泉般的涌出,烨火脸色转瞬苍白。

 

幸亏此时咒术也已经念完,一顶看不见的伞瞬间展开在她头顶,挡住了下落的雨点——然而,即使勉力做到了如此,雨声却越来越急,那伞离开她头顶的距离也在一分分的下降。

 

太、太诡异的力量……这个白衣祭司的灵力居然强大到如此!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靖姑娘,你快走!萧楼主刚和我联络、说他和碧落红尘护法已经离开洛阳,不日即将来到滇南……你、你快走……我来挡他一下。”烨火手腕一抬,呼啸中一只红色的蝙蝠从她袖中飞出,直扑迦若而去。

 

担心不懂术法的靖姑娘会卷入其中,烨火一边用所有的灵力支撑着那把无形的伞,一边着急的喊。然而,她一开口,灵力涣散,原本已经摇摇欲坠的“伞”转瞬间千苍百孔,雨点如同钢丝般呼啸而落。

 

“唰!”

 

忽然间,居然有另一种不同于术法的力量横空而起,贯穿雨中!

 

乌云下,朵朵绯色蔷薇绽开,空灵曼妙不可方物——

 

然而那不是用幻力凝聚出的花朵,而是纯粹的剑气!

 

凌厉之极的剑气削断了雨帘,激的雨水向外飞溅,站在一庞的施术者也不得不举袖遮挡,“嗤嗤”几声,白衣被雨水与剑气所袭,陡然出现了无数细微的小洞。迦若腾出了一只手,指住了那只红色的蝙蝠,仿佛出现了看不见的屏障,蝙蝠扇动着翅膀,却停止在离他一丈开外的地方。

 

绯红色的剑光恍如银河天流,倒卷而下,在烨火身边带起一片清光。光幕下、那急骤的雨丝居然点滴不入!

 

“好一招血薇香影……”忽然间,迦若微笑起来,收手,缓缓鼓掌,“冥儿,你今日的剑术修为,当超过师傅昔年。”

 

他一收手,凝聚在烨火头上的乌云登时缓缓散开。同时,“吱”的一声,仿佛力气耗尽一般,那只红色的蝙蝠坠落在地上。烨火不顾身上有伤,抢身过去捧起了它。

 

剑光同时消失。皎洁的明月下,绯衣女子执剑而立,眼神冷漠。血薇在她手中犹自微微摇曳,幻化出清影万千——

 

剑出如花开,剑收如花谢。枯荣之间,往世成烟。

 

“你不该对我用术法。”阿靖淡淡看着眼前的白衣祭司,冷漠中的语气带着依稀的痛楚,“你果然不是以前那个青岚,即使回到沉沙谷又有何用?我们再也回不去从前。”

 

迦若也静了片刻,低头看着地上斑驳的月影,忽地,轻轻笑了笑:“动用了幻境心魇回到昔日,在那样的情况下请你离开听雪楼,你都不肯答允——如果我好好的和你说,你会答应么?冥儿?”

 

“……”一时间,她默然。

 

的确,离开听雪楼——这种想法不知为何,在她看来是不可实现的。

 

“其实我早知道你不会答应。”迦若摇摇头,竖起手指,看着手指尖上开出一朵紫色的野罂粟花来。月光下,他脸上的笑容有淡淡的苦涩:“在青羽背叛听雪楼的时候,你都能下手杀了他——那么,听雪楼对于你来说有多重要,我明白。”

 

瞬间,阿靖眼睛里也有潮湿的感觉,尽力平定着内心的波澜,她静静问了一句:“既然知道……那么你今夜还来做什么?”

 

迦若蓦然笑了起来,宝石的辉光映着他的脸,天神般光彩夺目:

 

“我今夜来,只是想确认一下那个人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谁?”反射般的,她开口问,然而心中刹那间却震了一下。迦若果然只是微微而笑,温和地看着她,宝石额环下的眼睛深蓝如海:“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他伸过手,将手上那一朵紫色的野罂粟递给她,神情和动作宛如当年。然而阿靖看着他,看着他手中那朵幻力凝聚成的花,眼色冷漠,动也不动:“迦若祭司,我从来不接收敌方的任何东西。”

 

迦若深深看了她一眼,忽然微笑——弹指间,那朵罂粟骤然化为粉末,随风消散。

 

“你说得对,我们再也不能回到从前。”他大笑,回身,然而笑容中却有轻松释然的表情,“冥儿,你记住了:从这一刻起我们便是你死我活的对手。如果萧忆情带着听雪楼人马踏入月宫半步,我一定要让他神形俱灭!”

 

“我会尽力劝他放弃进攻拜月教的计划。”静静地,绯衣女子忽然回答了一句。

 

转身离去的迦若和站在身后的烨火同时惊住,看着他探询的目光,阿靖却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血薇,淡淡道:“进攻拜月教本身就是不明智的抉择——无论从公理还是私心出发,我都会尽力劝阻楼主罢兵。”

 

“萧忆情……他是叫做萧忆情罢?”白衣的祭司微笑起来,摇摇头,“他不会听你的劝告的,他有他出征的理由。何况,拜月教灭亡了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的微笑,虽然温和,然而却有洞彻一切的残酷和冷漠。

 

“我无法对你出手……师兄。即使师傅有那样预言,我发誓:即使你动手杀我,我也绝不会对你出手!我要破除这个命运的诅咒。”绯衣女子收起了剑,语声几近叹息,“我不想看到这一天……也不想看到你和楼主动手。”

 

“冥儿。”听到那样的话,迦若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回过头,静静看着阿靖——即使两人划清了敌我的界限,他却依然坚持叫着这个名字:“冥儿,不要试图逃避。即使将来在将剑刺入我心口的时候,也要正视我的眼睛!”

 

不等她出言,白衣祭司微微又笑了起来,忽然伸出手,抚摩了一下女郎的长发,轻声道:“上天创造出生命,也许就是要让你看看这个世界、到底可以残酷到什么地步——

 

“或许将来你会杀了我、或许我会在那个诅咒实现前先杀了你——我有足够的勇气看着未来,相信如今的你也应该有……是不是,听雪楼的靖姑娘?”

 

那一刹那,阿靖居然忘了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听着他微笑的嘱咐,她暗自咬紧了牙,不出声的、用力点了点头。不知不觉间,她仿佛又成了往日那个聆听师兄教诲的女孩。

 

“很好,我知道你不用我担心。”迦若继续微笑,拍拍她的肩膀,“你一向好强,如今也有足够的能力了……所以——!”

 

他话音未落,阿靖蓦然拔剑!

 

“叮”的一声,从他指间射出的光芒击在剑上,四散消失。

 

“哈哈……很好,冥儿,你从来不曾让我失望呢。”迦若猝及出手,在落空后却击掌大笑,转身,离去时忽然间闪电般的看了在一边警戒的烨火一眼,微笑,“我还记得你……能驭使红蝠王的苗疆小姑娘……你不认识我了么?”

 

在两个女子都没有回答过来之前,拜月教的大祭司一声长笑,伸出手指凌空画了符号,转瞬间,他的身形消失在原处。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要跟大家说再见了,我们下期再见。

 

背景音乐:护花铃 永寂

梦之琉璃 听雪楼

李闰珉 – Love Hurts

矶村由纪子 – 草原の涙

古剑奇谭 – 天净沙

钢琴曲 – 最终幻想

西村由纪江 – 星がきらめくように

石进 – 夜的钢琴曲三十

石进 – 夜的钢琴曲二十五

石进 – 被时光移动的城市

石进 – 19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