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一个人的地老天荒》美景&井然 主播

p2263437179

 

 

 

文/陈千亭   十年前,我和寒念大二,寒是班长。   那年秋天我因打开水不小心烫伤了脚,是寒每天清晨将我从六层楼的宿舍背下,用自行车载着我去上课,中午将我送回,下午上课又来接,一天需往返四次。没课时,他还会将我载着在校园四处溜达,或者出去逛逛街。一个月后,我的脚伤痊愈。寒也因此在那一季校学生会改选中,以压倒多数当选为学生会主席。     从寒当选学生会主席后,他就和我疏远了,而我,也是能避就避。只是,夜深时,我总是会忍不住想他。一季过去,很快到了冬天。一个清晨,天刚亮,我就被门房大爷叫去听电话。我迷迷糊糊抓过电话。“是我……”,寒在那边低低的说:“10分钟后我在女生宿舍楼下等你,出来,好吗?”我缓缓放下电话,那份自寒胜利当选便压抑的痛苦全都涌上心头,而寒的那句话,那句低低的恳求──“出来,好吗?”──却又让我最终下了楼。寒正靠在一颗树上,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吸烟。我走了过去。他抬起头,满眼血丝。“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一声不响的跟他走到了植物园,在那棵建校时栽下的已有75年的老树前他停了下来。寒转身看着我。“一开始,我帮你是为了拿你做筹码……”他哑着嗓子说,我漠然的听着。“可是,我没想到……,没想到会爱上你……”泪水漫出了我的眼眶,我低下了头。“你看……”他抓起我的手将我拉到那棵树近前,指着树上的什么让我凑近去看──那上面并排刻着我和寒的名字,留下的日期是寒当选的那天。我转头呆呆的看着他,“这棵树是绝对不会有人毁去的。”寒温柔的解释说。我霎时了悟,反手紧握住了寒的手。就这样,我和寒走到了一起。     寒总喜欢每天清晨在楼下等我,然后两个人牵着手在寂静的校园散步,到那棵刻着我和寒名字的树前静立片刻,即使什么也不说,心里也膨胀着幸福。有雨的日子,我尤其喜欢和寒呆在一起,两个人撑一把伞,相拥走在夜晚的校园昏黄的路灯下,看雨被灯光照射成一帘帘的雨丝。     大三的下学期,寒被提名为优秀学生干部候选人,按不成文的规定恋爱者不许评为优秀学生干部,老师让寒装作和我已分手,避过风头。寒对老师说,他宁可不当优秀学生干部,也不能伤害我。当我辗转知道这件事,已是大四了。那时候,我们都开始考虑毕业后的去留问题,我想留在武汉,寒想南下深圳。我想寒为我留下,寒想让我跟他走,可是我们都不肯说出口。在得知寒为我放弃了优秀学生干部资格时,我问他值不值,他说:“既然我们不能保证以后,起码应对得起现在。”我泪落如雨。我对寒说:“只要你开口,我随你走。”寒苦笑地摇着头。那时年轻,怕以后的日子背负责任,如果能爱一辈子还好,假若将来我们哪一个不再爱对方了,却又因对方为自己的牺牲而心怀愧疚,爱情成了怜悯;假若彼此的事业以展得好还可以,假若发展得不好,就会责怪要求自己留下的一方,爱情成了借口。我们都害怕,害怕敌不过现实的无情,更重要的是,我和寒都已怀疑爱情的天长地久,我和寒再也不肯到那棵刻着我们名字的树下站立。     那年国庆节的夜晚,我和寒到珞珈山顶看城里放烟花,我们相偎着,看一朵朵烟花在漆黑的夜空绽放,映衬着天空黑的背景,分外绚烂美丽。寒突然问我,“你说爱情象这烟花吗?”我凝神看着天空,一朵烟花绽放后,夺目的美丽在天空沉寂片刻,又一朵烟花升上天空……“是啊!像烟花,一朵完了,又会有一朵……”我哽咽地说,心里痛得不能自己,我们突然拥着对方,在那样美丽的夜晚,我和寒痛哭起来。那时太年轻,以为爱情是烟花,所以我和寒相爱,却不肯付出守候,我们都太自私了,自私得不肯为爱情共担应有的责任。     我去火车站送寒。他脸上有不舍,更多的却是豪情,我们没有分离的痛苦,只有深入骨髓的遗憾。寒摸着我的头发,“还会爱上别人吗?”他笑着问,“当然。你呢?”“当然……”我们相视一笑,却又都垂下了头。在我工作一年后,寒写来了第一封也是最后一封信,“在艰难中苦痛挣扎,才知仍深爱着你。所以,向你告别,多多珍重。”

痛哭一场后,我烧毁了关于寒的的东西──我决心做个智者,过好我能把握的生活。以后的日子,我会和某人约会、牵手、相拥。失去后,又会找人陪着再走一段。没有寒的岁月,我是愈走愈远了,只能偶尔听到朋友提起关于寒的只字片言,不是不想他,只是我不能想。     我与寒别后的第三个“情人节”,有个男人向25岁的我求婚,看着烛火摇曳中他恳切的面容,我突然想起了寒。那些似已久远的,以为会和寒牵手相拥走上红地毯的记忆充斥了我的头脑,我流着泪拒绝了那个男人。     第二天清晨,我赶到了母校。那棵树因其重要的纪念意义依然茁壮生长着,我和寒的名字得以留存在上。一直以为,一生中会不断地爱上几个人,所以我任寒走出我的生命。摸着那树上的刻痕,我才深深的体味到,也许一颗心会不断的爱人,但必有一个人在心里藏得最深,藏到连自己都不知晓的角落。当年没能说出让寒留下;没能说出我随他走,不是我的疏忽,而是我实在不知道,那一句话那一个人那一段岁月会和我一生息息相关。我们都曾以为爱情如烟花,只求燃着后那片刻的美丽,是不在乎结果的。直到此刻,我才知道,失去了珍贵的寒,我的生命注定了沉寂。     又过了两年,在同学聚会上,我和寒相遇了。历经七年岁月磨砺,他更成熟了。他陪我在校园四处散步,身边的许多景物依旧,而人事全非。在那棵树前,我们停下,寒仰头看着那树上依稀可辩的字迹,问我:“爱上别人了吗?”“你呢……”我们相对伫立着,许多年前相爱的一幕幕如影掠过,一直都记得,当年刻在树上的名字,是为了爱,是为了一种见证。眼前这个男人,不过是咫尺之距,为何竟成海天之遥。在那棵记录了深爱岁月的树下,我和寒死命地抱着对方,心里痛得叫天天不应,眼里却没有半滴泪。     如今,我和寒都已近30岁了,在经历世事沧桑、红尘争斗后,我们仍深爱着对方。这样的年纪,不是不愿也不是不想相依相守,今天的我和寒,都舍得放下身边的一切──只是我们都不再需要对方的牺牲了。我只能任寒再一次的走出我的生命,明知错了却无可奈何。年轻的时候,我和寒一心想成为对方心中不可磨灭的印迹,至今始知,我们在彼此的心中是无人替代的,那又如何?他只能在他的城市想我,也许是站在深圳高楼的落地窗前,也许是在成功地谈成一笔生意之后。我也只能在我的城市想他,也许是在武汉坐公车上班的途中,也许是正举筷吃饭时。我和寒爱着又怎样?忘不了对方又怎样?心中的爱无人替代又怎样?重要的是,我们没有对方,也仍能好好生活,所有的爱在不能相偎相守的岁月前变得苍白无力。我和寒深爱着彼此,只能守着各自的天荒地老。以后,是必会有一个人陪在身边共度岁月的,寒的身边不是我,我的身边也不是寒。只是过了这么多年以后,我和寒才明白,早在我们当年松开彼此紧握的手后,属于我和他的天空,便满是寂莫的烟花了。

本期配乐:

美景——《爱如空气》

成诗京——《在街上》

李闰珉——《雨的印记》

轻音乐——《一切只是路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