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于心有愧》未央 主播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欢迎您的收听,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是来自飞行官小北的《于心有愧》

摘自:飞行官小北 《别闹,少年》(第二期)
陈奕迅的《于心有愧》里有这样一句词:“良心有愧,原来随便错手可毁了人一世。”所有情绪中,除想念之外,最令人无法承受的就是惭愧了。
惭愧是少数会随时间与日俱增的情绪之一,可恶至极。所以我们需要拟天地为人,用捏造出的神明,来原谅我们因年少轻狂或不谙世事所犯下的过错。
叶三小姐曾发过一条微博:“死之前做个忏悔就一笔勾销了?求个心安?跟神做买卖?你们已永远失去了改正错误的机会,live with it.”
是的,世间没有原谅这一说,即使得到当事人或当事的原谅,人也无法放过自己,过错是镶嵌在时间里的。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与时间作对,如同我的随便错手,如同孟楠被毁的一世,或许吧。
孟楠是我的初中同学。开学第二天,我和孟楠因为值日就成为了“好朋友”——上课铃响,簸箕还没送来。操场划分区域的落叶已经被我和孟楠扫成一堆。
“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来。”孟楠有些着急。
我朝教学楼门口望了一眼,确定另一个值日生不会来了。我鼓着腮帮子呼了一口气,开始弯下腰用手揽落叶。
“别,脏。”孟楠说。
“不按时打扫完要扣分,”我继续低着头揽落叶,“你先回去上课吧,我倒完垃圾就过去。”
那是我第一次和孟楠说话。
倒完垃圾,我发现孟楠站在教学楼门口等我。
“你怎么还没回去?”我走到她跟前问。孟楠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眼神很奇怪,她伸出手说:
“我们当好朋友吧。”
我有些紧张:“待会儿吧,我还没洗手。”
孟楠长得挺好看,稍微有些胖,嘴角有一颗褐色的痣。我常说这颗痣把她害了,因为嘴角长痣的人都比较馋。孟楠说那是美人痣,她以后会出落得很美。孟楠学习很好,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但人没有委员样儿,比较不老实,喜欢跟我开玩笑。
孟楠骗我最过分的一次跟哈利•波特有关。我一直等《哈利•波特》拍成电影。孟楠却说她早就看过了,电影结尾被改成哈利和赫敏骑着扫帚浮在半空中,背景是一个大桃心。尽管她一边说一边笑得喘不过气来,我还是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怎么可以改成这样,太不忠于原著了。”我那时不懂的事情有很多,尤其是关于女孩子,她们说什么我都信。就因为这样,一直被孟楠得逞,我一次又一次为她的“我开玩笑的”窝火。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对孟楠来说,跟我开玩笑就是她跟我暧昧的方式;多年以后我才知道,我那时也在用我的方式跟她暧昧。
某个冬天,孟楠带了一个医院里吊水用的瓶子,装了热水用来暖手。因为烫,她用双手捂一会儿就得松开。我趁她捂的时候用手把她的手紧按在瓶上,想烫她玩。谁知孟楠没有像往常一样反抗,一句话都不说。待我松开的时候,她双手通红。一抬头才发现,她脸更红。
初中三年,我从来不知道暧昧是什么,孟楠也只字未提暧昧背后有什么。加上我俩学习一直很拔尖,老师对我们的“暧昧”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便放开了“暧昧”。那时班里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是一对,除了我们,也除了一个叫薛燕的女生。
薛燕是孟楠的闺蜜,跟孟楠不太一样。如果说孟楠看我的眼神是奇怪,薛燕看我的眼神就是恐怖。熟了之后,薛燕曾单独约我去她家里玩。薛燕坐在沙发上说,你知道我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
我说,不知道。
薛燕说,大哭一场。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
我很少见女生哭,不知道该怎么办。想了半天说,你乐观一点儿。薛燕放下手背看我,眼神里竟带着憎恨。
没过多久, 薛燕跟我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她哧哧笑。
“啥事这么开心,说啊。”我也跟着乐了两声。
“孟楠准备搞一个恶作剧。”她边笑边说,“她写了一封假情书,准备给班里的某人。”
“谁啊?”
“你啊!”孟楠笑得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啊?”
“她觉得好玩呗。”
“无聊。”
“她就那样。你明天就假装不知道,要不然孟楠就该怪我了。”
“好。”
第二天一早,我果然在桌兜里发现了一封情书,写得很露骨,署名却是薛燕。我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孟楠跟我开玩笑我习惯了,但她怎么能署别人的名字害人呢?等中午放学,班里同学走得差不多了,我把那封情书甩在孟楠的桌上说:“以后别搞这些无聊的玩意儿了。”
孟楠一脸狐疑,拆开信扫了一眼,问:“什么意思?”
我将昨晚薛燕告诉我的事讲了一遍。孟楠说:“不是我写的。”
我冷笑一声。
孟楠一边背书包一边说:“我说了,不是我写的,你爱信不信。”走了几步之后,又回过头说,“你宁愿信她是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眶红了。
之后孟楠一个月没跟我说话。
其间,薛燕跟我哥们儿王梓好了。
那天,薛燕把他叫到她家里对他说,你知道我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王梓说,不知道。薛燕说,大哭一场。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王梓说他不知道怎么办,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准备给她递面纸,刚一坐下,薛燕就扑到他怀里了。
听完,我第一个想起的人是孟楠。和孟楠道歉的时候她问我,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不是我写的。我把王梓的事儿说了,我说我觉得薛燕不是好人。
孟楠笑了。
孟楠过生日只邀请了王梓和薛燕,没有我。我多少有些介意,给她买了一本书也没法送,一直放在家里。后来,王梓也跟我置气,嫌我把他跟薛燕接吻的事儿告诉孟楠了。我说,你怎么知道。王梓说,生日会那天特别尴尬。孟楠一边点蜡烛一边说,王梓,你知道我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吗,大哭一场。说着,就假装哭了起来。然后看着薛燕说:“哎呀,我演得不好,薛燕你教教我吧。”
我有点儿不敢相信孟楠会这样,怪不得她没邀请我,原来是为了整薛燕。
我开始害怕女生了,薛燕和孟楠都怕。
后来,我找机会把那本书送给了孟楠。她开心得又蹦又跳,说很喜欢这个作者。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孟楠很陌生,连她嘴角那颗痣也变得非常刺眼。
渐渐地,我跟这群人都走得很远了。在那之后,我没有加入其他小群体,自顾自地学习和玩耍。那大概是我第一次感到寂寞吧。上课还好,下课就坐在座位上复习功课,周围的人来人往都像是故意的。有时我偷看坐在教室另一边的孟楠在做什么。她永远和她的朋友们打打闹闹,包括薛燕。
女人真的很奇怪。
我苦笑。
孟楠转学那天,我们在肯德基见了一面。
“为什么转学?”我问。
“我搬家了。”
“搬到哪儿了?”
“不告诉你。”
我没有继续追问。
孟楠从包里拿出我送她的那本书说:“这本书真的很好看,谢谢你。”
“这是送你的生日礼物,你收着吧。”
“就算借你看吧,看完了有机会还我。”
我盯着这本书,心里的结还是忍不住地被问了出来:“为什么没请我参加你的生日会?”
“没为什么。”
“没为什么是什么?”
孟楠不说话,用薯条拨弄着番茄酱。
“说啊。”
“没为什么就是没什么。”
我看着孟楠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拿起书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跟孟楠两年半的“暧昧”截止在了那一刻。
再次跟孟楠联系是好多年以后,那时我已经工作了。
某次同学聚会上,王梓喝大了,拉着我的手不停道歉。我稳住他问怎么回事儿。
他说:“有件事儿一直没告诉你,孟楠生日会上没有做那件事儿,那是薛燕编的,当时薛燕威胁我不能告诉你,否则就和我分手。”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说没事儿,都过去了,孟楠转学以后我们就不联系了。王梓一脸疑惑地说:“她没有转学啊,她直接从咱学校退学了,好像是去东莞那边打工了”。我心里又咯噔一下。
接着,王梓好像还有话说,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敢开口。王梓说,你知道孟楠现在在干啥。
我摇摇头。
王梓说, 难怪, 你一直在外地不知道, 孟楠当小姐了。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无名火,怒气冲冲地问王梓要孟楠电话,王梓说他没有。我猛地站起来走到KTV 控制台按下静音问:“你们谁知道孟楠电话?”所有人都愣了,一副不认识我的样子。
这时,一个女生笑吟吟地掏出手机晃动两下说她有。
是薛燕。
我没工夫理会眼前这个女人会耍什么招数,走过去直接抢过她的手机走到卫生间翻电话簿。借着酒劲儿,我一边用我的手机拨号一边自言自语:“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电话拨通了。
“ 小北?”
“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有你的号。”
我想问她是不是当小姐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说:“有我的号怎么不联系我?”
孟楠沉默了好久,说:“讨厌你呗。”
可能是我喘气声音太大,孟楠感觉出来了,她问:“怎么了?”
我不说话。
“是不是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故意装傻。
“知道我当小姐了呗。”她语气过于轻松。
我一阵心痛,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隐隐约约在等一句话。那句孟楠以前常说的“我开玩笑的”。但这次却没有等来。孟楠跟我约了个时间见面,叫我带上那本我送她的书。我回家翻箱倒柜找了好久才找到,八年过去了,我头一回翻开。
扉页上写着——我最喜欢的人送我的书。
我咚的一声坐在沙发上。
再次见到孟楠时,我吓了一跳。孟楠瘦了,变得非常好看。可我总感觉她长得跟以前有点儿不太一样。
“你是不是整容了?”
“没有啊。”孟楠笑。
“肯定有,哪儿整了?”
“你猜。”
我盯着她看了半天,还是猜不出来。孟楠指了指嘴唇。
“整嘴唇了?”
“不是,”孟楠说,“我把痣点掉了。”
我这才发现那颗美人痣不见了。
“挺好看的,干吗弄掉?”
“为了控制饮食啊,”孟楠说,“某人不是说嘴角长痣的人都比较馋吗。”
“我那是开玩笑的。”
孟楠眼里闪着光,一字一顿地说:“你说的话我都当真的。”
那天,我一直不敢提起那本书。
我总觉得她的后来,跟我没有看到那句话有很大联系。如果我当初看到了,会不会就跟她在一起,我们会不会一起努力,会不会……
孟楠说她现在过得挺好的,赚得也挺多。她说:“比你多吧?”
我不知道该不该点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孟楠问我看了那本书没。我说没有。
她说,没有就好。
我把书还给她的时候,她又一次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只不过这个眼神稍纵即逝。
“小北。”孟楠叫了我一声。
她翻开书,嘴唇微微浮动,像是在读着什么。我知道她在看八年前她写的那句话。她抬起头,挂着眼泪朝我笑了一下。
我知道我这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了。
青春里有那么多的遗憾,有多少心事萦绕在你的心头久久不能平复呢,也许这就是青春吧,有惭愧才算完整。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本期节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背景音乐:
原来那天的阳光—好妹妹乐队
暗恋—石进
花的微笑—石进
烟火——李伟菘
夜的钢琴曲——石进
请不要对我说sorry—何洁
远在北方孤独的鬼—花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