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拜金小姐》颢蓝 主播

p2377368865

 

 

文/张晓晗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颢蓝,今天要跟大家分享张晓晗收录在《除了爱,我们什么都不会》里的一篇文章,叫《拜金小姐》,与其说是一个故事,不如说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
–颢蓝

第一次知道拜金小姐这个词,是2003年,陈珊妮发了新专辑《拜金小姐》。那时候我才 十二岁,还不能完全理解这个词的意思,但是光是听听字面,就感觉很美,像是一幅塞尚的 油画。能记得塞尚这个名字,是高中时候美术老师说的话,他说在收藏圈的生意人都希望能 有一幅塞尚的画挂在家里,据说色泽鲜明的色块中都藏着钱的秘密。虽然后来我几次向画画
的朋友证实,他们都摇摇头,很可能是我高中美术老师一时胡说,但我依旧深信不疑。
成长过程中拜金这个词一次次被提起,被推向风口浪尖,被讨论,被沉迷,被唾弃。我 也没有辜负自己十二岁的诺言,一直走在爱钱和赚钱的康庄大道上,不曾动摇,并且直言不 讳我对金钱的热爱。但是直到最近,随着《小时代》连续两个暑假的敛财之旅,我才真正不 断被问起这个问题。你觉得电影传达的意义是什么?你们九零后爱钱吗?你为什么那么爱 钱?钱对你们年轻人来说意义又是什么?
那么,我来讲几个自己和钱相关的故事。
可能不是谁都那么“幸运”,像没营养的偶像剧一样,作为一个平凡无奇的少女遇上一个 多金的高富帅。十分犯贱地说一句,无独有偶,我在少女时期恰巧谈了这种恋情。如果说是 出于金钱的角度喜欢上他,那是对他帅气的外表不负责;如果因为帅气高大喜欢他,那是对 他有趣性格的不负责。我们在一个聚会上认识,所有人晃着酒杯喝红酒的时候他把我拉到角 落开了一瓶二锅头。我和他在和平饭店的窗台上,看着不休不眠的上海夜景,一人一口白 酒,辣得哈气,说好爽好爽。后来我用眼线液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纸上,塞进他的名牌背 包里。那个时候我离着十九岁还有一个月。
很坦诚地讲,好想去他们的世界看一看。
每段感情的开始,都不能单一地去推敲原因,毕竟谁爱谁,谁和谁走到了最后,是很随 机的。和他交往后,所有人,包括我家人在内,翘首期待目睹一段王子和草民的童话故事。 我坐在一踩油门就引起整条人行道侧目的跑车里,每年暑假去香港扫货,住遍了上海的五星 级酒店。每天起床一遍遍去玩弄免治马桶,测试到底离它多近盖子才能自己掀起来。背着同 学一年生活费也买不起的包包,装一堆书去上课。有两年冬天,我从来不穿裤子,再冷的冬 天也只有一层薄薄的丝袜,再冷我也不弯腰,在街上从容奔走,我小心维持他喜欢的样子。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年。我们花着钱消磨时光,做很多无聊的事,参加无聊的应酬,从最开 始的浓情蜜意,到最后他歇斯底里的控制,和我丧心病狂的猜疑。 这段感情走到最终,我都 不认为这是经济和阶级的问题,不过是年纪尚轻,难免要在虐恋里找存在感。但是和他在一 起,我从未感觉到金钱压力的消失,反而越演越烈。我必须在他生日时买配得上他消费水平 的礼物,我必须把自己打扮成昂贵的样子去匹配他的名车手表和应酬,我也必须承担他家人 带来的压力,富二代的家庭也并不是大家想象的那样过着王子般的皇宫生活。他们全家上下 都看着父亲的眼神行事,他就像是一个存在于家中有形的神,每次去到他家吃饭仿佛恶战一 场,跟着他父亲用碗装红酒,一饮而尽。
他曾无数次在深夜痛哭,说自己的患得患失,说自己面对生活的无能为力,我说你可以 靠自己的啊。他说你说得倒是轻松,你又不是我。我心里冷笑着,是啊,我不是你,你也不 是我。
所以,爱赚钱的习惯,好像是和他交往之后才养成的。我在工作的时候,他在家里玩游 戏,夜里去和朋友开一瓶接一瓶的香槟,我和他一次次吵架,疏离,最终分崩离析。最终我 还是选择了自己控制人生的感觉,我不爱坐地铁,但是我更不愿意坐在一辆只要他说滚你就 必须滚下来的跑车里,踩着高跟鞋在街上站一个小时拦不到一辆的士。
后来我们分手,我继续努力赚一点点他不屑的钱财,我再也买不起一件曾经身上穿戴的 东西,每个月都捉襟见肘。他消沉了一段时间,谈新的恋情,之后的姑娘显然比我更会把 握,或者两人更加契合,又或者狭隘地猜测比我更能忍辱负重,两人很快走向婚姻殿堂。
和屌丝恋爱很“倒霉”吧,在少女时代终结之后和屌丝恋爱更“倒霉”吧,在奢靡的少女时 代结束之后和屌丝恋爱最“倒霉”吧。是的,我又成为了最倒霉的人。在我工作最辛苦的一 年,我认识了一个影视界同行,可能每个“艺术家”都是贫苦的,习惯性地,每个月房租都要 靠我接济。说句实话,他对我的体贴入微众所皆知,而因为钱的事情,我几次在朋友面前也 驳了他的面子,直到今天我都有所愧疚。但是和他恋爱时,发生了两件让我不愿轻易回想的 事情。
一件事是,某一天他突然很高兴地回家,从书包里掏出一叠现金,说你看我可以买一个 新电脑了。我也很高兴,恨不得抱着他转圈,以为他接了一个大活,但是无论我如何问,他 都支支吾吾不回答,直到最后才知道,是他去银行提钱,前一个客人忘记拔卡,他把卡里的 钱全提了出来。之后我手忙脚乱赶快把钱包好,几乎是飞奔着,陪他去银行还钱。到了的时 候,警察已经站在门口封起了整个银行准备开始调查,失主还穿着制服,看得出,不过是个 公司的财务之类。她焦虑地把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语无伦次地说着谢谢,几乎要跪地表示感 谢,警察享受着这种虚荣,但我觉得他们一定心知肚明。我当时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羞愧的 一刻,更羞愧的是,我还帮他编了一个谎言。
之后我很久没有和他说话,出租车司机问我去哪儿,我说去能甩掉他的地方,这句话发 自肺腑。风吹着我们的脸,他最后哭着说自己处境不易,他也是想让我生活得更好些,给我 买贵的礼物。我让他住口,我内心实在不想帮他分担这种愚蠢的罪责。而后,他还是对我很 好,可是我从心底里开始厌恶他,他每次靠近我我都厌恶,那种厌恶是难以名状的,但是我 相信你们一定都懂。
不久后我们分手了。听说和他分手,曾与他一起的工作伙伴跟我说,这段恋情早该终 结,你们不是一类人的。我说,话也不能这么讲,散买卖不散交情。他想了很久,还是没忍 住告诉我,一次工作,他偷了客户前台的手机,并且最终被客户追查出来,才结束了合作关 系。他也是哭着忏悔,说自己穷的处境,拿起打火机要烧掉自己的手。那些话和对我说的如 出一辙,之前的故事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听罢,我再也不发一言,默默走出了朋友的聚会。
我走在街上放声大哭,非常委屈,仿佛平白无故经历了一次人生污点,虽然自己什么也没有 做错。我也知道他的处境确实艰难,但是艰难或者出身就成为了对万事无能的挡箭牌吗?能 成为报复社会的借口吗?我不知道。
人对世界的判断,不过是源于自己的经验,如果说我喜欢钱,我也可以为了自由拒绝 钱,通过努力赚取属于自己的优质生活。可是有了那两段经历后,我真心实意地讨厌贫穷, 讨厌让自己持续贫穷并且标榜贫穷的人。这类人身上的可怜感总会牵动出可恨的感觉。
想到蔡康永说过的一句话,钱就像武侠小说里的武功,可以作恶,可以行善,如果拒绝 赚钱,就像拒绝练武。不是不可以,但是可能要想好,一旦遇到武功高强的坏人欺负你,你 的对策是什么?
我认得一个老板,曾经多位中国最著名的作家都是他挖掘出来的,少年得志,几起几 落,前些时候投资手机游戏失败,人到中年要变卖房产,不想几个月后又开出沪上有名的餐 厅,照样意气风发。想到关于他的一个故事,曾经余华写过他,说他是穷到身无分文也要把 自己的美国护照插在的确良汗衫口袋里的人。每次看到他,想到这个段子,我就觉得对生活 充满希望。现在我终于可以回答,钱对于我来说算什么,这是一种向上的欲望,对于生存和 美好生活的欲望。
虽然很残忍,但是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因为穷,感情里再美好的部分都可以在结束 后荡然无存。
故事还没有完。我无意间在另一个场合,见到了分手两年的高富帅。虽然他很小心,但 是我还是看到了他在走向我时藏起戒指的小动作。他开车送我回家,一路上我们聊了朝着截 然不同的方向走的两年,大多是场面话,其中所谓的快乐和真实的痛苦,只有经历的人才能 知道。车停下来,他从后备箱拿出一盒首饰送我,里面是我一直喜欢的那款项链,说今晚在 悦榕庄留了一间套房,我们可以接着聊。我笑着拒绝了。他有些意外,我也有些意外。我跟 他挥挥手告别,他问为什么。我说没有为什么,我们现在眼界不一样了,你的世界我也看过 了,但是我的世界你现在看不到。
之后我转身上楼。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爱情中的平等是什么,它根本不能用物质来衡 量,更不可能用缺乏物质来考证,就是两个人看待这个世界的方法是否相同,是否愿意一起 牵手去看看新的风景。而我始终坚持做一个养得起自己、打扮漂亮、有稳固朋友圈的人,活 成一个完整的圆,不是说再不需要生活中塞进另一个人,而是时刻准备好不以条件交换为前 提去爱人,即便在感情散去时我也能干净利落地去爱别人。我想,这样的拜金小姐比那些认 为“爱我就包容我的蠢丑穷”的人,更尊重爱情。
所以作为一个拜金小姐,我努力去寻找一个拜金先生,我们开着挖掘机去挖掘这个世界的金币和完成任务之后的满足感,有了钱,我们才能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很爱钱,但是我们 不用钱去买自尊,买存在感,买对生活的自信心,买那些我们与生俱来的东西。

背景乐:
Love Rabbit-추억은 사랑을 닮았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