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卫琳琅》云凉 主播

p2388213840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云凉,真的是阔别已久了,前两天看到掌柜的把我之前做的《七月和安生》这一期节目发了出来,又碰巧最近这部电影上映,一晃两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这两年里,从武汉到北京,从一群朋友陪伴到孤身一人,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经历让人痛苦也让人成长。我一直有个不是很好的习惯,在一件事情开始前设定一个太过高远的目标,又在它稍稍偏离轨道时迅速放弃,这可是说是一种强迫式的完美主义,也能说是一种懒惰和无用。下了无数个决心想要从今天开始过得与众不同,想要从这一刻开始一个崭新的自己,每每都会落空。前天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坐在车上看雾霾的北京,昏黄的灯光一盏盏迅速飞逝,想到回来之后可能所差无几的生活有那么一瞬间会感到有些绝望。所以啊,还是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每天,至少每天要有一点点不一样,虽然你不能接受这个世界,但至少也要尝试着不被它抛下。那就从这阔别已久的第一期节目开始吧。这一期节目呢,想要给大家讲一段故事,来自一个特别有才华的姑娘的一篇文章,卫琳琅。

卫琳琅在灯下翻看着琴谱,晋升妃位的金册随意地搁置在一旁。金册是午后给送来的,一同送来的照例是数不清的赏赐。跪下接旨的时候她看到地上有一处陈年的污渍,恍惚间周围已经变得安静,然后她便接过了金册,成了良主子。

傍晚时分有人传话过来,说皇帝要在这里用晚膳。她本来身子犯懒连茶水也不想用,当即吩咐下去赶快备齐了皇帝爱吃的小菜、清粥还有杏仁酪。皇帝一向注重养生,从来不贪口欲,饭食都以清淡为主。

待准备得差不多时,就听到宫门外悠长的通报声。皇帝满面春风地走进来,想必是近来政事都还安稳。这好像是琳琅在春猎回宫后第一次见到皇帝,她看着眼前的皇帝仿佛看着梦里的皇帝,在每一个梦里和她相视一笑的皇帝。用膳的时候皇帝给她讲了几个有趣的故事,她听得开心,不觉间也进了些饭。

饭后皇帝的离开好像也将这诺大宫殿的生机一同带走,只留下无尽的萧索。她不是什么良主子,她只是这萧索的一部分,是后宫里的一件摆设。其实,就算当年嫁到了纳兰府上,日子大概也没有什么不同吧。依旧是一个要依附于他人而生的女人,一个要遵循规制的女人。这和被工匠雕刻出特质模样,又给摆到合适位置的家具有什么分别?在后宫里无非是更加华丽也更加空洞而已。但她仍然感激皇帝,在皇帝的笑意里她觉得自己像是植物,虽然依旧脆弱不堪,但仿佛有了自己的生命,有了自己的盛开和枯萎。

春猎时随行的嫔妃只带了她一人,宫外不比紫禁城里,到底还是瞧见了容若。也是在瞧见了容若后,卫琳琅才开始怀疑皇帝为何会带上了她,怕不只是要她服侍,更是要试探她。自进宫后,也曾受过不少苦,唯这个时刻最为悲哀。       年少时确是与容若朝夕相处,生出绵绵情意来。他们在音韵和诗词上的喜好相近,高水流水的知音是可遇而不可求,二人都极为珍视这份情谊。她那时一直以为自己会嫁给容若,可以像容若承诺她的“一生一代一双人”那样,日复一日地有着细水长流般的安乐。只是后来才知道,所谓承诺,说出后也就离背弃不远了。以他人的承诺当作生命的根基,就要承受得了日后生命的坍塌。

男女之间两情相悦已是难得,可是想要结为百年之好,只有两情相悦还不够。以纳兰家显赫的声势,怎会容得了她去做梦?如不能嫁给容若,她宁可一死了之也绝不会进宫。只有这身贱命,左不过哪里投了湖自尽便是。她不怕死,容若许了他”一生一代一双人”,她便不能冠上纳兰以外的姓氏。       几乎是猝不及防间,容若已经迎娶了卢氏。琳琅看到表哥眼里闪着光芒,知晓他亦是对这桩婚事满意的。她忽然不想死了。她只想看看,没了容若的琳琅又能活成什么样。接下来,进宫,册封,卢氏病逝,一桩桩,一件件,自己的,别人的,她都不在意,都装做不在意。然而眼下,皇帝到底知道了那段往事。琳琅是他的妃子,容若是他的侍卫,这二人若不能彻底臣服于他,只怕要一损俱损。君臣有别,她首先是他的妃子,其次才是她自己。容若也一样。他们都不能只是自己。皇帝有次漫不经心地提起狩猎时的情景,说纳兰容若的箭法极为出色。琳琅只镇定地说道:”唯有这样,才配得起做御前侍卫。年少时与大人有些兄妹情分,入宫后再没了往来。知道大人忠心侍奉皇上,这就够了。”皇帝又和她聊了些别的,跪安后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她不晓得皇帝是否放下了,只知道自己是彻底放下了。年幼时只知与容若细水长流的眷恋,入宫后遇了皇帝才见识到另一种波澜壮阔的情爱。容若的绵绵情意已付她人,而她也成了爱新觉罗家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这样,又有什么不好?

琳琅的生活过得平淡。一无所求的人,生活总归是淡如清水。皇帝不来时,她便是弹琴念书。有些书能看懂,有些书看不懂。看不懂也无妨,下笔的男人,其实没有几个真的懂得女人,又真的肯为女人写些什么,更不要说是宫中的女人。她偶尔自己也写上几句,但写过后就烧掉,火焰灼烧,只留下灰烬。也不必再写,这世上所有的诗词都抵不上”纳兰容若”这四个字曾经的美丽。有了身孕后,日子总算有些盼头。她常常拖着腮望天空,想着自己的孩子会是什么模样,想着想着还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容若病逝的消息传来时,她并没有太过伤心。那是个如谪仙人般的男子,本就不该在这尘世,他一定会化为有灵气的物什。生产如同走了遭鬼门关,恍惚间还看到了容若。那是年幼时的容若,是那个彼此倾心相许的容若。她问容若道:”表哥,你还好吗?”容若答了她什么她没听到,只听到一片嘈杂,混着婴儿的啼哭声,还有什么”是个小阿哥”。醒来后皇帝坐在床畔,高兴道:”琳琅,我们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春日的阳光透过窗洒在皇帝的笑容里,有过这一刻,便不曾辜负那些个独自一人哭泣的夜晚。

卫琳琅活了五十岁,无疾而终。她走的时候,正是这个王朝的盛世。她于这盛世那样微不足道,很快就会被忘记。       宫里又迎来了新的主子,二八年华的女子,笑容比春天还要明媚鲜妍。皇帝不来时,她便在灯下做女红,或是想一些琐屑之事。月光倾泻在宫墙上,夜复一夜。

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主播云凉,下期节目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