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至少还有回忆》陌城 主播

p2389235116

 

 
文/曾健
窗外稀薄的雾气升腾而起,逐渐笼罩了静谧的夜晚,使得城市的夜景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从早晨到傍晚,天空就像破了洞似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时断时续,整整下了一天,这多愁善感的天气着实符合藏上江南的风格。
这座叫做林芝的城市,因为自然环境和气候条件与江浙一带相似,所以被世人称作藏上江南。已经忘了这是第几次来这里,但有一点很清楚,除了拉萨以外,林芝是我目前到的次数最多的西藏城市。
下午,一个人撑着伞沿尼洋河堤往市区走了一遭,缓重的步履趟过车水马龙的街道,熟悉的景色次第映入眼帘。远处,一缕轻盈的薄雾横在山腰,恰似一条洁白的哈达挂在树梢;脚下,尼洋河水奔腾而过,像极了每天匆匆而过却又无力留住的时间。
以前来的时候,大多数队友都还在,以文姐为首的伙伴们每次都会搞一个小小的聚会,既为像我这种远道而来的朋友,也为在这里的他们制造相聚的时光。服务期满,队友们各奔东西,有回家的,有去其他城市发展的,有回学校继续深造的,还有留在西藏的,大家犹如蒲公英的种子一般,在离别的钟声敲响的那一刻,随风飘走,散落天涯。
此去经年,大伙都在不同的地方结交了新的朋友,从事起新的工作,经营着新的圈子,开始了新的生活。曾经近在咫尺的我们,因为时间和距离的原因,联系的频率和见面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而今,当我走在并不生疏的街道,看着我们曾经充满欢歌笑语的KTV和咖啡厅,再环视一圈周围陌生的面孔,一股心酸莫名地从心底泛起。
上一次来林芝是去年的清明节,踏着季节的蛩音伫立尼洋河畔,终于赶在桃花节谢幕前饱览了一次藏上江南的桃花,体验了一把中国最美的春天。
孟春时节的林芝跟现在一样,阴雨绵绵,山上的雾和天空的云完全融为了一体,连续几天看不清山巅的形状。回拉萨的前一天下午,我们一群人窝在咖啡厅包间里喝茶、打牌,趁着大伙儿玩得高兴,我跟俊生骑上单车朝尼洋河对岸的大片桃花林驶去。争相竟艳的桃花看似近在眼前,但要到达却相当费时,我们骑了半个多小时才来到山脚,而桃花盛开的地方却在半坡,我们不得不将自行车锁在山下徒步上山。经过一番折腾,终于抵达心心念念的花林之中,却发现近距离观看,那片桃花并没有在远处看到的那般美好,可见距离产生美说的挺对。
想起这些往事,仿佛历历尽在昨日,我掏出手机给俊生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又听到了他熟悉的声音,还有我们俩之间惯用的调侃。然而,除了例行公事的嘘寒问暖以外,已经没有过多的闲聊交集,甚至几分钟的通话中还出现了一段尴尬的沉默。最后,由于信号不稳定通话突然中断,中断了就中断了,我没再打过去,他也没有回过来。不是没有必要,而是确实没什么重要的事。
我沿着记忆中的那条干道往回走,从云层深处落下的雨滴滴答答打在头顶的雨伞上,雨珠跌碎在伞面渗透下来,似乎也飘进了我的眼角。途中给文姐发了条微信“文姐,今天下午在大街上走了一圈,还下着雨,想起你以前还在的时候,一股莫名的酸味涌上心头”。文姐回复说她过几天要回一趟西藏,回来看看这个镌刻了两年唯美青春并被她称作第二故乡的地方。
去年五月份,老秦走的前一天,我用电动车载着他把拉萨城转了个遍,晚上还特地陪他去大昭寺,一圈绕完,站在寺庙正门口,他双手合十,向着大昭寺深深地鞠了一躬。可是五月份刚回去,十月份又回来了,还跟我说以后每年都要回一次西藏。我没有相似的经历,无法体会他们内心的感受,但我明白,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西藏情结吧。
夜幕降临后,去小蔡那里取正装,晚上十点多,他还在办公室加班,曾经轻松稚嫩的脸庞挂满了长期熬夜和睡眠严重不足带来的疲惫。我拿到正装就走了,几乎没做停留,他还要加班,我也还有事情要处理,我们都在各自的时空里忙碌着。
这座沿尼洋河分布的城市,宗教氛围和民族气息都没有拉萨那般浓厚,饮食习惯和市政建设跟内地城市类似。来了好几次,每次都置身其中,对城市的布局和形状缺乏整体的印象,要是随便拿一张城市的照片摆在眼前,我也未必能一眼认出来。为此,我决定找一个制高点,好好观赏一番这个藏上江南的整体风貌。
第二天清晨,大雨初霁,我早早地来到比日神山脚下,从入口处沿盘山公路上山。一路上,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泥土的芬芳和夜雨蒸发的雾气,不时还能看到三五成群的藏香猪悠闲地躺在路边,丝毫不理会从身旁经过的行人。上山途中,随着海拔逐渐升高,沿河流分布的城市全景也越来越清晰地映入双眼。到达山顶之后,林芝老城区全部呈现眼底,城区内,房屋鳞次栉比排列,几条干道纵横交错,隐约能看到城中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尼洋河穿城而过,犹如一条生命的航道,带来了繁荣的精气,带走了俗世的浮尘。
在一个视野开阔地驻足片刻,将林芝老城的全景深深定格在了眼眸之中,然后跟着转经的人群走上了山顶的木栈道。栈道在静谧的山林里向前延伸,随处可见的五色经幡在湿润的空气中随风摇曳,走在前面的藏族阿妈手摇转经筒,口中的六字真言在郁郁葱葱的树林深处回响。
走完木栈道,林芝的新区和老区都在脑海中有了大概印象,这座掩藏在群山密林之中的西藏小城,于我而言谈不上熟悉,却承载着不可磨灭的回忆。
刚到林芝的时候,一个学弟建了微信群,主要用途是商量大伙儿何时能够抽时间聚一聚,在林芝停留了8天,我们也在群里讨论过几次,但直到我走的时候,大家都没能抽出时间碰面,因为实在太忙了。
离开的前一晚,我去小蔡那儿还正装,没有见到人,把衣服放在了他们单位的值班室。他在电话里面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应该是明天下午,他说那明天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
因为行程有变,第二天一早我就坐上了回程的车。小蔡临近中午给我打电话问在哪里,我说在回拉萨的高速上,他问怎么提前回去了,不是说好中午一起吃饭吗。
我笑了笑: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
电话那头传来他有点惋惜的声音:哎,你这次来都没好好招待一下。
我清了清嗓子说:没事,你很忙我也很忙,大家都比较忙,下次有机会了,咱们好好聚一下。
他在电话里笑了笑:那行吧,你一路平安。
挂了电话,我在微信群里面跟伙伴们说了声我启程回拉萨了,下次再聚。过一会儿学弟在群里问怎么这么早就走了,都还没来得及碰个面呢。
我说不要紧,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满是歉意回复:都怪我,这几天一直很忙,搞得连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挤出来。
我说:以后我会经常来,你的饭跑不掉的。
忙得连碰个面的时间都没有,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但这一次我算是切身体会到,不是所有的“忙”都是敷衍和推托,很多时候是无奈。我们在不同的环境里肩负着各自的使命,有时甚至要牺牲睡眠和吃饭的时间去完成至关重要又无法推卸的任务,最终顾不上对家人的陪伴和与友人的相聚
再一次带着回忆离开,也期待着下一次再见。可能有人会说,再见就是再也不见,没有什么可期待。或许他们说得对。能否再见一切随缘,可以惋惜,但不会遗憾,因为,至少我们还有回忆。
背景音乐:
赵聪 – 江南印象 – 琵琶版纯音乐
李戈 – 夕阳山顶 – 纯音乐
阿酌 – 雨碎江南·印象(箫)
宗次郎 – 故郷の原風景 – 纯音乐版
董贞 – 半月琴 – 笛子版纯音乐
网络歌手 – 悲伤的回忆 – 伴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