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随性就好 何必刻意》陌城 主播

p2396024106

 

 

文/曾健

浑浊的雅鲁藏布江从面前奔腾而过,在大拐弯处撞击着河岸松弛的泥土,溅起无数水星沫子,扑面而来的空气也瞬间变得湿润。
正闭着眼睛靠在车窗上享受窗外呼啸而过的清凉,身旁的同事突然拽了一下我的胳膊,指着远处的云团激动地说:快看,南迦巴瓦峰。我昂起头,远山之上云蒸霞蔚,俊俏的山峰在云山雾罩之中若隐若现,恰似仙境一般。没错,这就是南迦巴瓦了。
记得两年前第一次来的时候,因为天气原因,南迦巴瓦的半山腰以上一直被云雾包裹着,我们一群人在山脚等到天黑都没能等到云雾散去。没想到两年之后的今天,竟能无意之中一睹中国最美山峰的芳容,哪怕只是冰山一角,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因为有任务在身,所以对云层深处的南迦巴瓦只是匆匆看了一眼,没能停下来仔细观赏,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之前在哪里见过。
回拉萨之后,翻看着相机里面南迦巴瓦的照片,再从网上搜索山峰的全貌,才发现,自己以前确实见过南伽巴瓦。我找出了两年前那张照片,那是在出差途中拍的,连近处的Z型公路都与网上的一模一样。记得当时车队翻越色季拉山,目光所致的前方,一座雪山在夕阳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吸引了我的眼球,我赶紧取出相机,顺势将远处的盛景装进了镜头,没想到,那居然是我目前唯一一次见过的南迦巴瓦全貌。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也时常把忙碌、没有时间、没有精力等词汇挂在嘴边。忙到失去了闲心,无暇顾及路上的美景;忙到奔波于生计,使得审阅世界的眼睛和心灵都蒙上了疲惫的尘埃。
其实,大自然一直都在率性地展现自己的本来面目,从来不会刻意加以掩饰和隐藏。倒是我们自己,总是碍于旁人的评价和周遭的环境,一再压抑内心深处的驿动,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却迟迟不能启程;有机会经营人际关系;却往往不愿主动,时过境迁后只有扼腕叹息。
不管从事什么职业,我们都很难有太多的专属时间去旅游、思考和探索,所以无论何时何地,遵从本真的内心,不拘泥于别人的眼神,时刻保持属于自己的那份闲情逸致,对于寻常人家的你我他来说,尤为重要。懂得从仓促的步履间隙里挤出一份驻足凝望的片段,能玩的时候就好好地玩,能嗨的时候就尽情地嗨,如此,生活方可异彩缤纷,而不至于干瘪无味。

金秋十月,北京还紧抓着夏天的尾巴不肯撒手。趁着酒后微醺的劲头,穿过摩肩接踵的人群,来到什刹海畔,选一家人少的摊位坐下,点上一杯贵得离谱的酸奶,吹一吹从湖面飘来的风,才上眉头的酒劲慢慢消散在心头。
对我来说,喝酒最好的感觉就是微醺,觥筹交错之间,只要能把握住微醺的度,便能一壶浊酒尽余欢。想起多年前,每次都能在微醺的状态下,用合理的结构将词组和句子堆砌成把心事展现得淋漓尽致的优美篇章,不矫揉,不造作,随心而动,随兴而起。一晃多年过去,饮酒很难再把握住理想的尺度,酒后也难以勾起提笔的欲望。
后海的酒吧街人头攒动,来自大江南北的旅行者在人声鼎沸中经历着都市的繁华与喧嚣。湖畔有一垂钓者,四十来岁,坐在岸边的石护栏上,双眼自然盯着湖面,丝毫不理会身后嘈杂的世界。
我来到他侧后,见桶里的鱼都不超过十厘米,便好奇地问他:“鱼这么小,钓起来有啥用啊?”
他回答:“钓着玩儿呗,管它有啥用。”
我又问:“这些鱼是钓来自己吃还是卖掉呢?”
他答道:“卖给别人。”
我继续问:“这么小的鱼,谁会买呀?”
他回答说:“谁愿买就卖给他,没人买就算了,大不了自己养着。”
他见我没再接话,便主动问我:“小伙子从哪里来的呀?”
“拉萨”
“噢,挺远的啊,拉萨有人钓鱼吗?”
“有,但是很少,有些藏族朋友不吃鱼。”
“钓着玩儿呗,谁规定钓了就一定要吃呀。”
他说得蛮有道理的,以至我无言以对。
从后海出来,走在古老的街道上,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匆,与拉萨的慢节奏生活相比,这里明显多了一份匆忙与仓促。
北京这样的城市,承载着许多人的梦想与追求,但也因为生活的压力,让不少的人唏嘘和感叹。那位四十来岁的垂钓者,正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尴尬年纪,生活的重担在青睐别人的同时不可能独独忽略了他,但他依然于闹市之中独辟蹊径,悠然垂钓于人山人海之畔,从心出发,在俗世中做到与世隔绝,如此心境,实在难得。

从山南市区出来,顺着沿江公路一路向东,左侧是高山绝壁,右侧是涛声震天的雅鲁藏布江,只有打在远处山顶上的落日余晖,在告诉着我们这是一天中的黄昏时分。车队在高山峡谷中驰骋三个小时以后,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一个接待中心。这里距离加查县城只有几公里,因为江河拐弯的原因,突兀的山体挡在了接待中心与县城中间,使得此行的夜宿之地安静地躺在了高峡深谷之中。
酒席散后,披上外套信步走在接待中心的院子里,风从河谷深处吹来,夹杂着丝丝凉意,不远处瞬间响起黄叶飘落的沙沙声。夜空中万里无云,院子里也空无一人,只有天上闪烁的繁星与地上到处矗立的路灯遥遥相伴。不禁停下脚步,闭目凝听,葳蕤的大地寂寥无声,睁开眼,头顶,满天星斗;耳畔,涛声如诉。
回到房间,喝醉的同事多吉正坐在床沿上抱着垃圾桶狂吐,我上前搀扶,他却一再跟我说他没事,让我早点休息不用管他。我理解,人越是这种时候越不想被打扰,我很识趣地给他倒了杯开水然后躺下。没过一会儿,吐完的多吉开始掏出手机给女朋友打电话,听筒两头都是情侣间恩爱不尽的柔言蜜语。我心里暗暗发笑,想不到平时言迟口钝的他,喝醉之后居然有那么好的口才,情话铺天盖地,说得我都感动了。
其实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平日里用冷漠的铠甲把自己伪装得水泄不通,一旦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加上酒精的推波助澜,那些羞于启齿的话语定能够很自然地表达出来。通常情况给人的感觉你是喝醉了,但正所谓酒醉心明白,不管真醉还是假醉,只要是发自肺腑的语言,只要没有经过人为刻意的包装和修饰,哪怕很随性地表达出来,也值得去聆听。
等多吉煲完电话粥,我起身跟他交谈。
“女朋友在哪工作啊?”
“山南市农业银行。”
“噢,异地诶。”
“我每个周末都要回去看她。”
“那你挺辛苦的啊。”
“还行,就两三个小时车程而已。”
“在一起很久了吧?”
“两年多,快三年了。”
“要结婚了么?”
“对,家里面已经同意了,只要想结,随时可以结?”
“嗯…要是不想结呢?”
“不想结的话我们就一直谈恋爱。”
多吉说完憨憨一笑。不想结就一直谈恋爱,想结随时都可以结,多么随性的想法。从恋爱到结婚,把那些人为的附加条件删繁就简,或许会得到更好的升华吧。

动笔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下午5点,地点在接待中心的客房里面。刚结束参观回到住的地方,外套一脱就斜躺在床上,秋天的暖阳透过纱窗照进来,让人思绪万千。
凭窗远眺,山上成片的杨树林早已装点上季节的容颜,窗棂边,金黄的银杏叶子依依不舍辞别了树巅干枯的枝桠,飘飘然扑入大地的怀抱。多么唯美的画面。伴随着山谷中回响的江水拍岸的声音,我不假思索在键盘上敲打起脑海里迸发出来的文字,不需要浓墨渲染,也不需要华丽的词藻,以真切的态度去讲述真实的故事,抒发真诚的感想,表达真挚的情怀,就足够了。

背景音乐:
旦曲阿帝 – 高原之恋
汪峰 – 北京北京
那英 – 梦一场
爱乐团 – 秋天的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