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欧罗巴】《最该为我们人生负责的人》清文 主播

p2404178193

 

 

官方网站:www.yjcgfm.com
新浪微博:@一家茶馆网络电台
公众微信:yjcgwldt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带来的温暖,欢迎大家来到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清文今年马不停蹄的出差生活终于告一段落,也终于回到了德国。气温渐渐降到了零点,呆在温暖的家里码码字、选选歌、跟大家继续分享一些故事好像也变成了一件温暖的事。欢迎给大家收听今天的流浪·欧罗巴。

今天想要跟大家聊的话题呢,是有感于八月份的挪威之行。挪威呢,并不是大家欧洲旅游的热门国家,所以网上有关于挪威的推荐、攻略都并不多,我们出发的时候也只是草草地扫了一下网上的帖子,就定了几段登山徒步的行程。

第一段徒步,我们定在了哈当厄尔峡湾尽头一个叫佛拉姆的小镇,周边的山都并不是很高,一直沿着哈当厄尔峡湾两岸排开,连绵不绝。我们到达小镇之后就去游客中心询问了徒步路线,由于游客中心还有其他的登山客在我们前后询问路径,我们就理所当然地觉得这是一项发展成熟的旅游项目,是一次简单的徒步,所以也没有做过多的准备,第二天早晨匆匆就上了路。结果一切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地图十分粗略,所以我们找到的上山的路几乎是一条没有开发过的山路,加上昨天下雨,地上会比较滑,最严重的问题,是路上路标比较少,有时候根本找不到路。一个小时以后,我们查看手机定位才发现我们还没到山顶目的地的1/3,按这样的时间计算,3个小时根本下不了山,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走错路了,而且更令人紧张的是,手机没有办法显示明确的路径,一路上也没有任何的路标,如果我们需要到达山顶才能找到下山的路,可能天都已经黑了,这样会非常的危险,而我们刚刚上来的路,以我们俩的登山水平,断然是下不去的。我们一面担心,一面又只能硬着头皮往上爬,期待会有路标出现。又一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我们到达了山腰的公路,这才开始下山。我们一边下山,一边罗列我们俩所知道的野外生存技能,如果晚上被困在山上,我们甚至不知道任何的注意事项,出现了任何的问题,我们甚至没搞清楚应该拨打哪个电话来求助。

之后更让人生畏的,是我们在离开挪威之前的奇迹石之行。网上草草一句难易程度适中,就让我们带着基本装备出发了。上车前司机拿出了一份我们的姓名表,核对了人数,这让我们一面有些担心,也一面有些放心,担心的是这段旅程可能比较危险,司机才需要确认我们的姓名,放心的是如果我们路上遇到状况,比如在山里迷了路,最后也有人会确认我们的安全。

当天的天气非常差,我们到达山脚的时候,天很阴,而且山间雾气弥漫,趁着没有下雨,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攀爬起来。刚起步我们就意识到这段山路并不是一句轻描淡写的难以适中可以形容的,起步的一段基本是岩石路,而山体却比较陡峭,很多地方是几乎成70到80度的陡坡,需要借助铁链攀爬。要到达奇迹石需要越过三个山头,我们还没有到达第一座山的山顶,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也伴随着一些轻微的雷声。我一向都比较胆小,也不知道之后会不会有更多的地方借助铁链,只是想着如果打雷闪电,在山中会非常危险,加上准备也并不充足,所以决定折返下山。我刚到山脚,雨就越下越大,雷电交加,决定继续攀爬的人也陆陆续续地都有回来,也包括一些看起来很有经验的登山者。

雨稍微小了一些后,我走出咖啡厅去等朋友,这时候刚好听见另一队登山者与山脚下管理员的对话。一位登山者问:这个天气可以登山吗?管理员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麻烦你去读一下旁边的安全须知。我心里突然像被雷击中了一样打了一个冷颤,安全须知,我们之前有谁停下来看过安全须知?我都以为这是被人开发好的景点,所以生命是有保障的,可是是谁来保障的呢?这个时候只有我们自己啊,可我们连安全须知都懒得去研究,我们对自己足够负责了么?

朋友一行人终于浑身湿透了回到山脚下,危险艰苦的经历也让大家很自然而然地攀谈了起来。其中一个姐姐说:“在山间打雷的时候,很多人都有意识地蹲了下来,很多有经验的外国人都当即决定下山,可我们仍然大步向前走着,要不是山间起雾严重影响了视线,我们可能都还没有意识到这样走下去该有多危险。再看看我们的装备,不是买了登山鞋,登山服就够专业了,我们的包里甚至连一个急救包都没有!”大家沉默了好一阵儿,都露出了一副我看到安全须知时的表情。回程的车来了,我们上车后,司机并没有清点人数,我们告诉他还有人没有下山,他也冷冷地说了一句:我到时间就走。所以,这位司机也并没有义务确认我们每个人的安全,我们还自以为是地将保护自己的责任转嫁到了别人的身上。我们跟团出游,就把所有的责任都交给了导游,包括自己的生命,我们自己出游,也把责任交给了景点管理部门,也包括自己的生命。可当我们没有任何人可以依赖的时候,才让我们意识到,我们自己才是最应该对自己生命负责的那个人。之后我们跟一堆挪威夫妇聊天,他们从小就接受了登山滑雪的生存培训,该有什么样的装备,怎样实行必要的应急措施,甚至包括被困在雪山中如何保暖等等。再想想我们一无所知就去挑战自然的举动,是叫勇敢,叫大胆还是叫鲁莽?
当晚,我和朋友特地把《绝命海拔》的电影拿出来重新看了一遍,朋友问我:你说这么危险的事,他们在做的时候就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家人和朋友么?我回答说:可这是他们自己的人生啊,他们自己,才是最有权力为自己的人生作出选择的那个人。有这样的选择,也意味着他们要做好承担选择后果的准备。可这样不是很自私吗?朋友又问,我深吸了一口气,又回答:还是一样的道理,这是他们自己的人生,如果家人和朋友以爱为名,剥夺了他们去做他们喜欢做的事情的权力,剥夺了他们选择承担自己人生的权利,对他们的人生多不公平啊?
在这里,清文突然想起了我的爸爸。清文的爸爸,是一个很可爱的人,小时候总是喜欢帮我设计各种职业,想象各种人生。送我去学画画,就说以后当个美术老师多好,轻松又有艺术气质。看我练琴,就说以后当个钢琴演奏家多好,可以到世界各地去演出。听老师说我作文写得好,就说以后可以去当作家,足不出户就可以书写各种人间百态……可是我长大了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跟我说过应该怎么做,要做什么样的选择,因为他知道,我才是唯一一个可以为我要过什么样的人生负责的人。
好了,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又要跟大家说再见了。2016年很快就要过去了,在这里很感谢大家的陪伴和你们在留言里的分享。清文还在努力地流浪, 即使从来没有顺风顺水,也从来都精彩不断,那你们的流浪呢?

背景音乐:
Minnutes – Discover
Daniel Powter – Free Loop
Tant Pis – Joyce Jonathan
Family Of The Year – Hero
Fool S Garden – Lemon T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