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成功的孟婷婷》悠悠然 主播

p2410934514

 

 

文/悠悠然
(爱情总是相似的,请勿对号入座)
罗谦给我发微信的时候已经夜里十点多了,也算不得惊奇,自从他和婷婷分手以后,都是夜里联系我。“婷婷跟了一个男人,有车有房。”我顿了一下回复“那不是很好嘛,人家成功了。”对方安静了很久,“可是,可是我等了他四年哪。”
2012年的时候,罗谦大三,三年以来一直在做各种兼职,9月新生开学,他和小伙伴一起在校门口的大桥上支起了一个摊位,卖一些书和日用品。开摊第二天的中午吧,罗谦的摊位上来了一个姑娘,她看着罗谦,发现这个男孩很白啊,五官不算俊朗但笑起来很温暖。“看看有什么需要的?”罗谦笑着看着对面这个瘦小的姑娘。姑娘移开眼神,在整齐的摊面上慢慢的搜寻,像是在打量着一个人。这中间来来往往一些人,罗谦都是很温和的跟每一个人介绍,虽然有一点点西北的口音,但是真是顺耳呢。应该是一个很有教养的人吧。不会大吵大恼吧。“我要这个四级词汇。”姑娘在杂货堆里拿起了一本薄薄的《新东方》。“好的,你们到大二就可以考英语了,早点背单词挺好的。”“你过了吗?”“哦,我过了,刚过的,英语不太好。”罗谦没想到这个姑娘会反问他,歪着头,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噙着笑。“你大几?”“大三了。”“你什么时候收摊?”“下午六七点吧。”问完姑娘就背着帆布小包走了。下午六点多地时候罗谦的摊位上来了五六个姑娘,其中就有中午的那一个。“啊,你来啦!”罗谦认出是她,又看了其他五个姑娘,他们笑着,看了看罗谦,“我觉得你这儿的东西挺全的,就带我们寝室的来看看。”姑娘的脸颊泛着红,确实可爱。大家买了一些东西就走了。两分钟以后,姑娘返回摊位,“那个,我叫孟婷婷。文秘专业。”罗谦暖暖的笑着,“我叫罗谦,大三了,历史学。”彼此看着,静静的。“恩,可以留一下联系方式吗?”罗谦觉得眼前的这个姑娘像一个怯生生的小兔子。“好。”回去的时候,婷婷觉得心里松动了,应该是个不错的开头吧!
爱情故事总是相似的,不一样只是中间的狗血桥段。
孟婷婷加入了文艺部,我们也互相认识了,有一天她来找我说想跟我聊聊天。“姐,我和罗谦你大概也知道吧。”我和罗谦是认识的,他学历史,博学的男生给人感觉总是有魅力的。“恩,我知道。”“我有点犹豫要不要答应他。”她很认真的看着我,眼神里透着真诚,也正是这个真诚让我讶异,因为我知道他们的开始。“为什么犹豫呢?”“我觉得他很好,比我大,很稳重,很多事能指导我。可是,我怕家里不同意,因为我家里很困难,他家里也不太好。”听她说到这儿,我不知道怎么接,想了想说“那,你家里知道了吗?”“还不知道,家里希望我能找一个条件不错的,因为家里有个姐姐就是这样,他们就觉得我也能找一个条件好的。”
她走了以后,我想了很多,说实话,从我接触到的所谓条件好的男生的择偶标准而言,婷婷不是他们喜欢的类型,残酷点来讲,放在小地方或许还可以,但是,坦白讲,婷婷的家人包括她自己真是高估自己了。
可是,他们还是在一起了。2014年我和罗谦都考上了研究生,离开了葵城。研二的时候,我曾见过他们,罗谦说婷婷也想考研。婷婷的确是比我上次见到她时自信了许多,还是瘦瘦的,涂着跟她肤色不太相称的枚红色口红。
2015年底罗谦说他要和婷婷分手了,原因是他爱上了班里的一个女生,那个女生很有教养,有涵养,于他而言是女神一样的存在。对于婷婷也有愧疚,但是也总觉得婷婷没有对他赤诚相待。后来我从朋友那儿听到另一个版本,说罗谦的女神家境非常好,罗谦也跟她发生了关系,所以要和婷婷分手。听到这些打心底里我也并没有很惊讶。婷婷跑到罗谦工作的地方找他,无果。婷婷后来拉黑了罗谦的所有联系方式。罗谦陆陆续续给我打过几个电话,态度一次比一次懊恼,觉得对不起婷婷,但是还不想回头,他说以前他想带婷婷回他家见父母,婷婷不愿意,他说婷婷不愿意跟他发生关系,说要等到毕业以后买了房子才可以,租的不可以。
“我等了他四年啊,她就这么跟了别人。”我也试着揣摩罗谦的心情,刷朋友圈的时候,看他发的图都很开心,跟他的女神也很幸福,可是也总能收到他抱怨苦恼的微信。我有一次问他,说,你知道最初孟婷婷为什么选择你吗?他说他知道。我又问,那你知道她也因为家庭条件犹豫过要不要和你在一起吗?他说他也知道。“可是,这四年,她不欠我什么呀!是我欠她的。”
讲这个故事,我不想指责谁或者为谁抱冤。我们从小读了很多灰姑娘的故事,甚至是现在一些小说网站上还大片充斥着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情节。每个人都向往更美好的生活,现实粗糙但是也无比强悍的逼人低头。我从不认为一个男人或者女人为了更好的物质生活选择另一半有什么道义上的问题。就像我记得《失恋33天》里,女主角说,对于有的女孩爱情是必需品,LV是奢侈品。而对于另外一些女孩而言,LV是必需品,爱情是奢侈品。只是要问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较好。
长大以后我们总会搞混一些概念,比如爱情,比如金钱。比如性。他们可以融合吗?好像也可以,好像也不可以。只是觉得人不要太贪心,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就去努力得到,千万不要打着纯粹的旗号,自欺欺人。

2014年我考入辽宁大学,上学之前我对研究生生活有很多期盼,比如我要写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比如我要考雅思,比如我要发表很多文章,比如我要去很多地方旅行,爬很多山。直到2016年年底,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我自问,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读一本书了?有多久没有写一篇文章了?有多久没有运动了?又有多久没有思考了?独居能让人冷静,我拿着毛笔,在废弃的稿纸上写着苏轼的词,一首接一首,努力的在找回心里的安静和真实。
昨天晚上我跟麦兜发微信,说我记得是大二夏天吧,我们在图书馆的楼顶,坐在从广播台搬出的靠背椅上,迎面吹来阵阵凉风,他说面前要是大海该多好啊。麦兜说天哪,我那个时候那么浪漫啊。
他说,你最近好不,我说我正要变得好。
配乐(按顺序):
1.半岛铁盒——周杰伦
2.我要你——任素汐
3.星と話す夜——西村由纪江
4.来来回回——甘仕良
5.谁是谁的谁——赵海洋
6.我要你——任素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