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破产少女》颢蓝 主播

p2433746798

 

 

文\张嘉佳

1
去商场买行李箱,刷卡老刷不出来。店员小心翼翼地说:“先生,是否余额不足?”
我说:“怎么可能?如我一般富可敌国的人,给你买嫁妆都绰绰有余。”
再刷一次,依然失败。店员说:“先生,你去提款机检查一下吧。”
也好。出门右拐,插卡输密码一看,冷汗下来了,只剩四百块钱。我能感觉到店员在后方注视我,仿佛正等我给她买嫁妆。
打电话到公司,节假日财务没上班,转账转不出来。我努力冷静,翻翻通信录,发现这座城市里比较好说话的熟人有宋文静。
老子做梦都没想到,三年不见,她已经不好说话了。
我反复强调,各地奔波,有堆用不上的衣服要快递走,所以想买个行李箱。
她借我五千块钱,三千块钱买箱子,指定剩下两千块钱,今晚要请她喝威士忌,十八年的白州。
酒尽人散,我们在路边等司机。
我说:“这箱子真贵。” 宋文静说:“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你可以嫌它色调不对、做工不精、材料不行,就是不能说它贵。只要你觉得贵,就说明它本来就不是卖给你的。”
我暴跳如雷:“你这话的意思,就是穷B买什么名牌,自取其辱?”宋文静说:“三千块钱的箱子能算名牌?”
我暴跳如雷:“名牌了不起啊,老子也是喝过可口可乐的人。”
宋文静赶紧安抚我:“别生气,别生气,真正的名牌我也买不起。”
我说:“你穷B!”
她说:“我穷B,我穷B!”

2
从某一天开始,你突然发现两件事情。你要面对生离死别,参加着婚礼和葬礼,路过着站台和码头,焦灼于睡眠,徘徊于信息,每次的相遇和分开都意味深长。日子无常又决绝,然而你还没有长大。 “
长大个㞗。”宋文静如是说。宋文静天生透明,由内而外,整天瞪着眼,傻子一样生活着,接受每个人的指挥和使唤。
好久不见,宋文静。
她性格很跳很跳,朋友聚会都靠她上蹿下跳,拯救气氛。她胆子很小很小,看起来张牙舞爪,其实吃亏便闷声不吭。别人说的话里有一点点不愉快,她就紧张到死,绞尽脑汁示好。
我问她:“你这么关心别人的感受,自己会不会很累?”
她说:“我也没办法,情不自禁。”
我说:“你的上升星座是双子,过了三十岁应该好一点。”
她说:“真的吗?”
我说:“去他妈的命运,这个世界属于科学,让我们一起破除迷信。”
第一次见宋文静,我们聊天吹牛,她在旁边用铜勺烫皮蛋。
彼时,牛德华叙述他订婚未遂的段子,挺可怜的。他的女朋友在苏州要置业,他立刻把老家的自建楼卖掉,工作辞掉,携款奔到苏州采购一套园区房。刚以为尘埃落定,女方父母说,必须再买一套学区房。
讲到这儿,牛德华闷了口伏特加,说:“其实付出是可以无限的,对方有一点回应,就能持续下去。比方说,如果我女朋友劝劝父母,稍微拖一拖,那么我可能就继续拼命了。”
但女朋友跟他走到马路口,走到她家楼下,红灯转绿灯,站站停停那么久,说了一句:“随便你。”
牛德华说:“不用对方一起冲上战场,只需一句鼓励,我依然会伫立在她面前。然而没有,于是没法再有。”
说完,牛德华喝光了一瓶伏特加。大家看惯了惨剧,安慰两声:“当没发生吧。喂,你喝得最多你埋单。”
结果,宋文静跳起来释放战斗力了。她指着牛德华说:“凭什么要回应啊,谁规定的?”
宋文静兴致勃勃地说:“爱情不需要平等,人与人之间能爱的程度不一样。你爱到一百分,这是你的顶点。对方只能爱到十分,那么,爱到十分也是顶点了。”
牛德华五雷轰顶,立刻觉得自己取消订婚属于错误,连夜赶回苏州。
我们五雷轰顶,见证宋文静的思想走上歧途。
可我知道,她胆子很小很小,小到男朋友被抢也整个人无声无息,不敢正眼去望。
她的三十岁生日恰好元旦,组织大家在一家KTV过。
屏幕上滚动着“祝宋文静三十岁生日快乐”。数十人醉倒,清醒的没有几位。 一个女孩,妆容精致,二十出头,褐色卷发,嘴角一颗痣,像新品饮料的广告模特。女孩点了首歌,坐在吧椅,一句句唱着。我猛地发现她改了歌词。
她在唱:“你乳房下垂的时候很美,就像安河桥下清澈的水……”
她半闭的眼睛飞出一把刀,我顺着望过去,女孩目光尽头是宋文静。宋文静翻阅着酒水单,似乎什么也听不见。
何必这么毒呢?我心想,也只有宋文静才能忍住这口气吧。
宋文静的男朋友叫黄浩,他仰头靠着沙发背睡着了。他的脖子上醒目地盛开着口红印,和唱歌的女孩嘴唇同色。
宋文静轻轻放下酒水单,走出包间。
唱歌的女孩嘴角扬起,放下话筒,走近黄浩。
仿佛一场交接仪式,在所有当事人的心领神会中,完成了新老更迭。
这多让人愤怒,无情的人能沉睡到结果,置身事外。
这多让人难过,深情的人怕防守伤了你,宁可放弃。
按照宋文静的说法,她连对方的十分都没拿到,她直接破产了。
我要了杯冰柠檬汽水,醒醒神,觉得胸闷,打算赶紧离开这里。站起身,看到了这辈子很难忘记的一幕。
KTV内的屏幕下方,一直滑动着客人的各种祝福,突然变成了我见过的有史以来最长的字幕,一行又一行,似乎要倾诉到天明。
她说:“我的生活那么平凡,每天都一样。可是真的一样吗?二十五岁的一天,和三十岁的一天,不一样啊,以后每一天都不会有你了。”
她说:“以为天天见面,原来谈何容易。”
她说:“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你舍得吗?我舍不得你,但离开的人只能是我。”
她说:“我爱你。”
她说:“可是,我爱你。”
她说:“满大街都是六鲜面,为什么你偏偏要和我吃一碗?”
字幕一行行划过,沉默而又悲伤,读到它的人却和故事毫无关系。
因为男生靠着沙发背睡着了,脖子上有一枚口红印,几缕褐色卷发搭在他的肩膀上。
宋文静多胆小啊,连一封最后的情书,也要在对方睡着了才朗读。
因为她明白,这对他不重要。

3
南京的六鲜面,家家端上来一大盆,香肠、鸡蛋、肉丝、皮肚、木耳、猪肝,大刀阔斧地盖住面条。番茄和青菜叫作红绿汤水,香气四溢。坐到桌边,女孩都会跟对面的恋人说:“一碗就够了,我们一起吃吧。”
宋文静和他认识的时候,正在大洋百货对面的巷子排队。刚排到她,老板说只剩一碗了。宋文静正庆幸自己运气不错,她身后的男孩讨好地说:“你一个人也吃不掉,不如分一半给我,我埋单。”
宋文静笑嘻嘻地说:“行哪。”
宋文静问服务员要了个空碗,把自己的面拨进去一半。
男孩笑嘻嘻地望着她,说:“我叫黄浩,你呢?”
过了那么久,在KTV的屏幕上,有一行字默默划过。
“满大街都是六鲜面,为什么你偏偏要和我吃一碗?”

4
往事中的一张张面孔,时光映照不定,忽明忽暗,沿着微笑的纹路,滑下一颗颗泪水。它们包裹着心脏,年复一年地低语,落地粉身碎骨,独自绽开,要许多年以后,才会重新生长出小小世界。
千万霓虹,大厦林立,名牌广告熠熠生辉,穿着一袭长裙的宋文静站在我身边。她说:“这个世界上的东西,你可以嫌它色调不对、做工不好、材料不行,就是不能说它贵。只要你觉得贵,就说明它本来就不是卖给你的。”
爱情也是啊,你付不出代价,就说明本来就不是给你爱的。
宋文静转过头,笑嘻嘻地对我说:“什么上升星座,不管用的啦。”
我说:“那怎么办?”
她说:“挺好的啊,这就是青春。青春就是要烧个一干二净,跋山涉水,刀山火海,才能到达彼岸。”
我也笑嘻嘻地说:“对,祝你飞黄腾达,家财万贯,忘记我还欠你五千块钱。”
一个小时前,她喝掉一整杯威士忌,满脸泪水,说:“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遇到第二个他。可是,我没有第二个青春来爱他了。”
日夜交替,永远有光,永远照耀前进的人。他们破产,他们重建,他们终于习惯异国他乡。

5
行李箱快递回北京,我依然在全国的航线上辗转。
2013年,北京的一场签售,几千人冒着严寒来和我见面。
签售延续到深夜,有个女孩一直在书店门口等着。等到人散,她才怯生生地说:“我能跟你单独合影吗?”
我说没问题。
多美的女孩啊,可惜我纯洁无瑕,没脸索取联系方式。
等她走后,我指责工作人员:“没看到我冲你眨眼吗,你就不能替我要个话?”
工作人员勃然大怒:“眨眼?你他妈的分分钟眨眼几十次,谁知道其中一次会有独特而又猥琐的含义。”
再也看不到她,三年过去,她应该生活得幸福快乐,找到了那个只对她温柔体贴的男生。
喂,那个男生,对她好一点啊,不然老子来偷她的电话号码了。
我们中的每个人,浮世千万里,苍穹无数星,全部都要看过去。
要成为一座海,自己有千百里潮水奔涌。要爬上雪山吃烧烤,要开着渔船追落日,要七老八十写情书,要漂过冰川看极光。
知道你在远方,希望你得到期盼的生活。想看的花都有人种,想喝的酒都有人酿,想去的城堡都轰然开门,想穿的衣服都剪裁正好,想听的歌时光为你唱很久。
我们是约好的,一旦相逢,天荒地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