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故年旧念,看不见他笑如从前》陌小染 主播

b_large_CRj5_7ec50000036c1262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 聆听我给你的温暖 亲爱的听众朋友们你们好 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 欢迎您的收听 我是本期主播陌小染。(Lover s Concerto) 
突然想到前两期做的节目都是那种可以算做有点哲理性的文章,那么这一期突然想换一下,想换一个故事,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故年旧念,看不见他笑如从前。 


莫小默第一次看见许苏是在一家奶茶店里,叫奶茶工坊。那时是一年一度的炎炎夏季,日光明晃晃就投射进来,让人毫无防备,只能默默地让一道道金黄遍布自己的全身,丝丝温热在心里荡漾开来。 
   
  奶茶工坊芳名远扬,这里的奶茶精致美味,少喝总是流连忘返,多喝又不觉得甜腻。 
   
  莫小默就这样慕名而来,大热天地赶了十几站拥挤的公交为了一杯奶茶。 
   
  因为顾客太多,位子显然不够用了,莫小默双眼一扫看见一个空位就赶忙跑过去,只是对面还坐了人,但只有一张桌子。 
   
  “不好意思,人太多了,这个位子有人吗?没有就将就一下吧!”莫小默劈头盖脸就这么一说,把坐在对面那个素不相识的男生主观意愿自行概括了。 
   
  面对一个没心没肺的二女,男生头都没抬,莫小默就把他的沉默当做应允了。 
   
  等了很久才终于等到了莫小默千里迢迢为之而来的抹茶味milktea。莫小默挪挪座位就美滋滋地喝起来。 
   
  貌似过了很久,莫小默才发现许苏的目光在自己的脸上扫描了很久,因为有些尴尬,莫小默主动开口说话了。 
   
  笑嘻嘻地:“那个,我脸上……怎么了吗?” 
   
  男生发觉自己有些失礼,就把眼神放温柔了些,“没有,只是我看你好像很渴。”目光转移到了莫小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解决了的三杯奶茶。 
   
  莫小默才发现……自己貌似真的点了太多。“哦没有啦,因为我很喜欢这种味的奶茶。”然后又抱歉地笑了笑,抱歉让一个男生看见一个女生如此强大的一面,点的还是大杯…… 
   
  男生只是微微一笑,端起咖啡杯在嘴边轻轻地抿了一口。 
   
  后来莫小默就知道了那个男生叫许苏,就在她A中旁边的X中就读。 
   
  莫小默知道许苏的学校离自己学校很近,仿佛就像结识了一位校友一样兴奋,但是在后来的后来,莫小默才对许苏真正崇拜起来。 
   
  许苏是X中的知名人物,因为两校距离不远,A中很多女生也很关注许苏,但是像莫小默这种没心没肺且对八卦没有任何兴趣细胞的人,只对亲近的几个好友和班主任的名字比较熟悉。 
   
  莫小默成绩平平,喜欢在自习课翘课,然后偷偷跑到学校后门逗留,拔草根,在破旧的老墙上留言什么的,不想一次就撞见了许苏。 
   
  莫小默发觉有人转身就逃,刚转身就听见身后的人叫:“莫小默?” 
   
  回头一看,是许苏,马上就挺直了身子。 
   
  “你也逃课?”莫小默惊讶地说。“是啊,不想睡觉,只能来这了。” 
   
  莫小默才发现A中和X中的后门是由一条小道相连的。 
   
  然后,两人就作为患难同party一并坐在了草堆里。 
   
  安安静静地谁也没有说话,许苏只是默默地望着天,莫小默不经意打量许苏,才发现原来许苏成名是有原因的。 
   
  许苏静静抬头望天的样子就像莫小默刚开始看见许苏低着头默默看书时一样,像日光一样明媚的眸子在细碎的刘海下就像隐隐约约闪着一样,白净的皮肤一如他身上散发着淡淡清香的素色制服,在浅蓝色的天空之下,微香袅袅,许苏柔美得像刚刚绽放的百合,虽然这样形容一个女生比较合适,但许苏的帅气是带着很多女生没有的气质。 
   
  莫小默突然就有点无地自容,喃喃一句:“一个男生长的这么好看。” 
   
  许苏嘴角一扬,显然注意到了她的言语,“说了什么?”“我是在想林黛玉是不是投错胎了……” 
   
  下一秒莫小默就发现自己口误了,心里窘迫地对林黛玉默念了无数次对不起。 
   
  许苏却噗地一下笑了,手情不自禁抬起,揉揉莫小默的头发,“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可爱啊。”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可爱啊? 
   
  莫小默仔细回想许苏的那句话,似乎除了许苏真的没有别人说过她可爱。 
   
  即便是顾年,也从来没有。 
   
  莫小默想起顾年,总是有种莫名的惊奇。 
   
  顾年也是学校里举足轻重的头等人物,集少女们脑海中幻想的王子优点于一身。 
   
  不论怎么说,顾年都没有看上莫小默的可能,知道是顾年向莫小默告别之后的校友们一下子沸腾了,脑海中的幻想一下子被现实打破,于是乎,一大堆对此事的议论纷涌而来。 
   
  顾年是想换换口味而已! 
   
  莫小默都入围了,让我们情何以堪! 
   
  快去看天气预报,看看明天有没有红色级别以上警告的暴雨! 
   
  是的,对于莫小默来说,虽然她也暗恋了顾年许久,但这突如其来的胜似美梦的幸运竟如此不可思议地到来了。 
   
  “我们交往吧。”顾年手里拿着两张饭票轻描淡写地说。此时此刻莫小默刚打好的一碗紫菜汤嘭地一下掉落在地,一声哐响莫小默下一秒的反应是摘下眼镜揉揉眼再戴上眼镜。 
   
  “那个……你认错人了吧。”莫小默努力淡定了一下。 
   
  “没错,就是你,莫小默。”顾年在众目睽睽之下简洁直白地道出了这个事实。一瞬间,莫小默只觉耳边一嗡,脑袋一片空白。 
   
  后来,顾年和莫小默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流言蜚语也渐渐平息下来,一开始莫小默是不相信的,但过了三个月后,顾年始终没有提出分手,也再没有关于其他女生的传闻,莫小默心安定下来,回想和顾年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顾年的言语,顾年的笑,顾年手心的温度,顾年发丝拂过额头的微痒,却的确是存在过的。 
   
  “顾年,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喜欢这样一个平凡的女生,喜欢一个毫无存在感的我?莫小默曾这样问过顾年。 
   
  顾年用莫名其妙的眼神望着莫小默:“喜欢一定需要理由吗?” 
   
  的确,顾年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可爱,也没有像许苏一样,带着宠溺的眼神,用手揉揉自己的头发。 
   
  莫小默有些失落,望望窗外的夜空,抱着双膝,突然一颗星很用力地闪了一下。 
   
  “喜欢就够了,这样就够了。”没有关系。莫小默想。她握握有些冰凉的手,仿佛感受到了顾年的温度。 
   
  - 
   
  几次相识,许苏和莫小默就成了哥们,许苏陪莫小默去奶茶工坊喝抹茶味的milktea,莫小默也常到乐室里听许苏弹唱卡农。 
   
  许苏问过莫小默为什么那么喜欢抹茶,莫小默想了想,“不告诉你。” 
   
  因为抹茶是顾年衬衣上的味道,一次莫小默不小心要摔倒的时候顾年扶住莫小默,那个时侯,莫小默清晰地感受到顾年那件淡蓝色的衬衣上面有抹茶的味道,淡淡清香,缕缕芬芳。从此,莫小默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喜欢上了抹茶,喜欢吃抹茶慕斯,喜欢喝抹茶奶茶。 
   
  似乎关于莫小默的一切,都能在顾年身上找到理由。 
   
  莫小默想想就傻笑起来,许苏嘴角一扬:“看来你有喜欢的人了啊。” 
   
  于是莫小默就毫不吝啬地讲起她与顾年之间的一切。 
   
  “你竟然还没有女朋友?追你的人那么多诶……”莫小默没心没肺用力地吸了一口奶茶。 
   
  许苏没有说什么,只是眯着眼笑着莫小默把一整杯奶茶喝完。 
   
  透过白色窗纱,斑驳的光影打在许苏脸上,谁也没有看出许苏那嘴边渐渐消失的弧度牵挂着一抹淡淡的悲伤。 
   
  莫小默一如既往地,十分低调地保持着顾年女朋友的身份。 
   
  顾年没有莫小默想象中的浪漫,没有过多关怀,没有太多惊喜,即便是最开始,一句我们交往吧就确立了关系。 
   
  平平淡淡,顾年没有因为对莫小默告白就降低了名声,依旧是首位红人,在学校里风生云起,莫小默依旧是个默默无闻的女生,成绩平平,偶尔在历史课上画点小玩意。 
   
  这种似乎存在又摸不着实质的关系却一直保持着。 
   
  但最近几天,顾年似乎开窍了,开始对莫小默照顾起来,虽然仍常常是一脸冰霜的模样,却开始静静地关心起莫小默来。 
   
  “出来走走吗。”顾年主动邀请了莫小默。 
   
  “好。”莫小默握着微微冒汗的拳头,显得很紧张。 
   
  月明风清,莫小默和顾年并肩坐在草地上,像是打翻了墨水瓶似的夜空,依然是零落的几颗星在闪烁,然而这一晚它们,在莫小默眼里不再孤单。 
   
  不知道沉默了有多久,顾年突然就抱住了莫小默,莫小默手僵在半空,猝不及防。 
   
  一阵风拂过,顾年身上的抹茶味弥漫,迷醉了莫小默,她没有说什么,一动不动,生怕这一刻,很快要被下一秒取代。 
   
  “莫小默。我喜欢你。”迷蒙中,莫小默仿佛听到顾年对自己,轻轻耳语。 
   
  - 
   
  莫小默又去了许苏的音乐室,这一次莫小默没有专心听顾年弹吉他,即便是卡农,也没有吸引住莫小默那还未梦醒的灵魂。 
   
  “听腻了?”顾年收起吉他,望着莫小默无神的双眼,无奈地问。 
   
  莫小默才回过神来,脑海里昨夜的那一幕才终于消散。 
   
  “啊?” 
   
  “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想什么呢。”许苏在莫小默的额头上弹了一指,作为没有认真倾听的惩罚。 
   
  “作为补偿,我请你喝奶茶吧!”莫小默再次没心没肺地把许苏牵走了。 
   
  是你想喝吧!许苏无奈地轻声叹息。音乐室,奶茶工坊,成为许苏和莫小默每周的必过流程。 
   
  正在莫小默给许苏没心没肺地讲笑话的时候,两个A校女生走到桌边,对着莫小默满面嘲讽:“仗着顾年女朋友的名义就自以为了不起,竟然……还跟X校的高才生……我就知道你不简单。” 
   
  莫小默低头沉默,另一个女生带着嗲嗲的腔调,“我刚才看见顾年和纪晓薇一起出去……” 
   
  莫小默心里突然就像被一双有力的手硬生生地揪了起来,抬头一笑:“所以呢?”嘴角分明挂着不屑。 
   
  许苏从没看过莫小默有这样的神情。 
   
  一个女生拿起那杯喝了一半的抹茶味奶茶就要泼向莫小默,许苏一个转身替她阻挡了一片甜腻。 
   
  居然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两个女生识趣地离开。 
   
  许苏回头望了一眼莫小默,“你何必爱得这么卑微。” 
   
  莫小默给许苏擦衣服的手停在半空,别过脸,狠狠地咬着嘴唇,“我乐意。” 
   
  - 
   
  前夜余温尚存,却难以辨别真假。 
   
  灰姑娘失去礼服,失去南瓜车,失去白马,只是在午夜钟声敲响的第十二下以后。 
   
  但当莫小默意识到自己早已变回灰姑娘的时候,为时已晚。 
   
  莫小默心不在焉地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学校后门的那条小道,一拐角,莫小默就看见了顾年。 
   
  准确的说,是看见了顾年和纪晓薇。 
   
  顾年背对着莫小默,纪晓薇面对着顾年,突然一个吻,在顾年与纪晓薇之间。 
   
  顾年迅速拉开纪晓薇,一转身,就看见了莫小默,身后的纪晓薇,脸上分明掠过一丝像是取得了胜利的笑。 
   
  “小默。”顾年显然有些手无足措,“你怎么在这里。” 
   
  “打扰了。”莫小默突然就觉得鼻子一酸。即便是这样说着,莫小默也坚持着镇静。 
   
  “等一下,小默,你不要误会。” 
   
  “是要故意让我看见吗,那为什么不光明正大一点。”莫小默说了违心的话,顾年眼神瞬间就变了,想要解释什么却喊出了一句“不要无理取闹了!” 
   
  莫小默一怔,随即侧过脸,“对不起。”莫小默用尽全力只说了这么一句,转身离开。 
   
  身后的顾年想要上前拉住,被纪晓薇阻止住了,“你想要我告诉她吗?”顾年握紧了拳头,用力得捏出了声音。 
   
  莫小默狠狠地咬住嘴唇,一缕血丝泛开。 
   
  他应该没有看见吧,看见自己的眼泪。莫小默想,因为自己那么用力地咬着嘴唇,即便眼眶已经湿润,却硬是没有让泪水流下。 
   
  她想挽留一点自己的尊严,不想在顾年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拒绝自己还要哭着向他要什么。 
   
  她突然就想起了许苏说的那句话。你何必爱得这么卑微。 
   
  现在她终于明白,她每天冒着寒气去给顾年送热水,顾年没有表情,她每天一句问候,顾年从没在意,她想要顾年给她一次惊喜,依旧只是奢求。 
   
  这就是许苏说的卑恋吗,她有的,只是顾年的一句我喜欢你,而今,这一句话的意义也不复存在了。 
   
  灰姑娘的水晶鞋是王子牵挂她的爱恋,一直以为自己是灰姑娘的莫小默。 
   
  这一次,把水晶鞋也丢了。 
   
  - 
   
  莫小默把那个时候忍住的眼泪一下宣泄出来,蜷缩着身子在寒风里僵了一夜。 
   
  她没有感觉自己很冷,只是四肢冻得麻木,哭累了睡着,眼泪在脸上凝结成霜。 
   
  莫小默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身上厚实实的三层被子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掀开被子,刚被白色被子阻挡的视线里出现了许苏的身影。 
   
  许苏睡得沉稳,呼吸此起彼伏,俊美的脸上多了一点疲惫,莫小默静静地看着许苏。 
   
  莫小默只是手动了一下,许苏就醒了,枕在病床上的刘海有些凌乱,她看地出了神。 
   
  “喂,你终于醒了啊。”许苏眼里显而易见的血丝,莫小默知道一整晚他都没怎么好好合眼。 
   
  许苏说,昨晚看见她的时候,还以为看见了一只垂死的巨型虾米。 
   
  莫小默噗地笑出了声,“你怎么发现我的?” 
   
  “想送你礼物,你不在,然后我就找你去了。” 
   
  想起昨天晚上,莫小默隐约地回想起来,当时眼前模糊的脸是许苏的,只听见许苏叫着自己,声音里带着平常没有的焦急和沙哑。 
   
  后来是许苏把莫小默背去医院的。 
   
  莫小默接过许苏递过来的热水,神色又黯淡了下去,“是啊,每一次有事都是你出现,即便是因为他我才难过,安慰我的依然是你不是他。” 
   
  顾年,我只期待你的一点温暖,可以给我相信最初的那份勇气,而你连一句解释都这样吝啬。 
   
  莫小默把头埋在双臂里,隐藏起这份不愿与人知的悲伤,深深呼吸。 
   
  一阵熟悉的暖在发丝间隐隐传开,许苏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无论何时都会偶尔给她一次这样温暖的宠溺。 
   
  不是假动作,因为这份温暖来得比黎明更真实清晰。 
   
  - 
   
  有些仍在挣扎的枯叶在寒风里与地面摩擦出声声沙哑,不能挽留为什么还要强求,最终依然要入泥为土,化成为新一代生命却不曾被记得的孕育。 
   
  抬头望望,突兀的枝桠,微微颤动,把渗着灰的天分裂得支离破碎。 
   
  莫小默回到学校的当天,就耳闻了顾年、纪晓薇和她之间的事。 
   
  心里,就像是刚被利刃刺了一回,伤痕还未痊愈,就再次又承受了一次更为难以支撑的疼痛。 
   
  顾年从来就没有喜欢过莫小默。 
   
  最初,顾年对莫小默的告白是因为一次玩笑的赌注。 
   
  开这个玩笑的人是明洋,他告诉顾年只要和一个女生交往超过三个月,他就帮他拿下年终学位奖。 
   
  一个奖项无关紧要,顾年却当做挑战书接了下来。 
   
  三个月的坚持,顾年却选择了莫小默,至于为什么,谁也无从得知。 
   
  已经超过了三个月,顾年自然可以拿下这个赌注,然而关于这个赌注的事情,没有人提起过,就像根本不存在这个交易。 
   
  一个玩笑,顾年这么轻易地就和莫小默交往,三个月顾年就把她牺牲在一次什么也不是的玩笑上。 
   
  莫小默低下头,自嘲地笑,一开始就是个错误,难道不是吗? 
   
  开始有些人替莫小默愤愤不平,莫小默只是一笑置之,一片唏嘘声里,她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角落,一句怨恨也没有。 
   
  后来无声无息,学校里突然就平静得出奇,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然后什么都没有。好像得到了却没有得到,真正失去时却痛得无可救药。 
   
  节假日许苏叫莫小默去海边。 
   
  海风带着丝丝缕缕的咸涩,许苏把微微哆嗦着的莫小默拥入怀中。 
   
  怀里莫小默还在流泪,难过得没有声音。 
   
  “许苏,顾年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莫小默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流泪,神色平静得让许苏有些不安。 
   
  “但是你喜欢他是吗。”莫小默没有说话。 
   
  “天涯何处无芳草。”“试着忘记吧。”许苏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 
   
  许苏陪莫小默去奶茶工坊,点了两杯奶茶,莫小默一直都沉默着,直到喝了一口抹茶奶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她用了整整一个星期去尝试忘记,却没想到这么难,为什么忘记1000个英语单词这么容易,要忘掉一个伤害过自己的人却比登天还难,是不是所有失恋的人都会经历过一段自虐的过程。 
   
  许苏意识到了什么,想拿走那杯奶茶,莫小默却执着地一口气喝完,到现在才知道,不是不能忘记,而是已经铭记,就像她以为可以摆脱对这种味道的依赖实际她却不能。 
   
  许苏抿了一口奶茶,再也咽不下。 
   
  - 
   
  第二天两校打架事件就传开了,一个是A校的顾年,一个X校的许苏。 
   
  莫小默替许苏换绷带,“为什么这么做?”莫小默不知道该说什么,明知故问。 
   
  许苏对着莫小默苦涩地一笑,“因为我喜欢你啊。” 
   
  莫小默不是不知道,很早以前,许苏就喜欢自己,一直喜欢,默默喜欢。 
   
  “可是我喜欢的是顾年。” 
   
  “我知道,所以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莫小默心里一阵抽痛,是因为许苏。 
   
  “我知道你喜欢他,但至少是这样,我等不到现在,那就等未来。” 
   
  莫小默看见许苏眼里的那份坚定,难以自已。 
   
  “你很傻诶知不知道啊!” 
   
  许苏愣了一阵,随即笑容灿烂地想要揉揉莫小默的头发。 
   
  莫小默突然怔住,移开许苏的手,“以后不要再做这个动作了。”转身离开。 
   
  许苏愣愣地坐在那里,僵住的手在半空握紧拳头。 
   
  - 
   
  至于后来,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莫小默依旧是莫小默,许苏还总是和莫小默到处转悠,而顾年,早已经转去了H市有名的高校。 
   
  风轻云淡,在那个冬季所剩不多的日子里,顾年于莫小默来说,只是一个下错了站的路人,好像是有过问候,也有过笑容,只是,在莫小默伤口渐渐愈合的开始,就已经成为过去。 
   
  莫小默喜欢许苏,只是连她自己都尚未察觉,将心里那个空缺渐渐弥补的人是许苏,她怎么会不明白许苏一直都喜欢那个叫莫小默的,曾和他称兄道弟的女生,就是自己。 
   
  只是她面对再次的感情,选择了退缩,许苏也明白,所以一直保持着这个恰当的距离。 
   
  她是喜欢他的,他是许苏,无可置疑,但她无力去重新开始。 
   
  - 
   
  关于后来的后来,一次偶遇,莫小默遇见了明洋。 
   
  然后就知道了最后的事实。 
   
  那一天,关于幕后的这个玩笑,是纪晓薇散布出去的。 
   
  之前她以此要挟顾年,正是莫小默撞见的那一幕。 
   
  其实顾年是真的喜欢莫小默,从没说过爱,却第一次如此真实地感受到了这种感觉,顾年对莫小默,拥有的是一份无以名状的爱恋,不知道怎么说出口,也不知道怎样维护它。 
   
  之后的顾年,因为父亲的关系匆匆转到H市,一句告别也来不及说。 
   
  “说是下赌注,其实不过是托辞而已,顾年他……从来都不怎么会表达……” 
   
  莫小默出奇地平静,说了一句谢谢,转身离开。 
   
  这是不是就是错过,当两个人在迷雾里背道而驰,最终伤害的还是两颗心。 
   
  日过不久,很长一段时间杳无音讯的顾年突然就出现在莫小默眼前。 
   
  没有多说什么,顾年把手放在莫小默头上,轻轻地揉揉,“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莫小默一瞬间泪如雨下,不是因为顾年说的话,只是这个动作让她脑海里浮现出了许苏的身影,猝不及防。 
   
  “对不起。”即便如此,我爱的人也不再是你,莫小默没有说完后面那句话,最后离开了。 
   
  - 
   
  为什么没有勇气。 
   
  一秒犹豫,莫小默与许苏便擦肩而过。 
   
  “我走了,好好照顾自己。别老哭了,顾年回来了,忘记过去,就重新开始吧。”许苏淡然一笑,他早已习惯把对莫小默这份执着而默然的感情深埋心底,没有太多顾虑,只希望莫小默能真的幸福。 
   
  那是许苏走之前和莫小默说的最后一句话,说完,莫小默就看着许苏挤进汹涌的人流,泪水终于有一次,为许苏,这样汹涌。 
   
  在去见顾年之前,许苏让莫小默不要任性,好不容易找回的爱情,不要再错过了。 
   
  然后,他就走了,去一个很遥远的城市,那里很美,听说能看见满天纷扬的樱花瓣,唯美至极。 
   
  莫小默想过挽留,只是到最后,也终来不及。 
   
  坦然面对自己对许苏至真的心,平静地拒绝了顾年的莫小默,带着一份成熟转身离开。 
   
  - 
   
  顾年错过了莫小默,莫小默错过了许苏。 
   
  如果相遇是为了错过,那么错过会不会是相遇的最好结果。 
   
  成长礼的悲歌在莫小默心里悠悠地唱着。学会了回首,学会了珍惜,学会了敢爱敢恨,学会了释怀。 
   
  莫小默想,如果当时自己迈出了那一步,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 
   
  莫小默微微一笑,抿了一口抹茶奶茶,想起一句话。 
   
  故年旧念,再看不见他笑如从前。 
   
  那么就请记住一句话,在放开手以前,想要抓多紧,就抓多紧。这是莫小默想对许苏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 

本期主播:陌小染 
本期配乐:(Lover s Concerto),(橘子汽水),(my heartache),(my heartache 纯音乐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