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七月与安生》云凉 主播

p11798352

 

 

 

QQ听友群:134950252 
公众微信:yjcgwldt
新浪微博:一家茶馆网络电台

因为出生在酷暑,女孩便有了七月这个名字,平淡简单,就像世间的很多事物。她是出生在平凡家庭里的孩子,有严厉的父亲,温柔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如同森林里所有向上成长的美好植物一般,七月在温和时光的纹路里慢慢生长,沐浴着充沛的阳光。

而安生,和七月相同的年纪,得到命运截然不同的施舍。她是没有父亲的孩子,也不曾得到妈妈的一丝爱意和呵护,陪伴她度过漫长童年的,只有空旷房间里成排的玩具和装满衣橱的漂亮衣服。安生就在这样高大宫殿的狭小角落里,独自坚强。

两个过着相反生活的女孩,在十三岁那年的秋日相遇。午后的阳光在安生的手背上跳跃,像一群活泼的小鸟振动着翅膀,在空中绕着圈儿,降落在七月的手心。


十三岁到十六岁,那是七月和安生如影相随的三年。她们一起做作业,一起跑到商店去看内衣,一起在周末的时候去七月家里吃饭,留宿,走在路上都要手拉着手。有时候,安生是七月的影子,有时候,七月是安生的影子。

女孩子之间的友情是很奇怪的东西,她们会在不设防的时候喜欢上一些人,没什么原因。也许只是一个温和的笑容,一句关切的问候,一部恰好共同追过的剧,就能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至沸点,翻腾滚滚。彼此之间的相互调侃,相互鼓励,相互依赖,就足以把这份感情维系到比时光还久。

七月是学校里出众的女孩,是众多星星环绕艳羡的皎皎月亮,她有明亮的眼,柔软的发,温暖到人心坎儿里的笑,美好到没有人舍得伤害。而安生,她像一棵散发诡异浓郁芳香的植物,会开出让人恐惧的迷离花朵。老师们都说,这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就连肩上因销售凸起的蝴蝶也被浓墨渲染成代表着不羁叛逆的反骨。

校园里有很多的樱花树,也有很高很大的槐树,两个人经常会踢掉鞋子,爬到树上去眺望田野。安生坐在大樟树最高处的树杈上,空旷的操场上回旋着大风,把她的白裙子吹得像花瓣一样绽开,她伸出手,大声地叫着,“七月,来啊,这里有绿色的小河,有开满金黄雏菊的田野,石头桥,还有一条很长很长的铁轨,不知道通向哪里。”


安生带七月到她的家里去玩,给她看自己琳琅满目的昂贵衣物,向她展示着自己贫瘠的幸福,眼里满是落寞。她带七月去看她母亲养的一缸热带鱼,丢饲料下去的时候,美丽的小鱼就像一条条斑斓的绸缎在抖动。安生说,这里的水是温暖的,可是有些鱼,它们会成群地穿越寒冷的海洋,迁徙到辽阔的远方,因为那里有他们的家。

七月不明白,她只觉得安生寂寞。安生每次到她家里来都不肯走,一起吃饭,一起睡觉,她喜欢屋子里有温暖的灯光和人的声音。七月家里有她父母弟弟一共四个人,安生对每个人都会撒娇。七月想起安生的母亲,觉得她很像她住的那个大屋子,空旷而华丽,寒冷深入骨髓。

被另一个人需要的感觉,最令人难以忘怀。对于七月来说,就算很多年后斗转星移,她也能清楚的记得安生把身子紧紧靠在自己怀里的温度,她是那么的孤独,渴望着来自每一个人一点点的爱和施舍。她蜷缩着,拼命隐忍住自己像动物一样受伤而沉闷的呜咽。

七月用尽自己全部的力量来保护着安生。她对自己说,无论这个人发生任何变化,生老病死,我都能不遗余力地守着她。

让她做一个会一辈子不离开我的幸福的人,陪我一起看晴天的星光,九月的微风和远方的风景。


七月把自己最珍贵最宝贝的东西统统都给了安生,她想要她快乐,可是却忘了,有些东西是不能分享和出让的。直到十六岁那年的夏天,七月遇见家明,她对安生说,他是我见到过最温暖耀眼的人,他一笑,空气里都是阳光和桂花香。

真是最俗套的小说情节,两个女孩毫无预兆地喜欢上同一个人。她们都没有错,她们都有自己的细腻的情感,只是七月先入为主,安生变成了错误,而她也放任自己在这错误里贪恋来自喜欢的人的一点点温暖,一梦就是十年。

十年漫长的光阴像一张在尽情涂鸦之后漂白洗浸的干净白布,直刺心间。它让两个女孩痛得记不住每年生日礼物是谁寄,记不住彼此喜欢喝什么饮料,记不住从教室楼梯跑到操场的香樟树所需要的步数,它让十三岁夏天的热情和蝉鸣慢慢冷却,消失不见。

时光在没日没夜地奔驰,一如远方铁轨上的列车,头也不回地穿过一路的雏菊,头也不回。

最终,是七月赢得了这场战役,她与家明生活在了一起,安生去了一个飘着枫叶的国度。


故事讲到这里就不得不结束了,安生在时隔一年之后回来,生下她与家明的孩子,永远地交付给了七月。在那往后的漫长时光里,七月在这个孩子稀疏清冷的眉眼里怀念着安生。

我有时会想,如果安生长的很美,她可以去做一个在秦淮河上唱歌的女子,拥有着妩媚而慵懒的眼神,在一次次的萍水相逢中,期待着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可安生长的并不是很美,只是平平的相貌。如果安生是一个标准的好学生,她可以顺利地一级级升学,然后在阳光笼罩的写字楼里,自信满满傲视一切。可安生仅仅念到了职高。

如果安生能多情一点,她再次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爱人,风平浪静地生活下去,有一个平凡的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在孩子喧闹的成长中,一起微笑着慢慢老去。可安生骨子里充满了叛逆。

其实安生并没有错,只是她的那份对自由疯狂的热爱,让她的生活轨迹远远地偏离了人们思想的惯例。所以安生注定要漂泊,要居无定所。

在整个故事中,我是偏爱这个执着张狂的女孩的。七月太美好,美好到可以分给每一个人温暖仍旧富足,可是安生不同,她是孤独的,不羁的,是需要被爱的,她一直生活在晦暗发霉的角落,孤单而隐忍。

很多年后,七月深陷在柔软的棉布沙发里再回忆起安生的时候,心还是会像被揪着一样的疼痛,那个为爱流浪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女孩,是她美好人生里盛开的黑色花朵,妖冶而短暂。


安妮宝贝自己说,这是一个关于流浪,爱,和宿命的故事。七月与安生是两种不同的女人,七月是某种意义上的中国传统女性,喜欢安定,希望能和自己爱的人组建一个美好的家庭,守在故乡,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而安生是另一类人,她所追求的不是物质上的安定,而是心灵的宁静,所以她一直在漂泊,希望找到心的归宿。

人生总有七月与安生两种状态,在思想的天平上左右摇摆。从小时候开始,所有的舆论和价值观都将我们引到同一条独木桥上,大家一起赛跑,然后竞争,努力争得最佳的成绩。人们羡慕安生一样的人,他们的生命充满挑战和刺激,充满惊奇和梦想,可当人们看到这种生活方式的尽头永远是无尽的未知时,他们还是选择回归到独木桥上,继续走来时的路。

所以七月与安生的相遇相伴,是类似于流星闪过昙花一现般的奇迹。她们在彼此熟悉的脸庞上,看见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未知的自己。



音乐:雷光夏——逝
      王雁盟 – 玛奇朵飘浮
      刘惜君 – 羊角花又开
      李伟菘 – 末班车
      李伟菘 – 白丝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