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船与水之歌》云凉 主播

chuan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摆渡人之歌》
那时候,我在去锦官城的火车上,天色渐暗,火车摇摇晃晃,轻悄悄地走在崇山峻岭之间,天边挂着微醺的夕阳,外面的景色恰好是青山环抱着一池绿水。有一只小船在山水间徐徐划过,看不大清上面拿着船桨的人,却也能体会出他充满诗意的心情。耳边突然响起一首歌,也就是你现在听到的这首摆渡人之歌。



我总觉得,范宗沛编的曲子中充满了有关南方的诗意,有许多船,有大片的水,那是不同于北方的柔情与秀美,也是我尚懵懂的时候向往的情怀。很少有人能这样巧妙地把苏州评弹与自然的声音结合起来,开头旋律简单的钢琴独白化作一只浆轻轻地拨动水面,随后响起的琵琶声带出小桥,石屋,杨柳与天上飞鸟的倒影,轻抹慢捻之间时光也像水面一样被不徐不疾地搅碎。那突然响起,听不懂却又让人沉醉的吴侬软语,诉说着摆渡人的心情。我摆渡的都是归来去往的漂泊之人,君问归期未有期,人生又何尝不是一场久久的漂泊呢? 




《望春风》
一个好的编曲人没有一个固定的标准,只是我想,他的曲子一定是从心里发出的声音,又被另一个人听到心里去。一首三十年代的歌谣,经范宗沛改编后变得更加曼妙多姿,欣赏的时候仿若看见一个穿着旗袍的少女,踏过三十年代上海黄浦江波光粼粼的海面向我们徐徐走来。

范宗沛的音乐带给人一种古典的情怀,返璞归真,音乐中没有了不和谐的嘈杂,只有钢琴与大提琴的水乳相融,充满了诗情画意。这首歌来自一张有着好听名字的专辑:《望,不忘春风》。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不管何时听到这首曲子,都像身处春日的暖阳下,身边结冰的河流慢慢融化,大地渐渐点上绿意。





《水色》
每一颗音符都从水中浮起,每一段曲调都带着氤氲的水汽,这是我推荐给你的第二首苏州评弹与现代音乐结合的曲子。它是范宗沛写给周庄的,每一个江南古镇都有它的特色,周庄的特色便是水了。不同于摆渡人之歌,这首曲子节奏轻快又妩媚妖娆,或急或缓、活泼的钢琴声好像水珠落在青石板上的叮咚,又像那条穿过小镇的河流发出的歌唱。老镇的土是水做的,是八方来去的水气荡漾。

用心做音乐,并以音乐为乐,范宗沛的态度让人佩服。这首曲子起初的女声评弹来自苏州弹词《寇宫人》。老旧的词句出现在新曲中,好像远远地走来一位摇曳生姿的美人,身姿美艳,眉目间却尽是记忆的斑驳。这首歌让我想起曾经到访的水乡。很早很早的清晨,换上古朴的布裙子,在一座又一座石板桥上走过,撑船的人慢悠悠地划桨,湿润的晨风在空气中与呼吸缠绕,时间在此定格。我生命的一部分也许一直停留在那里,做着不愿醒来的水乡梦。

《告别》
虽然没有成立个乐队,但早已相识的林海和范宗沛也是音乐上的知交。一个钢琴独白好似空谷吟唱,总能为范宗沛的曲子添上一些特别的音色。一个大提琴拉得低沉温婉,曲子深情又富有格调,仿佛百转千回地诉说着故事。

很多人很好奇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然而世上的事往往就是巧合两个字。这两个人之间有太多的巧合,同样是摩羯座,生日只差一天,同样学习古典音乐的背景,同样喜欢爵士音乐,同样热爱音乐创作。

这支曲子也是两人合作的作品,曾经被用作乌镇旅游宣传片的背景音乐。那时是他们一起游历江南,林海看见的是水乡的垂柳,而范宗沛则更多地写出了水乡的人和情。兴许是因为好友作伴,音乐太过清澈透明,连告别的时候都少了一丝悲伤。

这首曲子的名字便是告别。音乐流淌过,像是坐着小船在河上一路摇曳着前行,头顶是温柔的星空,侧耳聆听潺潺的流水声,茶一壶酒一壶,道不尽的都是依依不舍。但离开是为了再度相见,灵魂深植在这里,这片宁静而优雅的水乡。




《戏水》
依然是大提琴加钢琴,这首《戏水》是白先勇作品 《孽子》中为数不多曲风轻快的配乐。虽然提琴听起来始终是悲伤的,但加快的节奏仍然制造了些许欢乐旋律,提琴带来的感觉恰似人内心隐秘的情感波动。

提琴的张力和钢琴的配合,出现在某个回忆的片段里。青涩的年少记忆,无拘无束的欢笑和之后永远的挣扎和纠结,配乐有时候甚至能比剧情更让人难以忘怀,这就是它的神奇所在了。歌中那段时光关乎什么都不用考虑的十八岁,那时候我们暂时忘却了生存的苦楚,只有数不尽的嬉笑打闹,我对你的赤子之心,从现在到永远。

当《孽子》这本书,也就是这个曲子的出处不再成为一个不能说的名字,这句话也得以伴着这首歌重见天日。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一曲终了时,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里,独自彷徨街头,无所依归的孩子们当中,你是否是其中一个? 



《青石的街道向晚》
我舍不得放弃《水色》这张专辑中任意一首夹杂了苏州弹评的曲子,就把这首放在了最后推荐给你。一开始听的时候也许会不喜欢,评弹声贯穿始终,音乐响起,像是注释,亦或回应。仿佛不是同一支曲子,但两路音乐就这样相互呼应直到最后,弹评声慢慢淡去,仿佛一个时代的逝去,这时你就会发现它的美。再难有吴侬软语声声慢慢,丝竹琵琶嘈嘈切切,再难有小镇上抱着乐器边弹边唱,穿着旗袍眉眼精致的江南女子。烟雨朦胧,是似如梦,陷入温柔乡,只能道一句随缘罢了。

有人说听这首歌的时候,仿佛驻足原地动弹不得,往事故人从身边走过,伸手摸不着,抓不住。那就在它消散之前,让我们再来听一遍,范宗沛的水乡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