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95年属猪》悠悠然 主播

 

 
我想问问所有的男孩,在你们青春无敌的时候是否爱上过一个色彩分明的女孩,她或许会浓妆艳抹,或许会素面朝天,她或许会安静的蜷在椅子里看书,或许会在灯红酒绿里肆意妄为,她可以文雅的跟你谈古说今,也可以和老司机们嬉笑怒骂。
如果有,那你听过我说。

你想过要娶她吗?
当然~
我看着对面坐着的这个男孩,准确的说,应该是男人,他斜靠着沙发,因为个子高,腿抵着我们之间的木质矮茶几。在我传统的观念里,家境优渥的男生多半是纨绔子弟,可认识徐行之后,我基本上改变了这个观点。我研二的时候,他刚考上一所很有名的医科大学的研究生,照他的年纪,如果是顺利,应该是研三了。可想,他曾耽搁了两年。
我对他印象不错,虽然是富二代,嗯,用这个词形容他我也斟酌过,总觉得不太好听,但是倒也没有更精炼的词了,他身上有很多优点,符合很多女生的择偶标准。但是每次见到到他,他总会给我看不同女生的照片,从95后的小护士,到和他一起实习的女大夫,从科室大姐介绍的谁谁家的女儿,到爸妈同事家的侄女外甥女。每次都不一样,每个都很漂亮,他让我看,说女生看女生,一看一个准。每次他都笑,笑得前仰后合。
我们为什么会聊到他的前女友,我倒是忘记了,我只记得,他最后说,当然,打算毕业就跟他求婚的。
姑且叫小凡吧。
徐行第一次见到小凡是在小区楼下的一个超市里,徐行晚上健身回家,路过超市要带上一瓶牛奶,超市角落总是坐着一个用电脑看电影的女孩。女孩会点一杯咖啡,坐在自助区,咯咯咯的笑着。今天看的又是动画片。他们在一起很久之后,徐行说最喜欢的就是小凡的笑声。徐行偶尔也会在超市里坐一会儿,暗自打量。
要说他俩开始交集了,应该是在葵城的一家酒吧,酒吧举行活动,计时吹瓶,用时少的为胜,老板苦于没有女生报名,就鼓励说只要是女生上来吹一瓶,不论时间,都是第二名。小凡是在一阵嬉戏声中上台的,徐行看到小凡时楞了一下,小凡那天穿着黑色的小连衣裙,化着浓妆,几乎看不到真面目,灯光下,裸露的肩膀莹莹发光。在小凡喝到一半的时候,台下有人到喝彩,在酒喝完的时候,小凡闻声转身对着那人,竖起了中指。顿时,全场欢呼。
徐行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应该是他的,竟就直接跳过对小凡的所有好感,比如漂亮,可爱,率真等等可能还有其他未知的优点。徐行径直走到台上,对着小凡吹了一瓶。
后来,徐行再去到超市,坐在小凡身旁,小凡看着他,好像是有印象,可也模糊的狠,可是徐行终究是让人喜欢的男生。小凡静静地看着他,徐行也静静地看着小凡,时间过的都是有声音的。“要,要看吗?”小凡指了指屏幕,徐行笑了,开心的笑了。
徐行比小凡年长六岁,徐行大二的时候,小凡初三。徐行问小凡为什么在超市里看电影,小凡说,那里比较热闹。徐行就知道,小凡是个孤独的孩子,有时候他看着小凡,竟也不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孩是什么感情。
徐行上课的时候,小凡就在他学校的图书馆看书,有类似文学欣赏的选修课时小凡就跟着徐行去上课。同学打趣徐行带了个女儿,小凡之后就化了妆才去学校找徐行。
小凡初三了,也尝尝翘课,徐行问她怎么打算,小凡马马虎虎的就糊弄过去。一年后,小凡去了当地的一家职专上学,还是经常翘课,去徐行学校,看书蹭课陪他。徐行见小凡喜欢文学,就还选修了文学欣赏一类的课,有一次,课堂上老师把小凡误认为是学生,就问了她关于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的感受时,小凡竟微笑着略带思索的和老师聊了半个小时,徐行心里波澜起伏,他从未意识到这个女孩,他一直当做孩子一样带在身边的女孩,竟也可以如此温文尔雅。
偶尔朋友聚会的时候他们也会去泡吧,起初徐行不愿意带小凡去,可总会在酒吧里看到比他还high的小凡,小凡终究还是很小啊,纵使浓妆艳抹,也盖不住她稚嫩的脸庞,徐行的朋友也都是富裕家庭的男孩,平日里的谦谦君子,是家庭教育的成果,骨子里渗透的还是傲娇和不屑。他们对小凡没有完整的印象,小凡穿梭在灯红酒绿里,跳舞欢唱,遇到拼酒的,就停下来猜拳喝酒,徐行说,他也不知道小凡到底是什么样?
徐行第一次凶小凡,是在酒吧里看到她抽烟。好像是猜拳输了,小凡接过别人嘴里的烟,抽了一口,呛的咳嗽了起来,徐行说他当时气急了,拽了小凡就走,小凡醉醺醺的对他笑着,踮起脚要亲他,徐行也别过脸去,我到也能理解,换做任何一个男生,心里终是不开心的,可是徐行说,他是心疼。
后来,跟所有的爱情故事一样,他们碰到了父母这一道坎。吃饭的时候妈妈告诉徐行,小凡的妈妈曾经是葵城一家私立学校的语文老师,年轻时遇人不淑,之后带着小凡离婚,受生活所迫,在酒吧里陪酒。妈妈说的语调平淡,徐行听后心里确实五味杂陈。
徐行之后很久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小凡,小凡在学校等他,照旧在图书馆看书,不过没有徐行,她尝尝忘了吃饭。一周后,小凡看到徐行,仅仅是对他笑了笑,等他说话,徐行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把她抱了起来,就她了吧。
小凡总喜欢穿一条麻布裙子,裙子上印着几朵小花。徐行生日派对开的盛大,小凡穿着高跟鞋,脚后跟的创可贴已经被血染上了红色。她站的直挺,抱着一大捧白色川崎玫瑰,出现在徐行面前。徐行亲了亲小凡,接过花,放在一旁,小凡看着花,说,这有101朵,我还真折了挺久的,你看像不?徐行摸摸她的头,你送什么我都喜欢。小凡不再说话。
徐行那天很开心,家人,朋友,爱人,都在身旁。小凡那天第一次见到徐行的父母,徐行的妈妈很温和的和她打招呼,夸她长得漂亮,爸爸还问起了她家里的情况。
大三的时候,徐行告诉小凡他要去美国做交流生,一年时间,小凡说好。
徐行离开葵城到美国的第一周周末,小凡跟他分手了。小凡说,她以为,徐行会永远陪着她,所以就算他们之间有很大的差距,就算她没有良好的出身,没有受过高等教育,没有温和的妈妈,体贴的爸爸,也没有显赫的朋友,她还是愿意和徐行在一起。可是如果分开了,那就算了。
徐行又问为什么当初他要走的时候,小凡不说这些。小凡笑了笑,说,其实,你第一次消失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可能真的不应该在一起,后来你说你要去美国,我才真的承认,我们不适合。我也没有必要耽误你。
小凡,就一年,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
徐行,你好好保重。再见。

徐行跟我笑了笑,说他后来听说小凡辍学嫁人了,嫁给了一个小商贩。小凡不再穿磨脚的高跟鞋,却也再也看不了喜欢的看的书,小凡不再去泡吧,却也再也穿不了漂亮的衣服。
小凡说,如果没有徐行,或许她早就是这个模样,只是徐行太好了,好到她愿意去伸手够一够,看看自己能不能过得更好。可是,她还是放弃了。徐行曾送给她一串手链,现在她挂在小推车上,风吹起来还会发出清脆的声音,小凡就对着丈夫笑一笑。

我和徐行第一次见面是在他的生日上,他问我家先生我多大,我打趣说95年的,徐行戏谑的看着我先生,后又问我,那你属什么?我心想露馅了,他大笑着跟我说,95年属猪。

万象汇一楼的一个交叉口上方悬着几块透明板子,板子上印着不同书里的,电影里的经典句,当时我站在那里,没忍住哭了。我坚持认为这是楼上西西弗书店的营销手段。现在想来也只能记住两句,我的意中人是盖世英雄,他会架着七彩祥云来娶我,还有一句,我养你啊。

配乐
Doris Day –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 Que Será, Será
Robert Bonfiglio – Moon As My Heart
Goldmund – Who’ll Save the Left
Yann Tiersen – La valse d’Amélie (Version originale)
狮子合唱团 – 你是我心爱的姑娘
手嶌葵 – The R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