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你好陌生人》悠悠然 主播

nm

音频片段:需要 Adobe Flash Player(9 或以上版本)播放音频片段。 点击这里下载最新版本。您需要开启浏览器的 JavaScript 支持。

那年回北京,还是5月份。追着导师把论文交完,学校的事情处理的七七八八,所有的行李都打包好,交代室友,如果我不回来,帮我把行李寄回去,背着双肩的小书包,买了张站票就回了北京。甚至没耐心在等一天,就有大把的坐票和卧铺。这么亟不可待的回去,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那时候正是比现在年轻的样子。几天不睡,也神采奕奕。现在,一晚不睡,白天就要喝好多咖啡,却依然很累。

到武汉的时候,有人下车,混到了座位,一路昏昏睡睡,到了北京。很久之前看《麦兜响当当》,看到麦兜妈送麦兜去武当的时候,哭的死去活来。也正是从路过武汉的这个时刻起,对武汉热干面有了极大的好感。

有些事情,没有缘由的,就是有了好感。这不像是俗称的“一见钟情”,这是某种默契的心电感应。就像有人说,如果突然想去西藏,就一定找个时间去,因为那是命中注定的召唤。是不是有点宿命的感觉呢。

五月的北京,阳光正好,凉风习习,穿件白衬衫,就是最好的年纪。

若干年后,在从走以前走过的路,发现自己的心,千疮百孔,百毒不侵。这是最深沉的悲哀,还是最寂寞的平静。

想用最平实的语言来描述一个人的状态和思想,如果没经历过一些事情,是无法诉说的。就像,有的人老城,有的人天真,有的人调皮。读一本书,书名就叫《你好,陌生人》,序言正是我想表达的东西。那,分享给你。还未经过生活磨难的,年轻稚嫩的,最妙的,你。

【那些被忽略掉的重要
对这部小说,我只能说,从开始看第一个句子,我就一直在点头称是。并非完全认同它的思想,而是它所陈述的一切,无论是否与我的生活有交集,都脉络清楚地替我说出了我想说的话,它知道我在经历怎样的清晨和夜晚,知道我在遭遇某件事后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像每个人都会有的那么一个相识多年的老友,不必开口,他就已经心领神会。读这本书的时候,我是坦诚的,与坦诚的自己面对面。

主人公像身边的你我,曾经被细碎的生活割伤,也曾经负隅抵抗迎头而来的挑战,终于有一天清早她从镜子里看到面目全非的自己,尚且年轻的脸庞隐约闪现着密集的小伤疤。如果恰好生活在繁忙的城市里,几乎每个人都难以逃脱内心的疏离感,无论白天工作多么繁忙,在夜幕垂临时却能清楚感受到巨大的落寞和来路不明的悲伤。

有的时候难免自问,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这不是城市本身的错,也许原本就是因为我们太固执,太忙碌,反倒忽略掉了生命中更为重要的事——比如爱,比如宽恕,比如纯粹的欢乐,而那些正是让生命得以圆满的元素。信仰也好,执念也好,出人头地的心愿也好,在快速的昼夜黑白切换之间,我们曾经认为最值得为之奋斗的东西转瞬即逝。把自己推上风口浪尖,又跌落谷底,起起伏伏的几十年,在午夜安坐静心回首的时候,能记起来的却无非是爷爷烟斗上焦黄的污渍、初见爱人时小鹿撞心房的慌张、聚会时某个朋友讲笑话时的神情,甚至记得公园里撒欢的小狗翘起的尾巴和陌生路人的一个善意微笑,那些微不足道的东西,竟然组成了过往生命最完整的回忆。

因此释然,明白为什么没有经历过大的波折却满身疲惫和挫伤,我们遗失了最美好的小东西。米兰昆德拉在《慢》中这样描述这种感受:“跑步的人跟摩托车手相反,身上总有自己存在,总是不得不想到脚上水泡和喘气;当他跑步时,他感到自己的体重、年纪,就比任何时候都意识到自身与岁月。”

目的地真的是我们最想要的东西么?在快速的奔跑之中,我们可能忽略掉了最重要的事。 】

以前读一首诗,有一句是这么写的,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远在远方的远方比远方更远。

远在远方的远方比远方更远,这句话充满了禅意。

在这个奢靡时代,日升月落,斗转星移。今天左手边的房子消失,明天右手边就有新的高楼拔地而起。

我们忽略了自己要追寻的东西,并且遗忘的理所当然。

认识的一个做技术的理科男说了这么句话,多么希望,到孩子长大的时候,人人都有良好的居所,他们每天谈论的是生活,是艺术,是爱情,而不是像我一样,像我们这代人一样,为了房子,放弃梦想,放弃生活。

这句话,让我震惊。到底是我做了选择,还是选择,选择了我。

而和梦想和奋斗有关的话题,一直都生生不息。你去过哪里,见过哪些人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还记得自己未完成的期待么。如果七颗龙珠可以召唤出神龙,许的第一个愿,莫非是让父母健康长久的活下去。

电台在播的歌,在某个时刻戛然而止。像是猛然从梦中醒来,对这个世界有片刻的不熟悉。唱片骑士继续说她的吴侬软语,啊,想起来,听的是广东话的调频。某一刻也想跟你用闽南话说,我跟你供啊~,细碎的日子就这么过去。

让你选择的话,最想回到什么年纪。是无忧无虑的十几岁少年时代,还是多愁善感的十几岁青年时候。小表姐说,最难的是选择吧。如果是我,可能会故作高深,说,最让人难以选择的,是当时的自己。偶尔会坐十三号线地铁,在地上行驶的时候,有阳光晒进来,看着路边的树,感慨下,啊,绕着北京快转了一圈。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感慨。又仿佛和曾经的自己相遇。这种感觉很奇妙,只有假想在自己世界的人才知道。

喂,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去哪儿。

咳咳,我也不知道。

找自己么。

也有可能,或者是在家宅起来。

我一直都想问,在没有宅这个词的时候,是怎么形容在家的这个状态的,足不出户么。

说的有道理啊。

你为什么要离开。

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会怎样。

该怎样还是怎样。

那就是了。

有没有我并没有特别大的关系。

那你修炼成功了么。

必然没有,如果有,就最好了。

我们总是发现不了自身的毛病,即使发现了,也做过多的修饰,不去矫正。

这才是对的呢,哪来的君子国,那都是意淫。

可是,少说话总是对的。

是啊,那我们就此散去,

散了吧

回头吃涮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