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谋杀幸福的无穷多种方法》楚寒 主播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
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楚寒。
今天与大家分享一边来自西岛的文章,叫做谋杀幸福的无穷多种方法。
当代年轻人都很丧,是因为谋杀幸福的办法太多了。
我们很羡慕五六十年代生的那批人。包上学,包分配,年轻力壮的时候又正好碰上改革开放,个个赚得盆满钵满。如今闲下来了,天天在朋友圈里分享岁月静好、健康养生的文章,很幸福,让人眼红。
而年轻人不一样。随便在北上广的大街上走一走,都能谋杀你的幸福。
方法1:刷朋友圈
起床后,临睡前,你都会刷一刷朋友圈。
你微信上有七八百个联系人,绝大多数一年也说不上一句话,朋友圈是大家心领神会的交往方式。不用会面,也无须对话,他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你都尽收眼底。新时代的云交友,莫过于此。
但朋友圈,可能会谋杀你的幸福。
当你在格子间里加班的时候,谁谁又在高档餐厅开香槟了。当你在冬天的北京拼命吸霾的时候,谁谁又飞去马尔代夫晒太阳了。当你在出租屋一个人吃外卖的时候,谁谁又在情人节收到100朵玫瑰花了。一切都让人绝望,让你觉得,你就是全微信活得最惨的那个。
刷朋友圈,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的穷困潦倒和孤苦伶仃而心碎。
方法2:逛三里屯
在北京,偶然碰上一个晴朗的周末午后,你决定上三里屯,享受一顿大众点评团购来的英式下午茶。
不出意料。门口排着长队,都是团购英式下午茶的。每到这种晴朗的周末午后,三里屯总是人头蹿蹿,有上百万之多——九十九万在南区。同样是三里屯,你只能在南区二层排队等座,而有人气定神闲,在北区门可罗雀的大牌店里漫步,刷卡刷掉六位数,买下你在instagram上觊觎已久的那些衣服。
这还不算。那些手拎购物袋的姑娘们,个个肤白貌美,妆容精致,三月天气时,就迫不及待地换上了超短裙,胸部以下全是白花花的腿。在北京待久了,你很懂一些道理:同人不同命。但看到这些人,也很难不怨天怨地,为什么她们那么有钱,还那么美?
你吃完一顿反式脂肪和人造奶油堆砌的下午茶后,低下头,瞅了瞅自己的肚子,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穷,还能吃得这么胖?
逛三里屯,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的寒碜和丑陋而心碎。
方法3:上知乎
人人都说,知乎是新兴中产阶级最爱的网站,你一上,才发现要么是自己错了,要么是这世界错了。
中产阶级是什么?在你的印象中:月薪两万、穿优衣库、买无印良品,一年去一次日本,就算是都市中产了。
但知乎中产一次次扇了你的耳光。在这里,中产阶级如此定义:985博士毕业,年薪过百万,坐拥数套一线城市房产,没事飞去纽约伦敦巴黎,住住五星级酒店,看看当代艺术展,才算摸到了中产的脚跟。
这里的人总有那么多的故事,总有那么丰富的经验,让人眼花缭乱,目瞪口呆。你先是悲从中来,然后怒火中烧: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可以,我却做不到?一咬牙,给那些淡然谈着人生经验大V的回答,通通点了“反对+没有帮助”。
不过还好,优衣库,在知乎还是中产专享,这和你的品味一样,多少找到了一点安慰。
上知乎,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的短视和平庸而心碎。
方法4:喝咖啡
在一线都市,喝咖啡已经不仅仅是喝咖啡那么简单了。咖啡馆里风起云涌,在这里,人们开启一家又一家的创业公司,融到了数以亿计的启动资金,策划着上市,那个身穿格子衬衫,脸戴黑框眼镜,其貌不扬的it男,可能就是下一个马云和刘强东。
但那跟你有什么关系呢?
你只是想来喝一杯咖啡,为随后漫长的加班做准备。不料这正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你的左手,是高档写字楼里出来的白领,个个谈吐不凡,议论着手里的咖啡,到底比巴黎米兰的差在哪里;你的右手,是四面八方涌来的创业精英,A轮B轮天使轮,个个轮子呼啸而来,碾压着你的脑神经。
够了,真的够了,你天天加班到八九十点,加班费却像一个传说,听过,但永远摸不到它的踪影——比起几个亿的融资,你只关心晚上回家坐滴滴的车费,公司给不给报销。
喝咖啡,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的卑微渺小而心碎。
方法5:阅读公众号
为提升生活品味,通晓人生哲理,你关注了很多公众号。他们睿智不凡,舌灿莲花。每一位都说得极有道理,每一位都让你心悦诚服。
生活博主说,不上健身房还是都市人吗?于是你去办了健身卡。美妆博主说,不买新口红还是都市人吗?于是你去买了新口红。鸡汤博主说,不去远方旅行还是都市人吗?于是你立马订了国庆节去泰国的机票。励志博主说,不创业还是都市人吗?于是你辞职,转身投入五险一金全无着落的小公司,每天为情怀、梦想、上市分红奔波。
同时,你鄙视的那种人:两点一线,省吃俭用,既不买口红又不去远方的那种人,已经攒够了首付,在通州买了一套房。半年间,据说市值从三百万涨到了五百万。
这不重要——你安慰自己:我兜里有健身卡(虽然快一个月没去了),抽屉里有几十支各种色号的口红(虽然忙得基本没涂过),有泰国留下的精美自拍(虽然被人山人海的游客挤得头痛),我,才是一个完整的都市人。
骗子,都是骗子!某个被噩梦惊醒的午夜,你气急败坏地从床上跳起来,把那些关注过的kol删得一干二净。
看公众号,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的天真幼稚而心碎。
方法6:挤地铁
在北京,挤地铁折射出你的人生:总是晚到一步。哪怕偶尔赶上了点儿,也会被别人无情地推下去
你本该用在工作上的精力和智慧,大部分都被地铁消耗了:你要身手矫健,才能赶上飞驰而过的列车;要熟记从哪个口上下,才能精准地降落到换乘的电梯口前;要和其他乘客斗智斗勇,才能以奇绝的体位,在人潮的缝隙中找到一丝自己的容身之地。
人群包裹着你。一层,一层,又一层。无数陌生人拥挤在车厢里头,摩肩擦踵,交换着体味和体液——你和爸妈都没有这么亲密过。
这对一切讲求分寸、一切讲求距离、一切讲求私密的当代年轻人来说,绝对是人生的一桩奇耻大辱。而这种屈辱,每天都要重复两次,提醒着你:你以为自己是谁?你就是只蝼蚁。
挤完一趟地铁以后,往往已经精疲力竭,接下来满满当当的工作,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挤地铁,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身为蝼蚁而心碎。
方法7:同学聚会
同学是个尴尬的词。你们不过因为一些命运的混沌和随机,被扔到一间教室,糊里糊涂地共渡了几年。可大家都告诉你:你们的感情最纯洁,你们的关系最牢靠,因此同学聚会你不得不去,否则你就是背叛了青春,背叛了心底潜藏着的那一丝美好与天真。
酒过三巡,席间越来越热烈。你知道了:那个富二代又修了个楼盘,那个官二代提副局长了,那个最美的女同学嫁了有钱人,就连你当年最最看不起的那个酸不拉唧的文青,也开了个小有名气的自媒体,据说月入有5万。
当年他们个个不如你。如今他们个个混得风生水起。
你本来准备好了自己在一线城市多年的奋斗史,婉婉道来,让这些老家的土包子们开开眼界。谁知道根本没有发言的机会,他们个个比你赚得多,个个生活安稳岁月静好——你不仅在北上广没有立足之地,回到老家来,同样没有。
参加同学会,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不远千里跑来自取其辱而心碎。
方法8:玩游戏
在幸福被谋杀过无数次以后,你筋疲力竭,决定此生就做个废物好了。不要再想创业,不要再想学区房,不想再想成为人上人,就这么吃吃喝喝,蹉跎岁月,仿佛也很不错。
你投入王者农药的世界,拥抱着赛博空间的辉煌。刚开始的时候,一切都很好,比现实好多了。在这个地方,努力一定会有回报,比那些虚无缥缈的事业、人生、婚姻要实在多了。你脚踏实地,慢慢地成长,享受到游戏带给你的乐趣,找回久违的尊严和自信,本以为,你的游戏生涯会这么一帆风顺地继续下去。
直到某天,一群小学生涌了进来。
作为一个理智的成年人,半年多来,你只为游戏付出了区区十几块,毕竟这是一个靠实力说话的地方,不是吗?现实世界太残酷了,金钱、美色、裙带关系大行其道,你烦透了。只有这里,才有你的一番用武之地。
小学生不吃这套。他们的微信绑定父母的银行卡,对他们而言,金钱只是数字,他们疯狂消费,漫天撒钱,他们用挥金如土这件事告诉你:这世上没有伊甸园,钱,在哪儿都是至高无上的通行证。
玩王者农药,一个人很难不因为自己的理想主义而心碎。
方法∞、谋杀幸福的方法还有很多……
当代年轻人的幸福太虚幻了。类似于失业保险或者住房公积金一类的,看不见,摸不着,但人人都说它们是存在的。
一面是一地鸡毛的现实,一面又在拼命追逐幸福,当代年轻人都是矛盾体:卖力工作,挣扎于眼前的苟且,嘴里偶尔抱怨一下,也不过是情绪的发泄口罢了。
哪怕谋杀幸福的方法太多了:上司责难、父母逼婚、朋友背叛、恋人劈腿、永远没有回音的微信、不理会你的出租车司机……擦擦眼泪,收拾一下心情,该上的班还得上,该还的信用卡还得还。
分享一下谋杀你幸福的方法吧。要不,我们还能到哪儿去寻找一点点幸福呢?

文稿:西岛;
后期:楚寒;
配乐:Lex Vandyke – Osmond’s Love;
Keith Urban – Don’t Shut Me Out;
Daniel Barenboim – Felix Mendelssohn – Op67 6 E Wi;
John Lee Hooker – One Bourbon, One Scotch, One Beer;
郝云 – 去大理 ;
音频怪物 – 啦啦啦德玛西亚 ;
纵横四海电影背景音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