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花又开好了》云凉 主播

花又开好了 和煦,燥热,微凉,寒冷,过去的一年只在人心中印下这四个词语便草草而过。匆忙的让人记不清究竟是在怎样的情形下邂逅了第一场春雨,第一抹灿阳,第一片黄叶,第一朵雪花,时光真是顽皮。可我又无论如何都不能说自己是不期盼新年岁的到来的,日升日落、寒来暑往自然到让人无可辩驳。告别旧岁的自己不知究竟成熟了多少,懂得多少人情世故,又藏匿起多少欲说还休的心事,模样并没有多少改变,依旧倔强,心灵却在经历着艰难未知的历程,柔中带刚。沉睡了大半个冬天的我们,终于再次醒来,在浸沾寒冷的湿气中欣欣然守望着新年的春天。再次匆忙的脚步,再次嘈杂拥挤的校园,再次悄悄露出面庞的一簇红梅花苞,不张扬地就依附在树木的枝桠上,静静等待着绽放。就在这样美丽的日子里,我们又上路。短暂的寒假已经画上休止符,顾不上愉快的我们开始重新忙碌,抱怨着节后带来的种种并发情绪。春节的意义在于聚集了所有美好稀有的东西,几张精致裁剪的红色窗花,几个许久不见的昔日老友,几碗刚从锅里盛起热气腾腾的饺子,几张并不清晰但自然的家庭合照,总能给人带来前所未有的温馨回忆。被装在蜂蜜罐子里的过往,在沉暖的黄昏散发出它的香气。年轻时的北岛曾经写出这样的句子:“我的一生是辗转飘零的枯叶,我的未来是抽不出锋芒的青稞。”漂泊从来都是他人生的主旋律。20多年过去了,北岛早已拿到赴美通行证,却难掩乡愁隐痛。他在《旅行记》中写道:“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我们这代人违背了古训,云游四方,成为时代的孤儿。有时深夜难眠,兀自茫然:父母风烛残年,儿女随我漂泊,社稷变迁,美人色衰,而我却一意孤行。” 当身边的人一一散去,我们如何为自己的漂泊不羁寻一处安放之地。乡音未改,乡迹却难寻,万水千山走遍后,才发现心中最珍贵的那方热土,永远叫做家乡。如同今时今日,在汹涌的回城过节人群中,爸爸在,妈妈也在。你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忽然明白,原来一直强烈渴求的温暖与安全,不过如此。可人生总会有分离,谁都不能逃避。我们感谢命运慷慨的馈赠,带来挚爱的人,也因为这些人,我们得到足够的勇气前行。就像莹莹如玉的月亮,不能依靠着太阳,总要独自在黑夜散发光亮。借你的风,送我远行,而多年以后我终会归来,神情依旧寡淡,锋芒从剑鞘滚落,风雪中贸然独身,眉目沾染人世冷暖,穿过岁月苍茫拥抱你,将我得到的最好的,都一一交付给你,我的故乡。 在冬天落最后一场雪的时候离开,在夏日倾盆大雨后的晴空下归来。所有的重逢都指日可待,不要慌张,不要恐惧,背起行囊就上路吧,花又开好了。会有那么一天 你也可以很坚强到可以为你爱的人撑起一片天空。我一直相信,一部好的电影是有触动人心的力量的,它可以穿越茫茫人海,给你真实且深刻的慰藉。这是最近看到的一个关于梦想的真实故事,节奏缓慢,线索简单,就连小小的起伏都显得平平淡淡,不像是一部电影,更像一杯温度适中的白开水,以极平凡的方式带动人心,名字就叫《逆光飞翔》。男孩裕翔天生眼盲,把一句古语倒过来形容他也许合适,“目不见太山之形”,却能“耳调金玉之音”,弹钢琴是他唯一能做得比别人好的事。女孩小洁热爱舞蹈,迫于生活的压力却只能在饮品店打工,每天都把自己收拾得清清爽爽。两条人物线,一声一形,一静一动,最终相交于他们的梦想,碰撞出各自的灿烂。 裕翔知道自己从宿舍走到琴房,大概需要经过多少棵大树转多少次转弯避开多少次障碍,手指碰要过多少个敞开着拉手的柜子,会遇到多少次花香和阳光,冷落和心慌。小洁在日复一日繁琐且辛劳的工作中磨白了最初的理想,想要跳舞的念想慢慢变成不能说出口的艰难,被搁置在麻木的心里。“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如果,你能够看到的话,你最想做什么?”黑暗中,他们偷偷进入琴房,坐在彼此的身边,月光被窗户分割成一块一块,将两人的影子拉长,投射在冰凉的地面上,声音穿透在空旷的房间。他说,“如果可以看到的话,我希望可以自己出去逛一逛,然后,不会撞到什么东西,也许找一间咖啡厅,坐个靠窗的位置。”他的害怕,她的犹豫,他们的遇见,都像是一场默片电影,干净而美好。梦想与梦想碰撞,追逐的年轻人们试图向这个世界证明自己。因为已经失去了一些,就更加要握紧现在手中还残留的一切。如果声音听得见,让你不再孤独。他狂奔向自己的舞台,她下定决心去证明自己。谁说小提琴一定要用拉的,谁说一定要得奖了才能被看见,谁说不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生活,谁说一定要朝着光飞才有出口。我不想乖乖地照别人的定义去生活,我要用自己的方式去定义这个世界

【感悟】《与其残忍,不如快乐》云凉 主播

与其残忍,不如快乐 忘记了过去将近一年的时间里写了怎样的文字,在电脑前想了很久,思绪还是延续着同样的感觉,这让我很困惑,因为本来想写出来更有质感的东西。可是仔细想想,会有这样的感觉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性格中的慵懒和不求上进使我对生活的周而复始并不觉得厌恶。前段时间因为要应对大大小小的考试和以千字计数的作业,没日没夜地忙碌着,表面充实内则虚空。等到终于闲下心来想要承欢于冬日的阳光时,却发现气温早已骤降,暖意成为了珍稀。索性把自己拘束在寝室几平方米的有限空间里尽情酣睡,不分黑夜白昼。曾经,我们幻想着成为国家栋梁,曾经,我们能在一起吃火锅就那么快乐,曾经,我们都希望早点长大,觉得那样生活就会变得不一样。其实都是一样的,因为我们始终都没离开春田花花,没离开黑色城堡和旋转木马。我们都还是孩子,还是会忍不住犯傻做蠢事,那些雄心壮志理想报负什么的,转了一个大圈子,变成了很简单的事。前些天在浏览网站时偶然得知,happy birthday其实并不是我们通常所说的生日快乐的意思。它的意思是,身边有这么多的亲人和朋友生活的很快乐,真美好,由此也为自己能够降临在这世上感到由衷的开心。想想觉得似乎这真实含义更加暖心一些,这世间寒冷现实如此难以背负,是更需要这样平实的温暖。太残忍如何招架,快乐不好吗。一台微波炉的使用期限有多久?电扇电机三千小时,定时开关五千次,炉门的开关次数按标准不少于十万次。凤梨罐头有期限,护照visa有期限,信用卡有期限,全脂牛奶也有期限,那快乐有么?是不是一个人一生只能说一万次我爱你,所以有些人怎么也不肯说。是不是一个人一辈子只能哭一千次,所以有些人即使亲人离开、爱人分手、心被捏得粉碎、神情恍惚,也都没有一滴泪水。亲吻也有次数吗?那剩下的,我只想和你分享。我在异地早上起来以后对你的思念有次数吗?那一定快用完了吧。离开有次数吗?那在这之后我们就能幸福了。总是有很多身边的人在说:“好羡慕你现在的生活啊,很精彩。”可是如果我说我现在的生活很辛苦,是前所未有的艰难,他们会不会觉得我身在福中不知福呢。早上六点半,闹钟响起,匆匆起床慌忙奔赴现实生活,即使烫伤手指,还是要当成无恙。在饭堂吃到带有昆虫遗骸的饭菜时,不敢大声指责,还要强迫自己慢慢习惯,因为没有人会像远方那个家里的他们一样永远站在你身后,支撑着你。被动地去接受原本自己并不喜欢的很多事,从无力反抗渐渐变成无心反抗,你一定不知道,这就是我的生活。不过,再困境也庆幸自己可以治愈自己,真的只需要一句:“最困难的我正在经历,最快乐的还没到来。”这是会让人快乐的希冀。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听不到王菲的演唱会了吧,成长的速度太慢,赶不上伊人的盛放年华。可是后来看到蔡先生在他的书里说的一些话,顿时能量满满。他说亲爱的,将来如果你有喜欢的歌手,一定要想办法去听他的演唱会,去和喜欢他的人一起。因为你不知道那个歌手会红多久,你也不知道这个歌手愿意活多久,你只能趁他还在的时候,让他变成你回忆里的一部分。有些人的生命没有风景,是因为他只在别人造好的、最方便的水管里流过来流过去。不要理那些水管,你要真的流经一个又一个风景,你才会是一条河。说得真好,听一场演唱会或者更多,为自己留存一段难忘的记忆在长久的人生里,关于冲动和那些无法言说的快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并不良好的习惯,不喜欢自己喜欢的被太多人喜欢,不自觉会排斥那些有太多人追捧的事物,但过了这么久,只有一首歌是例外,十年。每次前奏响起人声未知的时候,心里早已激起层层涟漪,旋律太过熟悉,以至于默念着就会轻轻的把歌词唱出来,林夕的词,从来感人至深。他自己说,过去写下不少勾引别人眼泪的歌词,有时会反省自己是不是美化了伤感,有时又觉得让人落泪,可得到发泄,倒也并不算是贻害人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快乐本由心决定,一如空气存在,用力呼吸才会发觉,但用力呼吸到喘息,便生了害怕失去之心,执着于快乐,便不快乐。林夕写过最悲的一句歌词是:“原来我非不快乐,只我一人未发觉。”那时候他是衷心觉得,即使自己在众人眼中本该快乐,当事人无知无觉,那对于快乐,就没有什么希望可言。然而时间是最幽默的,十三载过后,这位聪慧的词人对快乐开了窍。他说,有所热爱,本是莫大的幸福,但热爱变酷爱,就成了偏执。我曾经酷爱歌词到对自己残酷的地步,在车祸后缝了十几针,回家还是继续写;坚强意志,不睡就不睡,以换来创作的快感,然后为那快感而不断追求更痛快的快感,忘了以坚强意志跟烦恼忧心不安硬碰,会抵消所得的快乐。万物溶烂,一念无限,一个人的生命全是因缘和合而成。生老病死出于巧合,喜怒哀乐又何必固执,把自己看得太大,在天地面前惭愧都犹恐不及,何苦之有。日子总是越过越容易难过,因为习惯了怀念以前单纯美好不惧一切的快乐和幸福,怀念那些随着时间印痕的慢慢挤压,被埋藏在太深底层的记忆。从前的快乐是那样简单自然触手可及,你会因为老师一句简单的称赞高兴的直跳脚,会为一只四处可以买到的一块钱的塑料青蛙开心好些日子,会因为交到一个看起来不错又投缘的朋友急切地想与父母分享快乐。那时候的笑声是不需要任何浮夸矫饰和刻意收敛的,那时候你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只要自己开心就好。然而你也说不清楚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竟有了如今郁郁寡欢难以被感动的铁石心肠。你会怀疑老师的夸赞是否出于某种难以言说的目的,会在乎自己所拥有的是不是独家私藏或是限量,依靠这样的物质需找自己的归属感,你会在与别人交谈甚欢的同时心中暗暗揣测他的心思和自己要如何见招拆招。你越来越相信唯有真实不变的物质和金钱才能带给你最实实在在的幸福,好过那些脆弱的不堪一击的俗世情感。你忙碌着,疲倦着,怀疑着,生活着,进行着自以为无比残忍神圣的成长历程,期待着不久后的将来就可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可成长从来都不是以放弃美好为代价的,你拥有着放声痛哭和随意大叫的权利,拥有着在最简陋的滑梯中获得快乐的权利,永远地拥有着。即使经历了残酷和打击,也不是叫你一定要学会心机算计,那是以另一种方式在证明你的无暇心灵是多么珍贵难得的东西。我们已经被赋予了太沉重的不快乐枷锁,为何自己也要放弃,太残忍如何招架,快乐不好吗。你想要房子,想要汽车,想要旅行,想要享受生活。你那么年轻却窥视着整个世界,你那么浮躁却想要看透生活。你不断催促自己赶快成长,却沉不下心来安静地读一篇文章;你一次次吹响前进的号角,却总是倒在离出发不远的地方。你还年轻,可是你说你不快乐。有时候觉得这是这个时代的悲哀,我们这一代人,没有办法快乐。过早的背负了过多的压力,有些未老先衰。毕业就开始失业,工作了房价就开始暴涨。时代就这样开着玩笑,让人无能为力的不快乐着。后来才知道些,这不过是一个逃避的说辞,与时代无关。关于这个世界,你不快乐什么。懂你的人,多都生活在和你一个时代。他无需有多高的权贵,博学,荣耀。他只需要和我一样平凡,和我一样在经历痛苦,和我一样困惑在这个时代,我就愿意相信他能懂我。既然是有共鸣的,那就不是孤单的。既然不是孤单的,那就不该是不快乐的。即使是痛苦,也是一群人的骄傲和快乐。因为我不仅在,而且同在。是的,关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可以不快乐,因为你不是一个人的苦行僧,我们同在。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 是一句清早去火车站长街黑暗无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

【生活】《愿衣襟带花,愿岁月风平》云凉 主播

愿衣襟带花,愿岁月风平 北方九月,正是大雁南飞的时候;江城九月,铺满了一城暖黄色的桂花香。说不上是怎样的一种情绪在作祟,已经在外一年的我突然萌生了想要买票回家的冲动。月圆即合,这是老人家念了一辈子的说法,而我却无法实现。这便是成长的代价吧,岁月给你带来了痛苦,也必将以蜜糖相报。所以,索性把它当作时间箴言,每一个人,都会有那么一件当时哭着,回忆起是笑着的往事,每一个人,都会有那么一段日后想起来,连自己都能被感动的日子。有时候是因为一阵雨后咸腥的空气,有时候是因为一碗香喷喷的雪菜肉丝面,有时候因为一首叫不出名字来的歌,有时候因为一幅仿佛梦里见过的场景,我们顿时就浑身刺起鸡皮疙瘩,直直站在原地,不能动弹。因为记忆的开关在那个瞬间被打开了,我们叹息,微笑,流泪,拼命地想去捕捉那些已经消逝的时间光阴,想努力再用皮肤去感受,用毛孔去呼吸,那些不会重来一次的光阴。这些记忆是嵌在了皮肤里的。我明白我要做的也许除了珍惜,唯有默然。愿衣襟带花,愿岁月风平。 一九九八年,有一首歌风靡了几乎整个中国,那时大街小巷、音像店、玩具店、蛋糕店甚至理发店都在单曲循环这首歌,相约九八。那时候天后的名号还没有被叫响,那时候唱歌只有走心才能动人,那时候的人们,也许贫穷无依,却有着善良无害的心。一九九八年,我五岁,刚刚开始学会模仿的年龄,唱歌没有调子,但态度是一等一的认真端正。听妈妈说那时候的我嘴边时常哼着挂着的便是这歌词:“相约在银色的月光下,相约在温暖的情意中。相约在甜美的春风里,相约那永远的青春年华。”一九九八年,电视上多出了一个叽叽喳喳、爱说爱笑的小燕子。我在想,那时若知道这姑娘会红这么多年,说什么也要仔细再仔细端详几遍。老时光里,葡萄藤缠绕的竹架下面咯吱作响的秋千依稀在晃,西边吹来让人想要昏昏欲睡的风,在空气里不知疲倦地转着圈儿,倏忽间就闻到了甜甜的茉莉花香。这真是怎么都忘不掉的一个下午,窗边刚打了个盹儿的花猫优雅地望着门口,然后就走进有些害羞、微笑不说话的你,温柔了那情景里全部的空气与呼吸。现在要我再回忆这点滴,也都还记得起,那些因为任性小气而发生的争吵,那些因为不能常伴身边而发作的委屈,以及那些还未说出口就被深深埋在心里的小秘密。如今想起更多的是释怀,没有岁月可从头再来,更无爱人阔别后回眸。时至今日,我依然相信,“时过境迁”是这个世界上最治愈也最令人惆怅的词语。我没法告诉你我有多害怕,害怕那些曾经像氧气一样的东西,我赖以生存的,在贫穷孤独病痛的时候,支撑我继续活下去的那些东西,已经被时间打败了。我没法让你知道,在我浮萍似的岁月里,那些仅凭着臆想杜撰出来的力量,曾经给过我多大的勇气。直到如今,我确定他们都已经彻底消逝,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我再也找不到彼时彼刻的激动,和只有落泪才足以表达的酸楚。原谅我吧,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足够两个相爱的人达成婚姻契约甚至孕育生命,或者厌倦彼此分道扬镳。人做不到的事,时间能。我终于心服口服的相信了这句曾经无数次对自己,对那些为了爱情在深夜里痛哭的姑娘们说过的话。我这一生所能够拥有的,关于你的回忆,在未来几十年的人生长河里,毕竟只是零星。可我仍然希望自己能够把它视若珍宝,留存于心底,春去秋来,花开不败。还记得上次回家的时候,妈妈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我不知所以,问她这么浪费干什么,吃不了都要被倒掉的。妈妈愣了好久,轻轻地说:可是这些都是以前你最爱吃的菜,锅包肉,凉拌西红柿,还有这个烤红薯。看着她委屈但认真的样子,心里好像有颗柠檬被捏碎的滋味,整个胸腔都充斥着不能散去的酸。我不知道如何解释或自白,平日里的巧舌如簧原来在家人面前都会变得柔软。最后还是笑了,坐在椅子上仔仔细细的吃着每一道菜,说了好几句其实我现在也都很喜欢呀。那个夜里,躺在床上面靠着墙,一集一集地回放已经被尘封的剧集,可悲地发现,原来时间已经改变我这么多。我已经不是五岁时吃一颗糖就觉得开心的我。我已经不是十三岁时买一本艾弗森的画册就觉得满足的我。我不是十六岁时,下了晚自习,看到有人在校门口等着我就觉得兴奋的我。我甚至不是二十岁时,因为一句“要不是你想去那里,我才懒得去”就觉得不枉此生的我。她们都曾是我,但我已不是我。我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看这部《英雄本色》,很老的片子,当旋律舒缓响起时,心底的放映机蓦然打开,回忆的探头拨开了层层夜色,一桩桩往事如黑白胶片,在人生的银幕投影着最美的年华。那样牛奶般芬芳的情谊串起早已散落的时光,叫人珍藏。等到走出校园、投奔社会之后,那些称兄道弟、勾肩搭背的时光,就散落在为生活忙碌奔波的蹒跚步履之中,在夜色苍茫、披星戴月的匆匆里,被沉重碾成粉末。我们可能年年不得相见,即使一张打折的机票就可以让我们在城市的某个角落里重逢,但是,各种微小的理由,依然让我们无法重叙旧情。我们可能在不同的城市结婚生子,偶尔能从电话里听听对方的声音,聊聊工作的琐碎烦恼,以及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我们已经很少谈论过去的时光,在那些沉甸甸的岁月里,言语其实何等苍白。有些事情无需再谈,就留在各自的心底随着时间继续沉淀了。印象中老人是最喜欢回忆往事的,从前岁月里沉淀着大把大把熠熠发光的星星。他们讲起自己从前时着迷的样子我猜你见了也会咧嘴一笑。经历了半辈子,不再有演讲到动情处拍案而起的冲动,不再有娓娓道来时欲说还休的眼泪,他们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安静平和地讲述那些曾经真实发生过的,深深镌刻在心里的故事。父辈们讲自己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年少,而母亲更喜欢回忆芝麻绿豆般微不足道的小事。有时两人会为了一处无可考究的细节回想一个下午,虽然谁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但就是这种像极了小孩子的较真让每一个无事可做的日子不曾虚度,变得鲜活跳跃起来,也正应了那句希冀: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而我,是最喜欢听故事的人,也总能在故事里总结出一系列想要探知的答案。人世冷暖,如同盲人摸象,永远无法得知其全貌,我只得用所有的真诚和勇气来探究它的虚实。无论多少人以过来人的口吻告诉我,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中更加肮脏险恶,我仍然坚持尽我最强的意念去相信它的光明和仁慈。那些原本只是擦肩的人,也许在下一个瞬间我们就永远的告别彼此,也许我们没有来日。我带不走他们的哀愁和美丽,带不走他们的欢乐和伤悲,改变不了他们的艰难和贫穷。可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彼此信任,不带任何矫饰,我靠近过他们,我拥抱过这些平凡而坚忍的生命,这些简单纯粹,没有任何坏心思的普通人。无所谓对错,真伪,我只要记住我所感受到的这些,保存在心中。我知道这情谊珍贵,永不褪色。音乐The Rain-Raindrops雨滴戴佩妮-小小几米-拥有Masbfca (广告配乐完整版)网络歌手-夕焼け云_加羽沢美浓西村由紀江-Moon

【感悟】《远方》云凉 主播

远方 在家乡踏上返程的列车时,已是处暑时节,那似乎是我魂牵梦萦的北方之地一年之中最舒适惬意的时分了,早一点稍热,迟一点便有了寒意。而我就在那样的好天气里,带着满腔的不舍与留恋,再次回到江城,继续我七月未完整的夏天。从起点到终点,距离1605公里,不算远,乘车需要18个小时的时间;不算近,相隔四个半月的区间。从赤峰到北京是舒适度半颗星的硬座,我在那方狭小的空间里不断变换各种姿势,想要给自己找一个最舒服的角度入睡,可是无奈落败,终于在满腔委屈和抱怨中沉沉睡去。再次睁开眼是被同车乘客们的拥挤嘈杂叫醒,然后带着惺忪的睡眼向淡白色的窗外望去。那是我终生难忘的景象。金色的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数之不尽的风车,在广袤无际的大地之上,在瑰丽的朝阳中呼啸着转动。寂寂旷野,人生之不如意,皆如微末。我抱着我的包,惊呆的看着这一幕,皮肤上乍起一颗一颗的鸡皮疙瘩,列车还在不断地前行,我的眼泪热烈地涌出来。无论我如何斟酌用词,都无法将那一刻的震撼表达的淋漓尽致。舟车劳顿,彻夜不眠,饥肠辘辘,蓬头垢面,这些算什么。当你亲眼看到那样的画面,你就会知道,一切的艰辛、孤单、疲惫都是值得的。那是在冗长的黑夜中,生命的海岸上第一道破晓的金色微光。它将陪伴我,漫长旅途,抵达远方。最初想写远方,是因为看了一部名叫《转山》的电影。“日落前灿金色的布达拉宫,山顶之上安静流转的洁白云絮。山峦叠嶂,万仞宫墙,相望于尘世纷扰的沧桑变化中;人世蹉跎,世代易主,每一块石头却毫发无伤。”年轻充满朝气的男人变成沉稳内敛的性子,甚至开始胆怯惜命畏惧自然。有人说张书豪不该开始这次旅行,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寻不回。可是,你总不能因为一次迷失,就再不敢上路。苦难和每一次惊险带给他的,不是用眼可以看到的东西。那是在以后的每次黑夜里的都无畏的发亮的眼眸,你说不出来为什么,可你就是明白,有些事实已经改变。再没有什么可以撼动你强大的心灵,因为在山灵毓秀的大自然面前,人类显得如此渺小无力,只能以心敬畏,以身守护。在你年轻的时候你说要给自己一个间隔年,然后你被时间带走,那个誓言永远被禁锢在最最年轻的一个夏天;后来你步入社会,说好了要给自己一个时间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远离喧闹压抑的都市和紊乱的生活,可是你发现,你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也没有勇气去停下来。时间就这样在走,你只能遥望心里的那座山,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你会去那里。有这样想法的人是大多数,是除去那一小撮疯狂的人之后的大多数,他们可能会说那些人太疯狂,可能会告诫那些人前路太险恶。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内心深处的那座山,在每个袭夜而来的孤独中发出的次次召唤。有没有一本书让你鼓足了勇气背上了行囊,有没有一部电影让你放弃一切理由转身上路。是卡鲁亚克的《在路上》,是《练习曲》里的单车少年,是《摩托日记》里对世界的思考,是《荒岛生存》中理想主义的自由流浪,还是石田裕辅的《不去会死》。红色经幡塔,扬起的经文,一句“骑出去就要骑回来啊”,有没有戳中你心中的某段信念。永远的年轻,永远的热泪盈眶。陀思妥耶夫斯基曾经说过,“我只害怕一件事,那就是我配不上我所受过的苦难。”而我,在日复一日虚度中,我也只害怕一件事情,那就是直到我老去的那天,还有很多很多地方我没有去过。四月的时候,去婺源。满山的油菜花开在远处,目之所及都是明亮耀眼的黄,它们天生就有治愈人心的本领。蛰伏你内心的阴霾和伤疤无所遁形,唯有痊愈。这个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比醒目的红和沉默的黑更有力量的,就是眼前这掌金黄。古木参天,梯田密布,从山脚一直蜿蜒到顶处,到远方。五月的时候,去阳朔。去看看众口相传的大榕树月亮山,人间广寒宫。应该会有淡淡的桂花香吧,清冽却不刺鼻,恰到好处的吸到鼻子里,之后整个胸腔便充斥着浅浅的橘子色的波澜。沿着月亮山对面的历村观月道且走且看,月亮形状由娥眉月、满月、半月、月牙,不断变化着,更由角度的转移而阴晴圆缺,像极了这一生,由缺到满、喜忧参半。等到九月,就坐上火车去西安。买上一两对羊肉泡馍和小碟咸菜,在烟雾缭绕的小餐馆里瞧一瞧这古时的长安。让自己被扰乱的心在这里平复。没有兵马俑和古城墙的路途一样精彩。恍惚中就听到长满胡须的夫子在眼前读诗“五陵少年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落花踏尽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冰雪时节,就到冰雪的城市去吧。那里的人都带着一颗滚烫的心在寒冷中成长,他们朴实大方,风趣健谈,身上带着冰冻岁月融化下的蒸汽,总让人笑着笑着就红了眼眶。别忘了带着心爱的人去圣索菲亚教堂,这是被白鸽和信仰环绕、最圣洁的地方。只要有虔诚不渝的心,耶路撒冷或哈尔滨,并无两样。有关远方的梦,从记事开始就不停的做。从城墙这头走到那头,从纷扰闹市到安谧乡村,在陌生的街头茫然四顾,因为未知,所以勇敢。然后在沉淀的岁月和老旧成叠的车票中得到正解:原来每一段路,都是一种领悟。于是就这样边旅行边筛选边成长。在经历了时光的打磨后,你所喜欢的那些人和事物,较之从前的乱花迷眼会更接近你的本性,而筛选这件事,不可避免地会让你疏离你的从前,这其中包括了你曾爱慕的,你曾喜欢的。其实这些并不是他们的错,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好,而是因为你的眼界打开了。你看到的世界越来越广袤,它给你提供了越来越多的真相,你从中获得新的力量,而这力量不再寄希望于他人,而是来自你的灵魂。而那些跟不上你节奏的人,无法保持跟你一个频率的人,以及那些早已选定了与你的路途相反方向的人,便统统都成了昨日之日不可留。当我懂得了去爱太阳的光芒,爱麦子和稻谷的气味,爱任何一株路边的野草小花,爱烟囱里袅袅升起的炊烟,以及不再惧怕未来的时光中,岁月不经意间涂抹在我面孔上的每一条皱纹时,我才真正懂得了如何爱这个世界。就在懵懂顿悟之间,路越走越远。在离开家的前个晚上,我像以往一样难以入眠,辗转间发现令我痛苦的,并不是我必须离别的那个人。真正令我绝望的,是离别本身。那个夜里,我忽然明白,原来生命是不断地与心爱的人和事物隔绝的过程。只是现在领悟,还是太晚。十八岁的我,因为挣脱了母亲的管制而心中豪情万丈,后来回头望去,原来那竟是我这一生最后的安稳时光。那时我以为,只要逃出了桎梏,未来便是大好河山,却不懂得人生苦难重重,一道也躲不过去。永远的爱,永远的想念,永远的情谊。因为不能永恒,我曾经是那么伤感,可这一天我终于明白过来,原本人就是在淡忘与记得的过程中成熟的。一些人、一些爱虽然离开了,但流逝的岁月毕竟因为他们的相伴而美好过,即使是水中写就的誓言,也是一场记得。 谁不是在惶恐和无助中成长,谁没有经历过瓢泼大雨的洗礼,也没有谁生来就会说“对不起”和“谢谢你”。十八九岁的年纪理应离开家乡,奔赴远方。人生阅历这回事儿是不能复制也无法分享,或许只有走在路上饱览过好风景拈惹过小野花,你才会懂得其中这千百般滋味。你也会在超市为了一杯三块五的酸奶和五块钱的面包斟酌再三,你会在给家人打电话时开始报喜不报忧,你不会再为街边廉价好看的花裙子流连徘徊,而是学会如何独自打发等待回家的寂寂长夜。他们说,回不去的家乡,也叫远方。隔着这山河岁月,再看一眼远方。美好人生的词典里从没有“回头”,所以你得一直往前走。我是真的希望你这路途中都是艳阳高照的温煦天气,有小鸟叽喳请不要嫌它叨扰,有尘土落在肩上请你温柔地拂去,有黄叶落下就放在口袋妥善收藏,纵使遇到倾盆大雨我也想看到你耐心地、无畏地躲避。前方太多未知,我相信你。无论夜晚是如何的漫长与寒冷,那些光线、那些日出、那些晨雾,一样都会准时而来。这样的世界,头顶交错的天线不会改变,车马喧嚣的拥挤不会改变。所以无论风沙星辰,总有一个人陪伴着你走过,从北方到南方,从家乡到远方。有一些事,你需要再走一些路,才能够明白。希望你收集到足够的胆识与勇气出走远方,也希望初入校园的你早日克服陌生与恐惧,在迷茫中收获成长。音乐好妹妹乐队 一个人的北京牛奶咖啡 旅客-三支木吉他重奏版张悬

【感悟】《好姑娘走到哪里都是阳光》云凉 主播

  好姑娘走到哪里都是阳光 在我的记忆中,一直有个女孩。她个子小小的,很瘦,有玲珑好看的鼻子和剔透粉红的面颊。她不喜欢笑,喜欢涂大红色的指甲,总是一身干净利落的T恤加牛仔裤,帆布鞋,走路时快得像一阵风。她身上有我的模样,睡觉时喜欢穿着袜子,吃烧烤只吃鱿鱼的女孩,在KTV唱刘若英的女孩,笑点低泪点也低的女孩,总是失恋却又总相信爱情的女孩。女孩是上帝恩赐的礼物,她们带给我的感受远比一朵花开来得更为生动,她们都是童话大王,在我心里,她们比写出《小王子》的圣 埃克苏佩里还要伟大。我有时候在想,如果将她们都聚集在一起开一个派对,那一定非常有趣。但很遗憾,女孩们如今都散落在天涯,陪在她们身边的也不再是我。她们有新的人生,但她们曾经的确出现在我的生活里,然后带给我一些形同暴雨来临前的泥土气息。最紧听一支名叫棉花糖的小众乐队,她们有一首歌叫《女孩》,旋律很干净,歌词也很清新。我走在傍晚的马路上,耳机里传来女孩的声音,在这个夏日的风里,带来湿润的气息。最喜欢的是那一句:你从他的心上悄悄带走仅存的崇拜,只是为了想证明你曾经的存在。也许这样的爱恋每个女孩都曾有过,爱情让她变依赖变成小孩,一受伤就会哭的厉害。从最初的傻的可爱到慢慢在爱里学会长大,被时光洗涤纯净磨圆棱角,长成亭亭玉立不忧不惧的姑娘,不再以学会爱人作为唯一标榜,开始领悟和丰韵心灵的空洞和缺口,用那些空虚消遣的时光去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欣赏一次别人的人生。我总觉着,这样的姑娘,走到哪里都是阳光的,而你,便是这样的姑娘。二零零二年,差不多也是这个时节,梅子青时雨,杨柳离别天。就那样安静地坐在窗前想着一部剧,张恨水的《金粉世家》,那时还看不懂其中入木三分的爱恨情仇,只是觉得那个躺在向日葵花田中的女孩是如此的干净明朗,萦绕身旁的也都是淡淡书香。人有时候是不愿意接受成长的,这过程往往来得仓促,给人一个措手不及。燕西和清秋的爱情是我看过最热烈也蒸发的最快的情感,没有一丝征兆,匆匆遇上然后分离。葡萄架上的百合花,和失去了阳光的向日葵一样,总是要枯萎的。他走过落花胡同的房子,走过那小巷,那街灯,,走过曾经的花店,走过曾经的向日葵田。夕阳晚照,燕过无痕。南来北往的列车带走了擦肩而过的彼此。他带着她的照片,她带着他的孩子。他们曾经带给彼此最甜美的幸福和最破碎的悲伤,最后只留下看客们一声声无奈的叹息。清秋是坚强的,她会默默的流泪,也有坚定面对自己的决心。离群索居,安之若素。没有由来的微风吹动她的头发,秋水般的眼睛中,泪水无声的落下来,诉说无尽的悲伤。我却为她欢喜,这样的好姑娘若就此嫁作人妻洗手羹汤,未免太可惜。灵秀如你,聪慧如你,就应该懂得最好的年华就值得足够漫长的等待。在感叹美的同时,体会着破碎。我只愿记得,最初你少女时的样子。毫无吝惜的展露着酒窝,让我觉得一生都太过漫长。讲着好姑娘走到哪里都是阳光,莫名我就想起你。你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坐着,看书或者写字,或者什么都不想,你有着真实而柔软的脸庞,你说不喜欢我的聒噪和无理取闹,不喜欢我生气是一言不发的模样,是你教我女孩子要温柔剔透不惊不慌。很奇怪,只要看你一眼就能笃定你一生不曾坐在阴影里,也没有见过坟墓,蛀虫和谎言,你是我心中永不磨灭的星光。讲到好姑娘走到哪里都是阳光,莫名我就想起你。你也曾经被另外一个叫她妈妈的女人视作掌心里的宝,而如今却愿意为他盘起发髻柴米油盐不离不弃。灿烂晴空和阴霾岁月的混沌年少,你也拥有过,很多年过去了,你没有了曾经年轻的面容,希望你还能在一个恍惚间想起自己最美好的时光,想起曾经的那个姑娘在那段岁月里,有过的让寒冬拥抱暖阳的微笑。我遇见过这样的女孩,她们不化精致浓艳的妆,不穿十厘米高的鞋子,穿着简单却也朴素大方,生活粗糙却富有质感。她们如同人生最美好而繁盛的那一段,是轰轰烈烈也平平淡淡的时光。我遇见过这样的女孩,她们没有可以拿来炫耀攀比的爱情谈资,没有所谓跌宕起伏的情感经历,她们如一页白纸一杯白水,看似无趣无味可是最洁白透明。她们懂得了有心事不隐藏,把那些秘密写在信纸,寄到天涯海角让时光掩埋。是女孩让男孩成长。在每一段咿呀学语的年少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为我偷偷溜着妈妈给的一块糖,为我爬上高高的树梢摘几颗酸杏子,为我跑到海边捡拾各种颜色的贝壳。还有好多好多我都不再记得。你说那段时光虽然荒唐,却也难忘。是女孩让男孩成长。在每一段动荡不安的青春里,未厌青春好,已睹朱明移。你曾经和我说,足球是你的梦想,而这梦想是望不到的远方。我仔细的倾听,偶尔沉默,然后小心翼翼的对你说青春就应该有梦想,勇敢去追,别怕受伤。那个大声说话大声唱歌的我,那个从来不爱拐弯抹角的我,那个清汤挂面素颜朝天的我,被时光缱绻呈如今安静沉稳的模样,懂得了如何有品质的去生活。寒暑假回家的时候开始与每一个熟悉地面孔寒暄问好,总会听见别人说,如今都成了大姑娘。而再次遇见你的时候也不会又脸红心跳的感受,自然的伸出手笑着说一声,好久不见,你都没变。回忆太过拥挤,我开始怀念十六岁年纪的你。我们一起坐在操场的看台上,不多说一句,看着来来往往形色匆忙的自己。我装作不经意的戴着耳机听歌,不知心情要如何向你表达才能让你懂。如今,还是一样的操场一样的看台,想对你说的却只剩一句,请别忘记我,记得常联系。毕淑敏说,我喜欢深存感恩之心又独自远行的女子。知道谢父母,却不盲从;知道谢天地,却不自恋;知道谢朋友,却不依赖;知道谢每一粒种子,每一缕清风,也知道要早起播种和御风而行。这样的女子不急不躁,就像刚刚酿出的一盏葡萄酒,芳香和酒精度都是正好,不会让人醉,却能铭记于心。知道善待自己,也能好好生活。这个姑娘是我,也是即将离开校园的你,希望你无论走到哪,都能活出一道独特的风景,都是一道艳阳,愿你平安喜乐。又是六月,我不想说离别。人生就是马不停蹄的分离和重逢,不要让时光莫名感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