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突然想写封信给你》十一 主播

突然写封信给你 就算可以选择遗忘,我也会把你深埋在心底,等到若干年之后,便将你我的故事,述说给他人听。即便泪水会将视线模糊,但那个时候,我一定是笑着的。    这是一个星期天下午,闹了一天的熊孩子们也都进入了梦乡,家里突然安静了许多,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看着外面来往的人群以及车辆,雨水给整座城市笼罩了一层朦胧的美感。安静而美好,就这样、突然想,想写封信给你。    你是谁?    你可能只是在我的生命里短暂的出现过,甚至到现在我已记不住你的模样,记不住我们的过往。    你可能也是那个会在我软弱、孤独的时候给我肩膀依靠的,你是我的希望,是我面对困难、挫折、失败后继续前进的动力。    也可能,是可以让我永远保留着孩子气,在有你的世界里我永远都天不怕地不怕,甚至忘了,你也会脆弱,也会离开。    或者是那个最真实,最简单、纯粹的我,你是不是正安静的躲在我心里的某个角落,以至于我找不到你。     你的生命里有没有这样的一个人,ta会陪你疯,陪你狂,一起哭,一起笑,并且总能在不经意的情况下让你二逼的气质显露出来,在ta的身边我们总有用不完的精力,总能发现不一样的自己。    你永远都知道我的脆弱,知道我的伪装,在你的面前我总是无可遁形,也是这样,我习惯有什么事情就会找你,习惯难过了,伤心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你也总是很耐心的听我说,听我抱怨,安慰我。    你不是我的亲人,不是我的爱人,却也每次都会容忍我的坏脾气。有时候在想,如果我不曾遇见你,不曾认识你,那我会怎么样?接下去的故事我是不敢想象的,因为我知道我这辈子都是没办法离开你的。就像你经常说的,你会永远赖着我,我也是,永远都会赖着你。    或许在将来,有那么一天,我们不再联系,有那么一天,我身边挽着手一起逛街,一起聊八卦的人不再是你,但是,记着,不管累了还是受伤了,我的肩膀也会是你永远的依靠。    我想,不管未来会怎么样,我们都不会忘记那些曾与自己一起颠狂过的人吧!—–致基友    不管现在的你处在一个怎样的状态,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总会出现这样的一个人,ta可能消极懒散,却可以熬夜加班,ta可能花花心肠,却也可以放弃一切暧昧,也可能是个千金小姐,却愿意放下身段,洗手做羹汤,ta是很多种很多种可能,虽然没能十全十美,但是ta愿意为了你,努力的成为一个十全十美的人,而这一切就只是单纯的想陪着你,想看你因为幸福而扬起嘴角的那抹笑意,想看你因为感动而落下的热泪。而你,完全可以敞开心扉,不怀疑地与ta牵手,共度一生。    你好啊!你找到我了吗?又或者你还不知道我的存在,还是你正偷偷的守护我呢?不管怎么样,你,就是你。仔细听我想说:我知道我们可能会有很多对方无法容忍的缺点,我知道我们都不够好,在未来的旅途上,我们可能会吵架,冷战,但是,我们的相遇是必然的、是命中注定的。不管现在我们在哪里,我们总有一天会在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相遇,我们是注定一辈子要在一起的啊,所以不管以后会怎么样,遇到什么样困难,都不要轻易地放开我的手,只要你陪伴在我身边,去哪,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幸福——致现在的你,未来的你   他们从你出现在他们生命中的那一刻起,就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你,包括时间以及梦想。不管你做错了什么,或者让他们有多么失望,他们从来没有怨言,依旧小心的呵护着你,疼爱你。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会抛弃你的人。但是又有多少人能够明白他们付出的对他们有多么重要,我们总是习惯性的接受,习惯性的排斥,习惯性的以为那些应是他们该做的…     妈妈也有想妈妈的时候。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我忍不住就红了眼眶。细想一下,我好似从来都没有在乎过你们的感受,只是不断的向你们索取,却忘记了你们也只是个孩子,也需要被疼爱,被呵护。    你记不记得在他们怀里的温度,记不记得妈妈身上特有香气,记不记得爸爸的胡渣子,记不记得妈妈温柔的眼眸,记不记得爸爸宽厚的肩膀,还记不记得他们煮的菜的味道,虽然不是什么名贵佳肴,但是谁会忘记那种温暖,幸福的感觉。   “妈妈也会想妈妈,爸爸也会变老,再坚强的人会脆弱无助,要抓紧时间爱他们。”—–致爸妈,最爱我的你们    我知道的,你一直都在,从未失去过,也从未被改变过。只是习惯了不在外人面前展示出最真实的你,所以给自己带上一个面具,然后把最真实的那一份掩埋起来,埋着埋着你突然找不到了,突然忘了现在的自己是一个面具还是你。你疑惑,想要找到它,你难过,你以为你失去了。你以为你变了,变成了那个不一样的自己,变成了那个你不想成为的自己。    可是它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呀!它一直都在你心底的最深处,等待着你去发现它,它从来都没有变,不管过去多少岁月,经历多少磨难它都还是它,它永远都是你刚开始接触这个世界的样子,那么单纯,善良,简单,又充满好奇。    但是,不管是哪个你,都是你啊!不管是忧郁还是开朗,不管是善良还是阴暗,他们都是你啊,他们已经慢慢的成为你的一部分,你人生的一部分,你回忆的一部分,你经历的一部分。一生不可能永远都一帆风顺的,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你,更完整的你。——致过去的自己,现在的自己,未来的自己     你好吗?    你是否还记得曾经出现在你生命中的我,你是否记得在你面前卸下伪装,不顾形象哭泣的我,你是否还记得那个因为淘气总让你火冒三丈的我,是否记得现在的我。    我不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离开我的生命的,就这样突然找不到你,却又觉得你一直都在,某件小事,某句话,我总能想到在过去的某个时刻,你也做过这样的事,说过这样的话。    然后我就笑了,没有缘由的,就只是因为那份似曾相识。    不曾想过你会来,也不曾想过你会离开,从开始的不适应,到后来的依赖,再到后来分别,就这样,我们一遍一遍的经历,难过过,伤心过,疑惑过,也曾因为怕伤害而拒人于千里之外,但是,谢谢,那些曾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不管现在的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还是正在陪着我走过这段旅途,我想说,我不需要家财万贯,不需要有那么多人爱我,疼我,我只要有你们就可以了,我只想当你们的二孩子,小淘气,小公主。    你们来过,便再也不会离开了。徐英恩——nighty night纯音乐——初雪,tears,寂寞的街道矶村由纪子——风居住的地方熊木杏里——hello goodbye&hello

【情感】《我是一只傻狗》主播 十一

我是一只傻狗 记得那时还是夏天,我在微信的朋友圈上看到这么一条消息,上面写的是某处的一家动物收容所因为资金的问题面临倒闭,以至于在里面的所有小狗,小猫们都要被执行安乐死…..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欢迎您的收听,我是本期主播十一。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一篇来自作者王路的文章《我是一只傻狗》。我半个月大的时候,精通给狗算命的顾瞎子来到村里,他手抚在我脑门上,沉吟了半天说:这狗傻。主人说它可是小狗崽里最机灵的呢。顾瞎子嘿嘿一声,叹了口气,摇头走了。那天夜里,偷狗的打死了大狗,把我们一窝小狗崽往麻袋里塞,我声嘶力竭地叫了一声,偷狗的翻墙跑了,我破了嗓。过了些时日,主人的表侄女下乡,看见我要讨去养,主人说你挑别的吧,算命的说这狗傻,不会叫。她说长大就会了,于是就把我抱去城里。她成了我的主人,从此我就不自由了,每天被锁在院子里,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有夜晚,主人打开院门,让我跑出去溜达,我比所有的狗跑得都快,一窜就没影了。她晚上睡觉前,会敲敲铁门,走到路边,唤我回家。我的耳朵极好,老远就能听到,然后飞一样地跑回院子。我卧在小院如水的月色下,时常想起顾瞎子的话。没人能懂顾瞎子的意思,但我懂。他看别的狗只消一搭一闻,看我却足足花了一根烟的功夫。想来我必是他见过的狗里最机灵、最矫捷的吧。可惜没用,我的嗓子废了。看家的土狗,如果不会叫,就难再得到主人的垂怜。慢慢地,她开始没那么喜欢我了,名字都没给我取。她从不像邻居姑娘照顾她家小京巴一样拿勺子喂排骨汤和狗粮,只是把每天吃剩的菜汤和馒头煮成一锅,丢在院子里,然后唤声“狗狗来吃”就走了。邻居姑娘给她家小京巴穿花布衣服和鞋子,而我只能窝在院子走廊下的破柜子里,搭一条破毯子挡风。我唯一有机会吃好的是那次生病,我连着几天吃不下东西,瘦成皮包骨。第一天主人骂我不吃食,我嚼了一口,咽不下去。第二天她去街上买了狗粮,闻起来味道真不错,但吃不下。她又买了鸡肝、香肠和蛋糕。我咬了一口蛋糕,她以为我吃蛋糕,忙出门买了一大兜蛋糕回来,可我又不想吃了。这把她激怒了。她的脾气向来不好,常在夜里默坐院中一声不响,我伏在她脚边思量顾瞎子的话,却不知她在思量什么。院子里杂草肆无忌惮地蔓长,她从不去打理,好在也没什么朋友来。孤来孤往的生活让她怪癖易怒,她见我连好吃的都不吃,就惩罚我喝很苦汤,我不喝,她就拿扫帚吓唬我,我还是不喝,她就撬开我的嘴往里灌。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可是过了几天竟然好了。但那些好吃的又都没了,我还是只能吃残羹剩菜。后来,她爸爸从乡下来城里和她一起住。老头子很讨厌,总挑我的毛病,骂我不会叫,骂我太金贵,他拍着我的脑袋说:“让你看家吧,你不会叫。喂你吃食吧,你还挑。你挑啥呢?你就是乡里的土狗娃子,要搁乡里,能吃上红薯就不错啦!”可我吃的明明是剩菜残羹啊,我从小到大一次狗粮都没有吃过。我很生气,趁主人不在,把老头的拐棍踢到沙发底下,他驼背,弯不下腰,只能扶着墙挪到院子里上厕所。主人回来老头告我的状,主人就训我。有次老头出门,我探头往外看,他使劲儿把门关上,铁门夹到了我的腿,跛了三个星期。主人也不带我去医院,她说土狗皮实,慢慢就好了。冬天越来越冷了,我还住在走廊下,跛脚还没好透。昨天她大婶来到家里,问我怎么不叫,主人说我不会叫。大婶说:“这么大的狗不会叫,过年杀了吃得了。冬天吃狗肉驱寒辟邪,多好,留着也没啥用!”我怒火中烧,跑去撕她的裤子,主人一把拦住我,把我吼开。我惊呆了。我原以为她会护着我,我们每天一起生活,我每天沿着门缝往外望她的身影,等她下班,每当她打开门,我就围着她前跳后跳,摇着尾巴蹭她。现在,她却对我没有半点顾怜之情,任凭别人恶毒地诅咒我,却不回应只言片语。想到邻居小京巴,我心下寒意骤起,是的,我只是一条土狗。一条土狗如果不能叫,他存在的意义就是被吃掉。人类就是这么庸俗,世界就是如此冰冷无情。夜晚,大雪,我跑了出去。主人如往常一样站在路边唤我回来,我藏在离她不远的拆迁房后,没有出来。我不想再回家了,我宁愿在外边流浪。寒夜的街道空无一人,四望尽白,她瑟瑟单衣站在路口一声声唤“狗狗、狗狗”。哼,我在她家待了这么久,连个名字都没有,我不会再回去了。她唤了几声就转身走了,这让我有些惊诧。虽然没打算回去,可我但愿她能多唤几声,结果她再次让我心凉。我感到无比的寒冷,我拼命地奔跑,跑起来就没那么冷了。跑到精疲力竭,我慢下步子,感到有点饿。我后悔没在出来之前把一锅菜汤吃干净。我沿着路边,翻检一座座小垃圾堆找吃的。我好像听到了主人的声音。这是幻觉吧,我真是没出息的狗,肚子饿了一会儿就想回去了。我为自己的软弱感到羞愧。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可还是听到了主人的声音。我看看四周,原来不知不觉地,我竟然在朝回家的方向走。我看见有人站在路口,那是主人。她又出来了,披了厚厚的羽绒服。那一瞬间,我很想跑近前蹭着她的裤脚跟她回家,可一转念,想到恶毒的诅咒和她对我的辜负,又如锥心般痛。我徘徊无措,垂头耷耳,凝望着路灯下她的影子。她沿街道走远,路灯把她的影子拖长,再变淡,然后消失,再出现下一条影子。雪越来越大了,我得找个地方躲雪。别人家门口我不敢去,只好瑟缩地走回自家门口,卧在屋檐下。院门已落了锁,屋里灯却未熄。我蜷缩在墙脚,想明天能向何处去,疲乏让我生起困意,渐渐睡去。梦里听见远远有脚步声传来,我知道是她回来,就蹿起来跑了。我拐入院墙后边,听见门打开,又落上锁。雪在后半夜停了。我沿着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祈望能捡到吃的。我舔了几口泔水剩汁,开始想念主人喂我的热汤。天渐渐亮了,我有气无力地伏在路旁,一辆摩托从我身后飞过,泥浆溅到我身上。我懒得动弹,摩托却停了下来,我闻到了香喷喷的热包子味儿。这是真的吗,也许生在世上始终会有人爱怜吧。我起身向前,眼带渴求地望着他。他友善地朝我笑笑,把包子扔了过来,我跳起来衔住,两口吞了下去,太美味了。他走过来,带着兴奋的眼神,手里拿着绳子!我料到不好,转身疾奔,刚迈出两步,一头栽到地上,气力全无。那人箍上我的嘴,用绳子勒紧我的脖子,双手使劲。我感到一阵剧痛,然后一点点化成麻木,顿时什么都不知道了。一刹那,我感觉自己飞出了身体。我看见自己被那人塞进麻袋,扎紧,绑上摩托飞驰而去。我看见自己出生的村庄,看见家家户户散出青烟的烟囱。我看见自己幼年奔走的小河边,看见昨夜纷纷扬扬的雪洒落。我看见自己在主人家,她给我买了骨头和香肠。我以为这是幻觉,可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清晰了,没有骨头,也没有香肠,只有主人和她父亲在说话。主人说:“都怨我,昨天我婶子说要把它杀了吃,它生气去撕我婶子裤脚,我吼了它,它气跑了。它腿脚还没好利索,还在生着气,我不该吼它的。”老头说:“不怨你,这狗恁笨,哪能听懂人说话。”“它一点都不笨,精着呢。耳朵尖,鼻子灵,跑得也快。”“精啥,生人来了也不叫。”“它不是不会叫,是小时候嗓子叫坏了。”老头沉默了半天,说:“算了,别担心,白天就该回来了,乡下有的狗跑出去好几天还能回来呢。”“城里不比乡下,快过年了,偷狗的多,它一整夜没回来,我怕被人下药了。”“那也没办法,回来再讨一条养吧。”“不养了,太心疼人。”我愣住了。我没想到主人什么都知道。我始终带着偏见看待这个世界,以至于忘记了她的种种好。一生要消得多少误解,才能迎来觉悟和珍惜,可为时已晚。我感到自己在一点点消散,在消散尽的最后一刻,我耳边响起顾瞎子的话:这狗傻。聪明不是有机灵的头脑,而是有一颗懂得顾念、眷恋和信任的不渝之心。如果有来生,我不要再赌气,不要再辜负。尽然你已经让它习惯你的存在,把你当成了它全部的力量,你就有责任去爱它们,像它们守护你一样守护它们。因为你有全世界,而它,却只有你作者:王路音乐:石进—-忆,一个人的时光Hayley Westenra—Never s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