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寻找一种深刻的幸福感》悠悠然 主播

寻找一种深刻的幸福感 寻找一种深刻的幸福感,享受当下的每时每刻文/沈奇岚你的信和许多人不一样,你的信无关爱情,也和学业事业没有具体的联系。于是第一次要聊一聊人生的处境。你25岁,一切顺利。这一年未发生什么大事,未失业、未失恋、还健康,一切都按着轨道运转。真好,大多数人都这样生活吧,我想。想象中每日九点的上班号角响起,都市丛林里奋力奔跑的人群当中有一个是你。可你说你有焦虑。你说你在重复着22岁毕业之后的生活状态,有点厌倦。曾经可以获得骄傲和满足感的事情,现在再也不能让你获得激情,你说你用许多新的有形式感的东西来化解,新的发型,去从来没有去的地方旅行,消费了许多梦寐以求的奢侈品,可每一次获得之后,满足感毫不长久,你仿佛面对更多的欲望,更深的空虚。你对自己失望,觉得自己变得不可爱不纯朴不那么有坚持。你想知道那“焦虑与抑郁背后隐藏着的最深刻的秘密”。看到你的信,我有种感动。许多的人任凭生活中的焦虑支配着自己,他们中有人用华美炫目层出不穷的物质来满足自己,有人用奋力却盲目不停歇的工作来麻痹自己,有人在消极被动的电玩或电视剧的娱乐消费中忘却自己。你却不,你觉得生活里有些不对劲,你在追问为什么。这个凡事只求轻易得到不求意义的年代里,这种追问是难得的甚至是奢侈的。可我相信这个追问会在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以这样或者那样的形式出现,或早或晚.在我的人生中第一次知道这个追问是在一堂哲学课上,老先生在夏日的午后激情澎湃地说着一个叫做康德的哲学家向自己和人类提出的几个问题:“我可以知道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可以期望什么?”还有“人是什么。”我必须承认那个下午这些追问对我的意义不过是笔记本上的几行字而已,这些追问仅仅以知识的形式出现的时候,对人的心灵是毫无作用的。只有当这些追问以生活的方式让我们直面的时候,我们才会从内心发出和康德一样的追问。尽管这显得十分不合时宜,可是寻找一种深刻的幸福感是每个具有心灵的人的本能。你现在的生活不能给予你这种深刻的幸福感,于是你不满。你消除不满的方式是占有和消费,是对世界进行的某种征服。这种征服的效果,是在欲望的伤口上洒糖,甜蜜但使得伤口更加恶化和扩大。每一种不满常常表现为某种渴求和欲望,它们需要被好好地和正确地理解。一如压力之下的暴饮暴食或者,发工资之后超常的购物热情,考试前拿着课本却一直一直看电视的越紧张越逃避的心理。不能好好理解自己的欲望的人,就只能任凭这种欲望支配着自己。他们乐此不疲,他们甚至上瘾,因为他们不了解自己的心、自己的处境、自己真正的需求。这不能责怪你,我们的教育,使得我们对待世界的方式历来都是简单甚至粗暴的:占有和消费。我们的目标历来明确:考试,得高分,考名校,找好工作。每一步都是目标明确,每个抵达目标的过程都是一场战争。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只看结果的。可是你也因此遗忘了享受过程,渐渐变得只看重最后是不是达到效果。这可能是你不快乐的原因之一。享受旅行享受奢侈品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你对这些事情的结果的太过看重,让你在享受的过程中始终在寻找一种额外的期待。当这种期待落空的时候,你获得的是更深的不满,享受简直就成为了对自己的惩罚。放下这种额外的期待是让这些享受还原为享受的唯一方法。和谈恋爱一样,你满怀期待地和一个心仪已久的男生一起约会,他一定会让你多多少少失望,因为他肯定和你想的不一样。你现在对这些享受的厌倦,就像相恋五年的男友送你一束玫瑰,你的感觉和五年前最初收到玫瑰的时候肯定不一样。那些曾经带给你激情的事物换了一个心境和情境,多多少少会失效。这不是你的问题,而是人生本来如此。刻意的重复并不能带来预期的激情。只有好好分辨清楚自己当下真正的需求,才能让自己感到快乐。有时候我还蛮羡慕那些懵懂的小孩子,他们的快乐那样简单。怀疑人生和感到虚无是成长的标志,我甚至觉得这可能是人生的常态。有时候我觉得童年的我们,好像是生活在了一个主题公园里。那里的规则清晰,建筑明朗,始终有阳光普照,不缺三餐,不缺玩伴。什么问题都有好像很明确的答案,所以也不会有什么深刻的焦虑。每个游戏都有一个终点,就像读了初中会有初中毕业,读了高中会以高考毕业,考得好去读大学,考得不好读大专。大学之后找工作,然后我们就突然身处在主题公园外面了。这个世界和主题公园不一样。它那样广阔寂寥,又拥挤不堪。25岁的你,现在处在了从未经历过的迷雾里。你用你习惯的方式对待着周围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给你的回应和你期待的不一样。你失落,你找不到方向。在人生和世界的森林里迷茫,我想这是人生经常发生的一种常态。这种时刻你才会发现生活的诗意和多样性,你会停下脚步,观看周围,观察自己,问自己的内心:“你到底想去哪里,你到底需要什么。”那些只听说某个前方有黄金矿藏然后一路狂奔不止的人们,或许也有他们的快乐。可那些停下来感受自己的存在和仰望星空的时刻,是那么珍贵。亲爱的你,正在这个时刻里。你究竟要去哪里,由你自己决定。重要的是,你要给自己做的事情赋予意义。你要给自己选择北斗星。或许接下来你走的一路都会是迷雾,你要给自己选择的方向一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那必须是你自己认可的意义。你的内心要有自己的标准.你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必须明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代表一路都顺利并且时刻有回报。我喜爱的一个建筑学家林缨说:“我做一些事情,因为它们对我是重要的。”不存功利心地做那些对你重要的事,它们给你的回报远远胜过功利。你要懂得区分和你有关的事情和与你无关的事情。25岁的你经历得也已经很多,有趣的事物无穷无尽,好奇心之外,你要培养定力和判断力。我相信真正的交流和真正的创造让人获得深刻的幸福感。接下来的岁月里,保持好奇心,不要放弃享受美好的事物,但是要集中精力和能量在富有创造性的事情上。在字面上追寻人生和生活的意义是永远得不到答案的。只有用生活才能回答生活的问题。亲爱的姗姗,先不要急,不要急着给自己下“不可爱不淳朴”这样的判断。你在进入一个新的状态,或许你不熟悉这个状态,但是不要用否定的方式去判断。对当下的自己要心怀温柔,不要苛待她。放下额外的期望,耐心地看她需要什么。温柔开放地对待自己,你会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只要你仰望,会发现每片星空都很慷慨。那颗对你而言最明亮的启明星始终不曾被迷雾遮住。我在一个夏日的晚上,去到德国的Schoenburg,果直接翻译成中文,就是“漂亮堡”。那里的晚上静谧无比,连深呼吸都怕会惊动别人。银河清晰可见,低得就像在城堡的屋顶,伸手就可以触碰到。星空深邃美丽得让人着迷,让人痴痴望,不愿离去。星星越看越低,越看越多。那时那刻我就想,宇宙真是如此美丽,没有任何事真的值得深深焦虑。愿你在现时的迷雾中虽然迷茫但是可以安心耐心,愿你以后回眸现在的时光可以微笑也可以遗忘。享受当时当下每一刻,迷惘的时刻也可以诗意。主播:悠悠然

【阅读】《给未知的某某 》 悠悠然 主播

给未知的某某 上段恋情,全心投入,结果很受伤,于是这次恋爱怕受伤,就很保留。这意味着:上次那个伤你的烂人,得到最完整的你,而这次这个发展中的情人,得到个很冷淡的你。我知道你是保护自己,但这若是做生意,你这店一定倒的。永不再来的恶客,得到了最好的服务,而新客上门,却备受冷落,这店怎么不倒?  因为全心爱一个人,而感觉到自己正在活着,这就是我们从爱情中得到的最大回报了。  突然发现爱已消失时,往往无比错愕,不懂发生了什么。这时虽也可百般逼问,但逼问空是徒增难堪而已。我对此刻的建议是:坐下深呼吸,闭目回想当初这爱降临时,其实也是何等的不明白、没道理。怎么来就会怎么去,这样悠然回首后,也许能醒悟爱的本质就是如此,然后就放开了。  不是在幸福的时候,反而,很遗憾的,是在不行的时候,我们才更有机会,探知自己能够爱到什么程度。  一朵云里面的两滴雨,恋爱了。旁边别的雨滴很冷淡,反正很快要掉落,何必呢。但这两滴雨,还是要恋爱。不久这天到来,云变成雨,一滴滴纷纷掉落。而恋爱着的这两滴雨,拥抱在一起,往下掉,他们准备好要掉在地面,消失不见,但就在消失前,他们从两滴变成了一滴。  你要拥有他?真好,只是,你能拥有他的什么呢?你能拥有他的疾病吗?你能拥有他的疤痕吗?你能拥有他的回忆吗?  其实,一切最后都是记忆,所以,请尽量正确地记忆:如果不是恋爱,就不要记忆为恋爱;如果不是吻,就不要记忆为吻;而如果是真的爱,那当然,万勿错过,就一定要记忆为:爱。  看到别人做得不好时,也许会暗爽在心,得到一种“我比他聪明”的优越感。但真正聪明的人,是观察别人为什么做不好,然后警惕自己,尽量不要犯相同的错。那些只爱发出嘘声的人,应该是打算一直在台下当观众,而那些警惕自己的人,则是在准备:有一天要站上舞台。  你以为你对他的想念,已经到了极致,已经不可能想念得更多了。结果,在某一个意想不到的时刻,你又成功地比原来想他的程度,再更多想念他一点点。  为什么要鼓吹第一名呢?为什么要把第一名解释成光荣的意义呢?世界很大,可做的事很多,为什么要鼓吹只有极少人得到,得到了也不代表会幸福的东西?那些第一名,总有一天要面对不再是第一名的日子。  你恋爱了,只是你爱的人有时并不真的存在。他可能只是一堵无辜的白墙,被你狂热地把你心里最向往的爱情电影,全部在他身上投影一遍。  森林不残酷吗?有灾病猎杀,但动物仍美好着。宇宙不残酷吗?荒寂无回应,但星辰仍美好着。世间也残酷,有生离死别,会井干路绝,但人仍美好着。所以,我仍能贮存残酷中的善意,如贮存蛛网上的露珠、地层下的琥珀……我知道陌生人未必慈悲,但若能遇到,我就珍惜贮存,因为还有来日。  对方说:“我已经不爱你了。”你着急了,脱口而出:“没关系的啊!我们还是可以在一起的啊!”说完,你忽然哭了,不是因为伤心对方不爱你了,而是因为这一瞬间,你猛然醒悟,自己已经成为爱情的乞丐。本期文稿:蔡康永本期主播:悠悠然

【阅读】《丰富的安静》 悠悠然 主播

丰富的安静 我发现,世界越来越喧闹,而我的日子越来越安静了。我喜欢过安静的日子。当然,安静不是静止,不是封闭,如井中的死水。我刚离开学校时,被分配到一个边远山区,生活平静而又单调。后来,时代突然改变,人们的日子如同解冻的江河,又在阳光下的大地上纵横交错了。我也像是一条积压了太多能量的河,生命的浪潮在我的河床里奔腾起伏,把我的成年岁月变成了一道动荡不宁的急流。而现在,我又重归于平静了。不过,这是跌荡之后的平静。在经历了许多冲撞和曲折之后,我的生命之河仿佛终于来到一处开阔的谷地,汇蓄成一片浩渺的湖泊。我曾经流连于阿尔斯山麓的湖畔,看雪山、白云和森林的倒影伸展在蔚蓝的神秘之中。我知道,湖中的水仍在流转,是湖的深邃才使得湖面寂静如镜。我的日子真是很安静。每天,我在家里读书和写作,外面各种热闹的圈子和聚会都和我无关。我和妻子女儿一起品尝着普通的人间亲情,外面各种寻欢作乐的场所和玩意也都和我无关。我对这样的日子很满意,因为我的心境也是安静的。也许,每一个人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是需要某种热闹的。那时候,饱涨的生命力需要向外奔突,去为自己寻找一条河道,确定一个流向。但是,一个人不能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托尔斯泰如此自述:“随着岁月增长,我的生命越来越精神化了。”人们或许会把这解释为衰老的征兆,但是,我清楚地知道,即使在老年时,托尔斯泰也比所有的同龄人,甚至比许多年轻人更充满生命力。毋宁说,惟有强大的生命力才能逐步朝精神化的方向发展。现在我觉得,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泰戈尔曾说:“外在世界的运动无穷无尽,证明了其中没有我们可以达到的目标,目标只能在别处,即在精神内在世界里。在那里,我们最为深切地渴望的乃在成就之上的安宁。在那里,我们遇见我们的上帝。”他接着说明:“上帝就是灵魂里永远在休息的情爱。”他所说的情爱应是广义的,指创造的成就,精神的富有,博大的爱心,而这一切都超越于俗世的争斗,处在永久和平之中。这种境界,正是丰富的安静之极致。我并不完全排斥热闹,热闹也可以是有内容的。但是,热闹总归是外部活动的特征。而任何外部活动倘若没有一种精神追求主其动力,没有一种精神价值为其目标,那么,不管表面上多么轰轰烈烈,有声有色,本质上必定是贫乏和空虚的。我对一切太喧嚣的事业和一切太张扬的感情都心存怀疑,它们总是使我想起莎士比亚对生命的嘲讽:“充满了声音和狂热,里面空无一物。”文稿:周国平主播:悠悠然

【阅读】《天使与女妖》悠悠然 主播

天使与女妖 文/沈奇岚  嘿,你还是想着他,或者想报复他么?    你还是觉得自己每天情绪都不好,觉得老天不公平,那么坏的人怎么没有报应。虽然你们已经分开,但是想起他来,你心里依然有波澜,或者说有计较更贴切。当初真心的爱现在看来如同一场笑话,原来为了这么不值得的一个人。你未必还在伤心,可你心里有些怨恨。你很想要他的好看,你甚至常常想象他很惨的样子。  收到你的信时,我并没有大吃一惊。看看女人的衣橱就可以明白,本来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纯洁天真的天使,也有一个风情成熟的女妖。只是每个女人的际遇不同,常被守护的自然不需要女妖出场,常常身处险境的如果还天使般天真浪漫自然遍体鳞伤。大部分女孩子的心中,女妖们都沉睡着。  直到受了伤,终于明白世界不是童话般美好,男孩子们不是王子,他们会花心他们会不负责任他们会辜负你。心中的女妖于是苏醒,火眼金睛,手持利器,心怀警惕,为的是不让身旁的这个天使继续受伤。你也一样吧,终于知道并非每个人都可信。  可是生活总是不能如书上的故事那样结束就结束,你会不甘心,也会不服气。对自己愈是自信的女孩子愈难接受爱的失去,对于她们,失去的不仅仅是感情,还有自尊和信心。和你一样。因为想赢回来,所以想报复。  未必是要把眼前这个人再赢回到自己的身边来,而是把失去的自尊和信心赢回来。你要给自己一个交待——想告诉自己,眼前这人根本不值得,所以想多踩他两脚;想对过去的那个痴心付出的自己说,嘿,看见了没有我终于替你出口恶气了;想告诉周边的人,这个男孩子根本恶劣,要看清他的真相,所以想要他难堪;想告诉世界,他终于偿还了他欠我的,他倒霉的一切是他活该。  你或许会向你的朋友或者你们当初共同的朋友哭诉他的种种不是,你或许在不相干的场合评价他的时候说些刻薄的话,你或许在以后的工作中在可能遇到他的场合也毫不配合。  你可以得到你所有的朋友们的道义支持,你可以给他造成或大或小的麻烦,可是亲爱的受了伤的你,请让我做个小小提醒:你不是复仇女神,你也应该过自己的人生。如果他真的不值得爱,那么他也不值得你怨恨,再多一秒的怨恨都是浪费你的时间。  我很难过如果你因为他开始变得像个怨妇,和人喋喋不休说上十遍以上你们感情的来龙去脉。这固然使你得到发泄得到道义支持,可是也让你脸上开始有怨气。不要让感情的伤害弄皱了自己的额头,弄浊了你的眼神,藏在心里就好。  我更难过的是如果你因为他开始变得恶毒,开始有了心计,并且目的是损人不利己。如果你不再美好,你如何找寻下一份美好的爱情,你又如何值得一份美好的爱情。你不必刻意去多交几个男友证明你的魅力,从前的他不在乎,你也在浪费自己和别人的时间。  所有报复手段中,我想推荐你最好的一种:如果想要报复,请你自己,活得光彩动人。  让他看看,没有他的如今的你,美丽无比。你那样美好那样丰盛,他不过是你的一小段人生的一小个注脚而已。他当初有眼无珠错过了你,他还是那个丝毫没有进步的小子,而你,你已经成长,你的眼界你的气度你的举止,早已远远不是他能企及。  亲爱的,这是最好的报复,让他变成配角,让他黯淡下去,让他自觉在你眼前低下头去心中暗悔。而你,虽然这未必是你要的,至少你光彩动人。让他无法再影响你,无论是你的生活还是你的心情。  所以你该做的,不是在聚会的时候开声讨前男友大会,而是谈谈有趣的旅行;不是在谈及他的时候口出恶语,那让人觉得你不厚道,你不必降了自己的身价去贬低别人。  给你做个简单的脑筋急转弯:一根筷子,不去碰它,不折它不弯它,怎么让它变得更短?  答案大家都知道,放一根更长的筷子在它旁边。你要让那根讨厌的筷子变短变短变更短,直到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要看教科书,可以看看亦舒的《我的前半生》,电影可以看《Being Julia》,真人版请看妮克·基德曼。  那段曾经的爱情如果你觉得珍贵,那么请珍放心底。如果你觉得不甘心,请执行最好的报复,让你的光彩赢回你的自信,让你的成长消解你的不甘。没有一段感情可以真的毁了一个人,除非她配合着自毁。  不要为过去的自己忿忿不平,否则你一直是过去的自己。Let him

【故事】《她在睡梦中》悠悠然 主播

她在睡梦中 梁先生是我的一个朋友,他四月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后渐渐开始失眠,从起初的一晚上勉强能睡五个小时,发展到后来的三个小时,再到一晚上只能合眼一个多小时,最后他到天亮连二十分钟都睡不踏实了。 于是就像歌里唱的那样,他在五月的早晨终于丢失了睡眠。 然而他的这种失眠不同于其他任何人的病症,普通的失眠症患者会因为整夜无法入睡而精神萎靡,昏昏欲睡,甚至神经衰弱,然而梁先生单纯只是彻底丢失了本能的睡意而已,从五月至今,他尽管从不入睡,却也不曾感到丝毫的疲惫,没日没夜的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精神,就仿佛他已经完全不需要睡眠这种东西了一般。用他的话说,别人只是因为睡眠短小而不能尽兴,而他则是彻彻底底地将睡眠阉割掉了,睡功能丧失,成了睡眠王国里的太监。

【生活】《哪怕我变成庸俗的女子》悠悠然 主播

哪怕我变成庸俗的女子 1939年冬天,美国西部洛杉矶市郊的一间屋子里,一个十五岁的腼腆少年——约翰•葛达德——正在厨房的桌子前做着生物学家庭作业。这时他听到隔壁父母的一位朋友说:“假若再让我回到约翰的年纪,我干的事就大不一样!”这句话深深触动了葛达德的心灵。他在活页本新的一页上方端正地写上:“我的终生计划”。葛达德花了五个小时,一口气写下了一百二十七个梦想实现的目标。下面是这些目标中的一部分: 目标第一:探索尼罗河; 目标第二十一:登上珠穆朗玛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