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只是成了亲结了婚便不得已的变了

    突然想起了一些事。前几天大嗲(姑妈)打电话来说,家里冰箱里有冰的龙眼要我过去拿来学校吃。 表哥放暑假过来武汉的亲姐这边玩几天,然后大嗲也说过来。我寻思是想一家人聚聚吧,表哥在吉林读研,大嗲在惠州工作,表姐在鄂州上班。按我妈说的话说,一家四个人就四个地方,过年过节也难得在一起,唉。表姐孤身在武汉奋斗了好几年总算是在武汉买了房站稳了脚,全家老小都以她为豪,在我们这些弟弟妹妹面前表哥表姐完全是高大上的存在。哈哈,夸张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