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最幸福】《放任自流的小时光》民谣 主播

  小时光(点击收听) 书接前回我们讲到路平放弃了北京这个华丽的大笼子,从新踏上流浪的路,去寻找一个可遇不可求的远方,地理不好的他认为彩云之南离陕西并不多远,捏着一张车票来到丽江,遇到了另一番光景,和另一片天地,今天接着讲。  

【情感】《给那个阳光明媚的少年》沫凡 主播

  《给那个阳光明媚的少年》   老屋的陈旧电扇在天花板上不知疲倦的转着孤单的圈圈,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走到阳台,迎着阳光微微仰着头,闭上眼,眼前依然明亮。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的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欢迎您的收听,我是本期主播沫凡。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茶叶糖小胖的故事,故事里的男生是一个她喜欢了24分之一个世纪的人。你的眼,是我此生再也遇不到的温暖阳光。____

【旅行】《能不忆江南》歌尽 主播

能不忆江南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歌尽,欢迎您的收听。“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最初,对于江南的美,在诗里陶醉。多少次幻想,秦淮河上“烟笼寒水月笼纱”的如梦如幻。多少次向往,江南水乡里“小桥流水人家”的古朴与安闲。于是,便开始记起并且深深地爱上了那一种细腻与雅致的江南情怀。江南的烟雨,江南的水乡,江南的才子佳人,江南的那些风花雪月,都令人心生向往。我虽生活在江南,但是由于自己常常是忙忙碌碌,拘囿于生活琐事,所以甚少有机会细细地去品味那些江南情调。这也令我感到十分遗憾。上了大学后,终于有机会去了一次乌镇,算是见识到了正宗的小桥流水人家,但是由于时间太短,而且游人太多,我总是难以沉浸到那种被刻意营造出来的江南格调中,而是以一种第三者的态度,去审视那一草一木,一水一桥,有赞叹,有欣羡,却始终没有我所追求的那种润物细无声一般的江南情怀。所以我一直很想找一个游人很少的时段,再去其他地方圆我这个江南梦。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的琐事越来越多,我才发现,想要有时间有金钱有心境地去完成一次梦回江南的旅途,原来是如此不易,天时地利人和,少了一样,都不算圆满。既然不能在生活中实现对江南的向往,那不如让我用文字来倾诉相思,也算是聊以慰藉。我对于江南的向往,并非是对具体的一景一物的痴迷,而是对于一种特定的江南味道的执着。这么说或许有些抽象,那么不妨和大家分享一篇闽北修竹的文章《江南一隅》,这篇文章很合我心意,将江南特有的味道描写的淋漓精致。我生活在江南一隅,在江南的温婉情怀里沉醉了二十多栽。江南周遭世事沧桑变迁,喧哗或耳语中流传的故事无法一一讲述得清,而我对江南的眷恋情怀却千年依旧!伫立于江南的灵土,仰望冥冥天空,风烟俱净,澄澈得如一汪清水。漫漫岁月中流淌着江南水乡的清秀,江南古镇的恬静,江南雨巷的幽深,江南文杰的的灵韵……小桥,流水,人家,流溢在水墨江南里,看不明虚实,分不清究竟;水性的流淌中,滋润了多少文人豪杰的心灵。品读江南,凌波水韵,翰墨流芳。  江南的美,是朦胧而古朴的,是树下悠然落棋,是花间醉然品酒,是庭中淡然品茶。绿水萦绕着白墙,红花洒落于青瓦,蜿蜒曲回的小河在清晨和夕阳中浅吟低唱。乘一叶扁舟撑一支蒿,穿行在青山绿水中,两岸是历经风浪的班驳和亘古柔情的飘零,一泓清水所承载的,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沧桑。 江南水乡就像一幅朦胧的水墨画,朴实恬静。石拱桥倾斜在清澈的水面,或优雅别致或玲珑飘逸,已磨损的雕栏印着岁月的痕迹,与古镇风韵融为一体。坐在乌篷船上,任清凉的河水从指间流淌,清凉入心。盈盈清水,悠悠木船。宅屋临水而建,水水相连。漫步在古镇之上,远离都市的尘嚣与浮躁,任阳光在肌肤上静然流淌,任诗意在心间轻舞飞扬。轻烟淡水的江南,细雨霏霏的堤岸,春日草长莺飞,桃红轻染,虫燕呢喃,春透帘栊。夏日轻解罗裳,独上兰舟,采莲荷田,淡笑浅吟,娇花照水。秋日丝雨梧桐,清秋飞雁,淡菊飘香,悠然东篱下。冬日雪依翡翠,千树珍珠。伊人似雪,翩然娇纯。 春雨秀江南,江南多雨,尤其是江南春天的烟雨,就像那吴侬软语一般,透着水乡特有的滋润,雨是江南文化的灵魂,是江南水乡的灵气,在江南,充满浪漫气息的雨,元宵节前后的雨叫灯花雨,灯花雨往往是初春的第一场雨,淅淅沥沥的春雨就飘然而至,莺飞草长,一泓碧水粼粼而起,杨柳拂堤,碧草如丝,繁花点点,泉水淙淙,古寺的梵音在石缝间流淌,雨后的空气溢出芳香。而后是杏花雨,梨花雨,纷至沓来,暮春过后,连绵不断的黄梅雨弥漫江南。夜晚的雨声,清晨的花香,清绝的令人深深沉醉,秀雅的让人不舍离去。纷飞的细雨沾湿了一袭素裙,润透了江南女子的心。两袖的花香,轻舞出江南的独特风韵。 江南的女子因了江南的湿润气候,肤如雪凝,伊人如玉。“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蹙。欲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如水的女子,如水的明眸,灵秀而又温婉,似凌波仙子般清丽脱俗。江南女子缓缓走在小镇古老的青石板路上,细雨蒙蒙湿丁香,倘若撑一柄油纸伞,沿着雨巷翩跹而过,“一抹烟林屏样展,轻花岸柳无边”, 雨香袅袅入雨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