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究竟怎样才算是爱情》楚寒 主播

究竟怎样才算是爱情 前年冬天时候的一个深夜,接到大学同学的电话,说女朋友以压力太大想冷静一下为由已经两个月不再理他,想尽办法之后,过去几年全部心思都扑在这个女孩身上的他,先是不知所措,然后开始委屈。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我拿着电话蹲在走廊的暖气片边上,倾听这个个头一米八的大男人声泪俱下,想象这个同学圈子里成熟爽朗的大哥跟在一个女孩后面做饭洗衣服写作业出钱出力察言观色鞍前马后的场景,然后竟忍不住的发出一顿愤慨。最后我们得出一致结论,这根本就不是爱情,是奴役,不对等的付出要如何得到对等的幸福,他爱的辛苦,她压力也很大,既然她开始后退了,那正好解脱彼此。 可是半年以后,这个信誓旦旦下定决心解放自己并且已经在重新相亲的男人,qq发给我一句,他复合了,要跟她结婚。我理解他为什么没用电话的形式告诉我,所以也没有多问,回复了一句“哦”就收了尾,然后装作从来没有过那天夜里的谈话。

【阅读】《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楚寒 主播

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 掸去你生活得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楚寒,欢迎您的收听!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来自袁流氓刚才有人问我,在一起幸福么。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回了一句,还好。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一点四十八分,我在看一段旅记,耳边是有着深远意境的音乐。这是我最近几年来过的最任性的一段日子,可以过的很自我的一段时间,尽管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在这个夜晚,我什么都不用做,只用回忆自己的小半生,来享受现在的孤独与寂寞。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来自张小砚的旅记,走吧,张小砚。尽管旅记里说的天花乱坠,妙趣横生,但是,我相信,更多的人做不到这样的洒脱与自在。有太多的东西束缚着我们,其间也会穿插我曾经的一小段旅行的记忆,但是说出来,又觉得自己无比的矫情。可能每个人都会有这样或者那样的旅行,他在说的时候,听的人也许会嗤之以鼻。有的人瞧不起绿皮火车。就像古人说的,何以不是肉糜。我的好基友跟我说,他要做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调侃他说,那不就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闯九洲么。而当我在休假结束,回到既定地点的时候,我的好基友他的旅行正在开始。我眼见着一场生命鲜活的行走在路上,突然觉得自己无比的萧瑟与固定。这样的安稳真的是我要的吗。那么我要的到底是什么呢。在这样一段任性的时间里,我到底思考出什么了呢。生活赋予的,给予我的,我到底领悟到了什么呢。这就是一个人在某一段时间里,最过于矛盾的地方吧。那么,先从张小砚的旅记开始,让我们一起走吧。离开现在的地点,才能回头看,找到自己想去找的答案。在路上,才会不停的有动力,向前走。最近一段时间的最大愿望,是想买一支录音笔。随时随地可以采样,可以收到各种各样不同的讯息,可以录到不同的声音。以至于自己在回家的时候,可以默默的来感受这个世界,聆听所有声音。可是,又觉得买回来,也有可能和其他我所收集的东西一样,被安置在房间的某个角落,弃之不用,特别可惜。旅行在我的记忆里,应该是若干年前的某一个冬季的凌晨三点钟。天空还是黑色的,就已经开始准备起床。化妆,穿衣。因为要去艺考,要去另外一个城市,所有的东西都在迷糊中准备好。行李、证件、钱、车票。早上五点在街上还是不太好打车,空气清冷,呼一口气,觉得都觉得呵气成冰。到了火车站,上了车,昏昏欲睡。在天刚亮的时候到了另一个城市,去一个叫做第八号房间的宾馆开了房间,收拾了一下,就查了地图准备去考场。其间没完全没有去踩过地点,也不知道走的是对是错。还有四十分钟考试开始的时候找到考场,上气不接下气,也没有补妆,就这么过去,结果,当然是考的一塌糊涂。可是那个早晨却永远在我的记忆里不灭,那样黑暗的天空,那样皑皑的白雪。陪伴我的母亲和不爱说话的司机,都让我记得特别的真切,这是年幼时一段不算旅行的第一次一个人单独外出的记忆。也许现在想起来,其中有更多美化的成分,但冬天总是冷漠的,让人觉得冷寂而无言。第一次的一个人旅行,就这样默默的淹没在我的记忆里。随着时间的流逝,能记住我们所有行程的工具越来越多,手机、电脑、录音笔、平板或者是其他的东西。日记本用的越来越少,微博替代了博客,写短文替代了长篇日志。过年的时候也不会再写年终总结,新一年也不会有更多的愿望与期盼。上一秒和下一秒做的也没有什么衔接。也只是在这个时间段做了这样的事,在下一个时间段有下一个时间段的行程安排。这不是社会进步和时代进步的附赠品,只是一种生活状态的改变。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我们不能抱怨说他们做的不对,但是也未曾想到自己也置身其中。我总在幻想,什么时候可以停下脚步,慢慢的去看看自己曾经走过的路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走的。即使是现在,我已经停下了脚步,却发现,还是那样的,我站在这儿,铺天盖地的压力迎面而来,我不能去反抗,也只能承受,无力改变。这是时代赋予我们的,我们逃避不了,这样说,有些消极,但是更多的正能量,还是可以传递。要做的,永远都是这些。按部就班的做,不一定是错,一定会规避掉一些不好的事情,因为好运总是在没有准备的时候迎面撞过来,所以,形容某一种特别好的事情,才叫,踩了狗屎运呐。突然唱片转到了王若琳的歌。想起来在旅行中堵车的记忆。我记得,有一年是深秋吧,要去一个地方。早上五点多起来准备,六点出发,本预计应该是11点前到,可是没想到,在高速公路上,遇见了连环车祸,加上大雾,整个高速被关闭了。车上的人一开始还很闲散,最后有人受不了,下车往高速反方向走,企图走到收费站,走出高速。我在寒风中什么都看不到,一望无际的烟雾,一望无际的车流,一望无际的红色车灯。后来当车缓缓行驶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晚上八点多到达,一场连续算是十五个小时的行程耗费了我一整天的时间,整个人都是疲惫不堪的,到了地方,一碗方便面,之后就是蒙头大睡。这样一场糟糕的经历在后来的行程中,变得微不足道起来。因为时间总是让人往前看,过去的记忆一点的一点就模糊了。想不到,想不起,就这样,走上了更远更远的远方。走过了更多的地方。有的时候会很怀念那个时候勇往直前的自己,做了那么多,走过了那么多。可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丢失,最初的自己呢。那个单纯又勇敢,天真而烂漫的自己。这篇稿子本来是想给遇水录的,可是想了许久,还是觉得男性的视角才更贴切。好像,说了这么多也都没提到要分享的,张小砚的旅记。我才读到旅记的第二章,却听了有四五首曲子。也许只有在这样一个静谧的夜晚,才能把整个人的情绪舒缓下来,放的更平静。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每一天都会听晚上的广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或者是都市之声。那个时候千里共良宵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有一个叫张涛的男主持,会在节目结束的时候说,我在复兴门外大街二号。从那个时候起,也许就奠定了要来北京的预兆。也想过在半夜蹲在复兴门外大街二号某一个出口或者某一辆出租车里,看着那栋大楼里的人走出来。但是这也仅仅是想象,因为自己怕黑,也是胆小,不敢在半夜走出去。刚才因为身体原因,很不好,晚上十点多,出门透了透气。一个人走在小区里,在路灯下看着自己的影子,突然觉得特别害怕,想大喊大叫来驱赶一个人的恐惧,但理智又告诉自己,如果吼叫起来,狂欢之后的寂静其实会更吓人。也不知道是从多少年前养成这样的习惯,如果过了凌晨两点还没睡着,那么这个晚上就一定是不会再睡了。会怕,会想,会睡不着。会东摸摸西摸摸去做很多事,一点一点打发时间,等到天亮的时间才会安心的睡起来。今天的这个夜晚,也是处在这个状态,完全的睡不着。一个人在这儿自说自话,挑选节目的插曲,想想自己想说的节目内容,就是这样。话题回归到最开始,那个人问我,在一起幸福么。我说,还好。其实,特别想肯定的说,嗯,我幸福。但是,这样我无从说起的话,让我觉得有一些心虚。我说不出这么肯定的。因为,我不相信幸福有多么的完满,虽然在尚雯婕的某一首歌里说,幸福,唾手可得。但是,如果来到太快,我会觉得不真实。到现在,在某一个时刻,我依然觉得,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朦胧而陌生的,他们会在某一个瞬间,离我而去。我也只不过是短暂的拥有了一下而已。嘿,我在秋天的雨水里遇见了你。这是我的幸运。若干年前,也有一个好基友在他的QQ签名上写过这样的话: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样一种禅宗味道的话,让我突然顿悟起来,不管是否拥有过,我们都有过那样一种纯粹期待,或者纯粹信仰的理想,这样,就是最好的自己。嘿,我是麦兜,我想分享的这篇日志,终于在我啰嗦了这么多话之后,开始了起来,这是这篇旅记的自序,希望听过这么多杂乱无章的话的你可以有一场自己的,深深反省自己的,属于自己的,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也许在某一个季节的雨水里,你遇见了这样的你,那样的你,或者,遇到命中该遇见的,那个,人。张小砚在自序里这么说[话说,两个多月前的一天,天气很热,我穿了双人字拖鞋就踢踢踏踏上路了。原计划是去汶川看看孩子们,去年5·12在那里做志愿者。成都过去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预计待三天就回转。谁知一到汶川方过4个小时,彻底关大桥就被飞石砸断,断了返程的路。当即往茂县走。路上又听说成绵路塌方过不去,于是又往北转。越走越远,三天短途探访计划变成了一场长达两个多月的流浪。去汶川的时候三个人,慢慢都在路上走散去。后来只剩下我一个人。往北走了几天,天气冷了起来,扔掉拖鞋,买双鞋继续上路。再走愈冷,买了外套和长裤。越走海拔越高,晒得像黑炭,在路边买了顶草帽继续走。嫌搭车不自由,又买了辆摩托车往西藏骑,无驾照无行驶证,一路被警察追,扣过车子,进过局子。路过波密,听说墨脱很神奇,二话不说骑着摩托进墨脱,一路摔了几十跤,魂飞魄散,肝胆俱裂,嘎龙山上还遭劫。所幸命还在,于是拖起车子继续上路。一路翻山越岭,时而暴雨倾盆,时而骄阳似火。终于在8月骑到了拉萨,弹尽粮绝卖摩托车,继续闲逛,前藏、后藏,逛到身无分文。在大昭寺前乞讨得114元8角,开始往回混。回去路上,该干的,不该干的统统干了。沿途和藏人赌台球赢吃赢喝,还赢了一匹马,也差点输了终身。帮喇嘛背柴火换大饼,朗玛厅喝酒闹事被藏人拔刀追砍。住不起客栈,和磕长头的人混过帐篷……走一段路,搭一段顺风车,摩托车、大货车、拖拉机、越野车、农用三轮车、马匹……路上跑的除了人没有搭过,搭遍所有能遇见的交通工具。还狭路相逢一康巴汉子,顺便谈了场恋爱。一路走一路混,跟当官的混,跟江湖扛把子混,跟乞丐头子混,跟牧民混……混遍藏区。昏天黑地终于混回了家。口袋还剩31块钱,从拉萨到成都两千三百多公里只花了83块钱。尤其是一称体重,发现竟然没有缺斤少两。大为自豪。全部行程一万七千多里路,历时两个多月。为免忘记,特作《走吧,张小砚》,将来老了可以和子子孙孙吹吹牛,话说你奶奶当年……]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半个小时就过去了。两点零几分的时候,我在看之前我的稿件小样。也在写稿、改稿、排版。再抬头一看,就已经两点三十三分了。这中间我到底做了些什么,除了我的稿子,我的小样,我几乎想不起来。并不是我之前做的事情没有意义,是我实在不知道我的时间到底去了哪儿。我并不太会分辨时间,也不太会分辨季节。现在应该算是冬天了吧。每一天都很冷。但是刚才读书的时候,读到一句,阳光灿烂。瞬间,脑海里的形象,就是炎炎夏日,透过树梢,透过树荫折下来的光线,斑驳在地面。我看到这样暖暖的阳光,快要被烤成肉干。现实中的天气是冬天,抱着热水袋,电热宝,缩在床上,数着一天一天的日子,等着供暖。搬了几次家,有暖气,有地热,有空调。各种各样的经历都有过了,这样就是我2013年的一个不停奔波的过程。有人跟我说,你这个走的是一个sui字。我说,并不,这是一个撞大运的事情,也只有经历了种种,才能更好,更坦然,去面对更多不同的事情。嗯,这是我短暂时间的自由与任性。我也期待能与你有时间一起去旅行。只有在路上,才能分辨,遇到问题,该怎么一起解决。因为未来,你的生活里有我,我的生活里,有你。文稿:袁流氓;配乐:July – Happiness;      July

【阅读】《记忆中的你我及他》楚寒 主播

记忆中的你我及他 大学第一年,一个师兄对我说:“大学住在一个宿舍,说得好听是缘分,说得难听就是遭遇。”回忆我的住校生活,大概是介于“缘分”和“遭遇”之间吧。高中时候,我在外地住校读书,为了照顾我写作,我住了一年的单人宿舍,宿舍还有电脑,电脑虽然不能上网,但俨然已经满足我对于娱乐生活的所有需求,高中没写出什么正经东西来,但看了市面上能买到的DVD中的绝大部分美剧。一个人一间宿舍,难免让其他同学不满。在宿舍楼里,就流传着对我住宿环境的猜测和臆想,比如猜测我的宿舍里有厨房和微波炉,猜测管理宿舍的大妈每天帮我洗衣服。夏天的夜晚,经常断电停空调,燥热难耐,会有人推断停电是为了把电都供给我。幸亏那时年纪小,每天仍执拗地过着孤僻而规律的生活,毫不知觉自己已经成了众矢之的,直到听高中同学后来的回忆,才知道自己触犯了众怒。直到2008年上大学,我才开始过上了真正的集体生活。入住的第一天起,每个人都迅速把自己的床围上厚而密实的幔帘,在逼仄得让人透不过气的共同生活里,讨出一片别人入侵不了的小小领地来。对大学女生来说,击败了全国99.99%的困扰,就是肥胖。从高中的紧张到大学的轻松,其中绝大部分空闲心境都投入到吃的热情上去。清华的食堂很多,每个都很大,多种多样菜式的共同点,就是用重油重咸来掩盖大锅饭的平庸。大学不到半年,我就不可抑止地发胖了。每天一醒来就迎接与食欲的斗争。我从不和同宿舍的三个女生吃饭,怕因自己减肥食量小,引起其他人的关注。比起嘲笑,我更怕的是“你不用减肥啊你根本不胖”以及“你吃这么少对身体不好会损害健康”的虚伪劝谏。饿了整整一白天之后,到了夜晚,就会饿得百爪挠心。凌晨三四点钟,冲到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东西。往往会发现贩卖机前站了好几个和我一样的人,我们沉默的排队,羞赧地避免目光接触。在大家清醒的时候熟睡,在大家睡过去的时候清醒,有一个巨大的好处就是可以避开宿舍的高峰人流期,独占宿舍几个小时。对于大学的记忆,我印象最深的画面就是日上三竿,我在空无一人的宿舍被满溢的阳光照醒,其他室友都去上课了,我在“上课”与“逃课”之间做一段短暂而虚伪的心理挣扎,然后毅然决定不去上课了。“浮生偷得宿舍半日空”,在其他人都去上课的几个小时里,我是十几平方米内的国王。我看书、写作、上网,自由因为是偷来的,且略带罪恶感的腥味,因此显得格外美好。直到宿舍其他三个女生上完课吃完午饭,快快乐乐地结伴回来,已经聊了半天才看到被衣柜挡住的我,诧异地问道:“天哪你一直都在啊!你难道没去上课?”我的幸福感瞬间转化为羞愧。集体生活与孤独之间存在着一种有趣的关系。一位科学家朋友告诉我,所谓“内向者”与“外向者”,并不是以人前的活泼和健谈程度来划分的。对“内向者”而言,人际交往对他来说是一种消耗,内向者在人群中也许非常健谈与活泼,但对他来说,血槽正在慢慢清空,只有独处的时候,他会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力量与充实恢复。对于“外向者”来说,人际交往对他来说是一种增值,独处让他感到恐惧与不安,而在人群中听别人讲话,他也许一言不发,但脑中的信息量、心中的踏实与快乐,都在慢慢增加。大学班主任与辅导员,每次找我谈话的主要内容,都是让我多“融入同学,融入集体”,而我内心非常清楚的是,强制的集体生活也好,团体活动也罢,并不能让孤独者缓解,或是“感到集体的温暖”,有时反而会让他们感到日复一日的难耐,因为独处才是温暖的来源。大学第二年,我学会一件事,叫做“淘宝”。每天在淘宝上买衣服,几大快递公司的派送员都认识我,远远见到我就说:“怎么又是你啊?怎么老是你啊?”衣柜里的横杆被衣服压断了,一开衣柜门就是山崩海啸。装不下的衣服被我装进大箱子和大袋子里,堆积成一座小山。宿舍里属于我的一方空间放不下了,我就放在两个宿舍的公共客厅里。宿舍每周都会检查卫生并进行评分,其他室友都可以把自己的空间收拾得像从来没有人生活过的样子,我却不能把一大包一大包的衣服变得隐形。我成了宿舍每次卫生评比拖后腿的那个人。大学第三年,同宿舍的人一瞬间都交了男朋友。室友之一的男朋友是个小小的富二代,具备了毛头小子的浮躁和中年人的世故。他每周五开车来宿舍楼,接我的室友出去度周末。周五傍晚,总会看见他坐在宿舍,焦急而沙哑的催自己的女朋友快点收拾东西,两人压抑着声音低声争吵着。宿舍另一个女生的男友是同校同学。他们形影不离,下了晚上最后一节课,男生还跟到女生宿舍再聊上许久。看待恋爱的室友,大学女生有种鄙夷与羡慕的复杂情绪。鄙夷她的盲目与恋爱中的傻态,又羡慕有人陪伴与照顾。宿舍楼的洗澡热水供应到11点,同宿舍的几个人一边假装忙自己的事,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室友的男友离开。他走了,大家才能够洗澡。而据说楼上的某个宿舍,男生在他女朋友的宿舍住了小两个月,不知道室友是如何忍受过来的。“一人恋爱,八方受难”是宿舍生活几乎永恒的主题。大学第四年,我搬出了宿舍,到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区自己租房子住。入校那天,我的全部家当只是一个拉杆箱;搬家那天,我清出的物件足足装了二十多个箱子和蛇皮袋。搬出宿舍那天,我松了一口气,终于从特立独行所带来的耻感中解脱出来,不知是否过于敏感,我觉得其他室友也同时松了一口气。平心而论,我的宿舍生活是平淡的,我没有遇上“极品室友”。宿舍几个人之间虽没有太深厚的感情,可也从未吵过架。比起其他宿舍,早上五点就起床争先恐后学习的竞争压力,我们宿舍算是轻松而散漫的。可仔细想来,似乎一直有一股细细的紧绷着的张力围绕在这不大的空间里。在搬出宿舍很久之后,我还常常会产生巨大的自我怀疑:因为没有和同宿舍的“姐妹”产生固若金汤的感情。直到现在,我才慢慢释然,对于大学室友,所有人的重点都在“感情”,可宿舍如小社会,维系它的是秩序而不是情感,是理性沟通和对他人的体谅,而不是“整个宿舍我最喜欢你,我们不要理她”的“默契”。      其实本篇文章所讲述的,是女生宿舍中的生活。虽然楚寒是一位男生昂,但是,相比之下男女生之间这种宿舍的生活,其实有些方面在一些敏感话题上都是有共通点的。比如,男友或者女友,比如宿舍之间的那种潜移默化的感情和说不出来的感觉。其实大学生活伴随我们的,不只是学习上的压力。而往往更多的是我们身边,朝夕相处的人们的一些感受。好了,本期节目到此结束,我是楚寒,咱们下期再见!节目配乐:宋冬野 – 董小姐伴奏版;魏如萱

【阅读】《会读书,读好书》楚寒 主播

会读书,读好书 轻松,淡薄,明快,富有节奏。这里是一家茶馆,我是楚寒。在这里首先楚寒要表示一下歉意,因为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录制新一期的节目,原因很多,生活上的,身体上的。万般无奈一直这么停滞了下来。 所以,楚寒也大言不惭的跟大家以这种方式再次见面。楚寒,回来了。     最近无论是从天气上还是生活中,都感觉是焕然一新,因为,夏天就这样来到了。有人喜欢火热的夏日,有人喜欢宁静的夏天。我想这样的比例应该是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     最近听了老罗的逻辑思维,感觉罗胖子有很多时候都是很有自己观点的思维在说明一些实际的问题。大家有空不妨去关注一下,微信,微博,优酷等平台均可。    比如老罗最近说道,读书的问题,很多时候我们想到的是不是往往都是,你是想读书,还是想读完书? 以前,读书前会很想读一本书,但实际读书时,经常是“想读完书”,而不是“想读书”。这种想法经常会让我的生活变得很痛苦,当你做一件事想着快点做完时,你的心思其实已经不在这件事上了。  这个问题在我大学时困扰了我很久。我没有意识到这本身其实是一个价值观问题,以至于我常在一些时间管理的书中寻找答案。那些书都只能让你更高效地“做完事”,却不能让你在做的过程中更投入一分。  直到后来离开学校,了解了一小部分禅宗思想,我开始豁然开朗。禅宗讲求摒除心中的杂质,全部精神专注于当下,摒弃过去摒弃未来,任何的多余的念头都可能使你正在做的事情不纯粹。禅宗上,这叫“正念”,我非常非常欣赏。  想想看,你去旅行,那你是为了旅行和生活本身呢,还是为了旅行回来能增加一点谈资、写一篇游记呢?答案是显然的。  人生也是一样,如果你一心只等着功成名就家财万贯衣食无忧的那一天,就好像你旅游时只等着回去写游记和炫耀一样,旅行本身就失去了意义。  生活就像这样的旅行,我们今天读的每一本书,写的每一个字,迈的每一个步,做的每一件事,就是这趟旅行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不能专注于它本身并享受这种过程,那整个生活就会变成急不可耐的煎熬。  回到读书上来,现在我觉得对书的“量”的追求是完全无意义的。如果我在读一本书时专注于其中,不仅可以获得远比匆匆翻过更深入的东西,而且还能为人生增加不曾虚度的有趣有意义的几天或几小时。  对了,在很多领域都有一个词叫“flow”,描述人们沉浸在某事中获得的愉悦状态,根据我粗浅通俗的理解,禅宗正念的目标,就是把这种状态扩展延伸到你生命的每一秒。  知乎上有个很好的问题:大学两年读了大概200本书,为什么感觉读书的价值还是没有体现出来呢  其中有些精彩的回答道出了个中缘由——“书不在于读完它,而在它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  大学时,一位很有才华的心理学老师说过的一句话,让我终身难忘:“很多同学喜欢说自己一天能读多少页的书,有些人一天能读50页,有些人能读100页。可是一旦你用‘页数’为单位来度量读书这种行为时,从一开始你就错了。”  同理,如果你用读了多少本书来形容你的读书经历,这种思路,从一开始就错了。  如果你认真读到了书里去,是不会care、甚至会完全忽略掉今天读了多少页,今年读了多少本的;当你沉迷于书中绚烂多彩的世界,当你的观念被翻天覆地地革新,是不会care、甚至会完全忽略掉今天读了多少页,今年读了多少本的。  当我们看手表的时候,常是快等不及了;当我们数书页的时候,常是快看不下去了;当我们念叨看了几本书的时候,常是连书名都记不全了。所以,数多少页、多少本这行为本身,就说明你已经败了。  很多时候,一个人对待知识和思想的态度,就体现在用什么东西去丈量它。  如果有人问一位读书而有大成之人:你因何而脱胎换骨?你因何而涅磐重生?这些问题,他该如何作答?他说:”我因200本书而脱胎换骨,我因1000本书而涅磐重生“,如何?  阅读是一种享受,但如果读完一本书,没有新的体验,完全不同的视角和观点、不能对你的思维有所改变、特别是读完一本好书之后,想不清楚、说不清楚、写不清楚、也从来没有行动过,那你看书是在浪费时间。  学而悟道,有时候一本书就够了,有时候一万本都不够。这取决于,你读了什么书,更重要的是,你是如何读的:你有没有读进去把自己活埋在里面,又有没有读出来敲打出一个新的自己。  有些书,是一代宗师级的人物,把他们毕生的智慧熔铸在一本书里面;有些书,是一个领域的开疆拓土之作,从一片混沌中劈出一个新世界;有些书,是一个领域的集大成之作,观点纷繁,气象万千;有些书,如盗梦空间一般有几层境界,你多读一遍就多梦到一层。对这些书,你若只是都当成那两百分之一,花上一个星期匆匆读完,读后即扔,只摘下几条金句供日后泡妞之用,难道这就算读过了吗?  有些书,要用心血去读;有些书,要用足够的经历去读;有些书,是要绞尽最后一粒脑细胞去读;有些书,是一辈子都读不完读不透……  看书的方法,不仅要看作者写了什么(一层),还要琢磨文字背后的意蕴,那些弦外之音(二层),还要去思考作者为什么要写这些、要这样写(三层),还要去想想 看作者用了什么样的框架和策略在组织这本书,以及在各种细微处又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和技巧(四层),当然更重要的是,以上的这些分析对你自己的现实和精神世

【阅读】《家是什么》楚寒 主播

家是什么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 , 聆听我给你的温暖。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主播楚寒在辽宁丹东送来新春前的祝福。    在今天节目开始那,楚寒首先要感谢我们的一位听友,她的网名叫繁华爱绿叶。    她在留言中说到:“图中的大小幸运瓶是我花了两天时间亲自选材、纯手工制作的,送给一家茶馆和各位主播,幸运瓶里放的都是真干花,希望你们会喜欢。一共是十一个幸运瓶,可能有的主播我还不认识,希望你们不要生气,以后会补给你们的。”    非常用心的一个女孩儿昂!也十分感谢你这位繁华爱绿叶对我们茶馆的支持与厚爱。    家是什么,一个你曾经天天回去,一个你一个月一回去,一个你一个假期一回去,一个你一年一回去的地方。   家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