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最幸福】《我的小姑娘》民谣 主播

  我的小姑娘(点击收听)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主播民谣,感谢您的收听,您现在听到的是他们最幸福系列的第8集. 这本书的扉页上写着大冰是部分文艺女青年心中履历奇特的男神,就是这样的男神也有个平凡的愿望,就是有个小女儿,小小的乖乖的,包子脸的小姑娘,不知道这样的偏爱是否是当年那个小姑娘给冰哥心中留下的印象太深。

【他们最幸福】《放任自流的小时光》民谣 主播

  小时光(点击收听) 书接前回我们讲到路平放弃了北京这个华丽的大笼子,从新踏上流浪的路,去寻找一个可遇不可求的远方,地理不好的他认为彩云之南离陕西并不多远,捏着一张车票来到丽江,遇到了另一番光景,和另一片天地,今天接着讲。  

【他们最幸福】《阳光晒不到的地方》民谣 主播

  阳光晒不到的地方   本期节目是《他们最幸福》系列节目的第六集《越狱者·树上的男人》。如果一个人还算年轻,当他面对生活时,只会盲从只想“成功”,那与灵魂而言,他的人生是绚丽的,还是贫瘠的。身处天涯海角的人们,却意外有着相似的经历,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些人过着我想过却不曾拥有的生活,这是叛逆歌手路平的人生经历,也是来自大冰的生活思考,更是同类的我们踏破铁鞋得来的共鸣,我是民谣,一起聊聊,稍安勿躁。

【情感】《春暖花开的那一天》民谣 主播

  春暖花开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主播民谣,感谢您的收听。  同事妹子在开心的拆生日礼物,我却烦躁到想把整个世界的音量都关掉。我们的生日差三天,年龄差三年,我不知道这三年发生了什么,让我如今对那个日子的到来觉得无比恐慌。这种心态大概等同与一只夏末的蚂蚱,偷看了立秋的日历,双手紧按着胸口,不知道在那个日子过后就会不可预料的死在哪一天。  我记得原来有个特照顾我的老师,很喜欢看我空间里发的照片,和我写在照片下面的那些话,他说我很年轻,很有趣,让他想到他年轻的时候。我觉得特温暖,可事到如今我已经毕业一整年,大概在我踏出校门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忘记我的名字,忘记我是哪一年毕业的。他很善良的从来不挂我最不擅长的科目,还给我莫名其妙全班最高的分数,可是我都没有在毕业时跟他合影,也很久没有再给他发节日短信,太丧心病狂了。  忘记任何曾经在我生命中留下痕迹的人和事,都让我特有负罪感,可是日子久了却因为不能承受那么多过去而想要全部卸掉开始全新的生活,就像九把刀的那本关于杀手的书里写的那样,炸掉回忆,可是大概也会像那本书里写的一样永远都是死循环,因为我就是这么一个死性不改的人。  毕业后,日子过的无可言喻,可最近我总结出一个可怕的感受,就是再都没有了在学校时的那种快乐和安全感,我觉得特悲伤,毕竟日子还那么长,不能总这样。大概过一阵子我就会忘掉在学校的感觉,忘掉很喜欢我的老师,忘掉那些单纯到傻的念头和盼望,开始融入另一种生活,可是我特么为什么总觉得遥遥无期,并且气氛悲壮。  那天清姐问现在过得好不好,我说不知道,感觉走的每一步都无比心虚,最近在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哪一段才算我生命中最美的时光,想来想去觉得哪段都不好,可是又觉得哪段都好。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遇见的哪个人是最好的,经历的那件事是最对的。这么想想,大概是失败了。从科学的角度讲水瓶座是不应该这么分裂的,科学是不是欺骗了我。在此之前我都以为我已经豁达到可以做知心姐姐的地步,后来又有一个小盆友跑来跟我诉苦的时候,我很凶残的跟他说,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听你们抱怨,我特么自己都特闹心。  一直都想纹个身,等老了以后就跟儿孙后辈特Rock的说,那是老娘的年少轻狂。可是一直都不敢,倒不是怕疼,是怕老娘的老娘在我还没有成为老娘的时候就把我剥了。当初背着他们扎耳朵眼儿,我妈就已经一脸预备手刃我的表情,可是后来还是买了银耳钉送我,就像当初我背着他们把家里的工作辞了,准备时刻踏上开往北京的火车时,我爸差点摔了碗,用我怕了二十年的语气冲我喊,你要是敢走就别回来。可是到最后,他还是一句话不说的帮我把行李送到了车站。他们都是假把式,永远第一时间吓唬我,也永远第一时间拿我没辙。昨天我爸来北京办事,破天荒的打了一个电话给我,说的只有一句,缺钱吗。  很多年了,从高中在外读书开始,我爸打电话永远就一句,缺钱吗。这么大的人了,还是没学会说点好听的话,在车站像只发怒的豹子一样吼那个挤着我的人的时候,讲的话都比对我讲的多,这也是几年前的事儿了,可是一想起来感觉有些东西就要泄洪了。  朋友结婚了,身旁西装革履的男人不是当初她爱到撕心裂肺的那个,我有点悲伤,很认真也很扫兴的质疑过她的决定,她说,缘分到了,你就只想嫁给他。我觉得,这回答太大气了,让我再说不出一句话。之前自己也说过,任何得不到的人和事唯一的解释就是缘浅,可是我知道那句话是我用来故作淡定的粉饰自己的无能,但当她穿着美丽的婚纱,笑容安详的说出来时,就太令人信服了。  她们是勇敢的实践者,我不是,我是一个玻璃体质的理想主义者,随时准备碎成渣。  在一个北京雾大到可以毒死人的周日,跟颢蓝一起去798闲逛,路过一面订满了木板的墙,上面写了好多爱情宣言,说某某某,你要记得娶我等等。我也想写点在上面,可是包里只有一支没怎么用过的口红,有点舍不得,而且,我也没什么好宣告的。那一刻,觉得自己特寂寞。  可是即使我在跟圣诞老人要男朋友的时候也只是逗个乐,就像我在微博上准备凑钱买云总的身以及在大冰想要个女儿的时候积极响应说我给你生的时候,我又不会真的那么做。想来想去,最美的时光应该是谈风月,和不谈风月。现在是后者,这样就很好。我是认真的。即使很多人的生活和拥有的东西让我觉得很羡慕,即使我自己走的每一步都觉得不靠谱,但不代表我也会去像别人一样去做,大概我自己重新定义了“羡慕”这个词,所以总是需要解释。  有天晚上跟小A聊天,聊到未来规划,我说准备在北京呆两年后,就南下,两年之后我才、我才、我才、、我操!老子今年22了。这是我第一次那么顺口“我操”,因为当时再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词来表达我的震惊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速度,让人连反应与接受的空隙都没有。  我想,等我年龄大到再不嫁出去邻居们就会在我背后指指点点的猜“这姑娘一准不是心理有病,就是生理有病”的时候,我妈眼热心急,给我安排一场目的性极强的相亲,小方桌对面坐着一个跟我一样垂老并庸碌的男青年,可能会比我还大一点,眼神疲惫又闪烁,头发和话语都不怎么多,然后我们用各自身家做开篇展开话题,最后发现我们落魄的一拍即合,事儿就这么成了。一个月后顺利走进礼堂,请一堆我不太熟的亲戚,和一个拥有全国统一主持词的司仪,半年后我开始不施粉黛,不修边幅,一年后开始在微博上刷屏晒娃的照片。  这么想想,是不是觉得特似曾相识,并且顺其自然。  过年回家,参加了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无比喧闹,让我觉得无所适从。逃出来后是晚上十一点多,那是我第一次那么晚一个人走在小镇的街上,一路看下来,满树的璀璨灯火,迥然要将自己打扮成一个繁盛都市的模样。如果以后小镇也不再宁静,是不是也会有人觉得该去一个不一样的地方。  我也越来越不爱说话了,那天晚上十一点十五分走在街上时的愿望是,找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开一家门可罗雀的店,请一个永远不会红的歌手,唱不食人间烟火的歌。  左手边的小学拆了,中学后来也拆了,城市规划,要先做减法然后再做加法。可是我生活中的很多东西一直再做减法,那些日渐冷淡的朋友,那些曾经沸腾的热血,那些可以称之为梦想的东西。  尽管我一如既往的没有经历大风大浪,可是总有些什么东西在不动声色的啃噬我那根曾经引以为豪的骨头,我觉得我颓了,比之前的任何时候都消极,现在如果给我做个活体解剖,大概能看到我的骨头渐变成晦暗的灰色。  之后我不敢说,因为可能这只是个开始。    【番外篇】无论如何还是要活到春暖花开的那一天  我知道我是个不善良的人,我把这种不善良叫做诚实。  举个例子。前几天跟一哥们儿聊天,他说朋友介绍了一姑娘,聊了很久之后,那姑娘问他,你介不介意我离过婚。我问你怎么处理的,他说,我说了一大堆自己的坏话,把她吓跑了。我还特无耻的问他为什么要这么说,他说,毕竟人家是女孩啊,拒绝的太直白会伤害到她巴拉巴拉,此处省略一万字。  可是,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直接告诉她说,我介意。连多余的话都不用讲。  换个角度,如果我是那个姑娘,会更希望得到我这样的回答,所以从某些角度上来讲,我大概就不是个姑娘,至少不太是。  在我变得越来越不会说话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两句话是格外不会接茬的,一句是,当面夸我的,不好意思我真不会推让,因为你说完那句话后,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你丫这不是废话嘛。另一句是,我想你了。我的回答是,那你来见我。万水千山外电脑屏幕后的人大概会想直接一口水喷在我脸上,他说你就不会说个我也想你了来骗骗我,我说,嗯,不会。  我一度想,朋友锐减的原因一定是因为我这样诚实并冷酷。直到一天有人问了我个问题说:跟有的人说话真的要每分钟原谅她八百次才能继续说下去,你猜这人是谁。  我才不猜。  可是我真的感动了啊,又可是即使这样我也说不出口。可能这一点我跟我老爸很像,就算字典里有包罗万象,可是就是不会组合成甜言蜜语。所以除了这一点,可能我也没那么差。那谁,如果你能听到,我诚挚的表示感谢。  不想做知心姐姐,可是莫名其妙的总是会有人跑来跟我诉说烦心事,最近又多出来私信我的听友,我心说,次奥,什么世道,可是最后总是安下心来安慰他们浮躁的时光。其实很多时候,不是安慰他们,倒是我自己想说说话吧。  生完孩子的长姐变的格外感性且温柔,尽管我还记得她小时候是有多不愿意带我玩。到北京上班后没几天,她发动态说,我开始想你了。我没话说,只能默默的哭泣一下。  去年年末,在人山人海的愚公移山看完雷子的演出后,脑子里想的只有那首《未给姐姐寄出的信》,我说姐姐如果你看到这边的月亮会怎么想,会不会有些生活变得不一样,学了你这么多年,我突然开始走跟你不一样的路,觉得慌,可又觉得对,你的选择也对,毕竟上哪再去找像李初暖这么棒的小孩。  她说:当初我是因为家,也是因为你才义无反顾的回来,我守着家,你去追逐梦想,因为我知道你是不甘平庸的,因为我是姐姐。不然现在我应该也在任何想去的地方,过得火树银花,轰轰烈烈的,我就是这么个女人啊。好在,我有了生命和情感的寄托,虽然变成个不成器的小女人,但我看到佑恩的点点滴滴,会深感幸福,会为了他们去努力奋斗。希望你不要在生命中留下遗憾,所以,加油。  我的女英雄,从小到大我一直学的你的样子走路,直到记不清的某一天我开始走向自己选择的另一边,也许是曾经作文拿全国奖项的你回到小镇一段时间之后告诉我说你现在写不出两百字的文章的那天,也许是你突然打电话告诉我说你要结婚了的那天,我忘记了是那天,可是我也终究开始走和你不大一样的路,很慌,可是又觉得该这样。  我一直都不知道梦想是什么,只是想不停的去追,别停下。  到最后,那一天还是来了。西贝寄来了礼物给我,店家很丑的字在贺卡上写着“送给永远十八岁的小女人”只这一句,就让我整个人融化在北京萧瑟的寒风里。那天晚上十七爷带来法国大爷做的蛋糕,颤抖了半天还是决定只放一个数字,一边吃一边感慨苍老,心情沉重,十七默默地说,既然苍老就让他继续苍老。回头看见墙上赵照的海报,觉得没有比这句词更合适今晚的了。谢谢你们,我过生日了。  我记得彬爷原来说,姐妹儿,找个出版社吧,我说行啊,等我北漂了以后。现在我北漂了,却没找到出版社。我想起前阵子看的中国禁片被禁原因,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演绎的是小人物的生活,太平淡。就是这个道理,现在的每一天都是平淡日子里的刺与花,开着或扎着都依旧是以平常为幕布,大家都有的生活,谁还会再去感兴趣。有时候想,让我做个英雄吧,让我跌宕起伏吧,转瞬又想,次奥,劳资现在这样挺好的。已经将羁绊过成了习惯,大抵也就觉得满足了吧。大澳洲没有辣鸭脖和燕京啤酒,彬爷过得不是也挺好吗。  北京的天气慢慢好起来了,天空清澈,阳光温暖,我跟二胖说今天天气特好,好到让人感动的那种程度,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地方的花开了。  于是,我在不经意间,又活到了好起来的这天。    写于2014年二月,作者,民谣,本来的题目叫做我感觉北京的天气冷的让我活不到春暖花开的那一天,可是太长了,而且是我随便写的,不合适,就改成现在这样了。我不知道能否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能否让你聆听到我的温暖,只是想说说话,走到今天,人来人往,灯熄灯灭,渐渐明白已得的可贵,也渐渐不去苛求不可得。开始觉得,缘分这种东西在每个人身上都是定量的,无论怎么走,该遇见的还是遇见,该不见得也还是会不见。得到就去珍惜,错过,也不过这一世没有福气,这么想想,这样的命运安排是不是也很合理。所以,别着急,别慌张,别害怕,反正多少也就这一辈子。不过还好,就这么巧,我们还是知道彼此的存在,多好。    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民谣,不管是你陪着我,还是我陪着你,就这样走过这一段时光吧,好吗。    

【人物】《卖艺的小青年》民谣 主播

卖艺的小青年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主播民谣。很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之前有人问过我,为什么一个姑娘叫做民谣这样一个蛮中性的名字。 想必大家都知道呢,民谣是一种音乐流派。有人说民谣就在生活里,民谣没有表演。民谣是对自己和他人以及万事万物的真诚,所以民谣会走过马路,经过车厢,也会掠过菜市场,它能到整个世界最圣洁的地方,也会在全世界最普通的地方。我们喜欢民谣是我们对自己对生命的向往,也是一个带着我们可以飞来又飞去的梦想,我们在某个时候都经历过突然想唱歌的冲动,这好像也不为什么,有时候我们就想在这个世界发出声音,象无数的小草和野花,去告诉一只孤独的流浪狗说我看见了你在流浪,或者告诉亲人们说我知道你们都那么纯洁,民谣就在生活里,象永远流淌的河流那样,充满音乐的流淌着。因着对民谣歌曲的喜爱,那么我的名字也就由此而来了,我觉得很多歌曲以及他们的创作者都在很有态度的生活着,我唱了,您随意,很自由。所以无论是歌曲还是歌手,都透露着一种洒脱又纯真的气质。简单朴素,毫无矫饰的歌曲有着迷人的特殊魅力,他认真,像人生。那么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到一个人,好吧,我的重点就是要说这个人,他就是让我彻底喜欢上民谣的城市民谣代表歌手,郝云。 郝云1979年生在河南,父母供职于石油系统,在石油大家庭度过了童年,后来因学习和工作定居在北京生活,他的成长经历和大部分大院里的孩子一样,比起《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晚了十来年,但那股子“痞而不俗”的气韵还真是传承了下来。

【他们最幸福】《流浪歌手的情人·下》民谣 主播

【他们最幸福】《流浪歌手的情人·下》 配乐:《周三的情书》——周三《眼泪》——钢琴曲《不会说话的爱情》——周云蓬、小河《花儿》——王晓天《斑马斑马》——宋冬野《流浪歌手的情人》——老狼《我站在你妈妈看不到的地方》——洪启《流浪人》——洪启《孤独情歌》——大军《就在不远的2013》——宋冬野

【他们最幸福】伴我行天涯 –民谣 主播

【他们最幸福】伴我行天涯   《他们最幸福》是大冰一段十年的精彩生长之路,也是路途中十个幸福的故事,更是一段对当下价值观有形无声的生活抗议。多栖身份的大冰,从主持人到民谣歌手,从江湖游侠到资深文青,他抱着一只手鼓行唱在天涯中,却从未将故事写在纸面上。他这十年的行走生长,一路遇见了更多传奇精彩的同行人故事,此般真意首次成文,不说教,不励志,只是将这些故事分享出来。在他们的故事中,有的是无畏的奋斗和孤身的寻找,有的是疯狂的爱情和极致的浪漫,有的是你我不曾尝试却跃跃欲试的叛逃生活,这些真实的故事,送给每一个当下的人们,无关于成功,只关乎幸福,和永远存在的另一种可能性。    其实在做第一集的时候还没有想法要做全本,可是后来越来越喜欢,也许是出于对于书中的各种幸福的向往,也许是出于对作者的感谢,总之十分想把这本书纳入我的茶馆生涯,在我提出想要做《他们最幸福》这个想法后,掌柜的他们怂恿我去征得人家作者同意啊,然后我就怀着极其忐忑的心情在微博上面跟大冰萝莉啰嗦的说了很多,哎这是我认为微博最神奇的一点,最有用的一点。其中我说,这个叫做一家茶馆的网络电台里的每个成员都是业余的,做着风马牛不相及的工作,出没在各个城市不知名的角落,用各种挤出来的零碎时间去说自己想说的话,讲自己喜欢的故事,我们爱播音,也爱茶馆,在庸碌的世界里,用自己的方式坚守着一种幸福。然后大冰没理我,那感受就像跟男神告白后人家突然沉默了一样难熬,好在最后还是得到了许可,读着每一个字,早就模糊了人物和姓名,只觉得这是一个由他们构筑起来的坦诚又纯净的世界,借着这本书,也借着这个节目,向每一个为此种幸福而战斗的人致敬。    故事开始了,我不曾参与,但却入戏已深。              ……此处省略一万个字,要是实在想看文字就去买书吧……        第一个故事,伴我行天涯,在喝干又斟满的酒中结束了,想到节目前跟掌柜的讨论的封面问题,熟悉茶馆的朋友们都知道,茶馆一直以来走的都是优雅唯美的小清新路线,那天掌柜的也也找了很多这样的漂亮图片给我看,内容大都是一个纤细美丽的背影背着吉他走在路上,我说不对,有没有粗糙一点的,想了半天我也解释不清楚我说的这个糙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又找了很多都觉得不合适,后来掌柜的急了说,你就没有满意的,我说你要让我选嘛,我本来就挑剔。其实我脑海中的图片大概是暗夜里,远处跳动着闪烁的篝火,附近散放着历经风霜的吉他和手鼓,以及歪倒着的酒瓶,旁边默默的盛开着一丛不知名的野花,生命力旺盛。而后我突然觉得,其实节目的封面是什么并不重要,因为在听过这些故事后,每个人的心中都会有一幅最合适的画面。不说教,不励志,只是分享。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我是主播民谣,感谢您的收听,在下期节目里如果可以选择,你会不会去做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      配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蒋山  《背包客》——大冰  《押尾コータロ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