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世界太大 听听自己》浅墨 主播

每个人都在寻找一样东西,可我们却很少认真地问问自己到底要什么。我们不停赶路,永不停歇,却时常怀疑自己追寻的是不是自己需要的,因而我们变得越发焦虑。世界太大,别人的路是参考不是标准。你必须找到属于你自己的,你要学会捂上耳朵,不去听身边熙熙攘攘的声音,听听你自己的声音。

【拜月教之战】《穹月沉浮·上》浅墨 主播

    离开听雪楼,不要再回去了,冥儿。和我一起在这南疆隐居罢。就像以前在沉沙谷那样,种满山的繁花,不问外面的世事,也不用打打杀杀尔虞我诈,只是我们两个人——你说有多好?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浅墨。今天终于有时间可以安安静静的窝在家里为你们继续讲述萧忆情和舒靖容在听雪楼里的一生纠葛,来自拜月教之战的另一个篇章穹月沉浮。

【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浅墨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正如故乡是用来怀念的,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那些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证据。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浅墨。《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最近正在热映的一部电影,我也不能免俗得在4月26日就迫不及待得跑去电影院观看了它的首映。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本来就爱极了这部小说,另一方面和南京所有高校的大学生一样,想要在电影里捕捉自己学校的影子。其实赵薇当初选择在南京各大高校取景时就已经为这部电影做了最好的宣传。下面我们就一起分享来自编辑天边橙的影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曾经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为爱情死,其实爱情死不了人,它只会在最疼的地方扎上一针,然后我们欲哭无泪,我们辗转反侧,我们久病成医。你不是风儿,我也不是沙,再缠绵也到不了天涯。”这一段话,是我从前看辛夷坞原著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时所摘录的。第一次读到它时,使我联想到《还珠格格》。而书中的女主人公,“玉面小飞龙”郑微。无论是名字还是性格,都使我联想到“小燕子”赵薇。那时就想过,赵薇她知不知有这样一本书存在呢?如果她看过这本书又会有何感想呢?或许将来有一天这本书会被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那么就可以让赵薇来演女主角。世事无常,不曾想到的是多年以后,把这本书搬上大银幕的人竟然就是赵薇。感叹缘分的妙不可言。    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是赵薇的导演处女作,也是她在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的毕业作品。其豪华阵容更是众多新锐导演所望尘莫及。由香港著名导演关锦鹏担任监制。内地著名编剧李樯亲自操刀改编剧本。海峡两岸著名演员赵又廷,韩庚,杨子珊,包贝尔,黄明,郑恺,江疏影等领衔主演。杨澜,韩红等友情客串。华语歌坛天后王菲演唱主题曲《致青春》。  青春终将散场,现实远比电影更加残酷无情,有着更多的失望甚至绝望,有着更加浓重的黑色,曾经的爱情,梦想,信仰可能会被击得粉碎。但不妨为心里一块温柔的地方,心怀温暖,直面残酷。    电影前半部段基本忠实于原著,十八岁的郑微,洋溢着青春活力,心怀着对邻家哥哥林静浓浓的爱意,终于如愿考上林静所在学校的邻校,等她满怀期冀地步入大学校园,却遭遇青梅竹马林静的不告而别。他出国留学了,并且没有留下任何联系方式,杳无音信。郑微拿着林静留下的漫画书,像一个跟大人耍懒的小孩子一样,拽着他室友的裤子,蹲在地上很彪悍的嚎啕大哭。  一场伤心过后林静这一页也就翻过去了。郑微决定好好上学,快乐生活。一个偶然她结识了同校的陈孝正并且爱上了他。虽然她的真心告白换来陈孝正一句“你神经病啊!”对方的落荒而逃不但没有让郑微就此罢手,反而让她更加对陈孝正穷追猛打。在郑微的死缠烂打之下陈孝正最终缴械投降。欢喜冤家终成甜蜜恋人,两人相伴走过大学时光。大四毕业之际陈孝正迫于家庭压力选择出国留学,却迟迟不敢告诉郑微。郑微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她感觉再次被欺骗,她痛苦地离开了陈孝正。陈孝正曾经对郑微说过,他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所以他害怕行差步错。他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够有一厘米差池。而他却犯下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错误,放开郑微,选择出国。  影片后半段改动较大,七年以后,郑微已蜕变为职场上的白领丽人,但命运的无常。林静和陈孝正带着悔和爱一同回到她的生活里。林静道出了当年不辞而别的苦衷。阮莞出车祸让郑微伤心不已,半夜去找林静,乞求他与自己结婚,然后发生了一夜情,郑微觉得,自己曾经要的爱从来没有失去过,她要和林静在一起。当郑微问起林静伤疤的事情,她知道了施洁的存在,她说,我们爱自己胜过爱爱情。嘱咐林静好好珍惜施洁,然后离开了林静。电影并没有让郑微如小说一样最终与林静“琴瑟在御,莫不静好。”而是选择在陈孝正说出海洋公园里的秘密时嘎然而止。  飘逸的裙摆,飞扬的长发,大众女神阮莞。她漂亮,温婉,会打毛线,当她满心欢喜的将亲手打的围巾送给男友赵世永时,他却告诉她,因酒后乱性而背叛了她。在赵世永的苦苦哀求和忏悔之下,阮莞不仅原谅了他,还借了钱并且陪那个怀着自己男友孩子的女同学去做流产手术。阮莞望着她走进手术室的背影,不曾想过的是多年以后的自己,同样会走进那里。后来阮莞决定跟只见过六次面的吴江结婚,在结婚前,赵世永约她去看演唱会,她答应了,路上她出了车祸。当所有人的青春都逝去的时候,只有阮莞,她的青春永垂不朽。  感动于片尾老张在阮莞墓碑前的真情告白,“你知道满天星的花语是什么吗?是甘愿当配角,没有人知道我一直爱着你,我怀怀揣着对你的爱,就像怀揣着赃物的窃贼一样,从来不敢曝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人知道我一直爱着你。”阮莞是幸福的,只是她从来都不知道。试想如果阮莞能够少爱懦弱的赵世永一点。如果老张能够勇敢一点,那么阮莞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呢。  整部电影定格在郑微摸海豚时那幸福满足的笑容瞬间。没有结局的结局,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林静曾说,“一辈子那么长,一天没到终点,你就一天不知道,哪一个人才能陪你走到终点。有时候遇见一个人,以为就是她了,其实她也不过是你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 正如蒋勋写道,“有一个电影导演说过,看一部好的作品,好像剥洋葱的经历,总觉得一层一层剥开,最后会突然有什么意想不到的结局,但是,其实并没有结局,结局也就是在一层一层剥开的过程本身。只有真正的创作者才会有这样的领悟罢。一支乐曲、一首诗、一部小说、一出戏剧、一幅画,其实往往并没有什么最后的结局,他们像不断剥开的洋葱,一层一层打开我们的视觉、听觉,打开我们眼、耳、鼻、舌、身的全部感官记忆,打开我们生命里全部的心灵经验。”爱一个人,就像爱祖国,爱山川,爱河流。我们谁也不欠谁。  赵薇说,她不想拍一个唧唧歪歪的小爱情故事。所以就有了这一部既有青春的热血与张狂,也有现实的残酷与悲情,点燃一代大陆人集体追忆青春记忆的电影。在她的诠释下,不再只是一部“暖伤青春”之作,而是更为开阔地通过一代人的青春呈现出大时代下的无力沧桑.    其实当初刚看完电影,我就想做这样一期节目来纪念那个我曾经爱过的玉面小飞龙,尤其是对于身处毕业季的我,这部电影更有着难以言喻的意义。记得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原著小说是在高中,在那个言情小说,新蕾花火杂志盛行的年代,辛夷坞的文字算不得是最美的,情节也算不得是最跌宕起伏的,但却偏偏让我对故事里的人和事有一种深深的迷恋,或许也就像书里说的,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可以在郑微身上找到自己当年的影子,每个年轻的女孩都会遇到自己生命中的阵孝正,而每一个陈孝正都要在经历过失去后才会蜕变成林静,而每个郑微在长大后都知道林静才是最终最好的选择。这些都是我们必然要走过的青春。谁的青春不曾经历过美好,经历过伤痛和别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学会成长,才能破茧成蝶。最后还是要感谢那些出现在我们生命里的人,带来欢笑,带来感动,甚至于伤害,有了他们和她们,才证明了那些青葱岁月,我们真的曾一起走过。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我是浅墨,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背景音乐:王菲

【人物】《临水照花》浅墨 主播

临水照花  文字像一把华丽又寒冷的剑,她优雅地挥舞着。爱情像一场绚烂而冒险的旅程,她坚定地飞蛾扑火。她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奇葩,她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在她极富传奇的一生中,有绚丽惊世的成名过往,有痴心不悔的爱情经历,有十里洋场的上海故事,有华美悲凉的香港情缘,还有离群索居的人生迟暮。她,就是张爱玲。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我是本期主播浅墨。白落梅,原名胥智慧。她栖居于江南,简单而自持,她的文字清淡,心似兰草。她凭借着一支素笔,写尽山水风情,人生百态。最近看了很多她的散文,确实爱极了她书写的林徽因,三毛,张爱玲,纳兰性德,她用最清澈的文字,诗意的笔法,生动得展现了这些人物的传奇一生。在她的笔下,没有风华绝代,只有岁月静好。今天想与大家一起分享的就是她写的关于张爱玲的一篇散文,《临水照花》。   月色倾城。这是上海滩,一座遍地都是传奇的都市。多少人,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人间剧场,一意孤行地导演悲欢。从繁华灿烂,到寂寞黯然,消耗的也不过是数载光阴。时令徙转,浪里浮沉,有些人想要记住却被遗忘,有些人想要遗忘却总会记起。今夜,不知道那场沉睡多年的海上旧梦,又将被哪个行色匆匆的过客唤醒。   后来才知道,曾经许诺了地老天荒的人,有一天会分道扬镳;曾经说好了永不相见的人,有一天会不期而遇。缘分这条河流,从容飘荡,从来就不是你我所能把握的。张爱玲说过: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唯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   你也在这里吗?谁曾有幸,被这一声婉转的询问,绊住了即将远行的步履。在恍惚的幸福中,做短暂的停留。原以为,这位穿过民国烟雨的惊世才女,无需在情感的路上依附于任何人。可她在熙攘人流中,还是为了一个陌生背影,转身回首。她终是俗世女子,渴望一个人可以用温情填满她凄凉的内心,从此与之烟火一生。   关于张爱玲,也许她的故事充满迷幻,让许多人无法真正懂得。但她的名字,却是众所周知。想起她,总忘不了那张尘封多年的黑白照片。穿一件旧色却华丽的旗袍,昂着高贵的头,孤傲又漠然地看着凡尘往来。那么的不屑,那么的无关悲喜。她是美的,带着极致的璀璨,亦带着坚定的孤独。让她做个寻常平庸的女子,自是不能。   在她不曾邂逅爱情的时候,已知爱是一场局,聪明如她,也只能做个局外人,无法真正知晓局内的境况。当她过尽千帆,抵达那个久违的渡口,却不知,流年偷换,岁月山河早已物是人非。明知飞蛾扑火,可她还是不管不顾地纵容自己,直到在最绚烂的时候灰飞烟灭,化作一地残雪,终肯作罢。   胡兰成说,张爱玲是民国世界的临水照花人。不错,张爱玲是灵性女子,她的文字似乎通晓世事,实则她的经历却很薄浅。她无需深入红尘,这个时代的一切自会来与她交涉。张爱玲的才情是与生俱来的,所以她会在恰当的时候,恰当地自我绽放,自我枯萎。   世间没有一种植物可以配得了她,包括那种叫做独活的药草,也不能。可她却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的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多么深情款款的话,莫说是倜傥风流的胡兰成,哪怕是任何一个平凡男子,都会对她俯首称臣。可那时的张爱玲,只为胡兰成花枝招展。并非她情迷双目,而是她需要一场不同凡响的爱,来装扮青青韶华。   于是,胡兰成做了那个幸运的赏花之人。他亦是真的爱了,因为张爱玲是他人生中一段意外的惊喜,是命定的恩赐。胡兰成的一生,邂逅了无数女子,他用最浮华的姿态,跪拜在她们的裙摆之下,最后都如愿以偿。但张爱玲,是唯一的传奇,也是他耗尽一生都还不了的情债。   胡兰成当初写下“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词句,许下“同修同住,同缘同相,同见同知”的诺言。可眼前之人,芳华依旧,他却风云更改。不是遗忘,而是红尘路上山遥水远,他需要太多风景的相陪。如今试想,倘若胡兰成果真守诺,愿和张爱玲安稳度日,张爱玲又是否真的可以做到如藤缠绕,不离不舍?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骨子里冷傲疏离的女子,如何能够一花一草,一尘一土,那般操守得情深意长。胡兰成亦曾说过,张爱玲是个无情之人。在他认定是应当的感情,在张爱玲那都是没有的应当。可张爱玲真的无情吗?或许在她心底,情感分成许多种,有些爱若即若离就好;有些爱则需要将自己磨碎,和着岁月一起熬煮喝下去,才肯罢休。   不是张爱玲无情,而是千万人当中,她错遇了那个人。胡兰成的背离,让她觉得春水失色,山河换颜;觉得爱是惩罚,是厌倦。所以当她觉知一切无法挽回时,做了一次倾城的转身。而那个自以为是的男子,还认为她会守着那座古老的公寓,为他等到新月变圆。岂不知,衣橱里各式花样的旗袍还在,留声机的老歌还在重复旋转,而人,已放纵天涯。   张爱玲说,爱过之后的心,像被水洗过一样洁净。胡兰成的背弃,确实令她悲戚,可她依旧淡定地说:“倘使我不得不离开你,不会去寻短见,也不会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说这句话的时候,张爱玲的心就是一面深不可测的湖。虽被人投石问路,却宁静平缓,波澜不惊。   此后,是平庸,是惊世,是绚丽,是落魄,都与人无关。那种携手花开,静看日落的烟火爱情,早已不屑。背井离乡,是为了无爱无恨地活着;离群索居,是为了被人无声无息地忘记。所以她后来,没来由地选择和一个年过花甲的异国老者执手相望,亦是值得原谅。并非她不舍得萎谢,而是繁花疏落,需要一个百转千回的过程。   是否幸福,已不重要。是否可以走到终点,亦是无谓。当她誓与红尘决绝,就打算再也不回去了。显赫的家世,没落的贵族,风华的过往,都做了浮萍漂水。那些费尽心思来算计自己结局的人,其实早被命运算计。莫如做一个寡淡的人,任凭世事桑田沧海,我自从容不迫,无痛无恙。   日子原该这样朴素无华的,是时间左右了我们太多,才给了我们闯荡江湖的勇气,给了我们踏遍河山的决心。然而,岁月终究不肯饶恕,你走过的一山一水,要用一朝一夕来偿还。许多时候,以为幸福触手可及,可它却在天明的窗外,需要等到朝霞破暝的晨晓,才能将门环叩响。   在她韶华初好的时候,写过这么一句话:“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该是怎样明澈的女子,能够悟得如此醒透。仿佛她真的是个天才少女,可以煮字论命,卜算前世今生之卦。她明白,人生从来就不是唐诗宋词,不是阳春白雪。所以有一天,如若遭遇了种种风霜不幸,实属寻常。而尘世于她,不过是一件遮身蔽体的旗袍,褪去了,便什么也不是。   她的文字像一把华丽又寒冷的剑,而她是那个临水照花人,优雅地挥舞她的剑,可以舞动落花的烂漫,亦可以粉碎明月的光芒。如果说她曾经误入花海,是为了成全一场姹紫嫣红的花事。那么匆匆旅途中,一次蓦然回首的遇见,也只是刹那惊鸿的留影。不是她转身太急,而是没有人值得她等到迟暮。   是那万水千山过尽,是那春风误了一生。尽管世事依旧锋芒毕露,可她无所畏惧,在无可回忆的时候,牵挂已是多余。心如夜雨涤尘,真的干净了。她让自己孤独遗世,活到鸡皮鹤发,活到忘记自己当年的模样,甚至名和姓。多么彻底啊,也只有张爱玲,可以这样孑然独我,不同流俗。   十六年前的那个月圆之夜,她沉沉睡去,并且再也没有醒来。那一晚的时光,寂静无言,仿佛听得到尘埃落地的声息。许多人都在这样猜测,张爱玲转世后,究竟去了哪里,化作什么。可我至今相信,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取代她。这样的女子,根本就不需要来生,一生足矣。   一切众生皆有情,一切众生皆过往。愿此时平淡,若彼时灿烂。唯有真正拥有,才不负一世光阴。风流云转,又是清秋时节。也许我们真该相信,那个叫张爱玲的女子,着一袭华美旗袍,穿过民国烟雨,穿过旧上海悠长的弄堂,正风情款款地向我们走来。本期主播:浅墨背景音乐:张曼玉,梁朝伟 花样年华          纯音乐

【人物】《对他说——张国荣》浅墨 主播

对他说——张国荣 他是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  他是欧阳锋,喝一坛叫醉生梦死的酒。  他是阿飞,无脚的风中鸟。  他是岁月中一回眸的温柔,他是记忆中永远的哥哥。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大家好,我是本期主播浅墨。对于张国荣,此前停留在记忆里的除了那个名字就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像,可能小时候也曾看过他的电影,只是当时还太年幼,并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直到最近无意中重看了他的《阿飞正传》,他的《霸王别姬》,才一发不可收拾得爱上了这个比烟花还绚烂的男子,才懂了他眼神里/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2003年,他纵身一跃,从此世间再无风华绝代。在时光的流转中,张国荣的逝去已有十年。张国荣走后,怀念他的活动从未间断。十年中,他蜡像前祭祀的白玫瑰开了又凋谢。十年中,歌颂和思念的辞藻和挽歌络绎不绝。报道他的文字太多太多。然而却没有一个完整的视角,是从他最挚爱的人来诉说。他此生最爱的那个人总是沉默又沉默。沉默地承受疼痛,沉默地独守十年,沉默地面对流言蜚语。也许不是无言,只是再无人共鸣。  倘若,只是倘若  某一个起风的下午,他对着一个秘密的树洞,说出对爱人的思念。  天堂的哥哥,是否听得见?    阿仔:  你好吗?又到了人间四月,杨柳堆积的悲伤过往,随着你最爱的百合花香满山飘落。最浪漫却又最残忍的四月天。没有了你的我,很好,真的很好。一个人看书,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去看那些来不及看的日出。只是在午夜梦回时有些思念疼痛彻骨。你走后我再也没有未来只有曾经。我的记忆永远尘封,尘封在那2003年…  曾有人问我,是否后悔那一次的相逢。我只愿感谢,上帝未让我错过你。  1982年12月9日,那一夜,丽晶酒店大堂灯火辉煌。彼时你是出尘的少年,笑容似流云上洒落的金粉,掺杂着细碎动听的韵律。我亦只是涉世未深的少年,在灯火辉煌中看你一步步走近,带着水仙般出尘的微笑,透着露水轻敲花瓣的香气。于是,所有的灯光都黯淡,所有的音乐都戛然而止。芸芸众生中,我只看得到你,看得到你那双清冽透彻的眼睛。  那年,你26岁,我24岁。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那么不偏不倚的相遇。  这年的你,在演艺圈已六年,看尽了世事无常,星海沉浮。第一张专辑,曾被唱片铺以一元钱贱卖。唱歌的时候把帽子丢下台去,在一片嘘声中被反丢上台,低潮时没有工作,连生计也成问题。只是你眼中,依旧透着不染尘埃的纯洁与不可一世的倔强。那一年,为了请香港最好的填词家写一首歌词,你孤注一掷,掏出了全部的积蓄。那一年,我吃了半年的盒饭,甘心做陪。于是多年后,再提到张国荣这个名字,有了那首缠绵忧伤的《风继续吹》。  多年后,你说,“这个念头人们只会锦上添花,雪中送炭的又有几个?”未想,当年那几个月的薪水帮助,却被你牢记了一生。  爱情由一个牵手,由一个拥抱开始。85年的某一天,一直以来不愿意承认的感情,被一个情不自禁的拥抱揭穿。它来的太快,让人措手不及,它来的又顺其自然,仿佛一切都水到渠成。  那一年,你已俨然是叱咤香港艺界的天王。第一次看到大街小巷的《为你钟情》封面时,我不自觉屏住呼吸。封套上的你眉梢眼角,微微含笑,一脸纤尘不染的纯净。入境的,还有一枚熟悉的三色金的戒指,仿佛还带着我为你戴上它时,指尖的温度。想象得出你求摄影师让它入境时的狡黠与执拗。  那枚戒指的物语是,友情,爱情和忠诚。这是只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只为你钟情。  86年,恰逢你三十岁生日。那一年,随着《英雄本色》走红,一首《当年情》唱得街知巷闻。你浅笑盈盈,站在生日蛋糕前的照片,成为了一本本畅销杂志的封面。  然而,命运的天空没有童话,有多少的获得,就需要付出多少的代价。看似光鲜靓丽的舞台背后,却隐藏着有那么多浅灰色的伤口。对于报纸上的同性传闻,人们捂嘴窃笑,对于当时著名的歌坛之争,其中不乏恶意咒骂。命运于你,早已张开狰狞的翅膀,遮蔽了刚刚放晴的天空。  或许是当时的我们还太年轻,还未察觉出爱情的意义,在那一段时光里,我们曾选择分开,天真地以为是最为对方着想的决定。  然而几年的生活早已让彼此融入血肉,一朝的分离,宛如生生撕扯身体的一部分,痛彻心扉。  也许该感谢这场分离,他让我们明白,一生可能会遇见无数的人,唯有一人,无法放开他的手。  多年后,你在接受采访中说,我这辈子唯一能够肯定的事情,就是我爱人对我的感情。  1989年,你宣布推出歌坛。在惊呼与诧异声中,在惋惜与咒骂声中,安静地毫无眷恋地抽身离去。  温哥华。那里的咖啡甘醇香浓,青草带着自由的清香。那里绿草如茵,邻居家的小鹿跑到花园里吃鲜花,你轻轻唤它为“斑比”。那时我们每天带着苏格兰牧羊犬Bingo散步,途径童话般纯净的天鹅湖。  你说,这里是天堂。自己有山,在那些云海上面,度过飘逸的时光。那一年的加拿大,阳光温暖。一花一草,记录了我们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  91年,你凭《阿飞正传》成为金像奖影帝。连续期盼三年却一直落空的奖项,却在隐退温哥华后,姗姗来迟。  那部获奖的电影里,你说这世上,有一种鸟是无脚的,它一直不停不停飞,累了就在风中栖息,它一生只落地一次,就是它死去的时候。  温哥华的生活,安静而美好。但我知道,一只自由的鸟,平静从来都锁不住它的翅膀。  直到1993年,程蝶衣把你重新带入水银灯下。他的坚毅和痴怨。他眼角眉梢的爱意缠绵。一切的一切,都在你的身上蔓延。  屏幕上的你,眼角眉梢,一颦一笑都带着无可挑剔的凄美,如蝶一样在舞台上翩跹流连,离去时又如化蝶般静美。  那一刻,我庆幸放手,成就了你的,不疯魔不成活。那一刻,我庆幸放手,成就了一个词,叫风华绝代。  1997年,1月4日  那不是我第一次看你的演唱会。却在我人生中最是刻骨铭心。坐在演唱会的人群中,像普通的歌迷一般挥舞着荧光棒,看舞台上的你一身黑色礼服,站在皎洁如月光的灯柱里,似误入凡间的天使。  唱到一曲,你说“唐先生是除妈妈以外,我生命中最挚爱的人!”“挚爱”二字落地,石破天惊。像当年用《为你钟情》表白一般,你用这样骄傲勇敢的姿态,仿佛只是一句稀疏平常的问候,而不是宣告一份惊世骇俗的爱情。  带着飞蛾扑火的决绝,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粹,带着深入骨髓的甜蜜,带着千帆过尽的执着。  何其有幸享这份真情。得君如此,此生足矣。  你常说自己没有父母缘,但即使得到的照顾少的可怜,却仍然是个极为孝顺的孩子。  1998年,母亲去世,你才发现,97年那首歌曲已是最后一次唱给她听。亲情的世界,最终再塌一角。  灵堂中,你假装坚强,却遮不住眼睛里的泪光。我唯一能做的,是一路相伴,紧紧握住你冰凉的手。我们终于双双走到了人前,在刺眼的闪光灯前,在或惊诧或怀疑或厌恶的目光下,在绚烂夺目的阳光中。  我们知道,在岁月中,我们肯深爱的东西,总是这般越来越少,却越来越珍贵。我们只能勇敢,更勇敢,去爱,不放手。  2001年9月28日,深夜。从pub出来,两人在街上并肩行走。你却一声不吭地突然间就牵起了我的手。回头,身后是偷偷摸摸的闪光灯,你的笑容坚定,一如往昔。  我毅然转身,同样牵起你的手,决定再也不回头。不知道走过几条街,拐过几个街角。只知道深夜的路灯明了又暗,两人紧扣的十指再也没有分开。仿佛就这样牵着手,便是一世。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是大幸,也是大不幸。  2002年,你拍一部叫《异度空间》的电影,尚不知,一首悲伤的歌已悄然奏响了序曲。  你的身体消瘦得厉害,因胃液倒流,沉迷的嗓音变得沙哑。你明亮的眸子变得黯淡,每一个发病的深夜,眼神惶恐。通身冰冷,蜷缩得像个随时会消散的影子。  直到11月的某一个清晨,你闭着眼睛沉睡得像个孩子,身旁洒落的是大把白色的安眠药片,也许晚几分几秒,我将永远失去你。  我的心已深深地被捏碎,却还要假装坚强,装作无事地站在你身边。  那一年,我们去求佛,在寺庙牵一条红线。我们曾以为,这样可以守住永远。  至少,我们曾那么希望。  你曾说过:“我们之间的感情任何人都不能破坏!相信我死的一刻,他都会在我的身边。”言之凿凿,却一语成真。  2003年,4月1日。你说晚上一起打羽毛球,语气如常。然而,你却生平第一次失约,我等来的,只是一幅冰冷的黑白相框。  那个愚人节,你以一种最惨烈的方式,和我,以及全世界的人开了一个并不好笑的玩笑。仿佛是那只鸟,以骄傲的飞翔方式,完成最后一次落地。  有记者问我,此刻你是不是最爱张国荣?  我反问,为什么说是此刻?20年来一直如此。可笑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公开说爱你,却也是最后一次。在你转身离开以后,我的世界,将永远停留在愚人节。  无知音,弦断有谁听。夜阑静,有谁共鸣。  从红颜到白发,他们曾相恋二十年,从立春到冬至,张国荣走后已十年。他的歌迷可以借歌声来怀念他,他的影迷可以借电影来怀念他。可是他最爱的人呢,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仍在落寞的时光里不肯放手,守着一坛骨灰和一只狗,和爱人住过的空房间。直到连爱狗也垂垂老矣地死去。两个男人的爱情原来可以美得如此惊心动魄。  爱人曾为他唱一首首阙歌,在不被理解的尘世中。他则为他守一份承诺,在寂寞如雪的人生里。他们从不说承诺,却长相厮守着,哪怕此生已无缘再见。他们从不说爱情,却一直相爱,即使已经天上人间。三千桃花,烁烁盛开。他们会这么爱下去,直到世界没有爱情。  节目的最后,为大家送上这首张国荣的《共同度过》  胭脂扣里,如花爱情没有战胜得了十二少对死亡的恐惧,而现实里,唐唐的爱也没能阻止哥哥的离去。原来戏与人生皆如此,即使是爱情也主宰不了生死。  可正如歌词里唱的,若我可,再多活一次,都盼,再可以,在路途重逢你,共去写一生的句子;若我可,再多活一次,千次,我都盼面前仍是你,我要他生都有,今生的暖意。爱情主宰不了生死,却可以超越生死。  在张国荣逝世十周年的日子里,谨以此来纪念,祝福我们的哥哥,一切都好,也希望唐唐,一切都好。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我是浅墨,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期再见。  背景音乐:  张国荣 我  全度妍 空窗  Renodia

【情感】《明天你还爱我吗》 浅墨 主播

明天你还爱我吗 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亲爱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网络电台,欢迎您的收听,我是本期主播浅墨。据说,我们的一生会遇到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会打招呼的是三万九千七百七十八人,会和三千六百一十九人熟悉,会和两百七十五人亲近,但最终,都会失散在人海。本期节目想和大家分享这样一篇来自网络上的文章《明天你还爱我吗》 当年刘烨这样说: 我今后最快乐的事就是娶谢娜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