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月亮和爱情都像一碗蜂蜜》麦兜 主播

月亮和爱情都像一碗蜂蜜 在去西安演出的路上,我一上火车就听着大提琴协奏曲昏睡了过去,醒来时火车已经拐过了河南,即将进入陕西界内。在中原和西北的交界处,车窗外的人们正在耕种一块又一块既不像中原也不像西北的田地。在列车前方的前方,一大片雨云正在倾泻,田间的人们却头也不抬,口中念念有词。犯了职业病的我坚定地认为,他们一定是在唱歌,那些歌声一定也不像中原和西北,我倒觉得它们应该宛如江南。 大多数男人会在刚睡醒的时候想到女人,此定义牢不可破,以至于我在这片曹孟德的地盘上飞速醒来的时候也不禁想到了某一位姑娘。忘了是哪个混蛋曾写了一首歌说:“去他妈的爱情,都是过眼云烟的东西”,此刻明明眼前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唯有美好的爱情一直抓着我的心尖儿不放。 近来,很多昔日的同龄朋友陆续领了证,生了娃,甚至还有的已经离了婚。我生怕我妈也为我操起这些心来,于是就在去西安的前一天晚上,和这个二十三岁就生了我的伟大女人坐在马路边聊了聊天。我说,苏老师啊,我结婚这事估计怎么也得三十岁以后了,您不着急吧?我妈说,谁爱管你啊,有人要你我就已经阿弥陀佛了,你就赶紧让我见着点回头钱儿就成了。我问,那您为什么那么早就结婚了然后一年之内就把我生下来了?我妈少见的严肃起来说,年轻的时候不懂事,看见火坑也愣是往里跳,跳下去容易,爬上来难,谁年轻的时候没犯过错儿啊!

【情感】《两年》麦兜 主播

两年 做饭时,切一个弯的红薯切到手,好快的刀,于是鲜血在我手指殷殷的流出来,家里的创可贴已经用完了,用叶卡的化妆棉包了一下,猴皮筋儿勒住止了血,并不疼,我去陪女儿玩,叶卡去继续切那个红薯,做今天的晚餐。我热爱做饭,但切菜向来不小心,每年不见几次血不到头儿。 上周六去逛了一天街,印象中我们好像几百年没有正经的逛街了,都是在家附近的商场随便溜达一下,在MUJI买了条裤子,在试衣间我看到自己腰上有点儿赘肉,虽然我还穿79的裤子,但已有点儿勉勉强强–时光回到06年,考完研的那个冬天,我看到自己腰上有一小块儿多余的肉,立刻感慨“髀肉复生”,在健身房一个月减掉了,现在我只能暂时由它猖獗。紧一紧,吸口气,塞进腰间。 我喜欢那些歌曲都这么唱:“享受着狂野,享受孤独”、“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就是漂泊”。但实际上我却一点都不喜欢漂泊,而是喜欢平静安稳的生活,一点也没有拿自己生活冒险的经历,为此我甚至可以忍受六年生活在东莞的工厂森林里,拿着说不出口的低薪。那六年里,我几乎在一个对物质无欲无求的状态,所有的花销不过是买了六架书,一千多张盗版碟。

【情感】《离开只是骗局》麦兜 主播

离开只是个骗局 时间在走,生活也在变你说的你说的那些那些,会不会还要挣扎着彻底消失那灿烂的天,那温柔的夜,要怎样妥协才会一切作罢。掸去你生活的尘埃,聆听我给你的温暖。 大家好,这里是一家茶馆豆瓣电台,感谢您的收听,我是本期主播XX。今天我想要和大家分享一篇一位朋友的文章。离开只是个骗局,事实又是什么。那时候我还发誓,要和身边的这个人一直走下去。后来我对别人很认真的说,我想和你走很远的路。再也没有把永远这样的话说出口。那时候身边的人这样对我说,如果没有你我该怎么办。后来分开了他依旧过得很好,也没缺少过笑容。诺言就是美丽的泡沫。说的人无心。听的人把它刻成了伤口。  最能够感同身受的一句话。我的心不适合幸福,它破碎的太久,根本就找不到可以契合的缝隙了。我只是孤单太久寒冷太久,突然身处温暖而无所适从。我只是在围墙里生活的太久,都忘记了墙外的生活了。我只是一个人走了太久,久到我已经习惯一个人了。即使难过的要死,在镜头面前还是保持着笑容。把每一秒都当作最后一秒来相爱。即使下一秒是世界末日也不觉得遗憾。———–如果这是你所能够记住的我最后的样子。我必将以最灿烂的表情来影印。  因为你一眼的青睐。使我在这世间行走千万年也不觉孤寂。深情藏在了岁月的尘埃里,与绝望并存着。执念是心里亮着的灯,一点点灼尽,一寸寸成灰。我们最终还是逃不过命运翻覆的手掌,只能在单薄的影子里 不相干的穿行。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起我们曾经那么爱过。就一不小心的心疼了。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只是突然看到手上被冻裂的口子而想起去年冬天你为我暖手的样子。就一不小心的红了眼眶。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只是看见你身边的女孩子和我那么相像。就一不小心的哭出了声音。其实真的没什么。我只是那么那么的想念你。我不够漂亮,缺点很多。我脾气很怪,喜欢够与众不同的东西。我爱逛街,买东西却很挑剔。我喜欢夏天,却受不了炎热。我讨厌冬天,也不得不骂骂咧咧的忍受。我还是那样,一边走一边回头。一边对爱情认真,一边又偷偷的想念。来来回回像是要把自己搞的精神分裂。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情感】《千年的等待》麦兜 主播

千年的等待 有个年轻貌美的少女,出身豪门、多才多艺,她家的门槛都快被媒婆踩断了,她仍不想出嫁,因为她始终都在盼望如意郎君的出现。 有一天,她去庙会散心,在万头钻动的人群中,瞥见一名年轻男子,心中确知就是她苦苦等待的人,然而,场面杂沓拥挤,她无论如何都无法靠近那人,最后眼睁睁地看著心上人消失在人群中。之后,少女四处寻找此人,但这名年轻男子却像是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出现。落寞的她,只有每日晨昏礼佛祈祷,希望再见那个男人。她的至诚,感动了佛心,於是现身遂其所愿。 佛祖问她:「 你想再看到那个男人吗?」 「是的,哪怕见一眼也行!」 「若要你放弃现有的一切,包括爱你的家人和幸福的生活呢?」 「我愿放弃」少女为爱执著 。 「你必须修炼五百年,才能见她一面,你不会后悔吧?」 「我不后悔」斩钉截铁。 於是女孩变成一块大石头,躺在荒郊野外,四百九十九年的风吹日晒,女孩都不以为苦,难受的却是这四百多年都没看到一个人,看不见一点点希望,才让她面临崩溃。最后一年,一个采石队来了,相中了她,把她凿成一块条石,运进城里,原来城里正在建造石桥,於是,女孩变成了石桥的护栏。就在石桥建成的第一天,女孩就看见了那个等了五百年的男人!他行色匆匆,很快地走过石桥,当然,男人不会发觉有一块石头正目不转睛地望著他。这男人又一次消失了。 佛祖声音再次出现:「满意了吗?」 「不!为什麼我是桥的护栏?如果我被铺在桥的正中,就能碰到他、摸他一下了!」 「想摸他一下?那你还得修炼五百年!」 「我愿意!」 「很苦喔,你不后悔?」 「不后悔!」 这次女孩变成了一棵大树,立在一条人来人往的官道上,每天都有很多人经过,女孩每天观望,但这更难受,因为无数次希望却换来无数次的希望破灭。若非前五百年的修炼,女孩早就崩溃了!日子一天天过去,女孩的心逐渐平静了,她知道,不到最后一天,他是不会出现的。又是一个五百年啊,最后一天,女孩知道他会来的,但她的心中竟然不再激动。他终於来了!还是穿著她最喜欢的白色长衫,脸还是那麼俊美,女孩痴痴地望著他。这一次,他没有匆匆走过,因为,天太热了。他注意到路边有棵大树,休息一下吧,他想。他来到树下,靠著树根,闭上双眼睡著了。女孩摸到他了,而他就紧靠在她的身边!但是,她无法向他倾诉这千年的相思。只有尽力把树荫聚拢,为他遮挡毒辣的阳光。男人只小睡片刻,因为他还有事要办,他拍拍长衫上的灰尘,动身前一刻,他回头看了看,又轻轻抚摸一下树干,

【情感】《别了 大熊》麦兜 主播

别了 大熊 大熊,IT工程师,1982年出生,2012年8月4日逝世。    我从没有见过大熊本人。很多照片里,他都带着眼镜,浅浅地笑着,露出几颗牙齿。即便在脑瘤病情恶化之后,他坐在轮椅上,被剃掉了头发,笑容也依然没有离开过。    在疾病到来之前,他和女朋友一起漂泊在北京这座庞大的城市里。大熊是个普通的程序员,他的梦想是把一辈子过苦日子的父母都接到身边,再给全家人买辆车。这愿望,原本不难。    可当疾病到来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疾病是毫无预兆地出现的。大熊突然昏倒,然后在一个月内,他的视力退化到一度看不见。而在这同时,他和女友小熊要面对的,却是挂号、排队检查、住院、做手术,这一切的流程,是与疾病同样艰难的残忍现实。    他们只能用自己微弱的力量相互扶持:曾经不屑于“维系人脉”的小熊,第一次去托了关系,也第一次偷偷地塞了红包。    因为一条求助微博,我找到了他的女朋友小熊。当时,这个女孩刚刚遇上了社保的难题:因为大熊没有北京户口,按照当时的规定,大熊的治疗费用无法被算入大病医保,这对两个早已花光积蓄的年轻人无异于致命一击。    尽管在网上的呼吁中,社保中心很快同意,报销大熊的医疗费用。但在不断恶化的疾病面前,这些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采访的时间,是北京初春的一个晚上。当时的天气很冷,我和小熊一起瑟缩地走在路上,听她讲述两人曾经共同规划的梦想:在老家给大熊的家人买套房,再给小熊的家人买套房。    至于两个年轻人自己,他们只希望能在未来租到一间有落地窗的房子,因为小熊特别喜欢朋友家一扇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在那次做客回家的路上,大熊曾经轻轻抱住她:“以后,我也让你住上这样的房子。”    而这样简单的愿望,同样被疾病的推土机轻易碾碎了。    我几次被小熊感动,那是个太坚强的女孩。她只有26岁,并且带着“文艺青年”的范儿,总想环游世界。可在疾病现实的压力下,她那么自然地承担起一切压力和责任。    而大熊呢?我也愿意通过朋友的描述拼凑他的样子。他善良、勤奋,心思细腻。在父母面前,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大学四年拼命做家教,几乎没要过家里的钱。而在小熊面前,他也是个最细腻的男友,他记得两人每一个纪念日,也在手机里保存着两人的每一条短信。    我常常想象,如果一切没有发生,他们会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夫妻。事实上,就在因为脑瘤而昏倒的前一周,大熊刚刚计划好下半年结婚。在此之前,他们刚刚还上了所有的助学贷款,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一点积蓄。    生活本来已经要走上正轨,直到他们遇上了疾病,还有死亡。    病重之后,这个一直在拼命赚钱,想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的年轻人突然发现,有些事情是自己无力对抗、无法改变的。他只能认真地告诉小熊:“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一定要好好生活下去。”    在生命最后的岁月,因为肿瘤压迫脑神经,大熊慢慢失去了自己的记忆。他说话细声细气,“眼神纯净、温暖”,就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送他回家的路上,他会分不清哪里是家、哪里是医院,哪里是火车上。    甚至,有时候,他会突然问身边的母亲,“小熊跟谁结婚了?有孩子吗?”。尽管当时,小熊就坐在他的身边。    曾经共同走过风雨的女朋友,现在,他已经认不出来了。    在现实面前,每个梦想都显得那么渺小,而身处其中的每个个人,也总显得那么无助。就像小熊对我说的:“在这座巨大的城市,我们的喜怒哀乐都淹没其中,不值一提。”    大熊终归是走了。除了朋友发布的一条简短消息,我不知道更多的内容。这个30岁的年轻人离开得这么仓促,甚至没来得及留下一张结婚照。    我甚至不确定他是否知道死亡的临近。因为小熊说,为了让男友过得不那么艰难,她和大熊的母亲一起,隐瞒了疾病的严重程度。我宁愿相信,大熊离开时很安逸,没有经历那些轰然崩塌的绝望与不舍。    有时候,我甚至宁愿相信大熊还没有走,就像小熊在她微博上写的那样。这个坚强的女孩从未发布男友辞世的消息,她只是贴出了一首北岛的诗:    我们隔着桌子相望    而最终要失去    我们之间这唯一的黎明本期配乐:听你说(郁可唯) duo(secret

【电影】《大叔与出租车司机》 麦兜 主播

大叔与出租车司机 大叔:    我的一个朋友,用这样的话形容他的爱情:“我把我全部的生活都建筑在她身上,如果失去了她,我的心也就死了;因为除了她,世界上的其他东西都不能让我感兴趣。”我问他:“你难道没有其他感兴趣的东西吗?比如工作、理想、家人、朋友,或者人生实现。”他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没有,至少现在没有,现在只有她。那个时候,我很不理解他。      电影开始了很久,元彬才出现。心不在焉地挑着午餐要吃的食物,买了一束白玫瑰。他像一具行尸走肉这样活着,心在他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死掉的那一刹那也已经一起死掉了。本以为世界上其他的事情已经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奈何这个时候一个叫小米的小女孩却鲁莽又毫不客气地闯进他的世界。“大叔是黑社会的吗?”、“大叔这些花真好看”、“大叔知道你的外号叫什么吗?”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口无遮拦和孩子气,小米的一言一语都在大叔心中慢慢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大叔你厌恶这样的我吗?比起骂我像乞丐一样的小孩,其实大叔更令人讨厌。可是,我还是不会讨厌大叔的。因为如果连你我也讨厌的话,这世上就没有我喜欢的东西了。”这是一个小孩令人难过又感伤的告白,我也把这段话看作是引起大叔心中情感变化的转折点。也许是同病相怜,也许是慢慢被温暖,又或许是把小米当成了未能出世的孩子;总之,小米的存在像灵丹妙药一样在慢慢一点一滴催活着大叔已经死掉的心。      元彬心理上的变化也是值得玩味的。一开始狠狠对小米说“不要乱碰别人的东西”,把她和其他人一样拒之心门之外;但到了在街上偶遇偷东西被抓的小米时,已经变得关心和在乎她。依据是影片最后元彬向小米解释说不上前相认是因为“越是想相认越不敢上前相认”,听起来很矛盾但是其实很符合人的心理特征。当一个人你并不关心和在乎时,你可以无压力假装是她的爸爸上前相认为她解围;但当这个人你开始关心和在乎时,你会因为她做了这样的事连自己也感到羞愧,无力上前去帮她圆谎。      而正是有了这些情感上的变化,元彬所扮演的大叔才会在之后为救小米上刀山下火海。因为他已经失去过一次所爱的人了,也已经无惧生死。当小米拯救了他这个心时,也意味着他把心捆绑在了小米的身上。若是再失去小米,那么世界对他来说再度失去了意义——没有几个人能接受两次这样的打击,这也是为什么当他误以为小米已死时,想要开枪自我了结的原因。所以看完这部电影后,我也开始了解文章开头那位朋友“哀莫大于心死”的心情。      电影在很炫和令人目不暇接的打斗同时,还传达了“心灵的救赎”这个概念。影片中有一个小细节是小米帮受伤的高手在额头上贴了一块创可贴,可能正是这样的举动才使得高手最终决定从变态医生手中救了小米——被挖的眼睛是变态医生的,并不是小米的。关于“心灵救赎”,同样的感受也发生在我看《亲切的金子》、《假面》等韩国电影的时候。我觉得韩国的编剧总是善于把这种人性情感上的细微变化通过表面事件传达出来,所以他们的影视作品才会在各国大受欢迎。就是这些对于人类情感的细微刻画,总是令人看完之后嘘唏不已。      我去年看得韩国电影并不多,但是我觉得这部电影应该当之无愧是2010年韩国质量上佳的电影。如果说《母亲》里元彬的演技在角色设定和演技派大姐大金惠子风头的影响下有所削弱,那么这部大叔里他把他的演技和帅气发挥得淋漓尽致。用一句豆友的话来说,他在这部电影里的表现足以“将弯女掰直,把直男掰弯”。这个在我情感最泛滥的青春期就开始陪伴我的帅气明星,无疑成功证明了他不是花瓶那么简单而已。所以,这个影评的标题,也要送给我亲爱的元彬先生。出租车司机:    Robert De Niro不愧是戏精级别的,在那样年轻的时候,就已很出色。我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幕:  Robert

【阅读】《消逝的钟声》麦兜 主播

消逝的钟声 暑假已经过了一个月了,回到家以后唯一的感觉就是,热。热的哪都不想去,什么都不想干  站在台阶上张望那条小街的时候,我大约两岁多。   我记事早。我记事早的一个标记,是斯大林的死。有一天父亲把一个黑色镜框挂在墙上,奶奶抱着我走近看,说:斯大林死了。镜框中是一个陌生的老头儿,突出的特点是胡子都集中在上唇。在奶奶的琢州口音中,“斯”读三声。我心想,既如此还有什么好说,这个“大林”当然是死的呀?我不断重复奶奶的话,把“斯”读成三声,觉得有趣,觉得别人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一点可真是奇怪。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是1953年,那年我两岁。  终于有一天奶奶领我走下台阶,走向小街的东端。我一直猜想那儿就是地的尽头,世界将在那儿陷落、消失——因为太阳从那儿爬上来的时候,它的背后好象什么也没有。谁料,那儿更像是一个喧闹的世界的开端。那儿交叉着另一条小街,那街上有酒馆,有杂货铺,有油坊、粮店和小吃摊;因为有小吃摊,那儿成为我多年之中最向往的去处。那儿还有从城外走来的骆驼队。“什么呀,奶奶?”“啊,骆驼。”“干嘛呢,它们?”“驮煤。”“驮到哪儿去呀?”“驮进城里。”驼铃一路叮玲铛琅叮玲铛琅地响,骆驼的大脚趟起尘土,昂首挺胸目空一切,七八头骆驼不紧不慢招摇过市,行人和车马都给它让路。我望着骆驼来的方向问:“那儿是哪儿?”奶奶说:“再往北就出城啦。”“出城了是哪儿呀?”“是城外。”“城外什么样儿?”“行了,别问啦!”我很想去看看城外,可奶奶领我朝另一个方向走。我说“不,我想去城外”,我说“奶奶我想去城外看看”,我不走了,蹲在地上不起来。奶奶拉起我往前走,我就哭。“带你去个更好玩儿的地方不好吗?那儿有好些小朋友……”我不听,一路哭。  越走越有些荒疏了,房屋零乱,住户也渐渐稀少。沿一道灰色的砖墙走了好一会儿,进了一个大门。啊,大门里豁然开朗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大片大片寂静的树林,碎石小路蜿蜒其间。满地的败叶在风中滚动,踩上去吱吱作响。麻雀和灰喜鹊在林中草地上蹦蹦跳跳,坦然觅食。我止住哭声。我平生第一次看见了教堂,细密如烟的树枝后面,夕阳正染红了它的尖顶。  我跟着奶奶进了一座拱门,穿过长廊,走进一间宽大的房子。那儿有很多孩子,他们坐在高大的桌子后面只能露出脸。他们在唱歌。一个穿长袍的大胡子老头儿弹响风琴,琴声飘荡,满屋子里的阳光好象也随之飞扬起来。奶奶拉着我退出去,退到门口。唱歌的孩子里面有我的堂兄,他看见了我们但不走过来,惟努力地唱歌。那样的琴声和歌声我从未听过,宁静又欢欣,一排排古旧的桌椅、沉暗的墙壁、高阔的屋顶也似都活泼起来,与窗外的晴空和树林连成一气。那一刻的感受我终生难忘,仿佛有一股温柔又强劲的风吹透了我的身体,一下子钻进我的心中。后来奶奶常对别人说:“琴声一响,这孩子就傻了似地不哭也不闹了。”我多么羡慕我的堂兄,羡慕所有那些孩子,羡慕那一刻的光线与声音,有形与无形。我呆呆地站着,徒然地睁大眼睛,其实不能听也不能看了,有个懵懂的东西第一次被惊动了──那也许就是灵魂吧。后来的事都记不大清了,好象那个大胡子的老头儿走过来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光线就暗下去,屋子里的孩子都没有了,再后来我和奶奶又走在那片树林里了,还有我的堂兄。堂兄把一个纸袋撕开,掏出一个彩蛋和几颗糖果,说是幼儿园给的圣诞礼物。  这时候,晚祈的钟声敲响了──唔,就是这声音,就是他!这就是我曾听到过的那种缥缥缈缈响在天空里的声音啊!  “它在哪儿呀,奶奶?”  “什么,你说什么?”  “这声音啊,奶奶,这声音我听见过。”  “钟声吗?啊,就在那钟楼的尖顶下面。”  这时我才知道,我一来到世上就听到的那种声音就是这教堂的钟声,就是从那尖顶下发出的。暮色浓重了,钟楼的尖顶上已经没有了阳光。风过树林,带走了麻雀和灰喜鹊的欢叫。钟声沉稳、悠扬、飘飘荡荡,连接起晚霞与初月,扩展到天的深处或地的尽头……  不知奶奶那天为什么要带我到那儿去,以及后来为什么再也没去过。   不知何时,天空中的钟声已经停止,并且在这块土地上长久地消逝了。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教堂和幼儿园在我们去过之后不久便都拆除。我想,奶奶当年带我到那儿去,必是想在那幼儿园也给我报个名,但未如愿。  再次听见那样的钟声是在40年以后了。那年,我和妻子坐了八九个小时飞机,到了地球另一面,到了一座美丽的城市,一走进那座城市我就听见了他。在清洁的空气里,在透澈的阳光中和涌动的海浪上面,在安静的小街,在那座城市的所有地方,随时都听见他在自由地飘荡。我和妻子在那钟声中慢慢地走,认真地听他,我好象一下子回到了童年,整个世界都好象回到了童年。对于故乡,我忽然有了新的理解:人的故乡,并不止于一块特定的土地,而是一种辽阔无比的心情,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这心情一经唤起,就是你已经回到了故乡。本期配乐:林海, 海鸟大提琴, 入殓师放牛班的春天,

【阅读】《听这首口琴音》麦兜 主播

听这首口琴音  十几年前,或者更久的之前,男生们不是高晓松式的弹吉他来吸引女生。那时候男生们手里都有一把口琴。        口琴呜呜响起来的时候,仿佛,风,在身边旋转,空气都变的静谧。        小时候,还没长大的哥哥们会吹着不同曲调的口琴 带更小的小孩一起玩儿,每个孩子都欢天地喜。        长大后,你会因为回忆儿时的记忆而伤感、叹气么。        和多年的老朋友打电话,开场白是,我是你爷爷,接着就要咯咯的笑了。这种在熟人面前的自在坦荡,让我心生温暖。        有人问,什么是真情。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电视节目里似乎时时刻刻都能听见这个台词或者声音。        朋友发来短信,长途巴士上放的是羽泉的歌。可能年轻的小盆友都不会知道这个组合当年是多么的红。外面下雨了,我坐靠窗的位置,能在车窗的哈气上写字骂你。        这一条短短的消息,让我开心。        冬天来之后,或者季节更替的时候,人总是不自知的。换季需要的是不同的节日来提醒自己该做什么。比如夏天里的漫长的暑假,秋天枫叶红了的长假,冬天要浪漫度过的圣诞节。        女生们送出的圣诞节的礼物,总是毫无惊喜的手工编织的围巾,或者做的不完美的巧克力。而男生呢,除了打球、娱乐、喝酒聚会,长大一些的男人还是在办公室里工作,朝朝暮暮,让人觉得即使季节变换,也毫无生气。        我们要的温暖,是什么呢。        前两天聊到一个话题,得不到和已失去。每个人的看法不同。这个形而上的哲学命题,总是让人费解。人在执着的时候,总会想为自己的想法找到答案,仿佛没有1+1=2的结果,这件事就是没做完,屏幕上总是写个未完待续。        朋友的短信继续发过来,我在这边呆久了,从一个村落转到另一个村落,接触了很多当地文化。从内心来说,我挖掘出了自己潜在而不自知的很多东西。这一种猛然顿悟的感觉,只能用大彻大悟来形容。我们曾经追逐的,奢求的,不离不弃的,可能只是一念之间的固执,并不是自己要的,最后的结果。我最近在学习象形文字,这种象形字和你画的简笔画一样,让人喜欢,又能感受到几笔之间那种绵密的张力。        长大之后,什么是最怀念的呢。        怀念是某一时刻感动你的事情或者人。怀念是你铭刻于心的记忆。有时候,在某个地方,听到口琴音都会挺下来,仔细寻找声音的来源。这就是我怀念的儿时的声音。而你呢,想回到过去,看看过去的自己吗。        论坛里有一篇帖子,标题叫做,你好,陌生人。每个人会在帖子里留下一段短短的话,介绍自己。我在哪儿,我在做什么,我为什么在这里。有人写:你好,陌生人,这里是深夜的北京。窗外的风很大,我甚至能听见因为风吹而发出的像狼叫声。我给自己煮了一碗面,因为想念一个人,很孤单。也有人写:昨晚下班在地铁里,看到有个广告语: 再不青春,我们就老了。  

【生活】《末日之后》麦兜 主播

末日之后 开场的这首曲子,是2012年贺岁档黑马《人再囧途之泰囧》的插曲。单听起来,很一般。如果放在电影里,会有很温馨平静的感觉。        看电影的时候,喜欢一段音乐配一些快进的故事画面。你可以想象成简单的MV,或者是电影故事里的快镜头。《人在囧途之泰囧》的影评不需要多去描述,一部合家欢乐的电影,值得去电影院看一看,无须多想,简单轻松的笑一笑。生活需要娱乐,而娱乐的方式取决于自己。        前两天翻一个大神的博客,他给一个小学捐了个图书馆。瞬间觉得,前几天自己在工作上遇到的不公平待遇的那种愤愤不平的心情,完全是鸿毛,不值一提。真正的人生,是要做事实。把每一步都落实在泥地上,才能踩出脚印。是不是上大学那会儿,有很多人都想过去支教呢。        2010年的8月,逃离了酷热的深圳,北上,来了北京。去深圳火车站买车票的地铁上,一站又一站的停顿,人来,人往。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决定对不对,有些凄楚的恐慌。接近午夜12点到的北京,应该来接的人没到,凌晨3点,在大马路上打车,司机师傅问,去哪儿呀姑娘,回答,去最近的麦当劳或者肯德基。在车辆疾驶而过的宽阔公路上,路灯昏黄的光线从车窗透进来,心脏有颗破洞,冷风呼呼的刮过去,那种孤独感,是此生不灭的记忆。         每个人都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成熟,或者说,成长。后来打算去一个会馆的书店工作。书店是女子书店,冷气太强的时候,会有店员送过来紫色披肩和温开水。店里有鱼池,看书累了,可以喂喂小鱼,掀开作为隔断而设的珠帘,哗啦啦清脆的声响,让在书店看书的人,别忘了回家的时间。        书店老板是个和善的圆脑袋的男人。书店老板问我,为什么要来书店工作呢,我回答,因为可以读书,书店的工作时间内,可以读更多的书。书店老板笑了,说,你还小,要把时间用到真正的技能上去。书店的工作可以当兴趣,但不能养活自己。你可以来书店兼职,其余正经时间要找个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工作。        后来,变成书店的会员,每次会在书店固定的座位坐一个下午或者一天,看一天的书,或者,想些事情。        书店老板最近几年在做公益项目。帮助聋哑儿童听到声音。很多人觉得,公益或者慈善离我们很远。芭莎慈善夜是一场明星秀,我们关注慈善夜来了多少大咖,他们的绯闻,或者拍卖的东西是什么,有多少知名度。朋友在微博贴了地址,在西藏,有孩子因为冬天没有棉衣,需要好心人的帮助。各路看到的人互相号召起来,组织组织,收集了一批衣物,一起邮寄过去。        如果不是末日,你还记得,你要做什么吗。        假使,你记得你要做什么,你会去实现它么。        2012年,按年份算,在北京的第三年。不会再对银河soho的夜景表示惊叹,也不会面对乱七八糟的立交桥不知道怎么去马路的对面。当一些时候,我们听着舒缓的曲子,内心柔软的时候,缺不知道怎么表达此刻,自己的心情的时候,反倒是最寂寞的时刻。        某部被禁的电视剧里有这样的台词:        我们做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 在风平浪静顺境的日子里,你不会觉得身边需要什么人. 但是当你生活出现问题,你才会感到害怕,觉得自己好像只剩下一个人.